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美国诗人反战诗选(20首) (阅读6124次)



今天,2005年9月24日,15万美国民众在华盛顿DC举行示威游行,洛山矶、旧金山、圣地亚哥等地也有中等规模的反战游行。特贴一组反战译诗,以表示支持。

http://www.latimes.com/media/photo/2005-09/19638405.jpg"alt="" />


美国诗人反战诗选(20首)


明迪 译


弗吉尼亚. 阿黛尔 Virginia Adair

《伤亡》

随着晚报上关于
冬天和战争的头条新闻
恐惧降临我门前
将会有很长的一段日子
见不到和平及绿色的雨



金穆. 阿杜尼九 Kim Addonizio

《八月的千纸鹤》

它们挤满了屋子,
被摺得歪歪倒倒
立不起来。我女儿做了
一个又一个,自从听了
古老的传说:我们制作的
也许能拯救我们。
我把它们连成一长串
挂在窗上。屋外
灰鸽子带着它们的
单元音飞向空中,
同样的声音
发自许多喉咙,一遍又一遍。



凯丽. 罗梭. 阿戈登 Kelli Russell Agodon

《忘却的海》

有时,我忘了太阳
已沉进大海。

沙漠只是一小把沙子
握在我女儿手中。

在她手掌心,
她捧着小小的动物,
看着一只蚂蚁、一只跳蚤
在沙粒中移动。

她把它们带到
她认为是安全的地方:

一块浮木支起的小岛,
一丛黑草莓灌木搭起的桩子,
一片青草铺成的陆地。

火蚁搬动着小树枝,
土豆虫挖着洞穴
爬进报纸的摺缝中。

她尽力帮助它们
在图案潮水
掠走它们的生命之前。

她知道那些家庭
像手一样连在一起,
坦克的地平线向前挪动。

在这里,战争只是新闻印刷品。

当我们睡在安静的天空下
不去想这些是多么容易,
滑进泡沫里,疏忽的
浪花无尽地闪现。



伊丽莎白. 奥斯丁 Elizabeth Austen

《意义的永久脆弱》

为什么要坚持,在空白战地上
一行行划掉?为什么每天早晨
重复这些仪式,空出我的手
让下一个祈祷者合拢双手
再松开?

     一切没变,无人被拯救。

我走进白天,仍两手
空空,祈盼
对谁有点用处。我躺在
黑暗里祈求相信
当那声音传来,带着命令,
带着许诺 ─
     松开你的双手。启示
不是你从树上采下的果子。这是劳作,
栽培最小的秧苗,使你的舌头做好
发出神圣名字的形状,你的嘴已经填满 ─

我在黑暗里躺下。

我起来并再一次开始。



罗伯特. 布莱 Robert Bly

《呼唤与响应》

告诉我为什么近日我们不提高嗓门
为眼下发生的一切而呼喊。你注意到吗
对付伊拉克大计已定、冰川正在融化?

我对自己说:『继续呼喊。身为成人
而不表态有何意义?大声疾呼!
看谁回应!这就是呼唤与响应!』

我们必须格外大声地呼唤
我们的天使,他们耳背;他们躲在
战争时期装满沉默的罐子里。

已经默许了那么多场战争
我们还能再沉默吗?
如果不提高嗓音我们便是
允许他人(即我们自己)去抢劫家园。

我们曾经倾听过伟大的呼唤者─ 聂鲁达、
阿赫玛托娃、梭罗、弗雷德里克. 道格拉斯─
为何现在却象小灌木*丛中的麻雀一样沉默?

某些大师说我们的生命只有七天。
现在是星期几?星期四已到了吗?
快,呼叫吧!周日夜晚即将来临。


*译注:英语里灌木(bush)同布什(Bush)同音同形。



罗伯特.克瑞里 Robert Creeley

《零度地面》

之前与之后的
看来都有些单调
仿佛比现在

会更多或更少一些,
一个生命活着仅仅因为
它是生命而已。

街道从门前经过
一如既往。
我死后多年
有人会在这里替代我
也许会打开来
看看外面有什么─

即使一无所有,
从无所有
或全然消失。

坚持、继续、相信。
梦想也许是我们所有的一切,
无论人们认为

世界如何、无论身在何处─
人们等在那里
会知道我们来过

当所有的冲突结束了,
悲惨的战争或输或赢,
一切都化为尘埃。



黛安. 迪. 普丽玛 Diane di Prima

《美国人》

我们野蛮少见
如山狼
我们的心纯洁又愚蠢
我们堕落

掉进自设的陷阱



西德尼. 霍尔 Sidney Hall Jr.

《想象》

一首歌中的一句词,
耀眼地印在一面蓝旗上
挂在最高的凉台。

无法想象
一场还未开始的战争,
一个黑头发的男孩
和他的足球一起被埋葬,
一位年轻母亲破开的胸膛
在一条红色的人行道上。

一首歌中的一句词。

无法想象
二十五万人
在街上试图阻止
一场未开始的战争。

无法想象
人性发怒的回音
在白色楼房之间的
大道上盘旋,
无法想象游行队伍中
我身边的一个男人戴着厚厚的蓝头巾,
在灰胡子后面,
默默地哭泣。



山姆. 汉密尔 Sam Hamill

《联合状态,2003》

我不曾去过耶路撒冷,
但雪莉谈起炸弹。
我不信上帝,但看见孩子们祈求
让它停止。他们向各方神圣祷告。
新闻又是那些重复的旧闻,
象一种恶习、廉价烟草、社会谎言。

孩子们见过太多死亡
死亡对他们已不再意味着什么。
他们排队等面包。
他们排队等水。
他们的眼睛象黑月亮反射着空洞。
我们已见过一千次了。

很快,总统就要讲话。
有关炸弹、自由和我们的生存方式
他都会有话可说。
我将关上电视。我一向如此。
因为我不忍心去看
他眼中的纪念碑。


《牧羊人咖啡》

我曾经喜欢牧羊人咖啡,
一杯咖啡粉倒进我的旧搪瓷壶里,
然后三杯水及一炉火,

烧热后让它煮沸,
加半杯冷水
把咖啡渣冲到底层。

许多年以前,当我在河堤上
蹲在红杉树下喝起时,
味道那么浓、那么苦、那么爽口。

有时这就是我仅有的一切。
有我的狗和霉卡车里的
几箱书伴随,我很开心。

但当我现在想起那个姿势时,
我便忍不住想到
卷缩在废墟中的巴勒斯坦人,

阿富汗牧羊人赶着哀叹的羊群,
寡妇哭泣着送走儿子们,
僧侣无家可归。

咖啡的名字远远少于
爱的名字。他们蹲着,边喝
边想,等待着将要发生的任何事情。



斯坦尼. 库尼兹 Stanley Kunitz

《无题》

当他们将我们的眼窝漆成灰色
并把我们像讨厌的导火线般点燃,
别忘了我们曾经可以说,
昨天我们有一个世界要失去了。



皮特. 雷夫特 Peter Levitt

《无题》

在空气里装满诗
厚厚的 ─
甚至连炸弹也
无法穿过



非马 William Marr

《国殇日》

在阿灵顿国家公墓
一个无名氏被安葬了

千千万万个
在远方战场上倒下
却在人们心中永不逝去 ─
我们将如何安葬
那千千万万



W. S. 默文 W.S. Merwin

《当战争结束时》

当战争结束时
我们自然会感到骄傲
空气终于又可以被呼吸了
水质提高了
大麻哈鱼和天堂的沉默将更加畅通无阻
死去的会觉得活着的是应该的
我们会明白我们到底是谁
然后又被征兵入伍



帕翠霞. 蒙娜甘 Patricia Monaghan

《巴格达的妇女》

她在红日的光芒中起身
去煮浓浓的咖啡。她从祖母
用过的罐子里取出糖
放进杯里。她坐着
慢慢地喝,在她的柠檬树下。

我在蓝光耀眼的新闻里
看见她:她在早晨的寂静中
移动着优雅、缓慢的步子。
当她抬起手从脖颈上
把头发向后撩时,我看见微小的
年龄斑点开始爬上她的手背。

男人们在某处交谈着,
她不予理会。她倾听树上
一只鸽子的低语。她倾听城市
苏醒时细小的吼声。她听着自己的心跳
就像我们都倾听自己的一般,一种无声的声音。

男人们说她会死。
男人们说炸弹要来了。
她,什么也没听见,沉重地起身
从树上摘下一颗柠檬。
她呼吸着柠檬的油脂香味。
这是她最后的呼吸。



格芮丝. 莎尔门 Grace Schulman

《回家的旅途》

     给山姆. 汉密尔

从未改变:当明箭如鸟儿一般
在扬子江上空嗖嗖吟唱,杜甫逃离了
经过黄色的秋叶,和战车
留在大地上的痕迹。三年后,
他艰难跋涉地返回。离开的日子并非生活,
也不曾有可以躲藏的森林
或岩洞。如今,柳叶茂盛桃花
           怒放,
他饮着米酒,深知没有和平

我一度离开我的城市去那大雁
纵飞的地方,白色天空反衬着黑色雁队,
松果成串地掉在岩石上
如钉子一般散落,红雀飞过
以猩红的丝线缝合树叶,血的
           颜色。

苍鹭的翅膀折叠成绷带。
回到战火里,我祈求
再多有一天来赞美红砖楼和白
           松树。



露丝. 斯彤 Ruth Stone

《别开玩笑》

也许会下雪吧。
噢,请别开玩笑。
我们知道华盛顿密布着彩旗
和布什的招牌。
一声悲哀的呼叫
为民主神话而发出。
最高法院任命政府首脑,
共和党最高法院指定了共和党总统。
但何为总统?
何为民主?
现在我们终于明白
其它那些国家
合众国
及共和国
怎样受到专制,
穷人怎样死于街头。



菲利普. 华伦 Philip Whalen

《悼词》

尊敬的总统先生,
爱与诗
永远胜利。
战争永远是
巨大的失败。
我是个诗人,
有爱心之人和胜利者─
你呢?

满怀敬意的,菲利普. 华伦 10:III:65



特里. T. 威廉姆斯 Terry Tempest Williams

《从言论中解脱》

声音渐渐消失是由于战争频频加温。
沉默不再支撑祈祷者,
而活在死者张开的口中。



麦克. 伍尔夫 Michael Wolfe

《纽约之东》

五万只蟋蟀在同月亮交谈。
我在这儿翻译。
月亮,他们对着它的脸说道,
今晚你从侧翼包围所有的阿富汗人。

未加解说
就把潘吉西山谷碾碎在脚下,
体重增加,却什么也不给予
甚至不给那些倒在路上的士兵。

谁能使星星如此惨淡
谁能笑得更自鸣得意?
只有两只脚的东西能与你的冷漠相比。
仰望着你他们看见─ 一张脸。

在山峦和峡谷中战斗
失踪的队列越来越多。
而你,巨大的眼睛,
自顾自地不眨一下。

数字上升时体积增加,
像条横穿椭圆体的街道,
模糊金星,放大火星,
伴随的有云层和我们的呼叫。


(以上按姓名排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