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组诗:《苏姗娜·穆迪日志》之一《日志I 1832-1840》 (阅读5217次)



玛格丽特·阿特伍德:《苏姗娜·穆迪日志》

《日志I 1832-1840》


◆在魁北克登陆


是我的装束、步态
拿着的物品
——一本书,一只装着针织物的袋子——
我围巾不协调的粉红

这不能倾听的空间

或是因为我自身
缺乏信念,才导致
这些景色的荒凉,
小山狭长,沼泽、贫瘠的沙滩、炫目的
阳光,投在枯骨般的白色
浮木上,冬的征兆,
侨居在白天的月亮
一种微薄的拒绝

其他人跳跃着,大喊

自由!

流动的水将不会映现
我的倒影。

岩石不理睬我。

我成了外语中的
一个词。



◆更多的抵达者

渡过长久的疾病,海洋
我们沿河向上航行,之后

在第一座岛屿
移民们甩掉衣服
像白蛉一样起舞

我们离弃了一座座
被霍乱败坏的城市,
抛开一个又一个文明的
特性

进入一片巨大的黑暗。

我们进入的
是我们自身的无知。

我还没有问世

夜里,我的大脑
摸索紧张的触须,散发
仿佛熊那样多毛的恐惧,
急需灯火;或等待

我虚幻的丈夫,并在树木的
低语里听出恶意。

我需要狼眼去看见
真实。

我拒绝观看一面镜子。

不管荒野是
真是假
皆由谁在那里生活而定。



◆第一批邻居

我生活于其间的人们,不可饶恕
他们比我早来,嫉妒
我呼吸他们的财产——
空气——的方式,
对着我不同造型的耳朵,说了一通
曲折的方言

尽管我试图适应

(这个穿一条红色碎布
衬裙的女孩,因我烤焦了面包,她嘲笑我

回到你所来的地方去吧

我绷紧双唇;知道英格兰
如今已不可企及,它已沉落大海
还没有教会我用洗衣盆)

习惯于成为
一个二等残废,期望作些
无用的评论,
琐细而痉挛的手势

(问问印度人
那一根木棍上蹲着的东西
被火烤干了:那是个癞蛤蟆吗?
真气恼,他说不不,
鹿的肝脏,非常不错)

最终,我长出了一种带裂痕的防水油布
皮肤;我克服了含意
古怪的细雨,只把它
看成纬度的缘故:
某种需要忍受
而非惊讶的事物。

不准确。森林仍然会欺骗我:
一天下午当我在画画
鸟儿,一张恶毒的脸
拍闪着越过我双肩;
树枝震颤。

解决:既要试探又镇定自若
(尽管笨拙与
受惊是难免的)

在这个地区,我受损的
语言知觉意味着
预言永不可能



◆种植者

他们在森林参差的边缘
和弯曲的河流之间移动向前
在被清理过的土地,一块多树桩的补丁上

我的丈夫,一个邻居,另一个男人
锄开几行土
种下几行豆子和积满灰尘的马铃薯。

他们弯腰,直起身;太阳
照亮了他们的面庞和双手,蜡烛
摇曳风中,映照那

晦暗的土地。我看到他们;我知道
他们中没有一个相信他们在这里。
他们否认他们所立足的土地,

声称这泥土是未来。
而他们是对的。可如果他们剔除了
那如铁铲般坚固的幻想,
睁开他们的眼睛哪怕一刻
看看那些树,这枚奇特的太阳
他们就会被树枝、树根、藤蔓、光的

黑暗面所围困、袭击,破坏
就像我所经受的。



◆狼人

我丈夫在寒霜覆盖的田野行走
一个X,一个与空白
相对的概念;
他突然转向,进入森林
并被遮没。

不在我的视野中
他会变成什么
另外的形态
与林下植物
混和,摇摇摆摆穿过水塘
这样伪装以防范那些倾听着的
沼泽动物

正午时分他将
回来;或者那只是
我对他的猜想
我将找到来路
他就藏在它的后面。

他也可能改变我
用狐狸的眼睛,猫头鹰
眼,八层的
蜘蛛眼

我不能预料
他将看到什么
当他打开这扇门



◆道路与物景

那些在森林里走在我们
前面的人
弄弯了早熟的树
要它们长成标记:

踪迹不在
树中间,而就是
这些树

而有些人梦见
鸟儿以文字的形状
飞翔;天空的
密码;
梦也有
数字的意义(计数
某些花的花瓣)

早晨,我经过
门口:太阳
照在树皮和
交缠的树枝上,这里
有一种蓝色的运动,在树叶上散开
召唤 / 而非追踪;岩石
和灰色的丛丛苔藓

火烧野草的花瓣
掉在它们落下的地方
我被注视如同一个入侵者
觉察到敌意却
不知在何处

白昼畏惧我

何时将达成
那种融洽状态,而且每件
事物(表面
的片刻被我的步伐
打破)都将坚定不移地绕着我
运动
进入它的位置。





◆两种火焰

一种,夏日之火
室外:树木熔化,回到
它们最初的红色元素
从各个方向,阻断我
逃避,或者,去那搭救之


我坐在屋里,在那无形的狂怒
与我熟睡的孩子们之间升起
一种魔力:专注于
形式,几何学,人类
房屋的建筑学,广场
关闭的门,被证实的屋顶横梁,
窗户的逻辑学

(孩子们不能被吵醒:
在他们安静的睡梦中
树木笔直而寂静
有着枝条和绿荫)

另一种,冬天的
火在屋里:屏蔽的屋顶
皱缩在头顶上方,椽子
遇热发光,所有那些角落
和直线都是火红的,那小心地——
建造的结构
把我们关在一个炽热的栅栏
笼子里
孩子们
醒来,啼哭;

我把他们裹好,带他们
出门到了雪地里。
然后我试着营救
他们关于房子被烧焦的
梦的残留:毯子
暖和的衣服,安全地带
被烤焦的家具和他们一起被丢弃
在一片白茫茫的混乱里。

两种火焰
告诉我,

(每一个庇护所都舍弃
我们;而每个危险
都成了一个避难所)

留下烧焦的痕迹
在我如今试图
种植的事物周围



◆照镜

我好像沉睡了
七年之后才醒来

找到僵硬的鞋带,虔诚的
黑色被泥土
和强大的水流腐蚀了

我的皮肤反而增厚
有着树皮与树根的白须

我传家宝似的脸孔,我随身
携带,成了一个被碾碎的蛋壳
在别的残骸中:
瓷盘子粉碎
林间路上,那条印度披巾
也破烂了,如片片书信

而这里的太阳已经把我
染成它粗野的颜色

双手变得僵硬,手指
脆弱如嫩枝
双眼昏花,七年
之后,几乎
盲目 / 萌芽,只能看见
大风

嘴巴啪的一声
咧开如火焰里的一块岩石
试图说

这是什么

(你仅仅找到
你已有的外形
但要是
你已忘记它
或发现你从来
就不认识它可怎么办)



◆离开丛林

我,已被火焰
杀死的人,悄悄蔓延
沿着绿色向上
(多么
明澈的一个季节)

          动物及时
到达,栖居在我身上,

开始时一个
  接一个,暗地里
(他们日常的痕迹
被烧毁了);然后
标示出新的边界
返回,更加
自信,一年接
一年,一对
接一对

可我不再安宁:我完全
没有准备好它们搬来居住

他们该知道我已经
太重了:我会
倾覆的;

我被他们
来自我内部
炽热的(绿色或琥珀色的)眼睛吓住了

我尚未完成;在夜里
没有灯笼我便看不见。

他写道,我们要离开。我说
我没剩几件
可穿的衣服

雪天来了。雪橇是一种安慰;
它在身后留下长长的痕迹,
把我带向这座城市

而当绕着第一个小山行进时,我
(片刻间)
没有被占据:他们已经走了。

他们几乎教给我某些事情
我离开时还没有学会。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