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丽莎和反理性主义 (阅读3909次)




作者:Aeon J. Skoble
译者:Xiaorong

美国当代社会对知识分子的态度可谓爱恨交织。一方面,公众对教授或科学家尊重有加;另一方面,又对象牙塔或书虫恨之入骨。这是对有才智或者博学的人一种抵触性的自然反应。共和国之父们提出了一种开明的公民权设想,但是今天,任何对有点高深的政治题目的推介都会被贬为精英主义。每个人尊重历史学家,可是历史学家的观点也会被置之不理,仅仅是基于“历史学家的观点不一定比一个工人的观点更高明”这样的推理。流行的专栏作家们或者政客们经常利用公众对专家意见的憎恨来推广自己的政策,但事实上专家意见和他们一致的时候他们又依赖专家的意见。比如说,一个候选人会攻击对手为“常春藤高校出来的精英”,但是这一攻击方式也是同样常春藤精英出身的助选顾问们想出来的主意。

同样,医院可能会请教或者弃用伦理学家的意见,弃用的原因就是因为它们太抽象不合实际。事实上,大家都喜欢引用学者意见来支持自己的观点。当学者意见和自己意见不合的时候又会说“他懂什么?”或者“我有权表达自己的观点。”。古怪的是,我们也常在知识分子中看到这种反理性主义。比如说当今大学里无论学生团体或者教授之间,古典主义和人文主义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小。这种趋势已经发展成为非常专业对口的教学课程,而古典的人文主义不再是大学教育的必需而成为不相关的奢华的装饰。最多它被当成“可教授的技能”的载体比如说习作或者哲学思考。

历史上有一段摇摆期: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公众对科学家们的尊重无以复加,这主要是因为整个国家发现他们正在和苏联在科技领域内激烈竞争,比如太空开发。今天,这种摇摆走向另一个极端,后现代主义者们认为每个人的意见都有可取之处。同时人们还是对狡辩的学者意见感兴趣。对电视脱口秀或者报纸里写给编辑的信这些专栏的粗略回顾可以揭示这种模糊性。脱口秀通常会请专家学者做访谈,显然人们认为专家的分析有意思,但是观众中的反对意见也同样有意思。报纸通常会有专家专栏,对某一事件的分析可能专家们确实比一般公众知道的更多。但是群众来信也会提出“没有人知道真相”或者“你的看法不比我的看法更有意义”这样的前提,从而证明他们的反对意见也同样有效。最后这种推理暗中有害:人们会得出“反正万事不过是看法不同,谁也不比谁高明,所以无所谓专家一说”这样的结论来。

所以公平地说,美国社会对知识分子的态度是矛盾的爱恨交织。这是个令人困扰的社会问题。更重要的是,我们将要面对一个新的“黑暗时期”,这个时期里,不仅仅是对专家学者的看法,而且所有理性的标准都受到挑战。这会带来非常明显的社会后果。用一个电视卡通节目来研究这样的问题,猛一看很傻;可事实上这个电视节目却很技巧地勾勒了这个社会形态,美国人对理性和技术的矛盾态度也包括其中。

《辛普森一家》中爸爸霍默,以及他所认识的朋友同事和儿子巴特,都是反理性主义的傻瓜。丽莎不仅支持理性主义,而且明显比同龄人要聪明许多。她通常能跳出局外思考。很自然的,学校的同学嘲笑她,而且她也经常被大人们忽略。另一方面,她最喜欢的电视节目和她哥的一样:一个无脑的暴力卡通。我认为对丽莎的刻画充分反映了美国公众对知识分子的态度。我们先来仔细分析一下这个问题。


谬误的权威和真正的学者

逻辑入门课程都会讲解“看上去很权威”是错误的。人们通常对此都过分解读。严格按照逻辑术语来说,“因为某某说了什么是对的它就是对的”这样的前提是错误的。相教于自己证明什么是对的,我们更常诉诸权威来表明前提的正确性。比如说,我想买一块比萨饼或者一杯软饮料和别人一点关系也没有,因为我的口味跟别人的不一样。一个错误的假设是因为某个人是某方面的权威,所以他的论述在任何领域都是对的。我们经常能看到某明星支持不相关的某产品的广告,例如卡通里的演员迈克罗尔说肚福啤酒(*对Budweiser 的模仿搞笑版)非常好喝,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演员的身份和他对啤酒的评价毫无关联。有的时候权威也不能解决问题,倒不是因为他们的主观性,例如对科学的预测。最经典的例子是爱因斯坦在32年预测说原子能量不可捕捉。

说了这么多对诉诸权威的怀疑,我们还是得记得一些人确实对某些事情知道的比较多,他们的专门意见还是值得相信的。比如说我对历史上的马拉松之战毫不了解,请教一个历史学家是有道理的。但是对某某历史精通的人未必对当代政治的分析就更另人信服。你可能是研究亚里士多德道德理论的专家,可你无权指导我如何生活。民主时代以来,人们强调言论自由,这导致人们相信所有的观点都有道理。众生平等吗。相关主义因之发展起来:统治精英们对公正平等的认知不一定比常人更高明,所以对精英主义的反动导致对所有对错标准的反动。总而言之,我觉的是对的就是对的。这种趋势甚至在学院派里蔓延:比如说没有什么真实的历史,只有不同的解读;对文学作品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正确解读,只有不同的解读而已。

与此同时,相反的观点也照样盛行。要不然人们干吗热衷于什么畅销书排行榜,从而对人们该读什么书该看什么节目指手画脚?事实上人们某种程度上渴望被指挥。宗教的分析家们会指出这是一种心理需要。政治领域的例子更是不胜枚举。例如总统候选人之所以当选是因为人们相信他可以解决就业问题减少犯罪率等等。但候选人要说自己有这方面的专门才干可以做的更好,他的对手一定会攻击他是个“精英”。这种困境还表现在人们更在意明星们的政治态度,而真正的政治分析家们的言论反而无人问津。试问一下你更熟悉明星艾力克鲍得温的政治立场还是某某分析家家如罗伯诺其克的?

除了政治问题外,人们也明白他们需要得到专业领域的意见。大部分人都清楚自己干不了通管道,修汽车,或者外科手术这样的技术活,而且会很高兴得到专业人士的帮助。提到手术,有趣的是,当人们为替代医药或者精神疗法辩护的时候都会说其实医生又懂什么?当今学院派的流行也趋向这种有价值导向的和非客观性的论点。但是人们从未宣扬过“精神修车法”或者“另类管道工”。不过通常汽车修理工或者管道工也很少就自己领域外的东西发表专业意见,而外科大夫们倒经常自居为伦理学家,所以对其表示怀疑也情由可原。


我们倒底崇拜丽莎还是嘲笑丽莎?

美国的反理性主义很流行却也不是战无不胜。《辛普森一家》经常利用这点来勾勒主题。在这一家中,只有丽莎被刻画成有智识的人。但是对她的刻画也并非全是赞扬。对比于她爹经常被无厘头激怒,丽莎通常能对环境做出正确的分析解答。比如说丽莎揭露了小镇的腐败,还有她放弃了爹妈给自己礼物一匹小马这样一来她爹就不用一天做三份工作。当丽莎发现小镇之父身后的秘密,大家都对之表示怀疑,只有她爹说,“通常这类事情你总是对的”。丽莎的爹要做三次心脏搭桥的手术,丽莎和外科医生尼克的讨论挽救了他的生命。但是,太聪明了也导致她经常被嘲笑。比如,她的素食主义理论非常教条而且不持续。她用她哥巴特做科学实验对象却没有告知巴特,这种恶毒的傲慢有历史上真实的事件为例。她兴致勃勃想加入足球队不是因为她喜欢足球,只不过她想证明她是第一或唯一的女子队员而已。所以尽管有时她的才智很有意义,有时也不过是伪装虔诚或者表现优越感的方式。

一个最流行的对知识分子的批评就是“你其实不比别的人更好”。攻击点是如果你能证明该先哲不过是个普通人,“嘿,他脱裤子的速度不比快”,那么他的观点凭什么就比我的更有意义?丽莎也一样和别的小孩有同样的喜好,她和她哥一样喜欢暴力卡通,喜欢玩洋娃娃,还有崇拜流行的青少年偶像。我们看到很多方面她并不比别的孩子高明多少。也许你可以争辩小女孩就是这样子的,但是很多时候她被刻画成早熟的天才,讲逻辑,懂道理。有一集里,小镇的人们以为他们发现了“天使的骨骼”,当然这是个骗局,可是这骨骼能讲话的时候,丽莎也同样被吓得不轻。
另一集以丽莎和洋娃娃翠西的关系展开,这个关系也暗示了美国社会对理性主义的暧昧态度。丽莎慢慢觉得对小女孩子来说洋娃娃翠西并不是一个积极健康的偶像,所以她开始设计一个能够启发儿童智慧鼓励思考的娃娃。洋娃娃翠西的制造商却开始一个相反的设计,更傻更美的娃娃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尽管丽莎的目的是合理的,可是事实是人们喜欢傻娃娃胜于聪明娃娃。这表明合理性通常都会给直觉性或者就是玩而已让路。现实中也能发现这样的争论。芭比娃娃非常流行,这遭到了有识之士们的广泛批评,不过有识之士们也因此被指责为不切实际或者“精英”。


哲学家之王?嘟—都!(*:霍默挨揍时发出的象声词)

“他们挽救了丽莎的脑子”这一集里充分探讨了美国人对知识分子的暧昧态度。丽莎参加了当地的智者团体,他们掌管了小镇。丽莎狂热展示了知识分子对于理性乌托邦的追求,而其中的很多规则也让普通人望而却步。一系列的后果展现了普通人因为太蠢而不能理解智慧法则的黑色幽默,所谓智慧法则—他们的建议有合理合法的,也有蠢不可及的,而且更要命的是知识分子们之间经常争吵不休。对比于原镇长腐败的管理,丽莎们显然表现出色,但是这一集却很难就此定论为支持理性主义的一集。精英们所构想的乌托邦是不稳定的,有是也是愚蠢的,最终会失败。这一集对美国小镇的文化局限提出挑战,可是乌托邦的路上走的太远,最终变得不切实际。

事实上精英们所构想的乌托邦常被理解为心怀邪念最终达到集权目的的假面舞会。但这是不是唯一对腐败寡头或者暴民管理的替代?美国宪法希望能够统一民主的原则(国会)和非民主的精英策略(参院,高法和民权)。这个结果现在看来还不坏。美国社会对知识分子的矛盾态度是不是这种宪法中的张力所决定的?不全是,还有更深层的心理矛盾的放大。我们需要权威的指挥,同时也想自治。我们不希望自己什么都不懂,但现实地讲我们确实懂的不多。我们尊敬别人的成就,同时难免嫉妒感到受威胁。我们是泛指,各人感觉程度不同罢了。《辛普森一家》的黑色幽默显然充分证实了这样的现实情况。

这种对理性和知识分子的暧昧如果是一种心理原因引发的话,显然这暧昧还会持续存在下去。不过这不能成为鼓励纵容反理性主义的原因。我们不能通过批评丽莎的聪明来证明苯人霍默存在的权利,不过普通人也不应贬低学者的成就或者攻击整个理性主义来表明自己存在的合理性。



*译注1:这是《The Simpsons and Philosophy》书中的一章。《 The Simpsons》是美国非常流行的给大人看的卡通节目。一个有趣的说法就是美国人不都是傻子,因为他们也做出了《The Simpsons》这样的节目。这本书是大学里的哲学教授们闲着没事攒出来玩的,同系列的还有《Seinfeld and Philosophy》。这两个搞笑的情景短剧可以说是美国九十年代最伟大的电视短剧。

*译注2:辛普森一家爸爸叫霍默,妈妈叫玛奇,大儿子叫巴特,二女儿叫丽莎,不会说话的小女儿叫麦骐。

*译注3:之前看到有个中文女作家写道这里的卡通人物造型都画成黄色是影射亚洲人聪明云云,差点没笑翻。于是动了写点什么的念头。丽莎差不多是我最喜欢的人物,所以特别翻出这一章算是自娱自乐。翻译有删节。

2005/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