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翻译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不是告别论坛之作 (阅读5082次)



学工习文皆专心 作诗译诗都用情
---金舟

在当今的网络诗歌论坛上,你也许对“金舟”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在《诗生活》网站和《采纳诗歌》论坛上都有称为“碧海金舟”的翻译专栏,在《中国诗人》网站、《中华语言网》和《自由诗篇》等几个网站上的诗歌翻译论坛上都有叫金舟的版主,在《诗家园》网站,《中华诗文网》,《天纵网》和《中国诗人》杂志论坛上,你都可以看到金舟的简介。在《中国当代诗歌论坛》,《鹰诗歌》,《雨巷》等论坛的驻站诗人名单中,你也会找到金舟。许多朋友都知道金舟是个诗作者,但更是个英文诗译者。

从金舟的简介中你会了解到:金舟喜欢诗歌,偶写偶译,并偶有发表。所作的几首英文诗已被国际诗歌图书馆,美国诗人协会选入: [Patterns of Life](生活图案,Library of Congress ISBN-0-7951-5239-6); [Whispers](私语,Library of Congress ISBN-1-52739-460-3); [Eternal Portraits](永恒写照,Library of Congress ISBN-0-7951-5227-2)等诗集中正式出版发行在书店销售。其中一首英文诗“How Could I Forget”最近被国际诗歌图书馆选入33首最佳典范诗歌由专业人士朗诵录制成CD光盘和磁带: [The Sound of Poetry](诗歌之声)发行销售。所作的一些中文诗和翻译的国外英文诗歌也被国内外出版的报刊杂志和网络纸刊 (如国内的[诗歌月刊][扬子江][哈尔滨日报] [诗家园诗刊][采纳诗刊][野外诗刊][赶路],美国的[新大陆]诗刊和澳门的[中西诗歌]等刊物收入发表。

至今,我金舟自己写的诗歌才有二百多首,被刊物发表的也不过三十来首,自己放到网络上的也就百首左右。然而,我翻译的英文诗歌却已有三百余首,网络上的自不必说,被各种纸刊发表的就占译作的一半。我的译作虽然多属直译,但还是颇受网络朋友们欢迎的。有朋友对我的译作评价很高,还有的朋友怀疑我是专业的,更有朋友对我寄予厚望,认为我可能成为新时代的冯至或卞之琳。这些既使我高兴,又让我受宠若惊,更不敢企望哪一天达到冯老和卞老那样的水平。

你知道,我金舟本是学工的,我的母校是著名工科学府哈尔滨工业大学,我就是在那里获得工学博士学位的。完成博士后工作后,我到北京一所工科高校任教,并被聘为教授。我一直在自己所学的专业上转,除了讲课,我经常做试验,写论文。由于我坚持不懈的努力,在我所学的专业领域里作出了一些成绩。后来,我又漂泊海外十年多,但却没有中断研究开发工作。现在,许多专家教授都带了很多博士生硕士生,也发表了许多论文。可我除了带过几个本科生和协助指导一名硕士生外,再没有人帮我做试验了,更不用说写论文了。我至今发表的130篇研究论文,90%以上都是我自己写出来的,那不到10%是与他人合作的。此外,我还是几项美国专利的第一发明人。十年前我曾被[中国科学报]和[中国航空报]等全国性的媒体报道过,曾被收录于〖中国当代名人大典〗、〖中国当代知名学者辞典〗等。后来又进入美国〖列克星顿名人录〗,上个世纪末又被英国剑桥国际传记中心选入〖二十世纪2000杰出科学家〗。

至于文学,我是业余爱好。其实,我从小就爱看文学作品,渐渐地也喜欢上了诗歌,尤其喜欢一些名家翻译的外国作品。文化大革命期间,我还是个小学生,因为没法上学了,自己就常到当时的县文化馆看书。文化馆的几位老师对我很好,我于是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书。对那些中外诗歌作品,我看来看去,自己手就痒了,也就开始试着写几首,当时好象是十二、三岁。上大学以后,我偶尔写诗,还有些在校报刊登。还是在取得硕士学位后,在学习英语时看到英语教科书中有两首原作英文诗,就随手拿过来试着翻译,自我感觉还算可以,于是又找来几首译起来,结果有两首居然还被英语教学方面的杂志发表了,这大概是二十年前的事了。但后来由于工作紧张等原因,就没有再译过。直到2002年9月,偶然的机会登上了网络,发觉通过网络发表自己写的或译的东西与大家互相交流学习很有意思,就又重新开始了我的写和译,当然不论我写诗或是译诗还都是业余的。

起初,我主要在[中国诗人]论坛,后来发现[诗生活]有些译者,再后来[顶点]搞个翻译专栏 (后来改版改掉了) 请我当版主,于是我的译诗在网络上发的多了起来。最初,我只想与大家学习交流,既提高个人水平又介绍了国外诗歌。到后来觉得哪有几个国语诗人不读外国诗的,而译者或译作又太少,何不在网络上通过翻译论坛引起更多人的兴趣,让更多的人加入中外诗歌翻译行列,于是,我于2003年1月建议在[中国诗人]论坛开办翻译园地。很快,在李可可及许多论坛诗友的支持下,诗歌翻译园地开通了,时值2003年1月24日。

诗歌翻译园地的开辟为诗歌翻译者和爱好者提供了一个更方便的学习交流场所。依我的想法,诗歌翻译园地的宗旨应该是双向翻译,促进交流,繁荣诗歌。这里不仅包括将外文诗译成中文,也包括将中文译为外文,还包括探讨翻译技巧、学习翻译理论、介绍外国诗人等。我把此论坛的宗旨概括为二十个字:借他山之石,取华夏瑰宝,促中西合壁,迎诗界繁荣。当然,这也是我个人的译诗宗旨。

一年多来,中国诗人[诗歌翻译园地]在各位关心和热爱诗歌翻译的朋友们的共同努力下生机勃勃,这里除了有祖国内地的朋友,还有来自美国、加拿大、日本、俄罗斯、韩国、新加坡和港台地区的朋友,这些懂不同外语的诗人已经在这片园地大显身手。在老哈的带动下,又专门辟出一个[会员作品翻译]园地,为的是把我们自己的作品翻译成其它语种,让更多的人知道。通过在网络上的翻译交流,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在网络为诗歌翻译做了点促进工作。

我翻译的英文诗作者大约有四、五十人:从世界上第一任桂冠诗人到美国,英国现任的桂冠诗人,还有加拿大首位现任的桂冠诗人;从前任美国总统到初中在校学生;从大名鼎鼎的男女诗人到毫无名气的网络诗人;从美国和加拿大到英国和爱尔兰。作者中不仅有大家熟知喜欢的诗人狄金森,普拉斯,叶芝,丁尼生,史蒂文森等,还有多位国外的著名诗人都是我首次译介的:如美国的奥尔登.纳什和温德尔.拜瑞;加拿大的安妮.卡森和乔治.鲍威林。此外,我还尝试将几位中国网络诗人的作品翻译成英文介绍到国外。

前面我说了我的译诗的宗旨,有论坛问我的诗观,我以为:诗为有感而发。情不一定需要诗,但诗绝不能没有情。我赞成文以载德,诗以言志的说法。我想诗是文明世界的一种高层次语言交流方式,她可以是醇酒,可以是鲜花,可以是音乐,也可以是匕首...可以用诗来表达你的爱憎。

最近,我的本职工作很忙,恐怕会有些时候顾不上译诗了。若今后有了空闲,我还会继续琢磨译诗的。有人说译诗是费力不讨好的事,但我还是觉得我们需要更多的译诗,没有译诗就没有中国诗歌的繁荣。我希望更多的朋友关心,支持,参与中外文诗歌的翻译工作。祝译诗健康发展!

对了,有朋友问我的笔名何解,我告诉你:金舟意为金质的舟。该笔名还是在大学时就开始用了。一因我的专业是与金属有关;二因我的真名是一种金属元素,一个字写出来看似金舟二字;三是金乃金、木、水、火、土之一,自古炼金术士就开始求之,我取其字也欲求之纯;这四吗,舟乃漂泊之物,但愿乘风破浪,为防日久腐烂,取金造之;五是据说这金是沙中金,不易被发现的,故来之不易。只是起名时没想到,与写古时赵匡胤的金舟重名了。

最后我想说,一个人不论做啥,都要用心,都要追求完美。我对我自己的要求,就象本文题目所说的:学工习文皆专心,作诗译诗都用情。其实我的许多译作都几经修改,其中自然也包含有论坛上许多朋友的建议,我在此对两年来支持和帮助过我的朋友们表示衷心感谢!一段时间内,金舟在论坛上可能出现的少了,但金舟爱诗之情还有,译诗之心仍在。今后有时间我会时常登上论坛看看朋友们,但却不一定留下言语。

(2004-10-30于哈尔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