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52|回复: 20
收起左侧

《端午》等22首

[复制链接]
风方 发表于 2018-6-18 15:3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风方 于 2018-6-18 22:23 编辑

《端午》

从午后返回午端,涨起来的水退潮了
怎么灌,都已经涨不到贵族水位

他的司空见惯前,浩浩荡荡的事群
怎么离骚、招魂,意义都远去

纫兰披芷,峨冠博带,他的风度
在我们连梦里都捞不到的物象和神像上徘徊

对应的人群,如泡沫浮于事端
一晃再晃,亮队手法,像月光下的一片犬吠

乘正午的阳气,语言如白虹升空,不详的
孤独,一头扎入时间,一瞬,即永恒

仅仅大蒜艾草菖蒲雄黄酒是不够的,我倒空一生
用于消毒驱邪,只有这天,像绝缘的鸭蛋

为什么不选择以毒攻毒,学他滔滔不绝
语言和时间赛龙舟,把历史包成粽子

大事小事,附丽部分,顺手拯救文明
美,和死亡争辉,晃瞎了众神的眼

什么王朝、祖国、君王、士大夫
诗人自杀,才算语言反击到了家

没有更好的去处了,“指西海以为期”
西海以西,才是柏拉图和伊壁鸠鲁的古希腊

香草美人,巫鬼神仙,君王和人民
在下沉的时间里等着他

江水分解活着的重力,一劳永逸
民生多艰,美人迟暮,青春受谢,白日昭只

乱曰,未矣哉。一直奔流进两千两百九十四年后的
猴年马月,一个人顶着毒日,江边毒言毒语

2016、端午节


《水上抑郁》

中学程度的湖,迎接我的小舟
时间变浅了,风景有点浮躁
三十或三百个人影都是浮萍
载着举牌的良心,在端午
硬着头皮滑向湖心

撒网,全是翻跳的草鱼
吵得午间的鬼从深渊里钻出来
攥紧诗心,挤出抑郁,“原来
忧国忧民是液体,跳进江水
流入大海,才算回归母体”


《端午节》

一脚踏入端午的雨,想把诗魂
寻回纸上,转了大半天
还是钢筋混凝土的囚笼

湿透的心还算清爽,像楼群间
水池里盛开的芙蓉
伸长脖子,想汲取几许诗情

摩天城市和车水马龙中,纤细触角
伸向现在和未来的隆隆混沌
过去,越悠远越不堪采撷

“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
想同入两千多年前的屈原,还真是
“心不同兮媒劳,恩不堪兮轻绝”

也有兰芷芙蓉申椒之类的
和你一起被捉在城市里同呼吸
香草气味,聊做诗情雅趣

美人就更愿濡染在铜臭里
很难再描摹到纸上,语言像坐在
跷跷板上,蒙着眼把对象翘上去

国家和社会,愈加复杂化,总也说不完
根本没有时间为它跳江蹈海
诗和诗人,有时毛也沾不上

那个山川日月香草美人托付的
屈大夫诗魂,被神鬼带走,消遁于大自然
再找,也只是一些节日的烟火气息



《苦艾》

浓香的剪刀插入记录
苦逼指数,拔高菊科寒凉
在荒地、山坡、道旁、河边
像书页夹缝的注释
多少年,又是多少年
馨香参与时间的消炎
在端午,也郑重其事
渗透诗人的缅怀

普通里潜伏着绿精灵
酿成酒,爬入艺术家的酒杯
梵高、马奈、得加、毕加索
灵魂陷进遗忘,波德莱尔的毒药
穿越多少码传奇,和中国诗句
尚隔一层薄薄玻璃
喝掉吧,从今后
酒杯已不再是虚饰



《全真》

梦分配情愫,要多少有多少
幕天席地,道大于国
披着发,背着行囊、佩剑,全天下漫游
来来又去去,任它王朝族群兴衰轮渡
全真图谋,守住道的妙门,玄之又玄
精、气、神,不限男女、物种、地域
拜它的第N代女传人为师时,你惊讶于
她的肃穆之美,像霜打在道上,错综,迷离
玄牝之门,绵绵不堇
闭凤目,乱云息气,万径收心
面壁,辟谷,玲珑玉体,道袍下归真
知雄守雌,斩龙养丹,让你满脑子的
凌乱欲念,像杂草萎弃在窗外的荒墓里

越临近死,越随心所欲不逾矩
超凡脱俗,探玄究妙,和诗一样通透
真,像避雷器,一边明亮接闪
一边同入昏黑的大地
养素全性,返朴在身,苦海中,回头
再饮一杯醍醐酒,一醉撞透三关
你骑在龟背上再拜时,她已心不在焉
满世界周游,道不可道,烦不胜烦
真的假的,虚的实的,明的暗的,她甚至
分不清自己,游离于正的或反的轨迹上
只听说你从冤狱故事来,以虚构落入全真圈套
她轻挥拂尘,全然不在心
“真理的囚徒,大凡都像林教头一根筋”



《中年开张》

从鸟兽草木中钻出来,细雨轻飘
事物泛起无名状态,湿漉漉的感觉
带你到餐桌、讲坛、农家乐、储满水的大坝
一头水雾,是诗的消受,自嘲,自辩,或沉默不语
晦涩与暗淡,掩住兴致、观赏
五味子果酒,一杯一杯地喝
计划出的书,尚没有计划好要送的人,迫于
事物的动机死缠住人的动机,中年开张
自知之明炳照死亡,明知故犯
兴观群怨,一头扎进无边,苦撑圣明

遥远里,似乎有一个附风茶话
乱纷纷的挂名场面,也预留给你的风头一足之地
众目睽睽之下,花草植物中间
一把椅子一块牌子,孤独歇歇脚
你的意识勤快地,在名号与气场间穿梭
“我等不及它结束,只是找不着道”
只顾客气,忘记了道隐无名
这,算不算中年开张?
一阵欢快鸟语,晴朗即临
无所不烂的时空里,还是阳光最灿烂


《赶上》

诗终于赶上了年龄
看来我脚步迟缓
在一片青灰色的中西合璧建筑旁
一股脑儿一股脑儿的词句冒出
性感,理性,沉甸甸,稍稍拗口

影子也已经巡游归来
绕开了本族和外族的盛情
谦虚地回归秩序里
涵住更合理的解释
合拢进中年的富足形态

我刚刚在职场上整修出
总裁的造型,并且信誓旦旦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诗的快感追上
好在有大片浓荫,掩映着时光建筑
疲惫的词句,也暂时有个歇脚处


我我我

外面世界总被酒搪塞,模糊一片
清醒的语词,都是痛的辐射
不自觉就卷进尼采的愉悦
我,我,我,多少重叠的影子
加重一个人的密度
超人,不得不孤独求败

以嘲笑自己挑战世界
回声,显得更醉
一头栽倒在自己的声音里
周围世界更加充耳不闻
站起来的一个个他
还是先前击倒的我、我、我



《白忙》

和白丁们没日没夜,混迹到明天
昨天和今天全白忙了
漂白的生活,不看即穿
人们一个个钻出来,颐指气使
装狼,越发像狗
装正经,半点也靠不上谱
本能钻入时光,真理倒数
未来和过去一挤兑,现在
只剩下读秒,一二三,三二一
敲烂梆子卖不出油
苦涩,狭隘的执着,容一个个
晦涩的词,拽住些许存在
在一场白忙上,像黑芝麻
撒上灵魂的阴影和斑点
点点虚无,坐实岁月的蹉跎
等真理正数时,时光开始倒流



《白蜡》

燃在心里,秋天点亮林子
一个养育智慧的女人
透过雨幕,“我看到了
你每天读透的树叶,一片金黄”

希望烧瞎了眼,白白浪费了
一生的自恋之光
从绞索上取下来历时,很多人
还躲在灯下的漆黑里密谋

“去年夏天,她曾递过来一份
自由档案,储存很多欲望
她像一片白色的海,凝固时
从后面看到冰山一样的臀部”



《白等》

世界之远近,和事物之轻重
反比时,你掉入漏洞
正比时,你直上青云
你欠世界一个馈赠
世界欠事物一个说法
事物欠你一个感激
大家用磨蹭相互安慰
白白消耗着
阳光下的平等与自由
横向,债务相牵;纵向,各归其主
幽暗里,一团一团,远看
以为是灵感,近处一亮白
原是:自我,上海,玻璃墙
谁也不说谁,纸上鸟兽散
留下一片空白,继续等
像宿主等合适的寄生物


《平台》

目的铺开时
全是残枝败叶的手段
仲秋躺在手术台上
耳边,归去来兮的马鸣
驮来利益的分配方案,医治
寂寞,和梦中的遗憾
大萧条碰头个人孤独
“拉一把就是人类大同”
站在平台上,世界翻云覆雨
悟空者腾云驾雾,“务实者
需要千里跋涉西天取经”
三令五申七荤八素的折腾
凸显平台的魔力
一切都不确定,“忽悠”
才是时间的魔术
惜时如金的人,不变应万变
“你不拉下脸来,谁爬得上去”


《图样图森破》

用“仿佛”还是“好像”呢
“天空收起它虚拟的蓝”

落实到灾难,还用文明昵称
自然从不如此矫情

用“残破”还是“寥落”呢
鸟兽已散,我收起快马的鞭

开头栓在结尾上
圈一片消失的跑马场

用“嘚嘚”还是“嗒嗒”呢
自我的马蹄声,突出而不入围

依葫芦,画不了瓢,图样图森破
跳三界外,落五行中,挣而不脱

世界没完成,原样已破
用“已矣”还是“阿门”呢


《小情调》

无风,阳光摇动风铃
五颜六色的细微铃音
撩拨作品的空洞,你瞧
死亡也会小情调,捋住
你的胡须,清晰地数
不用烦恼了,笔触都在这里
花白光阴,所剩无几
光阴外的伟大,需要造
多高调的死亡效果
你的心脏,早已成巡捕房
逮住点小偷小摸足以交差了
哦,友谊,爱情,幸福
抛售够多了,欲望终点
看我们钓出了什么
“那种被说出来的,海绿
在海湾里燃烧”
梦里的红胡子江洋大盗
已经开着拖拉机上岸播种
有时,看不懂比看懂
更需要白纸黑字,这么近
一伸手就触到莫名的快乐


《隔江犹唱》

狗咬狗声继续扩散,昼如夜
日如月,雪暗奏款曲
隔江,一片榆叶梅花光
扯下嗓子,西笑吟,声声慢

隐隐约约,痛,摩天城里翻唱
回不去的人,靠内讧起调
说是有一次,其实无数次,想渡入
那片温暖和明亮,它却迅疾暗淡


《西楼》

几条线,一个影子,兑现
立体交叉的愁绪,西楼
给诸多抽象打了中国结
随风,变成思绪
汇聚一个伤感方向
待夕阳,或是弯月?
线散乱,影子斜长
西楼上的人,弱不胜风
被相思或闲愁搀扶
你却挡他(她)在句子外

向纵深,接手语言的难
几番死去活来,影子下彻
线条插在厚度里,筑起风格
一扇空门,无数风拍雨打
这一方存在,沉默已久
西楼,昂起孤独沉思的头
轻启朱牖,笑纳风雷急
岁月无情,江山轮流
不管愿不愿,它终要卷帘
像一位仕女,迎进诗的现代


《新蓝》

只是一种,感觉,或观念的闪动
拉住第一位喝蓝色的人,说新生,是活着进入死亡
或反过来的宣示,黎明、鸢尾、满月、印象派
光亮的强迫,宗教眼,迷住一个国的忧郁

他掉进了纱巾的招展,在窗前,被抛的客体看着
它的主体,在时光逐渐衰竭,一枚
匍匐在草丛中的爱,徐徐升起,被梦
坠弯的天空,像一张扁担挑着,海和变数

再续,正午光线上,时间分离的弹唱
泛着肉光,词褪色,显出中性的阿谀
再感动、观念一次吧,那么深,事物已经袭来
新黑暗也无法覆盖,满身心发蓝的人


《缺口》

他在缺口处肯定假设过爱情
现在一位丰满的女性正在填补
多重?类似时间的斤两
夸张点,蓝桥压成了断桥
其实她只是稍稍雍容了一点
女到中年,高贵点更充满魅力
智慧点还能偷换概念
什么?到底想表达什么?
她用含蓄的表情打量着他
“似乎是岁月”,玄月勾走了记忆
梧桐林早变成了香樟林
某种叽叽嘎嘎,像语言的独轮
终于,言不由衷的叙述
露出他一闪而过的大马脚
忙着循环的人,一圈又一圈
总画不圆——活着
他不得不在缺口处停下
所有的,未有的,像无数喜鹊
自动汇聚,“鹊桥吗?”
他无意中看到她站在此刻
脚下是回忆的深渊
看着,看着,仿佛要陷下去
他一把拽过她
揽在怀里,拼命地吻
多年了,深情者尚保留少女的感觉
激情奔涌的缺口,像在求证
“你真的假设过爱情吗?”


《霸王别姬》

夏雨探防,猛,快攻陷了心理幅度
疾风,把意境,也推上了城防
寂寞,激情,猛一看上去的
美,以面善,试探我的慷慨
从栀子到茉莉,一道城门到另一道
落魄洁白,布下香魂阵
只有六月妖风,释放的大哥范儿
才能捞出,细看上去的性感和玲珑

掌灯时分,挡也挡不住了
雨水涨到想象高度,一脚
就踏进雨燕的鸣叫,这是
小南门,梅花城,彩虹桥
阑珊灯火,照到那家“霸王别姬”
我的尴尬,就卸给了王八
至于白河变成乌江,过,不过
虞姬,都不会先你而去



《笑》

秋夜话到,靠坚硬文艺复兴时
她笑,印证了她说法的一种

竹子也弯下腰来,拂着她的脸
笑,多么柔软的进化

她的情调,一直靠高级奢华润滑
钱,也许还是说英文的导游呢

想无中生有她的文艺范儿,她还是笑
现在年龄大了一点,她稍稍,向爱情靠谱

她并没有在意我的密密麻麻,月光下
她的柔软,还是缠绕上我潜在的坚硬

还是那么文艺,我为自己忧心忡忡
她越发诡异的笑,算是驱逐了竞争者

房间用温暖屏蔽外面的经历,一阵晕眩
迷乱于舒适指数,无法测试




《剧》

半天,也没有给无
名出题目,我闪后一身
无名从窗缝挤到眼前
“风叼来个花名册,晃得人眼疼”
我已经给无聊放下花架子
不行,就编导一个剧,有的是
鸡鸭鹅鱼、鬼魅魍魉
你吃不准角色,我可把得紧主体
凭空,兜风,划一圈
一时间,全都是人的诠释
事物都像人的亲戚
想象,给时间安一个家
想把它留在现象里
它却不停地挣脱向虚无
道不可道,名不可名,“这么冷漠
你的剧,一定在背景的背景后”


《剧终》

说不干,也要等
干不动的时候,任一些动物或人物
时光中蹦出来,表演我们的夭折
故事里的路,立起来喷火
想直接变成火葬场

说天才,那是误伤的一段
少年传奇,以过目不忘冒险
后半生用遗忘养伤
我们已习惯从遥远上路
往近处走,到家,才算剧终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8-6-19 21:11: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很华丽,不只是用词,还有诗情。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8-6-19 21: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水分解活着的重力。这一句好漂亮
 楼主| 风方 发表于 2018-6-20 13:51:1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重庆黄勇先生加赏!
杨园 发表于 2018-6-22 18: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8-6-19 21:16
江水分解活着的重力。这一句好漂亮

确实,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8-6-23 00:06: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8-6-19 21:11
写得很华丽,不只是用词,还有诗情。

读了两首,象失缰的野马,喵
 楼主| 风方 发表于 2018-6-23 00:38:17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楼主| 风方 发表于 2018-6-23 00:42:14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8-6-23 00:06
读了两首,象失缰的野马,喵

再读,有可能找到马缰绳,吁——
谢谢!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8-6-23 10:20: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方 发表于 2018-6-23 00:42
再读,有可能找到马缰绳,吁——
谢谢!

欣赏您的才情,诗今早再欣赏了多遍。有一个个人观点,不见得合适,就是狗肉也好吃,燕窝也好吃,鮑鱼也好吃,假如我们点菜,一起上好吗?狗肉当然还是就白酒,吃狗肉就红酒而且是拉菲行不?这是词和语境的关系,总结,欣赏您的才情,赏诗的人无外就是扯蛋,握爪爪
 楼主| 风方 发表于 2018-6-23 17:02:26 | 显示全部楼层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8-6-23 10:20
欣赏您的才情,诗今早再欣赏了多遍。有一个个人观点,不见得合适,就是狗肉也好吃,燕窝也好吃,鮑鱼也好 ...

1,谢谢您的阅读,这非常难能可贵!
2,我个人不吃狗肉,但宴席上同时上燕窝鲍鱼和狗肉驴肉野猪肉之类的,没什么不好,实际上大宴席往往是很全面的……
3,记得多年前诗坛有“上半身”“下半身”之分,这完全是人为的割裂,人是一个整体,上下半身都不可缺,否则就是虚假和错觉……
4,至于词和语境的关系,这是教材里的问题或考题,人类当代诗歌已经走得如此超越辽远,最好不要再问这样教材上的问题……
5,您说“赏诗的人无外就是扯淡”,这话很妙,结合上面说的鲍鱼狗肉一类的,“扯淡”同“扯蛋”,偏偏现在做为菜肴的一些动物外腰的价钱飞涨,这应   该是动物精华部分(精囊嘛),赏诗能扯下蛋蛋来,还真抓住了要命处……
     另外,即便扯的是“淡”,也很好啊,就写诗而言,扯淡,也是现代后现代写作的一部分,更别说赏诗谈诗了……
6,正好我的诗作里有的就是“扯淡”啊,“狗”啊,“鲍鱼”啊之类的,顺手扒出来几首,附在后面,增加点乐趣——

 楼主| 风方 发表于 2018-6-23 17: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扯淡》

到三更,还没有松开嘲讽
精力已萎了一片,像满地
半张开的甘蓝,刚刚
还扯到地中海的帆
像白云带人类到雅典状态

被嘲弄的人物,一个激灵
我们就会掉进冰窟里
扯了多少年了,他们依然咸得蛰嘴
甚至破口骂,也得把他们严严包裹
浓重的阴影,像僵硬的死神

最终,我们还是落入各自的
锅碗瓢盆里,乒乒乓乓
声音淡而无味,像泼出的废水
从四更到五更,黑暗浓度被稀释
扯开的夜,终于淡了




《狗》

天天相伴,习惯性句子
像恭顺的狗
总有过剩的时间,多余的情感

不说“像”,人的体积哪有狗大呢

非常,已溢出主人的随心所欲
而过剩的句子,常常发情或撒野
妖的情感,也得照顾兽的本性

小心对付它,普遍的不良嗜好
潜伏着狼的本性
但越来越多的狗,确实无暇顾及

人为自己所困,有的是
炮弹一般的词,却炸不开缺口
汉语,一次又一次咬住自己的尾巴

逃逸的灵感,摆脱不掉影子似的狗
多少光都填不满阴影
又回到自己与自己的对抗

就像又咬住了自己的尾巴
说神能劈开你与影子的连接时
狗吠得更凶,真的不服


《鲍鱼翅》

拔天地之距离,一场雨,隔开昼夜
像千军万马掩过海,众多鱼
生出翅飞,犒劳我们的闪电遐思
没有更快的了,所有节奏
奔向遗忘,被吸附为最后结论
一片弧光躺在声音里
过滤出死亡的,均是无语的珍视
水平,内化了九牛二虎的扭曲
让他们蜂拥来吧,我只听效果
沉默,是双头鲍生翅
同一个高调,飞过我们的梦
天亮时降临到面前的青花瓷碗里
像熬败的时间,结晶为眼睛
具体,往往就这么逼视你,其实
你一口吞下去,就能把天地人神一网打尽


《随便》

被推推搡搡,萎弃一地
内核里的高贵耷拉着,暗淡意识
像结瓜的秧铺展一片
热气上泛,漫过不切实际
慷慨,在绿色宴席上高谈阔论
没有不褪色的颜料,说你为将来
备好了黄色枯萎,不如说
你早已变色成了黑色幽默
默坐一旁,喝着血色葡萄酒
噪声,在一愣一愣的青筋里凸起
加速攻取褐色思路,狼藉里
逃逸的视线,都被穿白裙子的女生卷走

用相同的包袱续,还是弯下去的背
你听到知识的吱吱嘎嘎,拱成
一个差异缺口,逃生的
拒绝忏悔的事物,在电话那头道谢
都说你爆炸成,赤橙黄绿青蓝紫
你说只是随了欲望摸爬滚打
大家各取所需,但都对大自然虔敬
都对生存的普遍真理说是
不管多大,我们的哨兵都说不迟
多小,都小不过我们遗传的恐惧
如此这般,打交道的事物都放心了
既然如贵族般随和,没什么不方便


《何斯》

又是任意的出击
三百六十度你
何处截击,均一无所是
在南山之阳
割完艾草的影子
已被太阳落到象征里
何斯违斯
是到非处皆入诗

没有等待的佳人了
诗人们收拾家伙
天黑前莫敢遑息
自己跟自己约定
黄昏时赶到一片澄明里
声音跃出词的奋臂
振振君子,何斯是斯
没有比疑问更好的归处了




老猫(薛定谔的) 发表于 2018-6-23 18:22:2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方 发表于 2018-6-23 17:02
1,谢谢您的阅读,这非常难能可贵!
2,我个人不吃狗肉,但宴席上同时上燕窝鲍鱼和狗肉驴肉野猪肉之类的 ...

学习了,喵
 楼主| 风方 发表于 2018-6-23 23: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有不同,各有所长,需要不断相互学习!谢谢!
王海云 发表于 2018-6-30 19:41:13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精华,不过如此!
无邪1 发表于 2018-7-1 14:29:5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得了一个精华,就找不着北了。其实一个精华,只是一个人的意见。
 楼主| 风方 发表于 2018-7-4 11: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方 于 2018-7-4 11:46 编辑

感谢楼上王海云和无邪1二位先生阅读!

“精华”看似精粹所在,也可能只是阴影浓重些罢了,故而常成人们怨府之地……对某个个人而言,过于纠结就成情结了,何必在意呢,世界这么大,诗的世界更大更超越……


说到“找北”,正好我写过“找北”的诗,意思虽然与此处情景大相径庭,但也贴出来一乐……

《找北》

走进他诗里尼采的正午
你大汗淋漓
南方的食物堵住你的口
隐秘声音,只能腹中燃烧

悲痛的人,心里装着北方以北
(顺着尼采方向)寻找极北人
诗人恰好就是一片歇脚的白桦林
但他的诗,却是闷热的南方

随意的正午陷入尴尬,就像一个
中年人,被他的少年和老年撕扯
你只好从他的诗里走出来
拖着自己稍稍倾斜的影子


《无趣》

在酒精的作用下
他跑马圈了一片兴趣
养殖些人与人之间的杂碎
会惺惺相惜
也会睚眦必报

无聊蓄起胡须
就像疯长的林子
什么鸟都有
就是听不到鸟鸣
风啊雨啊,栽进去都痛失好局



沙沁 发表于 2018-7-4 20:3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骨子里有股野劲。欢迎风方!
唐绪东 发表于 2018-7-4 21: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希望烧瞎了眼,白白浪费了
一生的自恋之光

阅读好诗,收藏慢品~
 楼主| 风方 发表于 2018-7-4 23: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沁 发表于 2018-7-4 20:38
骨子里有股野劲。欢迎风方!

谢谢——原来您是斑竹,有劳了,最大鼓励,会拽出俺更大野劲!
 楼主| 风方 发表于 2018-7-4 23:04:05 | 显示全部楼层
唐绪东 发表于 2018-7-4 21:47
希望烧瞎了眼,白白浪费了
一生的自恋之光

彼此……
我更应该对您的众多作品细品慢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8-7-19 08:12 , Processed in 0.214076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