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回复: 0
收起左侧

无聊透顶,口水流成河:无聊体和口水诗

[复制链接]
刘世军 发表于 2017-9-29 21:55: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无聊透顶,口水流成河:无聊体和口水诗


◎诗江湖
----写给诗江湖论坛


有人,就有江湖
浩淼的水天
交错的河汊
芦苇丛里,飞出
一路又一路,好汉

口水,自然成先锋
无聊更是骂娘
车毂错,短兵接
矢鸟(屎尿)齐飞
惊起,网民无数


◎写给江西论坛的忽悠大师
-----写下这几个可耻的文字,我直想骂人!


浩浩赣水
自古清流
何时竟惹泡沫
横飞
污了眼界
罢!罢!罢!

自吹
自擂
王婆已去
舞台依旧
精神翻着了新
羞!羞!羞!


◎都是口水惹得祸


1、
流口水
说口水
口水都是诗
全是诗

只差一个伊沙
来给我颁奖
把我编进
《新世纪诗典》


2、
流口水
写口水
口水长又长
粘在脖子上
伊沙见了:
啊,那可是
经典诗歌

流口水
写口水
口水长又长
滴在衣襟上
伊沙见了:
啊,那可是
诗歌之花


3、
为了这口水
有人闹自杀
有人要分家
为了这口水
伊沙
把他们
一一捧杀


----1、湖南的小招自杀了
    2、张明宇“无题”诗中,他妻子对他不理解。

附:张明宇“无题”诗
无题


因为发诗
发现代诗
教高中语文的老婆
把我的微信
给屏蔽了


伊沙点评:本诗的入选,对于作者本人非常重要。在经历了去年一个高速进步期之后,作者在今

年两次大型活动的现场表现非常暗淡,我因此而建议他:别出来参加活动了。本诗算是刹住了颓

势。有些诗人,一生中偶出好诗,但却难以成为真正的好诗人,那些好诗甚至无法给自己提供营

养,他(她)们拒绝生长。我们都该警惕。


◎“梨花体”可怜“白云体”
  ---由赵丽华的《由乌青诗歌说开去》写下去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从此
我们的诗歌没有了
其他文字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往前我们
笑死了李白杜甫
笑翻了诗经楚辞
往后我们
笑掉了大牙
笑死了所有的后来者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往左我们
笑翻了整个亚洲
往右,地球
在我们的狂笑中
发抖


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
哈,笑死地球人耶


◎给世才的信   


1、


弟:
我的弟
我日夜思念
日夜牵挂
的弟
我懒惰的
连一封信也不想写
的弟
我想告诉你
我的手机号码改为
13710582994

弟:
我的弟
听说
你们现在在海上
演习
一个月
这么酷热的天气
肯定是挺辛苦
我懒惰的
 连一封信也不想写
 的弟
你是否
在忙里
懒得给你哥挂个电话!

弟:
我的弟
我日夜思念
 日夜牵挂
 的弟
我懒惰的
 连一封信都不想写
 的弟
我在这无眠的夜晚
因思念
而激动
写下这封短信

我懒惰的
连一封信也不想写
 的弟
因懒惰
而快乐
﹝人说懒人必是聪明之人)

你的
自诩为
“诗人“
的哥!

2003年7月15日晚
于手电光之下
于俯卧之床上


2、



我的亲弟
听老爸说
你已回到部队
不知
可否收到
我上一次的来信
怎就不见
你来一封信
或是
给个电话


我的亲弟
这一个月的
海上演习
该是黑了吧!
瘦了吧!
与当地的渔民
该是差不多了吧!
可以想象
这大热天的海上
条件是
有多恶劣!


也可以想象
这奇妙的夜景
有多浪漫
(糟糕,错了!
这儿只是漆黑一团
加上
是军事演习
不得胡来!)


8月30日
于广州
急就


3、



我的亲弟
来信今天收阅
照片上的你
脸色黝黑

身着戎装

还是看不出英武之处
倒是
那不经事的孩子气
还挂在
那张可爱的娃娃脸上
一双解放鞋
说明
你还是“无产阶级”


我的亲弟
今天收阅来信
信中你说
海水呛得你
直想吐
超强度的训练
累得你
看见房子
也象看见波浪一样
一晃一晃地
而收获
只是能用一个半钟头
游上三公里
(比蜗牛还慢一点)


我的亲弟
收阅来信,今天
信中你已知道
家中闹旱灾
比九八年更凶
逼得乡亲们
四处去打工
甚至
连五十岁的老爸
也整天囔着
要去东莞打工


我的亲弟
其实
家中的事
你不必牵挂太多
只是
你要做好的事
太多

能做好吗?


0三年九月七日
于广州


◎结露而行  
昨晚梦着父亲来访,我问他怎么来的,他说:"我是结露结到这里的."
--2008-12-13题记


爸,你这么辛苦
奔波了近八百公里的路途
跨越两界
我却一时忘了问你:
走这么远的路辛不辛苦?
在那边过的好不好?
一见面,我还在诘问:
你当初为何不珍惜自己的身体?
这个问题
我会诘问一辈子

爸,你喜欢喝酒
我也计划好了
和小辉说了,酒也买好了
可是,我一时疏忽
在关键的时候
竟然忘了交代
让人带来放在里面
以至于
昨晚,你要小妹和我
到疤佬的店里
给你买酒
这个事
我会后悔一辈子

爸,我们很想念你
很牵挂你
你一辈子爱面子
可你走的时候
却失了一个大面子
丢下快要结婚的小妹
和没有成婚的弟弟
以后,子翼也没有人疼了
妈妈是无法照顾自己的
这个,你也知道
这一些
你都抛给了我


◎骂街不是本事!和委鬼走召比拼诗艺
----以下文字为刘世军现在临屏所写的。你家的键盘敲碎了吧!
写出没点含义!人家周丽华早就拿去擦屁股了,人家乌青早就对
这些垃圾撒了N泡尿了,你还在这里当活宝一样!害臊不害臊?
这么大的人,成家立业了吧,看你以后还怎么教育自己的孩子!
写这样的东西怎么和自己的小孩交代呀?


难道说:
儿子,这
就是老爸
脑残的时候
心发怵的时候
手抽筋的时候
写的
用来擦屁股的诗

那儿子肯定说:
老爸,老爸
你太有才了
说句话
都是诗
打个喷嚏
都可以
淹死李白
呵口气
就不见了唐朝
和宋朝

儿子我
更是传承了
写擦屁股诗的天才
我张口就是诗
闭口也是诗
我哈哈哈一大笑
结果
笑倒了
一大片公厕
压死了
一群正在里面
擦屁股的诗人

哈哈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


附:委鬼走召的诗歌

撒 尿(外2)


女人进了厕所
我看到
那个男人
也跟着进去了
不过这并不是
事情的重点
事情的重点
是我真的很想撒尿了
但我等了十分钟
这两个人
还没有出来


三  楼

“呐
就是这家”
到三楼时
魏芬说:
“男人跟女人讲了
生了儿子
再领结婚证”


诗  人

“舅舅
为什么你老在看诗”
我打开QQ群
天新凑过来问我
“因为舅舅是诗人”
我说
“是吗”
天新笑了:
“诗人
不都是古代的吗”


◎主观和客观(组诗)


1.我是世界的中心


我的思考,来源于我的大脑
我的大脑,存在于我的脑袋里
我的脑袋,现在公交车中
这辆公交车,行驶在
2016年12月2日的广州大街上

通过眼睛,我看见前面的靓女
通过耳朵,我听见电话中儿子的声音
通过鼻子,我闻到旁边黑人身上的香水味
通过手,我拉住扶手,不至于跌倒

因为我的存在,上天为我安排了一切


2.世界因我而存在


路边的霓虹灯一闪一闪
我路过的时间,它在一闪一闪
很漂亮,很吸引人

走过之后,它已经不能出现在我的视野里
我已经看不到它了
我失忆的大脑里,好象它已经不存在了


3.世界的客观性


我知道,霓虹灯还在闪
只是我看不到而已

经验告诉我,它还在闪
还在吸引别的眼球


4.潜意识的产生


我们每一天起来,都能看到东西
这是桌子,那是椅子

好象这个世界,在我们一生下来
就是我们的

而我们,只是在漫漫地长大


5.宗教是这样产生的


每当我在晚上做了噩梦
我就怀疑,这个世界有无鬼神

甚至,在以前的一段时间里
我为了这个怀疑,创造了一个宗教


6.意识差异性的产生


我生于七十年代
我弟生于八十年代
我和我弟相差十一岁
我们,好象是两代人

我和远生是很要好的朋友
是中学的同学
他羡慕,我在外面打工的逍遥
我羡慕,他在家中教书的安稳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萝卜和青菜,总是各有所爱


◎主观和客观(之二)


1.思维的伸缩性


我的足迹
只是在江西广东
等有限的地方走动
而,我的思维
可以亲吻整个中国
抚摸整个地球
遨游整个宇宙

我的生命在1973年开始
在几十年后,或是百年后
它将会结束
而,我的思维
可以穿过时空的隧道
走进古代,上古代
走进未来


2.客观存在的载体


身边的人
他们都认识我的人和名
网络那边的人通过我的作品
也都认识我的人和名

大家都是朋友
身边的人,我能看见他的人
网络那边的人,我只能看见他的作品
我知道,他们都是客观存在的


3.任何东西都有可能产生思维


我每天都在思考
其实,猪也每天都在思考
就连蚊子也是一样
那,都是一些生命的现象

现代科技
使石头都有可能产生思考
你看,电脑正在和人下象棋
那些晶体管
不就是二氧化硅吗?


4、人类将去往哪里?


有人说,人类将在200年内消失
我也是如此认为
你看,阿尔法狗已经秒杀人类智慧
它进化的这么快

那天,和杨哥聊起这个话题
他说,人工智能超越人类智慧
那是好事呀!
它会比人类思考问题更周全
不会出现安培狗
和希特勒一样的法西斯


◎改革开放三十年之我见  


1.
八零年,我还是很小
大人们忙着分田地
分耕牛分种子分……

这一年,割稻子
莳二季田
比往年
快了整整两个月


2.
八三年,《少林寺》
在大礼堂放映
许多被挤掉的鞋子
都改去爬窗子

接下来
许多的香港武打片
都存在我们的
逃学记忆中


3.
八五年,村子里
有了第一台电视机
图象模糊,满是
雪花和噪音

一到晚上,隔壁的罗家
都成了空村庄,那时
《霍元甲》正狠狠地
揍日本人


4.
八九年,眼看
就要初中毕业了
老师告诉我们:
可以考技校
一个是电子班
一个烹饪班

谁会稀罕考技校呢
大家心里只装着
中专和中师
最重要还是那“三本证”

注:指城市户口本,粮油供应证,工作证。


5.
九二年,高中毕业
很多同学
去读自费大学

九二年,开始
有人去广东
第二年,很多人跟着去


6.
二零零二年,我
来到了广州
开始打工的生涯

至今,快七年了
沉沉浮浮
漂泊不定


7.
也是在二零零二年
村子里只留下
老人和孩子

头一次看到
农民逃离土地
背井离乡


8.
二零零五,家里
修了水泥路
搞园田化建设

莳田改成了抛秧
耕耘和收割
都是机械化


9.
只是小孩子读书
很麻烦
倒退回五六十年代

象他们的爷爷一样
三年级开始,要去
五六里开外的地方寄宿


10.
零八年,金融危机来了
难得有机会
村子里聚满了人

那一年,新房子
不断的推倒旧房子
原来大家都赚了不少钱


11.
现在,国家免了农业税
种一亩地
还补贴一百多块钱

我的堂弟,刘世奋
他已经
种了一百多亩水稻


12.
那次,我打电话给他
开玩笑说:
你要做下村的地主呀

他说,你们都在外面赚大钱
我只是在地里捡一点禾穗
然后,交给国家


◎珠海的海   


珠海的海
这么肮脏
就象这广州的臭河涌
一阵海风吹来
一股股腥臭
不由得
令人捂紧鼻子
这是我第一次
见到大海的印象

珠海的海
与澳门相连
海边
被一道铁栅栏
与一个武警战士
隔开
游客们
是多么想踏上
澳门的土地啊
那怕是
对着远处的高楼
照个相留个影
也是兴高采烈的
归来
必在背面写道:
身后
远处的楼房
是澳门

珠海的海
连着澳门的海
从九洲港
花四十五元
就可以远远的看到
许多人民币都想去的
葡京大酒店
象那只银行门口
张开大嘴的石狮子
租一个望远镜
远远地看
有点儿像
偷偷地看

珠海的海
连着澳门的海
那天,一艘快艇
犁开一道水花
从香港
路过珠海的海
飞去澳门
又从澳门
路过珠海的海
飞去香港
我在03年10月1日
见证了
是我第一次见到的
连着
香港澳门的海


◎蚁民素描


1.卖山寨机的老乡


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
我们相识了
聊起他的档口他的生意
还有他的行业

唉,要是两年前
我那里还有工夫陪你在这里聊天
那时(说到此时他的眼里放着光)
我的手里,一手一只机
就着顾客问,你要不要
根本就没有时间介绍这机的功能
那时(说到此时他格外激动)
我一天要卖两千多部手机
可以说山寨机都是我们这个市场卖起来的

现在,很多人都在亏钱
上个月赚两千,下个月赚一千
这样能打个平手,养住铺位
养住工人就已经是不错的
主要还是在等机会看以后


2.南昌佬


南昌佬开着一家小小的制衣厂
因为有一个老乡在他的厂里打工
所以经常会听到一些他工厂的事
比如,他的工厂今天又没活干
老板娘也跑去给别人打工了
这一阵子,生意都很差
他的那一帮亲戚都回江西去了


3.对面三楼的小妹


对面三楼的小妹
上个月刚刚从我这里
拉了一条网线,今天
她问我要不要买她的电视机
原来她正打算搬走
我诧异地问她,你才上月搬来
原来,她两三个月没上班了
和男朋友吵了一架
要分手


4.打暑假工的大学妹


从外地跑到广州来打工
人生地不熟,寄宿在亲戚的住处
好不容易,找到一份销妹的工作
办了健康证入场证等
我的口袋里已经是没有三十三块了
那一家法国佬开的商场
简直就是人间地狱
促销员进场之后就变成了他们的奴隶
女孩子当男人用,搬很重的货
经常是整理排面添货彻夜盘点
(他们很吝啬,很少自己的员工)
听说,曾经有发生过有销员疲劳死
一个月了,合同到期
公司说,工资在第二个月月底打到帐号里
现在已经是十一月了,可我的帐号里
还没有收到公司发来的工资
我靠,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情
居然在我还没有正式进入社会
就已经发生在我的身上


5.阿龙


阿龙又失业了
三十五的他
最近有一些憔悴:
唉,儿子刚刚出生
整天去人才市场
可那里,招工的企业
明显比往年少了一大半
还有,那个前程无忧的报纸
就那么一叠
还不及往年的四分之一厚
网上的,又尽是一些石沉大海的信息


◎牛牛隔壁的小妹


牛牛隔壁的小妹
你别看她
是在卖茶叶
其实她
是在卖花
当然
我只是说她
象一朵花

真得
她的脸蛋
亲象两瓣桃花
她莞尔一笑
那甜蜜蜜的
不正就是
一朵绽放的挑花

特别是
今天下午
"皇帝"在里面喝茶
我们跟"皇帝"
招呼告别
她的笑容
简直就是
二月的挑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03:57 , Processed in 0.139361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