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6|回复: 6
收起左侧

飘雪的诗(十首)

[复制链接]
飘雪姐姐 发表于 2017-9-29 11:4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飘雪姐姐 于 2017-9-29 11:48 编辑



《夜半醒来》


深夜,从剧烈的胸闷中醒来,才发现这世界静的好像只剩我一个人;如果从这剧痛中归去,那深深的黑必定是生命的尽头。——题记。

夜半,从噩梦中醒来
那寂静的深处
落下些不明言状的斑驳
令人恐惧
身体,或许再也无法复原
虚弱的心脏
难以把温暖送达每一个部位
以至于四肢冰冷
呼吸艰难
仿佛在死亡边缘挣扎
被疼痛、疲惫纠缠
而那漆黑
深深的漆黑绝对可以把一切
淹没并且埋葬
也许,某个微小的动静儿
都会惊扰到她
都会让时间停滞
都会让下一次心跳不能来临
所以,我以为
就不会再有夜半醒来
更不会出现奇迹,或者是
清晨,阳光穿透窗子
照亮她
崭新的眸


《大新门·晨》

清晨
阳光洒在大新门上
洒在上班族
行色匆匆的脸上
也洒在
大新门两边五颜六色的花坛里
而此时
我正和他、他还有她
在一辆酒红色的轿车里
缓缓地,穿过大新门城楼
穿过匆忙的晨
与这些风景,与阳光
与这路上的人们
相背而行
去另一个人地方
寻访另一些
羽毛相同的人




《小旅馆》

小旅馆
在这个小镇最北部
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
我刚刚才住了进来,来这个地方
寻找一个人

打开门窗
让死寂的空气流通起来
并且把电视的音量开到最大
想以此来掩盖不远处正在建设的楼房里
传来的机器的轰鸣声

秋后的阳光已经薄了
无精打采地扫过窗帘儿
而此时,我依然盼望会有个人进来
忽然有个人,走进房间来
他是我,熟悉的人



我的孤单是一座城

我的孤单,是一座城
我在里边
别人,都在外面
即使风,吹来季节的变化

有时候,我也会猜想
是不是天空中的某个地方有一扇窗?
我的城池,也会有某扇
未知的门

如果外面的声音、外面的气息穿越而来
我一个人的世界,会不会
因此崩溃,因此
而忽然美丽?


《夜》

夜,安静极了
以至于可以清晰地听见
自己的呼吸声
心跳声
就连墙上钟表里
秒针不紧不慢的脚步声
也声声入耳


可整个白天
对于这些事情
我想,我都毫无查觉
甚至
一次也没有听见

而此时
喧哗褪去后的世界

在月光的白里
就算是有一枚纤尘
掉进水面
溅出来几朵小花
那样的声音
也妙不可言




《给XLT》

你没有走到心里去
我也没有
天上有那么多相似的云
一样乌黑,一样洁白
一样流于形式,一样的去处

无论隔着山川、河流
隔着时空
还是目光相视
彼此与彼此的距离
是不是只能用遥远,来形容?

田间的虫鸣,溪水的声音
都如天籁般动听
一切并无企图
所以想起你时,也并无怨恨
并无忧愁



《这世界》

这世界
来的时候
我们毫无准备

也没有带来什么
只以响亮的哭声
作为最初的问候

这世界
走的时候

这次小小的旅行
必会有个
小小的出口
小的,只容许我们
带走灵魂

这世界
已给予的
和即将给予的
以及到头来一并拿走的
在转身离开时
我们就用一首诗
来握手言和


《双城》

这些日子
不停地往返于双城
亲情,爱情
或许,这两点之间的距离
便是人生最走心的牵挂

曾经,熟知的路
不曾了解他起伏蜿蜒的细节
而如今,一次次地经过
每处拐弯,每个站牌,每道街口的风景
甚至某段路面上的坑洼儿
都了然于心

五十公里的路途
曾经觉得很远
而像这样,走过的次数多了
就和儿时去发小家里玩一样样了
也或许是这颗心,让这路
变得近了,又近了


《情书》

这一生
我写了好多好多情书
这是我这辈子
做的最多的一件的事情
可我,一封也没有寄出去
也许是吧
我根本就没有他的详细地址
没有他的真实姓名
不知道他的样子
也不知道
是何年何月,何时
为什么爱上了他
你看,那么多,那么多情书
堆积在陈旧的岁月里
沦为灰尘的姊妹
而我却不知道,这份愁
该寄给
哪个地方的
哪个谁?



《有时候,有时候》

有时候,会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疼
抬起的脚不敢落下去,生怕
踩到了这尘土中曾经的谁
也害怕某一天,会像他们一样
在风中飘,在脚下面目全非

有时候,不知道为什么
会忽然感到孤单,感到心里空荡荡的
却想不出可以找谁坐下来说说
看不懂灯红酒绿的繁华;看不懂天空、大地
他们那么沉默

害怕一个人面对偌大的房间,也害怕面对
窗外失语的人群、世界
所有的感觉就像冬天,像风里边
呼喊叶子的小树
也像一截儿枯木,真实而突兀

文/ 飘雪


001TRusuzy6YqKa5Uy95d&690.jpg



邱枫 发表于 2017-9-29 19:32:18 | 显示全部楼层
姐姐高!
山东邱枫
崔晓钟 发表于 2017-9-29 20:00:3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赏读,问好飘雪。
舒布衣 发表于 2017-9-30 10:10:48 | 显示全部楼层
而我却不知道,这份愁
该寄给
哪个地方的
哪个谁?

真的不知道寄给谁?才怪。
舒布衣 发表于 2017-9-30 10: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像一截儿枯木,真实而突兀

喜欢此句。
舒布衣 发表于 2017-9-30 10: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小旅馆。
舒布衣 发表于 2017-9-30 10: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去另一个人地方
寻访另一些
羽毛相同的人
我们也是羽毛相同的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1 02:20 , Processed in 0.159028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