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8|回复: 0
收起左侧

绝望之诗

[复制链接]
绳子 发表于 2017-9-25 18:31: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绝望之诗

槐树之诗


槐树是黑色的  在青年路

槐树只能是黑色的

几十年前我18  青年路的槐树

一直没有长大   

叶子稀疏可有可无

但是一直绿着

绿得潦草绿得必不可少

它活下来一定经历了很多事

它结痂   结痂了就不再脱落

它不展示给谁看

它从不出声   哪怕寒风吹尽叶片

它还是黑在那里

死也死在这里

不像我总是想着逃离


有话也可以不说


小城早就没有本地物种

从植物到人还有谁是土著

有泪也不流在脸上

每一颗尘土都历尽沧桑


绞肉机


黑色的黑的透明的黑色的绞肉机

钢铁的黑透明的黑色的绞肉机

黑的惊心动魄的黑色的绞肉机

钢铁的坚硬的寒凉的黑色绞肉机

除了心脏它不接受任何原料的黑色绞肉机


过往的一切都不重要

黑色的透明的绞肉机

你知道什么叫心如刀绞


既然如此


塌陷的山崖从来就是义无反顾

从内部开始的塌陷

就是一条永不回头的路

仿佛是一个错误连着一个错误

在错误的路上除非死亡

而死也只有一次

所以大都是好死不如

赖活着


光明之诗


纷乱的光啊纷乱的是你的眼睛

无数次的伤都在背后出血

来自内部的伤是豹子的爪痕

所有的光都是黑暗

说吧   一口血噎在眼睛后面

等待时间慢慢消化


美的


黯哑的光是美的

不为人知的光是美的

恰如伤痛是隐匿的

工匠彻夜打磨石头

谁痛谁知道



发呆


在河边发会儿呆是允许的

水波荡漾有多少事物溺死在水下

腐烂的肢体上招摇的水草

愉悦着寂寞的时刻

有多少泪水会化为欢笑

没人在意你曾经在这里彻夜

痛哭或者混沌睡去

有谁会在明天醒来

所谓沧海桑田应如是


霓虹不再


终于独自走开

多少撩人的夜色

引爆为平静的黑暗

有多少山峦在此刻耸起

然后又平坦如斯

赤脚的和穿鞋的都在路上奔走

无人知道的沟壑里

多少声音腐烂如泥

不为别人倾听

2017.09.18


幽梦容易醒


零点的水鬼  爬上来

哎呦呦爬上来  黑色的水鬼毫无声息地爬上来

冰凉的水鬼指甲长啊长长的指甲长长的指甲

黑色的水鬼抓住床单上的玫瑰

虚拟的玫瑰连颤抖也是虚拟的

不要哭啊不要哭。虚拟的水鬼柔若无骨

黑色的水鬼湿漉漉的没有呼吸

湿漉漉的水鬼全身涂满粘稠的液体

冰凉的水鬼它是一只空抽屉

零点的水鬼打开空抽屉

徒劳地想把月白色的暗夜收进空抽屉

今夜只有虫吟  零点的水鬼爬上来

谁的身上沾满水鬼的湿脚印

地板上水声时远时近摸一把都是泪


苹果之诗


敲碎一只苹果是容易的

苹果啊苹果今夜我只和你在一起

今夜我只属于果园的这一夜

明天我们就分离明天从凌晨开始

多少露水在空中爆炸苹果湿了还有光

光在苹果的弧度上碰撞   疼啊疼

我的眼睛只属于黑夜

只属于果园的这一夜

明天我们就分离苹果在今夜吸足了水分

敲碎一只苹果不需要勇气要狠要有毒

永远不会和别人分享的苹果

今夜我们就分离今夜就将我们连根拔起


黑手套等于一个沉沦


戴上黑手套吧富含胶质的黑手套

戴上黑手套吧走夜路需要一双黑手套

戴上黑手套吧让手套将你染黑

黑得不见人影黑得等于一件隐身衣

11等于0黑手套向人性宣战

让心变黑存在变得虚无

黑等于一个宇宙黑手套向整个世界宣战

1变成00变成0的负物质

黑手套向自我宣战将我消灭


语言多么无力


无论快乐或痛苦语言都是多么无力

昨晚我无路可走就死在路边的柿子树下

白天还累累果实像一条痴心汉子点着满身灯笼

天一黑就甩掉满身披挂面目狰狞

夜有多黑柿子树就有多恐惧

柿子树啊我痛哭失声喉咙嘶哑

柿子树我已经无家可归

柿子树我恨你就在你脚下死去

就让你守着我永不再分离


剁手有什么用


活着有瘾就想永远活下去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永久拥有

夜入森林一夜砍伐尽所有树木

坏事有瘾光线一暗就会蠢蠢欲动

最后一刀我只留给自己

每天信誓旦旦枕戈不眠

爱就是个麻烦沿河两岸

爱就是流水日日穿石


大白天有鬼



日夜穿行鬼也在进化

大白天出来寻找丢失的兵器

机器也会汲取日月光华甩掉齿轮

这个世界多么空洞

鬼影瞳瞳让太阳下挤满虚拟之物

我活着快要活不下去了

做一只鬼也没什么不好

腾空穿墙都是绝望又好玩的物事



等你回来


等你回来就是不再等   等得死心

石头也会开花或者化成齑粉

那么多年爬在山巅苦了累了

两手攥满星空手心里膨胀的星空

将心脏熔炼化成无人经过的海

天天蓝给自己看

看得彻心彻肺看得冰凉看得秋天满目苍黄

撸掉满身叶片谁会数你浑身沟壑

蓝给自己看哭给自己听

大锅熬盐柴火兴旺

坐日已行千万里


看到绝望为止


看一眼就中毒人还怎么活

给我一碗药吧给我一碗药

给我十万吨风雨

给我这一池一池的残荷

折断在凝固的水面


2017.09.20


虚构的阳光


在深渊里蹲久了不再想浮出水面

结构主义的楼宇充满复合性的痛感

触摸不到敏感部位

除非定点爆破除非使用剔骨刀

除非遭遇飓风将脂肪连同纠缠的蔓草

一起刮掉  残酷的阳光如同幻觉

如同惰性物质不再参与热效反应


虚构主义的河流


河流并不存在   河流反对世界的生死轮回

虚构主义的河流必然有一座虚构主义的桥梁

水虚构了整座城邦虚构主义的栏杆在数学上并不存在

别在河边伫立别在虚构主义的河边伫立

你必将成为一个数被另一个数整除



2017.09.23


转瞬即逝


将我挪进黑暗的人  泪流成河

被我伤害的人已经离开

风中撩开的疼痛只属于一个人

星空啊星空无限旋转的星空是一座深井

照耀着彻夜难眠的人

你要从这个世界离开你要从一根刺上离开

今夜如果远离人类将万劫不复


夜空降临


夜空降临我蹲在阳台喝酒

夜空混沌一片

有人发朋友圈说雷声我却只听到一片寂静

楼上的老光棍不知出什么鬼

岩浆翻滚整夜不眠不休   气温突降十度

秋虫哼哼叽叽无人应和

空酒瓶就是一个宇宙   不再接受任何物质侵入

自成一体  它的孤独无人能懂


2017/9/2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1 07:50 , Processed in 0.153296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