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77|回复: 11
收起左侧

布朗利去了哪里

[复制链接]
雅阁 发表于 2017-9-25 12:4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雅阁 于 2017-10-6 09:52 编辑

布朗利去了哪里


布朗利去了哪里
似乎没有人知道
我想,他的两匹马
应该会知道一些
他在赶马车
或者带它们去河边饮水的时候
一定跟它们说过什么
我想我就是那两匹马当中的一匹
我的主人拍拍我的肩
向我告别
我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原野的尽头
所以,现在在这里跟你们说话的
不是我
而是布朗利的马


又一次旋转

虫子的钻头。
不停地向深处,更深处
旋转,切入
朝着问题的核,我陷入问题多汁的
果肉。
对一只无枝的果实
我想知道些什么?
对生命,我知道些
什么?
我还不能为一串削得过于完美的苹果皮写诗。


总是记忆

那些经过化妆师的手迅速老去的演员
是幸运的——
有时候,因为需要
我变成一个老人,那个老人的沉默无言
就是我现在的
沉默无言,并根据这样的静默
我制造出
黄昏
落日
和空旷的原野。
但这个老人的脸永远只属于
我记忆中的
某个老人的脸,或是一些衰老特征的
组合。我无法从我现在这张尚算年轻的脸上
想出我年老的
具体样子。
总是记忆,总是记忆代替我的未来
站在恒久的落日下。





=========



阴影


真实得
虚幻。流逝得在某一刻
时间停了下来
像风中快速旋转的叶轮,静止的
风车的轴。

汽车熄火;行人止步
抬起的脚悬着,张开的嘴
没有合上;门半开
半阖,受制于眼睛深处的一根
秘密的线。

提线玩偶。那遥远的葡萄架下的阴影
现在站在光亮里
他燃烧着的脸
望着你,城市像一个庞大的雕塑群
漂浮。


重庆黄勇 发表于 2017-9-25 19:58:1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状态很好的。问候雅阁兄。
 楼主| 雅阁 发表于 2017-9-25 20:4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我第一次读到保罗.穆顿的《布朗利为什么出走?》时,我完全被震惊了,可能是诗中布朗利的行为高度契合了我内心深处的某种愿望,我当时想这首诗就是为我写的,或者,我该为这首诗再写一首诗,但一直以来,我没有找到合适的契机下手,直到今天,我蹲在地上择菜,我问自己,这个蹲在地上择菜的人是我吗,我再次想到了布朗利,于是很快有了上面的那个《布朗利去了那里》。
同样的也是一个上午,或者说仅仅一个多小时,我看到先后有第三个人在翻街边的垃圾桶,他们都不是乞丐,我想,是什么促使他们放下身段去翻垃圾桶,他们在寻找什么?而我呢,我观察他们仅仅是在找一个可能有用的素材吗?我的寻找和他们的寻找有意义相同的地方吗?这就是《理想国》的成因。这些也是我现在的状态,我很喜欢我现在的状态。

附:保罗.穆顿(爱尔兰,1951 - )
◇布朗利为什么出走?


布朗利为什么出走,他去了哪,
到现在都是个谜。
要说哪个人应当感到满足
那就是他;两英亩大麦,
一亩土豆,四头小阉牛,
一头奶牛,一座石板农舍。
最后一次看见他出去犁地
是三月里一个清早,天气晴朗。

到中午布朗利就出名了;
他们发现一切都丢在那儿,
最后的器械完好无损,他的一对
黑色马,像男人和妻子,
蹄脚交换着支撑身体的重量,
眼睛凝视着未来。


谢谢黄兄,问好。
杨园 发表于 2017-9-25 21:22: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总是记忆写h
杨园 发表于 2017-9-25 21:23: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的
 楼主| 雅阁 发表于 2017-9-25 21:55:12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己写的东西能让别人喜欢,自己也是喜欢的。问好
崔晓钟 发表于 2017-9-26 06:02:0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切换,深入,凝滞。
死火 发表于 2017-9-26 09:0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忍不住要留言,首先是布朗李的马,也许是五年前在群里讨论过保罗.穆顿的这首诗,起先议论的是翻译,然后重点回到马。这两匹马养的太好了。

布朗李为何要出走,也许是个意外,更许是一种必然。或许这两匹马正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雅阁兄正是出于这种延伸,在诗后做个备注或许有必要。(个人建议)

另外这首《旋转的虫子或苹果》,我是很喜欢的,尤其是最好一句的跳转非常惊喜。对于其中一句“无枝的果实”,我认为这个双关语并不出彩,不如直接用无知。
雨人. 发表于 2017-9-26 09:31:09 | 显示全部楼层
《总是记忆》,好。可以去掉最后两句。
 楼主| 雅阁 发表于 2017-9-26 13:38: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雅阁 于 2017-9-26 13:46 编辑
死火 发表于 2017-9-26 09:01
我忍不住要留言,首先是布朗李的马,也许是五年前在群里讨论过保罗.穆顿的这首诗,起先议论的是翻译,然后 ...

喜欢你的留言。尤其是关于布朗利出走的解读。这首后面加一个注什么的要好些,考虑过,但没有究重。

《旋转的虫子或苹果》---我想可能是你认为用这个标题更好一些吧,对于标题,我大多都不过多推敲,顺从自己的直觉,或者是诗歌的主题,或者是诗歌的契机,等等,这个标题就来源于上个帖子里你的留言,在这里我想既是契机,也是诗意的一个递进,我觉得比那种固定状态要好。

无枝,在写的时候没有双关的用意,写后想到过,但我并不把它当作双关理解,地球,在茫茫太空是一个无枝的果实,而作为在地球上生存的人,我们的生命虽然有一条血脉上的根,但对于浩瀚的时空,它依然是无所维系。我是这样理解的。

非常感谢。
 楼主| 雅阁 发表于 2017-9-26 13:4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雨人. 发表于 2017-9-26 09:31
《总是记忆》,好。可以去掉最后两句。

谢谢建议。去掉可能有一点留白,不过我觉得这是一个直叙的东西,是一口气说下来,如果去掉好像一口气憋着没吐出来。
 楼主| 雅阁 发表于 2017-9-26 13: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崔晓钟 发表于 2017-9-26 06:02
喜欢,切换,深入,凝滞。

谢谢喜欢,问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23:08 , Processed in 0.211711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