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回复: 0
收起左侧

一小波僵尸来袭

[复制链接]
西左 发表于 2017-9-22 18:3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西左 于 2017-9-22 18:50 编辑

作者:西左


写给一个叫玛丽的女人

1、
玛丽,我今天在电梯里
遇到了你的曾经
一个七岁大的小女孩
白皙的面庞,像天使的羽毛
一双水汪汪的眼睛
完全可以从一个人的身体里
斑驳出灵魂。我不敢看她的眼睛
因为我的灵魂有些脏
她冲我露出的微笑,有着万里无云的蓝
这种蓝很光滑,万物可在上面滑翔
并长出翅膀
玛丽,也是在这个电梯里
我遇到了你的未来
一个八十五岁的老婆婆
弓了的背,好像随时
会射出光阴的箭
她的耳朵没瞎,眼睛没聋
皮肤,像泥土
不仅仅因为她取出了身体里的肋骨
造了新的人类
玛丽,你知道吗?
你的未来递给了你的曾经三个红李子
那三个红李子,仿佛就长在
你的未来树枝一样干枯的手指上
玛丽,我和她们一起下了电梯
你的曾经往东,你的未来往西
一条是我的来路,一条是我的归途
在这两条路之间的城市森林中
我像绝大部分人一样,忙着生存
穿着草,蚂蚁或麻雀的命运

2、
玛丽,这对和我合租房子的夫妻
男的没有工作,经常像条慵懒的蛇
蜷缩在客厅的沙发看鬼片
今天,他在厨房,一边洗衣服,一边唱歌
他的歌声像烛火,照亮了厨房因为脏
而显得昏暗的墙壁
那个男人瘦弱的身躯,我担心
会被卷入洗衣机发出的声音的漩涡
回不来。那我该怎样给她早出晚归的女人
解释这件事情呢?
虽然她只会抱怨上涨的物价和房租
但这关系到,他们今后会不会
再为生活,为钱争吵,打架,闹离婚
也许我会说,你的男人已被洗衣机洗成
你换洗的工作服了
这样,你就可以每天穿着这个失败的懒鬼
和你去工厂干活
但这只是想象,玛丽
因为那个男人仍旧在厨房洗衣服,唱歌
他的歌声像童年时吹出的泡泡
每一个泡泡因为参杂着我们漫长一生
生老病死,爱恨情仇……的东西,才是彩色的
我现在站在十楼阳台
阳台下有汽车的喇叭声,有行人的哀叹声,啜泣声……
汇聚成声音混浊的河流
一次次漫过仿佛水草的行人
玛丽,我又在思考生的意义了
全世界每天都有人死去,各种原因
但大部分像尘埃一样,被风吹向我们的时刻
只会加重我们的叹息和头上白发的重量

3、
玛丽,秋天的雨水是弯着下的
浸泡了一夜雨水的城市
显得深沉,而又漏洞百出
在故乡,握着锄头和镰刀的父母
春天种下星星般的种子,秋天
收获硕果累累的光明。那时,他们多年轻
他们是那耕种的牛,一身用不完的力气
将生活的硬土翻软,种下油盐酱醋,布匹
生病用的药,装祖父用的又黑又大的棺木……
他们有时会当着我们的面,谈论一些过去的往事
母亲说:是的,那时你父亲穷得叮当响
我们什么也没有就结婚了。有了你们几个狗崽后
那段日子,竟感觉每天都走在火里
刀的尖上
父亲总会插话说:生活总会越来越好的
那时,他刚喝下半杯包谷酒
生活总会越来越好的。不是对生活的总结
只是插曲。父亲瘸了一条腿的第二天
我记得在医院,他对我说:孩子,我已经没有力气了
以后就靠你自己了。别再写你的那些东西
说着,眼泪从他岩石一样的眼睛里流出来
我看到他摊放在床沿上的一双大手
这些年,被生活打磨成了锯子
玛丽,这些年我独自闯荡上海,无锡,厦门……
我找到了我平庸的生活,但没找到有价值的人生
我像个飘荡在异乡的鬼魂
每次回家,我带着的,只有空空的双手
他们总是催促我,年纪不小了,该成家了
我们像你一般大时……哎
我点头,不敢开口说话,我怕我的话暗藏锋芒
玛丽,上个星期我离开他们时
他们坐在开得像钟声一样香的桂花树下
像两个巨大的茧。我不敢去触碰时间和死亡这些字眼
但我相信,在那两个巨大的茧里,一定孕育着
掌管我人生支离破碎的灵魂与乡愁的神

                    
                                        2017.9.19


风中飘落的草籽

故乡呵
我听到你贫穷的孩子
散落在祖国工厂的脚步声了

                 2017.9.11


画里,可怜的人

七岁那年
我画了一幅人画
十六岁那年
我当着我喜欢的那个说谎的女生
含泪把图上的人的嘴巴擦掉
二十岁,二十四岁
我见善不行,谣言不辨
我把图中人的眼睛和耳朵擦掉
二十六岁,因为父亲瘸了一条腿
我把图中人的腿擦掉
二十七岁,身边亲人像星星一样陨落
我才懂得什么是死
我把图中人完全擦掉
现在,这张纸上,剩一片模糊的擦痕
这些模糊的擦痕,仿佛人尚未泯灭的良心
不能再擦了
我本可以将这张纸揉成一团,丢进纸篓的
但最终,还是把它裱了起来
同祖父的遗像一起挂在墙上

                    2017.9.11


我家上三代人

我家上三代人
没有做官的
我没做成
他们不会怪我
也没有写诗和写小说的
我没写好
也没什么不好意思
更没有找二婚女人结婚的
万一我找了一个
他们也会宽恕我
我家上三代人,不知道
有没有学富五车的
有没有为人请命的
有没有忧国忧民的
有没有要为天地立心,苍生立命的
我只知道他们官来怕官,匪来怕匪
活着的时候被人吃,死后被土吃
我家上三代人坟头的草
怎么烧都烧不断根
似乎诠释了后世子孙的草命
但不是草草了事的草
也不是草菅人命的草
更不是落草为寇的草
而是疾风知劲草的草
是“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却是牛奶”的草
是生当殒首,死当结草的草

                        2017.9.13



秋夜

1、
夜空的星星,是树冠上的叶片
被思想的虫子咬出的洞

2、
风吹过来了
吹着那些霜染的枯草
月光下,仿佛吹着白天鹅的绒毛
那些在草地上徘徊,枯坐的人
早飞走哪

3、
那些离开多年的亲人
在秋天的夜晚,回到我们中间
穿上蛐蛐的衣裳

4、
秋天,蛇隐去踪迹
夜晚,上帝毫无顾忌
从树的高处抛下一枚枚
引发事端的苹果

5、
我坐在夜晚的桂花树下
不说花的香味
像大雁尖叫的喉咙,布满天空
我只说我在享受凋谢
先是万物的,之后是我自己的

                       2017.8.23



秋天书

1、
她身后的阳光
在吃树上的叶片
那么多
数不清的光阴的虫子
头顶的云
像工厂
正在制造输往苦难人间的棉袄
——雪
她坐在天地之间的台阶上
一身红色衣服
像朵滚烫的流星
又像刚从伊甸园里滚落下的其中一个
动了凡心的苹果

2、
不过是一棵千年老树
像一口身形肥大的钟
寺院里敲钟的和尚
只要稍稍用力
那些生锈的叶片就会纷纷落下

3、
院里的树,凋尽碧绿的好年华
剩下的枝干
像发呆的上帝握在手中的笔
忘记了旋转,书写
楼梯口的灯光和秋风一样亮
我低下头看见我的影子
像一片凋落的树叶
我没能及时把它捡起来
做为标本,放进身体的大书里
如果有人从这本书里读出了眼泪
证明我已经知晓了黑暗中的道路
和白天的走向可不一样
尽管我饱尝艰辛,周身长满的荆棘
仿佛我的骨血
可是,如今
爱情,生活与命运
使如叶片的影子越来越沉重
即使它没有落向大地的深渊
我同样没有足够的力量和勇气

4、
那时,我根本就不懂
穷得叮当响,生活不如意是怎么回事
只知道院里盛开的金菊
是父亲送给母亲的结婚礼物
像一条金光闪闪的裙子
母亲根本就不舍得穿
每年,秋雨一过
这些花就会凋谢
好像这条裙子被人偷偷泼洒了污渍
戳破了洞。我一直以为
是天使因母亲
有这么一件奇特而昂贵的礼物
心生嫉妒,有意为之
便理解了母亲在那些日子里
为什么总站在金菊花前
眼泪像花瓣一样落下

5、
山中,树叶落尽
大山仿佛黄金的老虎,垂垂老矣
落日的火凤凰从山顶纵身跃下
把温暖的羽毛
洒向山那头的人间
山这边,夜晚的星星
点燃我的孤独和悲伤
我早已不是那个身轻如燕的少年
我早已不是……我的体内塞满了
铅块般的欲望
在城市的洞穴里
住着我的同胞,我的兄弟
他们说起乡愁
不像狼一般撕心裂肺地哀嚎
而似在欣赏一件古老的青铜器

6、
在KTV,我遇到了那个长得干净的姑娘
身穿白色衣服,像白天鹅的绒毛
还没有被生活弄脏
我们唱同一首歌,她声音甜美
像我小时候爱吃的糖
总是用糖纸包着,留着
“你叫什么名字?玛丽吗?”我在心里问
“我没有人间姓名。”她肯定会这样回答
我端起酒杯,她端起一杯温水
我们喝,包厢里昏暗的灯光
我们喝,男人和女人从肺里吐出的烟雾
我们喝,这如酒如水的一生
走出KTV,我们相互道别
晚安,小雯
晚安,西
晚安……
晚安
可是,天亮后我会在哪里?又在做什么?
郊外,蛐蛐的叫声仿佛雨点,并不令人轻松
秋风,像从干石头里发出的叹息

7、
秋天了
我看到父亲那条木质的腿
在秋风中落叶
我看到母亲零落的白发
飘向河岸,飘成一片白茫茫的芦花
顺着风,我听到,你说你爱我
像眼眶爱着泪水
豆腐心爱着亮闪闪的刀子
从来没有想过,霜降之后
我这颗悲天悯人的心
竟像悬挂在瓦檐上的冰凌一般
明亮,晶莹,而又不乏尖锐

                 2017.8.18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12:53 , Processed in 0.189367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