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6|回复: 1
收起左侧

修房子

[复制链接]
杨园 发表于 2017-9-15 11:2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杨园 于 2017-9-15 19:03 编辑

对待技艺要如同对待破损的房子。
破损的房子年久失修,
我、哥和父亲三人修理。
哥哥挑砖,父亲砌墙,我和砖灰,
说干就干,我根据比例把砖灰和好,
提着两桶送到父亲跟前。
父亲右手持砖刀,弯下腰,
一砖刀,一砖刀把砖灰从桶中挑出,
放到墙上挑平,
左手顺势捡砖块一放,摆平,对齐,
右手用砖刀抹起灰线。
父亲对墙就像对待心爱的老婆,
怕把墙伺候不好,
墙在父亲的伺候下很快长高大半截。
我倒是和也和不过,担也担不过砖灰,
忙得过久,想撂挑子,
杵在工地。
“哎呀,怎么回事,还不把灰担来。”
父亲远远的喊。
我没吱声,墙不是我老婆,
我不伺候。
哥闻声赶来,白了我两眼,
默默把最后和好的灰装进桶中,
拎了过去,默默过来和砖灰。
他刚和砖头谈了场烈烈的恋爱,
累得死去活来,又要和沙子,水泥与石灰谈,
不过代价高昂,他要再出血汗,
人累得皮开骨。
我怕这样的恋爱,虽说我愿意享有,
可我害怕腰被某些事物压弯。
他懒理我,把沙子用铁锹锹起,
锹锹堆垒,那胳膊就象数控机械手臂,
精准,失去知觉,不知疲倦。
我怀疑,杵了会,也干活。
哥哥直起腰,默默白了我两眼,
我知道他的意思,
对待技艺要如同对待破损的房子
可我总是撂挑子。
2014-11-18
 楼主| 杨园 发表于 2017-9-15 17: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杨园 于 2017-9-15 18:42 编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4 10:30 , Processed in 2.158445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