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4|回复: 2
收起左侧

[原创] 坚持事象

[复制链接]
十亩之间 发表于 2017-9-6 09: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十亩之间 于 2017-9-7 13:14 编辑

斜坡
——赠江宏

那时候,175°。直挺挺的,总想刺破青天
徒虚张声势,别理它
坚持不了多久,就会耷拉下来
怂蛋一个。夜半,老鼠嗑木头的声音卡吃吃
着实烦死个人。它在磨牙
长的太快。不磨掉它,那么长,又尖又硬
嘴唇包不住它。你没有老鼠的志气
你只能看着它后来,150°,135°,90°,75°
慢慢的向下。老病猫一样卡眯眼
你满足于私人医生说的大于45°的仰角
这不是老猫,它还能在发现目标时
迅捷出击,这起爆速度有电雷管的冲击力
现在,拨弄一下,再一下,你说偶尔1°
你说你很满意于如此荒废掉它起起落落的一生
最起码它尚有立锥
之地

斜坡
——增晴哥

晴哥给我说斜坡时,我没有反应过来
我一个劲地说先分析受力
重力,斜坡支撑力,斜面摩擦力
我拍着脑袋骂自己蠢
把斜角的正弦余弦值弄倒个了
晴哥说我让你看这蚂蚁!晴哥曲着的小腿
对蚂蚁来说是一个生动的斜坡
晴哥问我它要多久能爬完这个斜坡
啊,我多希望这个斜坡的
摩擦系数接近于零。要它爬一步掉半步
后来一个星期我一直神叨叨地
琢磨,这只蚂蚁
该爬到
哪了

平面
——赠果果

电影《小街》,那个女扮男装的女主角
特别像你。她用长长的布匹
一道道把身子缠起来
我真心疼。果果,把自己打开吧
起风了,高处的树枝颤悠的
像水里的月亮……起先
我特别讨厌伍圆人民币上戴矿灯手持煤锥的那个家伙
后来我才讨厌那个耳朵夹铅笔口叼烟斗
躬着腰狠狠刨着木头的那个
老木匠

浪花

一开始浪花是被封装在坛子里的
我一直以为那条坛子里的鱼会长大
坛子和鱼都是憋闷的
后来浪花大概和臀部是叠合的
我陷于一种幻听:流水
有时呜咽,有时淅沥,有时奔放
有时密密麻麻,有时疏朗
打在泡桐叶和打在榆树叶上是不同的吧
到底哪个更像击鼓。赵春梅
对传统和现代似乎有独特的见解:
被单上老式的花色无非是大红的牡丹
不如碎花布拼接的布裙更耐人
寻味。哎呀,小白,浪花是嘴角上扬的!
你不能否认水涨船高嘛
后来浪花是怎么拐弯的,缠绕的
它到了胸脯。它淹没了头顶
白浪滔天不一定是凶相。在浪花里安静地
睡上一觉跟修养无关。浪花一直
独自反卷它似乎想
重新找回
什么

场景
——写给你

1、
一个老木匠
骑在长条凳平放的木板上
低着头,专心致志地
一下一下地凿眼
他左手有凿子,右手拿锤子
如果他不是左撇子
我敢肯定这个画面绝不会
有误

2、
小男孩还小
搬个小板凳坐在一旁
双腿支起手臂
手拖两腮看老木匠
一下一下地
凿榫眼
他鼻尖上的汗珠很
清晰

3、
后来
树叶子落了
满院子七零八散的
像夏天散落的刨花
再后来,雪下的很凌乱
我不能罔顾事实地
描述它像夏天的刨花
尽管老木匠刨子
刨出来的刨花也是越来越薄
越来越碎越轻,看上去
都透明了

4、
我们聊起了哥弟
台湾品牌的一款系列秋装
说实话,我一个
也没看上。可能我心不在焉
我以为秋天的的羽翼
应该很轻很轻。尽管我们是尘世里的肉体凡胎
挑个晴朗的时日
肯定能看见天空里有很多气泡
在无声无息地



斜坡
——赠自己
滑下去的快感是什么?盯着空荡荡的滑梯
莫名其妙地伤感。孩子们去哪了
这是一个废弃的幼儿园
孩子们都长大了。快感就是速度与刺激
那时候争先恐后地滑下来
又争先恐后地绕到后面沿梯子再爬上去
斜坡,很抽象的概念。兴奋的战士
把自己的屁股和身子交给雪山
秃噜下去吧!斜坡是一场较量后的新生
你的嘴角开始嘲笑当年的天真。你最终把自己
交给了电梯,直上
直下






武靖东 发表于 2017-9-13 02:05: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是好诗
武靖东 发表于 2017-9-13 02:08: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浪花》好。待我细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12:03 , Processed in 0.180267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