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6|回复: 0
收起左侧

白玉老虎

[复制链接]
杨四五 发表于 2017-8-29 14: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白玉老虎(杨四五)

(1)

先前她加了两颗红枣,现在拿勺子舀上一些
放到嘴边,尝了尝
又洒下一把盐
搅了搅
再拿勺子舀上一些,尝了尝
又放入几颗冰糖......

她重复这样的动作已经六十八年
锅里的米
越来越多
之前扯着围裙的孩子们
喜欢吵着要着,喝上几口
现在已各自跑远了

对于他们的离开,她在烟气浓郁时
流过几滴咸涩的泪
然而现在,日灶冰凉
烟气模糊了她的眼睛:

早早放下的米看不见了
水边浮动的
白色的汤皮
许它们残留的一部分

她小心地舀上一些,尝了尝
又洒下一把盐
然后拿着勺子,慢慢地搅

不知几时,月色在院子里悄然地铺开
她忽然停下来
她的手指长出尖利的指甲
她垂下的围裙漏出密密麻麻长的孔眼
她站在孔眼之下
像一根粗壮的旗杆

(2)

她的房间,很久无人居住
她和她的房间之间
早年堆着树叶和秸杆,现在放着瓦斯和机器

在月色无踪,雨露低沉的夜晚
她常常听见,房中的孩子们
说着不明所以的话

她记不起这些话在哪里听过
在遵义,还是江西
还是在金黄柔软的洞穴

有时候院子里会散发出久违的新米之香
有时候房间会发出
久违的刀剑之响

她抱着细长的勺子,如抱着一根滚烫的铁棒
她的脸蛋红扑扑的
眸子里露着寒光

月色下,她在镜中抚摸背部的伤疤
她回头的一瞬
木壁变作漆黑的森林

她忽然说出孩子们常常说出的话
她的心脏
狂跳不已
就像回到了小时候,父亲剪掉辫子

就像回到了小时候,躲在柴房,听流马奔袭
听母亲张大牙口
撕扯厚厚的树皮

(3)

树木在几十年后全部干枯,离开故土
树木在几十年后
围成高高的笼子
她提溜着,也安然地睡着

孩子们割掉自己的舌头
她怎么说
就怎么听
孩子们扔掉圆珠笔和键盘
她怎么写
就怎么看

乡村从此平静了,再也没有人打扰
她要在木屋周围种什么
就种什么

她将屋间的桌椅和音响全部拆掉,劈成柴禾
烧不烂的
扔到一边,烧出熊熊大火的
她给出统一的命名:

孩子,孩子!请烘干你们的喉咙

她在鸡鸣三次后,从灶膛里扒拉出
纤细的
白色的灰。她抓了一些
和着凉粥吞下。孩子们站在房间里看她

(4)

有的孩子生来习惯雨水,有的孩子
从来没有用过
她的瓷碗

所以他们总是站在远处
怀疑她躬身的样子
对于她的围裙
也做过很多暴晒的准备

只是乡村的天空,积聚了太多的云朵
她将其称之为浓烟
乡村以外的天空,积聚了太多的阴霾
她将其称之为迷雾

有时,她在迷雾之中高声地啸叫
有时,她在浓烟中
泛着柔和的光。之前的争论不必再论了

那么多年,都没有一个满意的结果
——“运用民主,创造共和”
她最终会获取什么

她给他们又带来了什么?柴房后的房间堆满青年人的衣裳
也堆满淘宝,微信和所有事物的数据

她终究会死在这里
但她必将在这里复生,另外两个更老的妇人
也将在这里复生

她们贡献出最美丽的一部分,听命于孩子们成年之后
绵绵不绝的语言。她们也会将味道适中的陈粥
分给守在远处的人们

远处的人们
吞咽着光滑的碗口,假若他们更加饥饿
不懂得生火

她将在围裙下将他们点燃

(5)

她真正安心地工作,是后来的事
人们必将经受无数次
肉体的痛苦

无论是浙江,还是绵阳
她都有一张艳若少妇的脸,她向所有慕名而来的人们
张开手臂
——这是祖上留下的经验
请不要取笑
她和他们,都忍得太久了

她和他们偏爱客人的唠叨
木屋漏风
片瓦飞雨
灶台上的烟灰厚厚的
取柴点火,也会晃花人们的眼睛

她站在木屋外面送走嬉闹的客人
她的脸上有着无限的羞愧

于是她推倒这些年修修补补的灶台
于是她将铁锅与大碗
通通毁掉
——他们的小灶也要毁掉

天空蓝了,白云出现了,地面的一切
也平静了
燕子在檐下无声地飞

他们熟练地运用刀叉,分割彼此的臀部和乳房
有人经过时
他们迅速换成长长的筷子


(6)

他们得了难以治愈的病。他们在城市里
找不到一家
轰鸣的工厂

他们在城市里,找不到一家
冒着油烟的餐厅
生鲜的食物吃得太多了
肚子如丑陋的肿瘤

他们在晕厥后被人抬回乡村
可是乡村狭小
落叶和杂草铺满垮塌的坟堆
——那是年轻时挖好的洞穴啊
现在可以用上

——其实大乱
或者大治。总需要一些人死去
他们习惯了
平日里浅浅的篱笆

他们习惯了,平日里稀少的木桩
月光投下阴影
他们总能顺着纹斑
爬进爬出

(7)

在雨夜张开耳朵,很容易听见雨声中不绝的怒吼
她与他们
伏卧于同一个笼子
笼外无人存在

没过多久,她从笼子里走出来
他们闭着眼睛
扯着低沉的鼾声

天空中的雨越来越大了,早年藏着的风
吹断了山脉
城市里积满层层浑浊的水
水面漂浮着少女的鞋子和少女的头发

她并不介意,也不打算为她讨回公道
——毕竟月夜的温存还在
水面在很多天后
仍然不见下降
她踩在水里,有过一些惊慌
但她更爱水面跳动的白鱼

她喜欢一次次推去白鱼细细的鳞甲
推过后
她喜欢一次次推去白鱼柔嫩的皮肉
推过后
她喜欢一次次推去白鱼鲜红的内脏
然后,她把玩着骨头

玩得腻了,丢进笼子。他们交替地醒来,争着抢食
全然不理笼子外面,慵懒的猫咪

(8)

她在水中游来游去。周遭的房子在无数次浸泡后
轰然倒下
她在水中游来游去

她说她喜欢水面一次次抬高,在她耳边吵闹的人
便越来越少
她在烈日下假寐,亮出诱人的裸体
白花花的,反射出柔和的光

吃过鱼骨的他们,用鱼骨捅破身体
流干了血与血色的胆汁
吃过鱼骨的他们
现在如一面口袋,拧巴着
从笼子的缝隙里走出来

城市里的人们坐在唯一的楼顶看云
城市里的人们
在黄昏时喝下管道里唯一的淡水
城市里的人们
喝下淡水后在第二日的凌晨死去

城市里的人们
脸色乌青,微闭着双眼,有着不易察觉的恬静
他们从水塔上跳下来
将剩下的,投在她游动的水里

(9)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关进笼子,她愤怒地
吼叫,从两腿之间掏出
古老的玉玺
白色的,镶着金边的玉玺
在月夜中,像一块无人需要的石膏

她吐出一口獠牙,他们站在笼子外,不由自主地笑了
她活了九十多年
在笼子里,摆弄着初嫁时的容颜
她的裙子皱巴巴的
湿答答的
一些人抱着她纤细的双腿

死在楼顶上的人们,在这时,陆陆续续地赶过来
死在楼顶上的人们
和他们一样
现在不那么恨她

反而有一种喜欢,反而想将她占有
反而想蹂躏她的身体
他们不知道,她的身体已经被无数次蹂躏
包括很多
长着人脸的物种

——戴围裙的老妇人,仍然站在灶间慢慢地搅拌
仍然在月夜
披上围裙下的孔眼
仍然在月夜从乡村奔入城市,从城市回到乡村

仍然叼来一个又一个乖巧的孩子
他们还不会说话
只会简单地哭,简单地笑
就像抱着双腿的他们,在没有见到她之前

(10)

后来的事,后来的人都知道了

后来的人有着复杂的肉体
身上藏有复杂的,清晰的信息

后来的人们有无数个喜欢的笼子
笼子里住着一个
两个。或者一家,两家

后来的人们将三个妇人称之为傀儡
教她们怎么做
她们就怎么做

她们的身体接收着笼子内外无尽的信息
偶尔吐出,可爱的獠牙
偶尔愤怒地
朝撩动裙摆者,踢出锋利的鞋尖

城市里浑浊的水,在降下去后
再也没有高出路面
人们想说什么
就说什么

路面上走来的女孩,有着稚气的,阳光般的脸
她们一直在长大
一直在老去

她们在道路的尽头
——围湖的水中投下洁白的鱼苗
她们在老去后,朝围湖的水中投下洁白的自己


2017年8月  于浙江永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06:49 , Processed in 0.126339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