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8|回复: 1
收起左侧

隐世的河流(长诗)

[复制链接]
独竟天涯 发表于 2017-8-8 20: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隐世的河流(长诗)




文/独竟天涯



    ( 上)


第一章  干渴的河床


1
停,一个世纪的风筝,划破骨头下雪
微凉的人群、浩瀚、博大、甚至走到了卑微
图钉需要钉住港口,防止爱情再次出海
一个世纪的沉默打着饱嗝,牵扯乡愁
线捆绑昏暗的灯光,你摸不到尽头
金钱圈养纤夫的号子,为了银行卡刷爆
你是你的明星,纤夫的钱,云的隐匿
都遇上了这个时代,好吧!顿足捶胸
就要走近一点了黑暗,你问我深沉的河流会蓬勃吗?
干渴的沙子给你回答,往事就在耳旁回荡
勇士用草木编织,环  保。
却还是忘记自己,那掉落的皮囊
灵魂啊!是你圈养了火
把人海烧焦,碳味涂抹诗人的咖啡
面包师傅在吃一碗炸酱面,葱丝蒜头的那种
人类的重口,享有爱上自尊的口臭
余下的草鲜嫩多汁,供给写思的牛羊挤奶
昏暗的天空,你在裸露的胸脯上卸下了一块儿猛料


2
拥挤干掉堵塞,河流暗藏悬疑。你拿出了活着的污垢
却放弃了死去的断层,冲刷人性、理性、纯粹的性
被血性带进骨头,你一定拥有刚毅的骨骼
刚毅的骨骼不会暗示灵魂的卑微,枣在暗示渴
那歇斯底里的女人,用尽了你的愚蠢
你无法摆脱这疾驰而来的黑暗,你直起腰杆
抗不过山洞的蜿蜒,漆黑,不是蝙蝠的学术
你唯利是图,像一个卑贱的小窗
在一截烟囱上,听鸟儿的小曲
悲愤满怀,积压的热,高钙一个宇宙
我们的悲伤·含有雾霾,扎伤了新的创口
鬼在灵魂上包扎,爆出了血肉
寒冷告诉你减排的硬度,蚊子低喊
你又开始用它言说拥挤,感慨这坚实的缝隙
流出一小滴,可能被我们称作眼泪


3
巢就是家的用语,鸟儿归来害怕石头计算危险
河流之引何必调侃,一笑就会免去执着
你用大山完成回报,于是开启报复的执念
一路坚石摆不平黑色与白色,就是流淌
我们怀疑你们,用够了危险体察微笑
路不平我们用脚底板,心不平我们用表情包
夜里消化雪的温情,你会踩出一条路吗?
可笑的云还在降水,哦晴朗人群
北风是你吹乱的衣冠,憨笑
降低了你对太阳的消费成本,好吧残屑
犹如飘雪,一地落下就不会飘荡
这就是河流,汇聚大海的成本
如果可以置换你一定会开启
圣人的模式,就是嘲笑与悲抗的危险
你都不会放弃,杀头的春天
一颗头的价值往往大于这雨泪恒流
前程无法浩瀚,古老的河床隐去流沙


4
惊雷不宜,两个水的女人。学会水草之优柔
对待空穴你何尝不会体会今天,明媚及时失去
味道忘记寻找,怪圈你的姓名隐忍
不必悲剧,一缕极昼之风。垂落冰之硬
感慨同化的石头,就是无情的石头
你一定可以小心痕迹,磨平脚印
根基之牢固,叶脉之涌,无常
树木之狠,栽种一个世纪的悲伤
无人之地、无助之利、无形之手
惊奇的羽翼,不要害怕,枉费文字
无法记录道或德,一次次触摸
又一次次出卖,就不必谈及今天吧
可怜背弃了可笑,小人之恶
不比君子,可爱的猴子你还好吗?
那卑微的乞丐用钱财购买夜空
房屋跳楼一般发狂,墨色拮据


5
贪婪的床体,及格的躯体尚可满足顽强的体征
一具贪婪的风不会被出卖,抖动的灵魂延续草木的感怀
你努力的活正如羽毛的活,轻飘的火炉也同样成活
那些同如黑碳的语言成活,被生命感伤
被寒冷激活,你同化利益,诠释语言
被肉香干扰,笑咽唾液霉、流离之荒凉
继续展开一只梨,悲抗的深信
你是一种征讨,不是王者的征讨
这是贫民的硬骨,贪婪的吞咽梨与汁
这无非,不,这无可厚非!
就是泪色的明窗,你醒着
叼起半只鞋的语言,踩踏流水的阴暗
与这落魄的黑夜同流
你呗,云端之上练推手
无情的黑已冲破了宇宙环绕的深度
坍塌、陷入、流淌、深埋


6
悬于平淡,正如流水之去式。行不可远
我劫掠忘记,怀疑悲抗就是人性
你用眼角擦拭泪的圆润,你怀疑宇宙就是圆滑的表面
折透纸杯,漏出爱的夹角,够了透过它
世界之广角,不必喜欢一致的角度
不同的人拥有不同的角度
怀疑王者就会画出一个王者
不是饼,爱吃。月光的充饥
侧目有鬼的音效,弹奏雪的回音
宇宙已无形,空格一次次敲离
你在枪膛上再次滑脱,丢给陨落
一夜频发梦被兮,云飞兮
一幕不会忘,程序集成修改
危险的修葺,恶在河边洗
一个夜联系一个夜
飞,慈悲已不再是我们盛放的孤独


7
命运于河流系紧,就像时间上的伤疤
痕迹磨平爱的深沉,消息赋予你瞳孔
你深深的怀念大海,人在成为骨灰的那一刻
洒向远方,就被风吹干、吹响
吹向人性的荒凉,目光爱着人生、爱着红尘
也爱这一次次吹来的晚风
感谢月光狠狠的勒紧乡愁
月光深一点,乡愁就短一点
灯光就会更明亮
逆流是你给的表情
用它完成了幻觉、听风吹动躯壳
躯壳里有卷曲的灵魂
瑟瑟发抖,看着悲悯的人世
荒凉爱,这森林
这暗藏都市情感的森林
遍地的交易、遍地的弱肉强肉
还有那吹响骨头的孤独


8
背弃骨感相守一抹浮云,癌至国度
笑看生就是死,权势之王者不必乱言
你批捕一片天空,海的症状是出海
允许点燃背离的孤帆,布鞋全死
留级的眼泪成为我的节奏
你也要小心暗淡的人群,灰布一身
月光岂会无尘,笑薄于尘
你怀疑这土,淹没泪的纯正
血管被你崩溃,也许人间充满了危机
我们被生活选择、被生存挑拣
破碎的牙齿集结了松动与抱怨
相信小窗冲破一面古板的海
流速继承了黑色发展
你在酝酿高于云端的高度
山的理论就是轰塌


9
碾压一的开始,寂寞如灯,你负责感慨
笑脸无需霜期,改变不了的阴沉就是暗礁的帮凶
一面大海、一片沃土、一木森林
徒劳疾驰过徒劳的脸庞,高端的威压
卷入一茬茬阴云,怪笑连连
这就是危险的也是充满深度的预谋
不要质疑海的质量,你协管盐分
体察源头的思,敢于用韵
像诗的风暴,高抬牙齿的狠辣
寂寞放掉皮肉的权限,拒绝疯狂
一切都是挥霍与流失
那人脉、那土地。双向不可失去
管在夜的温和下爆料给个人群
一路就是一路黑下去的觉醒
一路必定是一路黑下去的决心
深埋太阳的于威,我的世界低碳减排


10
记忆如屠梦影,含藏一枚精致的蝴蝶
蝴蝶飞不出自己的镜像,活在内心里
如同雕刻坟墓,躯壳之上、月光以下
不要切床前或窗下的言语,木在风中
木在隐隐凄凉,也许飞出宇宙是放手
不必放下的云朵,是一个顾忌的飘渺
湿滑的脚印被人群摁住,被流言撬开
被浮起的浪花击溃,被时间低格,冷
一些软乔木的鬼话,说不尽人情世故
刀酣畅那出走的伤口,割伤异梦,冷
一次次抱紧自己,抵挡月光无处不在
是爱情切碎了绝对关系,我们桶装河
喝干全部眼泪你就会懂得人权,脆弱
写生命的体征允许指纹签署合同,冷
背靠寂寞的人群如同撰写灵魂的突兀
背影被无情与有情肆意的抹杀在风中



第二章  洗不清的月光


11
流域魔化,水不自查、修于高位、降于低点
你不必怀疑水,我们同样迷惑轻烟
飘渺,袅袅之歌吟不过一江止水
怀疑河流湖泊,一个字统统牵扯
那乡愁治愈何处,笑傲何处
回归之痛,用根告诉我落叶其实可以飘起来
就像羽毛,请珍惜生命
任何轻薄都是对时间的质问
就像云朵,飘来之时
用雨水饮、用全部画
清廉之梦、清风之梦
一路洗涤,一滴滴洗
那些锐利的眼睛
那些含糊其辞的人群
悲悯一世的砂砾
都成了眼前不过的身后事


12
密云和尚剪短尾巴,一笑一颦见不乱
只是那年之鱼捕了那年之网
你又笑了,像一朵莲疾驰在梦中
补全夜柔美与强悍,生命的密语来自时间
时间就是吾等之定律,人之道极
开宇方可看见宙之神妙
不怕一字眉,你是笑料,笑看天下人
天下多无人可查兮,暴生之肥
无养天之能,一切乱于法
一切度之门,万恶之人
不曾万恶,自生致死
去留由你,不见得用上紫色的棺材
伐木之人,砍去双腿
必定可以拿下自由
又何必怪那天和地
我是一人,从未带走另一个人
我自由如一片破开涟漪的落叶
滑进肉欲、血雨


13
高山羽化头颅,一片净土。握紧梦的钥匙
一定会打开月的温软,就像你的羔羊
一池弱墨,染泪之痕,却不雕筑风雷
变色的眼镜不再是你的勇
一阵·清明一阵幻雨
我们笑看雾霾之决绝,弹去灰尘
用人的现实玩味江湖
一个人,一场梦
守护骨头,也守护浅浅
悲凉的曲调暗伤幽幽
不见微信,不知我心
你却步于桃花,同时也深陷于桃花
万千桃花阵,不过是辜负流水
一岸一殇,一魂一荡
帘遮蔽梦至极时那福生浮死的感伤
罪只在一路遥望


14
目送河流改变不了香烟的味道
浴池经过的男人,用水冲洗烟波
用爱情谈论祸兮,问福者也问前程
信命,就不得不迷信一回
怀疑逃不过红线的狗还在舔着舌头
没有什么比今天更勇敢,勇敢者无谓
就是石头的环境,不必开展鞋的柔软
劫掠纷争我们疲惫、逃亡不是秋天
一次次闯入黑色夜幕,谁收敛自由
谁剪去头发,爱这枯萎的承诺
不再感谢那丢之不去的结局
被一个叫被动的人,拿到主动
生活中的杂草是注定的,也是
用来割裂的就像抛弃自己成全他人
就像疑惑坟墓,解决鼓的躁动
一步步陷入自己的布局,浑然不知


15
听棋子走动的声响,人在岁月之河
如同一颗颗棋子,摆布,甚至被遗弃
屏住呼吸等待失守,一个关于灵魂的贵妇
曲奇一段生活,咬住棉花,云溢出
被爱情打软,弥留的沙弥留于尘
听凭人群召唤,被生命染绿
如果可以开启梦的河流
泥沙沦陷,听礁石咆哮
人权散落,碎片无动于衷
你又何必在乎亡者,几轮沉浮
不必沉鱼,不难入游
沙沙作态的鱼缸,保持那一点点温柔
笑料豁然,听梦在迟疑
不必擦干过分·的月色
泥土疾驰黑暗之谋略
笑看无人问你又何来夕阳西下


16
苹果已被删,就剩下云朵,嚎叫了
一坛老醋,笑了暖味你才会发现
人言污垢你学会低调做人
走进人群,像一只狼的蜿蜒
就是你的菜,不必怀疑那些走私的贝壳
推手还是太极模样,塑料一样
输了,一个武士的铠甲僵硬
被湿滑的眼神摸去棱角
暴露的春光,一个女生挑战
挑战那些传统与现代
都·是技击。何必放弃攻守
小明同学,说相声的一般
笑看你的郭,你不是他徒弟吧
一碗云泥,一碗雀舌
一个骨感的月光不必贪婪
那闲逛的人还是在乎兜里钱
一碗夜空、一碗扬尘


17
清新于沙发,一切都不如
就是流水也会喊破喉咙吐不出
为何还要自欺,志气、稚气
都成了一种用于学会的泡影
不会流泪的面目,抵抗人性疾驰冷漠
都不会摸清火炉与碳的巍峨
高度就会深陷,一切远去
那些模式不过是你抛来的江湖
软弱流淌,那样被反噬
留下就是在为了抵达结果
悲剧有何能被解开
都是锁链包裹锁的痕迹
笑于牙齿显露,被另一个无情者打败
什么大道,都是抵挡
一个惆怅的夜晚酣然
睡成了一个床的模样
推不开明媚绩效的窗


18
不同的夜晚有不同月光,不同的月光
找寻不同的你,没有流水我只是爱着泥沙
喊依然空无,尽管风已经吹来了风筝
高压线嫉妒冷漠,古板的人性藏着真
无需喊破喉咙那一切都会隐于市
闹市嚣嚣不见一把·空的镜
悬置人心,性情就是灯火
点燃梦的羽凉,你何必亲吻泥土的强壮
一只铁犁痕呦、看不见身
墨色江湖你付了梦艳觉醒一只网
独鱼悬饵,一只鱼缸的阵法
捞鱼,捞捕沙漠
你要小心捏住夜色
摸进黑的眼神
背靠时代之远,
我爱这疾驰的世界
就像放下这时间无可修复的痕迹
一路一遥、一路一远


19
没有就是虚无吗?问了天
无济于事,问了河流
冲刷许多,感慨许多
被草木稀疏化,人群开始相对密集化
不必开启文明了断莫须有
不必冗长的选择往事以求过往
被爱意之河洗涤委屈的身躯
停在墨迹上,题在花瓣儿迷云上
悲催云雨,笑过也必定哭过
多少零散的雨滴笑看羽翼之眸
记忆刻刀凋零夜的凝滞
被人群、被遗落的丛林
被钢铁、被每天与你打交道的或凝土,格挡
时间精美无需你个人经验改变云的纹理
被石化的鱼
被爱的人吃掉,就像被梦吃掉一般
雪花如雨陷落这不争的人间


20
落尽花香,你着迷于海,被物质流放
像一抹菩提。拼命的搭讪
在爱人的月光里,留下的是石头
无望之海上一层苔藓压低了一层
不必防卫台阶,血迹浓烈如同一个破裂的躯体
残存质疑,都成了一个什么古怪的约定
一条红色的记忆穿成了大河东去
留下之墨书写一壁欢乐
数一个妖月恒恒
数一颗星星呆呆
不需要石头,我们忘记了灰的语言
被零散的羽毛击败
不必担心河流之上有迷沙
何须一个国度,炼化自身便知世界
我心不迷,照见孤独与镜的苦守
一览孤心折艳芳华


第三章  折断心河

浓郁之歌,被阴谋。怀疑被陨落
是你改变了一切吗?我问过的朋友
你用尽了勇敢体会人间的无常
死亡失去了一座坟墓,被禁锢
像一块丧失记忆的钢铁,汇聚红唇
被那轻轻一吻石化的春天又会怎样
我们用尽一切试图改变着一切
无穷的未来都是你我相拥的开始
结束不必防止前一刻,发生的手串
截断了所有寂寞之祸根,摆布人生
向一个人性或多个人性靠近
落下的性情与因果,爱致胜的全部
又会抛弃全部,我们是自己的阴谋论
也会从而获得时间以上的悖论
学会泥沙就一定被河流侵袭
伤愈之上,鱼儿魂正。消亡的语言
拥抱彻花彻夜,画一个团聚的阴谋
汇聚原点,你呗就是你
被一切什么爱情锐化,修炼吗
致尚的出卖,一并会触摸
第六感微信给我,流进血管的眼泪
隐出淹没,大葱包肉
爱至深,情也一定会陨落
小曲胜过梨花,又何必安然那桃花
深入河流之隐晦,看清星海
那沉默疾驰的羊群,微笑就是决断
献祭我们的青春,让理想在雾霾中涌动
利息干败了理性,养鱼一般的害怕
养育狗的忠诚,危险忌讳弥留
拿起手中砂,国度算了
喜欢肉类的我们用蔬菜说悄悄话
不必高抬王者的语言
微笑就是你的危险,笑草木依稀可闻
流言散尽一切悲抗与孤独
伟岸的高峰顽疾一样的落幕
高于金属的锐利,风缠住夜的诡辩
绩效云端被污化,收费的集成
就是盘根的迷宫,消化米粒之国
一笑来的简平快,不要对抗减排
灵魂治愈出口,一切阴霾都会是河流
致尚的漩涡,一不小心的翻转
正如俄罗斯转盘,危险的疼痛
减掉子弹加速度,隐秘一座城
隐秘一世的河流,玩味时间之沙
那些阴暗的·同谋,那些光明的同谋
那些同沙同流的同谋
阴暗嚼碎光明,黑白开始交替
你学会了无我,我雾化真个宇宙
老去的殇啊,你又何必愈合
就在你剪断我的惆怅
与爱同谋,磕碎碗划破夜空
完成本体的宿命供给一切的完成
完结爱与光,学会笑傲朝夕
昂起致胜的头颅,不会笑的语句
完成我与历史的长度
精神是你最为宝贵的眼睛
敲落一地悲欢离合
草木的禅语击碎挚爱
与王的柔情,河流卑微侵入
一个时代的悲存
就从这里走来,一切命运
蝴蝶效应都草木蓄意
那本归原,无望在另一时间
看破夜空就是如此空洞
一切喂养都是倦怠,无望之河流
等等你淤泥、流沙
和与你不知疲劳的子民
一切流言终将消亡
历史沉积,形成每一个开启的陨落
忘记河流,等于拥有
佛在自己的内心坐化
涅槃重生的凤凰归于火
必定归于尘,流沙如何
我在侧,云悲悯
一切不在安于混沌
流出夜红,忌讳碰风
一声啼哭压过一声啼哭
呱呱坠地,新的生命
就像一条新的河流
生机回到自己的段落
向东的日子奔流
蜿蜒,一开始就是落叶的孤独
忘记河你才会看到自我
梦猛猛抽打
爱的深河,
一切
完成我门所铸造的泡影
开始预定了结束
也许梦才是爱的孤本



     (下)


第四章  流


1
夜被清点。害怕沙子,无需哀鸣
你掰开言,画进花朵,逃之夭夭
一片桃,一片仙,一体云彩
笑落泪,竟无孔,何须落幕

一地妖碎都是借代的杂碎
论一粒脂粉如鬼诗的语言
笑料续弄,含一口天
蓝之为天,笑成一轮红日

落下的集聚落下,漂泊的人
飞不出一叠翅膀
为逃生的火扑朔
一具今天躺入明天的观


2
回望一座村庄是否如我一般存在
简单的酒喝,晕厥迷离之火
你点灯看见人家,万恶的间隔
一座座建入身体,修葺问题与享有

悲零的流火签退一生笑于敌口
被雾霾的生者,就是该流泪
留下的人群恐惧与恐慌交谈
无望的水冲刷、冲洗、冲入血的逼迫·

时间的刑法步入疾驰的晚年
浮雕一颗星、腐掉一颗
没办法就在火里
何须祝融的眼界我搏火而来


3
轻叹一尾鱼,被罚,汤外的鱼骨参差
匕首如何短,与图无关
见者无份,现十步一杀
电影的名角,写逼近刀光

被文化愚弄,被流沙敷衍
雕塑流水,一根根摆脱
一根根陷入
就是顶入深泽,向流水讨要生活

一粒种子的幸福
被所谓的文明采摘
腰杆上的浮云
一定是你编造的祥和


4
一柄剑舞了上千年还在舞动
就像一开始一般模样
用一种酒的神态膜拜
用一种身体容纳、超脱

痛如膏肓、败入劫与争斗
万无一失的门,跌入欢歌
就是一场翼的飘
就是手上的棋子

笑也会落,一枚弃子
一座棋盘一座高山
一滴星火、一泪转
私语,还·在等等恒流


5
废弃大雪包租碗口
一锅稀粥养活,一家老小
就不曾掩埋今天的腐烂
就是冰块,无需决绝

解决一身汗,慌乱
你慌了吗?
问题的人间
就该在问题中推演

勘察文字坏
与生命同行
你如毕方
烧掉夜、就该放倒全部


6
黑色之迷饮之,之快。动则慢
留下就是抵达,就像月光之争
铠甲之痛悠在,冷漠碎,一地
贫穷挤出·火来,烧焦的江河

落入肉的把柄,割伤荒废的雪
酒在羹匙里醉了,像水的柔
像极了你,美本就不可言
听凭思考与搏命,刀的荣耀

破一世荣辱,笑
滑落一地之时,哭
锦刀口上,缠裂
命运的姿势漂泊


7
拔掉光滑的脱落,一根坚持
不破云朵讨厌,憨笑老了
就是今天成为今天
短途交付一生的苦难

多好一世轻飘如落叶剪去根
根扎进种子
淘汰远山、和近远
一会高来、一会低位

手指牵扯,笑落幕的流离
背弃瓦罐,遇冰雹
吐掉刀光
水被往事晒干,成盐


8
腌制一缕月光,闲透着仙
割裂伤口撒盐的火烧焦了香味
放下指尖,那样的疲惫
不在乎河流的无常

改嫁,向星星靠拢
握紧研开的黑魔
一滴不扑向蝴蝶的黑夜
静的阴森,拔掉汗毛像根草

你还在害怕吗?
犹豫不决的刀子
割开尾巴的短暂
草还在意象里疯跑


9
杯子倒扣在河流里吸干了追忆
桔子苹果何必怀念下游
捻起往事、1 2 3 4 5 6
还会7 8 9 10......

闷着、像一地挥霍
任由生活、铺平陨落的理由
害怕今天兑换不得明天
秘密拆解,归属

你还拿着双腿走路
向一个明天靠近
被理由出卖
还有那些所剩无几的尊重


10
滴润、玩笑几何?
愤怒又会几何?
排解尊严的过错
融进酸的法度

想满了你的语言
疼不做实际
就该喊下去
漂亮真美,就是今天

还会相信明天的折断
在一个大雨的前一刻
在一个危险的前一刻
在酒杯斟满以前



第五章  孔


11

无力推广,水流于患处
冰冻阀门,炙热的身体
行走于马路之上,叠起
危楼,害怕一天高涨

时间就是表的空间
无需你正常的行走
一路泥沙,旧爱
换不到酒钱

桃花万丈,高悬的·圣人
无常,一次次
走进,又一次次离开
涂、灯,与火交汇


12
拔掉牙齿是一个牙医的质量
草木萎缩,高压的烦恼贩给路人
一切境遇的逃亡都是欢笑、嘲弄
就像给死亡一种表白

总是选择炙热的活
一粒微风尽情的跳舞
聊胜于无的言语
等于你的滞留

就乘坐今天的夜幕
用上一场浩宇
给眼泪,给留守
给你写过的所有借口


13
进入已无法,就在流淌
就是今天制造的·水龙头
被另一个人安装
拥有生活的霉味

漂白粉的语言拔掉秋
寒意猛涨,冷色的呓语
在于你刻意的想象
一个又一个夜晚被你的思想剥离

逃过丰盈的利爪
时间并无法则的糜烂
伤口痛不欲生
奴役任何与之牵扯的生灵


14
总会想其开始就是到来
来自一个生灵对万物的召唤
没有人群的巍峨不过是高山、高楼
尔等还在等待汝等

盛满奢华的酒醉,用上觥
用上你的肉香
纹理之美,不亚于你的羞涩
这支离破碎的修饰

一定会带我的鱼走进
身体交给神的语言
早已成为羽翼
剩下的逃亡早就被喝干


15
归于一阵风,去往何处
又会留在何处,小心的逃逸
梦成就石头,溢出深浅不避讳自由
寒酸之人是否珍惜落叶

就像离弦之箭是否在乎回头
那淬毒的人群,多好的溃烂
击碎往西之阴谋
逃于兵者,不会败于兵者

就像羽毛之吻
亲与割,刀锋上的尖锐
一粒之美,在乎于痕
印记上的庸碌,就像那抛于脑后的故事


16
饥渴的锋芒来源于故事却超越了本身
你杀了英雄,英雄必定成就
烈士与战士的区别不是一匹马就可了解的
宝马也是不行的,开宝马的不是唐生

就像握紧的权利,紧紧的贴服
又被放纵的撕开,也许梦是对等的
就像手机不在服务于人类
开心的笑容悲伤可以解释

好吧一起来解释烟尘,被时间延后
罪与罚都是空叹
就像一条项链
或一枚戒指的空闲


17
复杂斟满的流水,就是闲云野鹤
一株草的缘,不在乎你身居何处
凋零的余音就是灾祸将至吗?
问题的元素继续改变着生计

陷下去的王者闲了
背弃一个王朝,就像一盏明灯
飘摇的草木,丰盈雪花
学会了修养,又告诉他人

就会走进专制与制度
笑看封锁
被打破的坚冰
划破爱至大的神秘


18
不会运用淘汰物种的心跳
草木之根拔掉又会留下几分
泪痕之咸已绝咸已绝仙根
断枝由嫩升险,一缕春风一生险

拔掉惆怅,剥外衣之鲜嫩
去除拙劣的文明,调子横起
一切勿论漫过的脚印用上瞳孔
一个梦魇之灯火,笑出了圈套

文明把出了剑,坚实的武力
背对历史的人冷漠
向窗外长望,一地来时的恢弘
痛在愈合的伤口上撒盐


19
一只鹰的咸,盐之何物
切掉萝卜腌制,一抹辣椒
红润的乡愁褪尽滋补
这不在是一个需求滋补的年纪

肉香何用,摘除性福之祸根
一个太监荼毒
一个世纪再不可能满足渲染
这是文明之殇

云海不见你止步的身影
就该期盼一场好雨
那美丽尽撒的英雄
婴孩与硬汉的对决


20
回到魔鬼之痛,你开始学会
挚爱人间,这美妙的学问
不经意间就被灯光学会
散发之美,我亲爱的你

你在哪里,哪里将是远方
一个人的冬季
忘记我枯萎的北方
大雪再次掩去姓名

一只弯刀的性情
干杯至上的朋友
一个弯曲的洞口
等待你卑微的钻进钻出



第六章 空


将岁月尽数删除的人
注定是孤独

就像孤独到了可敬
之时
文明的伟大

              在

               你

              情

              删

               所
谓      
               的


               垢!






                       2017.4.8--2017.8.6










                        

                                    
李德辉 发表于 2017-8-9 00:3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出这么长的诗,真不容易,祝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4 05:11 , Processed in 0.19098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