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0|回复: 1
收起左侧

幻游蟠龙村——致詹义君

[复制链接]
四川杨然 发表于 2017-8-6 10:2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幻游蟠龙村
——致詹义君
杨然/诗
请原谅我常常迷路。当你成为诗虫,
我又是什么?一直没有找到角色。
所以东游西荡。蟠龙村到了。
请舀口井水我喝。你就笑了。
这世道只有小说还在打井,散文喝牛奶,
诗歌是吃绿叶长大的,你忘了?
我没忘。我只是口渴。漫游。路过。
你从屋里瓦来一碗米酒,精神就爽了。
这世道,还是朋友要好。心也落了。
最近忙吗?忙?咋说。也忙,也不忙。
冉义油菜花开得勉强。日子淡淡而过。
你呢?哦。眼下正在热恋的,是稻谷。
呵。我想问的是,我究竟属鱼,属鸟,
还是属猫儿鸭儿?你从梁上取下腊肉。
什么也不说。茶是春天采的,泡杯如何?
菜是地里摘的。想起来了,昨天牯牛来过,
带来了白鹤山松鼠消息。沒有其他新闻。
诗会图片发出来了。你的诗集还有没有货?
呵。我要说的是,我是五八年第四天生的。
公历的狗头。农历的鸡尾。烦恼成为幽默。
这样,我即有假兮兮羽毛,也有狗刨烧伪足。
我的命是甜是苦。我的运是祸是福?
茶,越喝越春光。酒,越饮越秋色。
人,越活越明亮。诗却越写越白了……
你指指田间地头,看见沒有?那些瓜,
又黑又白,它们,都是吃红花长大的。
来历令人羡慕。前程,可就有点模糊了。
所以说,并不是有足就能行千里,
有翅就能遍天下,不是的。来口旱烟吧。
自家种的。没商标注册。随意。随意。
我叭哒两口,两眼就黄了。路有些斜。
裹着一卷儿腌梭梭紫铜颜色,搓紧了皱纹。
过什么瘾?倒像我厌恶伤心的厚皮子菜叶。
然而带劲。就凭它,天空可以打滚,
铁板可以划船。我的脑门动漫起来。
再叭哒一口,我的神龙天国啊,就晕了……
嘿嘿。旱烟。你叭哒两口,轻描淡写。
叶子烟。我的灵感秘绝。然后,转身,
再取点米酒,你喝。我啃点玉米棒子……
随即,你的笑脸露出两排南欧版图。
话又说回来,绿叶唯大。鸡尾狗头也罢,
猫背鱼嘴也罢,请相信,含蓄才是普遍的……
我的奇妙旱烟,是从绿叶那端走过来的。
到了黄金收割季节,功夫才见真正高低。
所以,你的盲目飘浮,是有深刻内因的。
你娓娓道来。不知天黑。满屋画出烟圈。
管你脸黄还是脸青,晕船,还是晕车,
你的毛病深沉,终归是那懒惰、贪杯……
此刻,我的头啊,疼得好生厉害!
几口烟韵,已经把我彻底甩翻。
倒在守瓜棚旁边,过路的老鼠都笑了。
看见没有?这就是轻率者下场!
不知道资格烟叶,需要酸菜盐蛋烘烤。
品味超过绿叶。这虾皮,肯定遇到高手了。
你无动于衷。这也希罕?自古羊肉吃香,
草介何值。而今猫有猫牌,鼠有鼠标。
去嗅你油骨。去啄你肥壳。你想上树,难说。
你叭哒两口。蟠龙村不才,但有海棠数亩。
有事无事,都可早晚喝茶。酒也随意。
只是,你的两眼发黄。你肯定糟了……
我就醒了。原是漏米洞一梦。昨夜有愧。
被谁灌醉。所以幻游了一趟蟠龙村。
四肢无力。突然你的电话响了!
喂!你的火三轮,挡在蟠龙村路口了!
车子钥匙也没取走。还要不要我们过啊?
真有这回事啊!连忙起身,朝你跑去!
第一句就问:清醒了吗?我清醒了。
一定要看穿。你说。看穿了,再回去。
这是一个自觉过程。自在意识。请别回避。
一下子就点到穴位。忽然想为唐诗洗碗,
为宋词抹抹桌子,再为外国诗歌添盐加醋,
这是真的。蟠龙村幻游,开始有收获。
这是密林的下午。云的下午。你说:
一定要把这个世界看穿!看穿了,
再回去。你送我到村头,我才真正醒了……
2017年8月4日写于临邛东路义渡苑

菊庵匪石之 发表于 2017-8-30 20: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行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1 07:56 , Processed in 0.22997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