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1|回复: 1
收起左侧

蜻蜓莲花——致E葫芦湾梦鱼潭抒情

[复制链接]
四川杨然 发表于 2017-8-5 14:31: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蜻蜓莲花
——致E葫芦湾梦鱼潭抒情
杨然/诗
01
或许,致以葫芦湾梦鱼潭抒情,
易于纠结。长长的、长长的,因莲而起。
我需要重归远音,那个时代的蜻蜓
和这个时代的蜻蜓,是一样的。
我返照莲叶,叶背面词语的梦
和叶正面词语的梦,源于同一支丽歌。
梦鱼潭是虚拟的,而葫芦湾实实在在,
因了纯粹的唯美,我深入其里,
涟漪之上,无论心思琴弦还是诗情画影,
都殊途同归,那雨的送回,那风的放飞。
02
这是我熟视无睹的邛州,树以南云以西,
遍地都是沉睡的美,流逝的美,隐居的美。
她们时常浮现于记忆,却又自生自灭。
她们长存于下里巴人,却又始终阳春白雪。
太寂寞了以至于由自己守护自己,
太珍贵了以至于以沉默取代沉默。
直到有鸟起落,有鱼沉浮,有桥醒了,
一只蜻蜓和一朵莲花,悄然来在此湾此潭,
一腔悠远的咏诵,幽深,又光芒四射。
03
在我们身边,到处散落残缺的美,风化的美,
她们老去,褪色,定居残垣断壁。
是的,都会老的,哪怕彩虹嫩得再嫩。
也都会年轻,因为赞美总会周而复始。
我湾我潭有福了,因为桥在,岸在,
我潭我湾优雅了,因为莲来,蜻蜓也来。
来在这虚拟而又实在的地方,在临邛,
大北街以西,我已情不自禁沉迷悠悠远歌……
04
或因临邛有福,美自西汉起步,
至今留下一口水井,当垆酒歌,
涤器诗赋,只缘抚琴抚得心有灵犀,
抚出一条凤凰之路,其音缭绕千古,
越过史记汉书,至今不绝于耳。
茶也因此更绝,收藏山林风情,
浓缩水土精髓,因为井,因为泉,
永远品尝不尽其中底蕴与渊博……
05
那是葫芦湾以东的江湖呵,
那是梦鱼潭以南的轶事。
酒也自此味美,神奇了一方传说。
家徒四壁的才子呵,醉心跟随文君。
卖尽车骑,古代第一个下海骚客。
真有太上老君神壶,助他司马相如。
自此井酒飘香,角落畅饮成甘醇巷子。
以至于古代淑女,劝君莫到临邛去……
06
梦鱼潭是个不错地方。当蜻蜓飞来,
想起很远很远岸边,层层叠叠蝴蝶。
她们冬眠,觅食,迁徙,直到来年回归,
迁徙,觅食,冬眠,定会喜欢潭边繁花,
也像她们一样,定点缤缤纷纷,
落也轰轰烈烈,开也轰轰烈烈。
就像那湾浮光,那湾故园岁月,
朝也诗情画意,夕也画意诗情……
07
这是梦鱼潭的奇遇,你来了。
碧波以莲叶为镜,倒影以莲香为虹。
当诗人以鹤自居,以铜、以虫、
甚至,以牛,以月牙或者漂泊之舟,
他们,不约而同,都不吃蜻蜓,
更不吃莲花。你来了,真好。
你来了我忽然想起久远的诗路,
我一直没有停止赞美的初衷,
为诗而美,为美而诗,我一直在走……
08
蜻蜓是来问候莲花的。她不在潭边,
在水上。当诗人以青蛙自居,
我告诉义君:她们是来承受赞美的,
而钓鱼写诗,免不了走走停停,
因为难得糊涂,所以追求糊涂,
喜欢静中更静,且以糊涂为乐。
而对蜻蜓来临,大家刮目相看,由衷,
因为你,因为莲花,因为静被升格。
09
由此破静,穿过镜面去打量繁花。
你们是来承受赞美的,这需要勇气,
需要天赋,更需要聪慧和自信。
承受赞美,就要比美高出几分,
去发现美之更美、使之更精更神,
承受不是享福,轻盈就有了凝重,
优雅不是淡漠,赞美就有了深刻,
因而更高、更远、更广也更庄严。
10
或因严君平渊博,凭了老子指归,
精通周易骨髓,至今,影响临邛风俗,
崇尚清静自然,亲近群书,
深远了独一无二的道德文章,
北门乡土,犹有开不尽的紫蓝之花。
那是葫芦湾以南的传奇呵,
那是梦鱼潭以西的神话。
我们感到幸运,诗人是有天然使命的,
由衷欢喜,以美载诗,诗会更美。
11
你来了,一位东路行者如梦感慨:
这是哪里来的莲花,仅仅一朵,
就照亮了整个夜空,整个葫芦湾夜空!
引出一首唯美纯诗,写到美不胜收,
就浩茫了。像平生第一次看见彗星,
夜游者惊讶,启程底层原梦,它醒了。
醉饮成为一回事,飞翔成为另一回事,
灵感从天而降!我的喜悦融入了星云!
12
或因黄崇嘏千年幽隐,通晓琴棋书画,
行止坚贞的涧松,绊在深笼的野鹤。
最安逸是她女扮男装,谋得幕中职务,
办事果断,上下叹服。只因上司招婿,
这才辞官回乡,贫守自如,赋诗独径,
尔后走进十国春秋,现身太平广记,
定居春桃记院本,塑成女状元角色。
这是葫芦湾近邻呵,这是梦鱼潭幽咽……
13
是的,天边有云。正如地面永远有草。
世界是明丽的,因为你自身明丽。
与生俱来,薄翼的情愫明如蝉韵,
眸瞳折射心语,如乡恋般朴素皎洁。
你,是一只蜻蜓。以虹为衣,以莲为魂,
你来了,草之影树之音都显出精神。
幻想天鹅纷飞,原是深潭潜意识本能。
面对蜻蜓点水,野菊领悟了自知之明……
14
或因余图南淡泊,正合梦鱼潭本色。
真草隶篆兼善,行书造诣如仙境飘逸。
或因罗蘅斋山水,亲切葫芦湾花木。
最美是他川南第一桥图,深远我临邛画卷,
从回澜塔到文笔山,自鹤林寺往读书台,
掠影点易洞之微,鸟瞰四方古城之大观,
深厚我天府南来第一州惜字如金,铺纸如神,
美誉我热土之文风,附丽我故园之繁庶!
15
我与临邛美之初识,始于《草地》,
那是阳春三月,我在高何山上当民工。
又怎能忘却:处境的反差太大了!
我之渺小而脆弱,以至于闪念一瞬:
“新生的草地,好一块神秘的舞场!”
现实哪是那一回事,生存劳累又孤独,
豌豆花胡豆花开得是那么清贫,
而把希望寄托在美丽的大自然身上,
何年何月,我会像野草那样生动活泼?
16
想来一个人总有那么一道虹的故乡,
隐居心灵,又躲开心灵。若即若离。
因为凡尘俗事缠绕,所以常常忘归,
常常忘归难得驻足去看掠过的对岸,
谁家孩子在吹泡泡,在放风筝,
在用镜子去捉那些跑掉的光,虚弱的光,
以及那些路过的蛾子,做梦的露珠,
我们,总是原谅自我,莫把虚幻当饭吃。
17
而你也在凡尘,但又完善自我。
云就悄然而至了。散步的羊,
悠然蓝天之上。凝视下面的湖水,
世界是干净的,证明美之存在无边。
心灵居住在视野背后,指引瞳孔,
在外面的苍穹发现自己的投影,
甚至,在湖边,在世人遗忘的角落,
也会发现一棵不起眼的枣树,那样苍翠,
那是高原另一种密码,愿为生长而停泊。
18
凡尘是如此诱人而快活,井市匆匆。
你也是居于井市,又穿越了井市,
蝴蝶的无语悄悄起飞,花影滴落。
谁还记得水鸟回声,曾经牵惹何香何色?
星星的构图总是模糊,因为灯火穿梭,
深山那棵奉献果实也奉献芬芳的老树,
还在不在原来的路边,时隐时现的茅屋,
谁,还说得出野草何时睡去,何时唱歌?
19
我与临邛美之接触,融入《春诗》,
十九岁的诗作,写于火井途中。
至今勿忘那些念头,牵引终身——
蜜蜂野花的爱情,浸透我灵魂的灵魂。
湖光柳影的美景,迷诱我眼睛的眼睛。
雁鹅归来的自由,告诉我命运的命运。
野草绿色的永恒,引出我梦境的梦境……
身陷孤苦、劳作、山乡平民之底层,
心向热爱、美丽,渴望长命、飞翔,
我与临邛美之初识,自此终身伴随……
20
这是潭边一个下午,蝉林重复阵雨,
水草说:蜻蜓来了,透明一种情思,
停在莲花之上。凭了你的映照,
时而浅蓝,时而粉红,时而微微泛绿,
泛嫩嫩的水绿,如这鱼潭的好梦。
刹那间,奇妙了整个葫芦湾轻风,
竟让行者再三思虑:这是哪里来的魅力,
染醒了妙缦的薄雾,滋润了琴声的飘浮。
21
想来一个人总有一道虹的故乡,
游离心灵,又眷顾心灵。如此,
你从白沙来到蓝波,凭了琴音牵引,
所有景象都显得亲和,温柔而又自在。
船从乐曲上面经过,瀑布预言而下,
因为自己优美,所以世界优美,
一切源于世间信赖,从而归于天地友情,
无论怎么寻问,答案都是可爱的美丽之花。
22
或因宁缃读书著述,刻就灵芝草堂文集。
或因康芷林变脸,亮相辞海专条记述。
曾光爔融会书家之长,令我碑井增色……
那是梦鱼潭圣鸟呵,那是葫芦湾神鱼。
临邛之美,源远流长,流过纷扰世纪,
载云载雾,贯穿河东河西,至今川流不息。
美之渊博扎根故土,承载诗与好梦同行。
通感精灵,才华不断填补苍茫的空白……
23
也有尘世逍遥时候。美,有时也孤独。
诗,有时也难受。毕竟各有各的乡土。
也有人没想过歌声之羽,会留下什么清香,
把光一尾尾串起来的彗星,会飘进哪个窗户。
想过,蜉蝣之心和飘絮之魂是什么份量,
当蚂蚁搬家,铁树开花,青蛙和蛇奇异聚会,
想过沒有?假如人间遍种遍收肥壮之果,
那思想的呈现,还需不需要更好的光芒?
24
我与临邛美之幻境,源于《湖畔》,
也是十九岁阳春三月,劳苦的天车坡上,
偶尔的轻松掠影,却像匆忙飞过的鹭鸶,
遥望远处湖水,内心久久激动——
“平坦透明的湖水,是面架在大地的镜子。
湖边身披青纱的山峰,就是对镜梳妆的少女”
渴望干净,纯洁,远离那些脏,那些丑……
这些我与临邛美之初识、之接触、之幻境,
止于《湖畔》。她们都在西路呵,都在西路……
25
葫芦湾与我诗之有缘,也在临邛西路。
算命说:我须离开芙蓉城,向南向西,
那里有一口文墨饭吃,我之写诗,已然注定。
如今,遇见你通过镜框和门,进入幽帘之窗,
那里的美,都很坦然,明丽,通灵所有事物。
栅栏挡不住芬芳游弋,野花自己漫烂。
栈桥通往金黄起伏,敞开宽广秋色。
这一切,都依心灵节拍,往返其间,
美是聪慧的,智性的,因为深情,
迎接所有目光,美都自信,威严而微笑。
26
有谁,还不明白琴弦如诉,翡翠暗香浮动,
缭绕天蓝裙裾,梳理出,井水幻化之谜。
如此,相逢潭边萤火,妙语闪现,
谁的奇句起飞,浮萍和花,想过没有?
谁在思考美的存在,美的哲思,
轻轻放下笔墨,悄悄回到书边,
谁在预感,诗歌,是可以更加富有的,
凭了由衷赞美,美丽别人,也美丽自己。
27
粉黛之晨,集合着新的多彩日子开始,
谁会留意朝露自语,荡漾小溪情结?
谁会破茧而出,学习泱泱霞光编织,
采摘露珠、采摘花气以及细腻之蜜,
由叶出发,前往木椅竹椅以外的空间,
浮现自己的天地,尽享阳光宠爱,
微风像你知书达理,画卷向飘逸展开,
每一次呈现。都使缥缈之美增光添彩。
28
你来了,一如小得不能再小的花,
静悄悄开在高原湖边,浓缩雪山性格,
心静如水的回声写照,伞就降临了。
成为风雨认领的音符,曲谱承受途径,
浮世是善意的,因为内心信奉纯洁。
季节是亲切的,因为情愫根植和谐。
如此,能从茫茫虚无聆听层层富有,
从雾蒙蒙早晨,预见粉红在繁衍新绿。
29
那时候,从月宫村出发,到火井赶场。
回回经崇瑕山走过,都不知道山上有美。
我是那样渴望逃离西路,盼望回到成都,
美在身边那么稀薄,企图挣脱渺小命运。
后来去了斜江村,在那里开花结果,
渐渐有了《临邛伊梦》,虽然后知后觉……
我与临邛美之生活,融于诗,于画,于音乐,
也爱融于冷冷之月和潮涨潮落油菜田花海。
30
或许爱美之心天下相通,自古诗人例到蜀,
也到临邛。从李白《庄君平》,
到卢照邻《相如琴台》,李商隐《寄蜀客》,
杜甫也以《琴台》发声,陆游也来《文君井》,
而且,他还去《访临邛道士墓》,
杨慎去《游鹤林寺》,王曰曾写下《火井》,
郑燮詷《邛署偶成》,王前驱《筒车》,
吴昌求《文君井》沉思古井风流,
戚延裔《白鹤山》感叹神妙山境……
他们,都是咏叹临邛的,知我故土多美!
31
这是葫芦湾的喜悦,这是梦鱼潭的迷爱。
从读书台碑刻,到文君井诗碑,
从鼓楼,到四明楼,到古瓮亭,
直至川南第一桥、回龙万年台,
我们有释迦如来真身宝塔、巍巍迴澜塔,
南河的水呵,它跟葫芦湾的水是一样的。
梦鱼潭的琴,永远弹奏在临邛画图之上面。
32
琴的影子站起,抚起渗透在井底的韵律,
高山的青,流水的碧,顿时来了精神,
好久没有遇到云的知音,泉的知己,
落英的知意、芬芳的知情以及瀑布的知心,
好久,乌啼和蛙鸣从这里经过都不肯歇脚。
无名的花,开在移风移俗的瓦砾背后,
无人问津,苑若色盲,背名误事一辈子……
33
此刻,蜻蜓降落莲花之上,这是美的君临!
童话之上,所有眼帘都会卷起,打开方向,
所有梦寐,必然前往另一个明媚世界通途。
而美是很自尊的,很神圣,也在乎荣誉,
在乎讴歌。谁,仅仅停留于欣赏是不够的,
想过沒有?当蜻蜓面对这朵奇迹般莲花,
有水自清,有鱼自游,有鸟自归林间歌唱,
薄雾起时,有诗人已在潭湾获得天赖灵感。
34
蜻蜓的意义那么轻、那么轻,
在美学标签上,等同于蝴蝶。
而当庄梦醒来,境界就远了,
葫芦湾尽收眼底,彗星在天外冬眠。
或睡去,情景就深了,梦鱼潭深不可测。
冰川在异域流泪。而蜻蜓,渺渺在上,
欲言又止,始终敬畏莲的慈祥安宁,
只是眼睛,放大了世界,大得出奇。
青色如许。而她又是那么小、那么小,
小到不能再小的时候,一切就释然了。
35
我是无意之间闯进这个赞美领地的,
获得葱茏岸影的掩映,来之不易,
又来得必然。当骄傲的云都走远了,
风,留了下来。活得长久的,其实最简单。
一如依竹听箫的女子,当她回到来时路段,
那原来的幽暗,会悄然变得清花亮色。
我喜欢竹的背景,喜欢水墨寥寥几笔,
勾勒出神,原来,我也赞赏那超脱画境……
36
是的,临邛美丽。美丽临邛。如诗,如你。
大美是相对的。而真美,有柔软,也有坚实。
数点着葫芦湾远近光辉,近有大鱼村瓷窑,
远有十方堂遗址。更远是丝绸驿道向西,
治铁遗址向南。白鹤山鹤林寺,久经风雨。
梦鱼潭介于之间,北眺烟雨中的龙兴寺,
犹叹东方维纳斯,不朽的菩萨立像石刻。
皇茔如诉,莲花山的吴江墓,是不是醒了?
37
此刻,葫芦湾轻轻撩开另一幅写意。
小曲在涟漪面前止步,幽幽地说:
来到这个世界,她们是来承受赞美的。
音乐面向聆听,清澈,因而会沉醉悠久。
画卷坚守视野,等待一双双痴迷的眼睛,
因而沉默,永远不去沾染外面的繁琐。
梦游的仙气穿过天窗,赞美就挺立了,
请珍惜这个欣赏,请保卫这个诗歌天职!
38
梦鱼潭也在默默思考。临邛之美博大精深。
近邻!可迷醉花置寺摩崖造像之深遂。
凝视,可遐思依山崖壁立佛龛之丰腴。
石笋山陡立的形态呵,容纳着东方玄妙学说。
止步于磐陀寺景观,请敬畏神秘的大佛!
白沫江北岸,可仰视天宫寺缥缥景象。
回首鹤林寺,可感受漏米洞外持续的香火……
多么美的时间珍珠,串连起临邛另一种富饶!
39
曾经朴素的诗句,现在像水洗过的了。
这样安静,像枝叶收藏了森林哲理。
桥就轻了,葫芦湾的隐喻,悠然自得。
故土底层的惊喜,蝴蝶般飘浮上来,
请浇灌这种欢乐吧,这种美观,是天生的,
超越轮回的界限,呈现永远年轻的美感,
这是诗歌之福,她使美的内涵更加丰富,
这是诗人之悦,她使诗的面容更加姣好。
40
这使诗歌凝聚了美学,又释放美学。
宛如锦官之城,芙蓉花遍种出井市浮图。
而在邛州之西,之南,之北,之周边,
太阳照样经过,回去,把夜交给东边之月。
请捍卫这种喜悦!这种赞歌,这种颂辞,
这种蜻蜓与莲花的关系,这种诗美境地,
永远相敬相近,永远友爱,又尊重距离,
葫芦湾梦鱼潭,不需要落叶般虚无而失眠。
41
我在斜江河边漫步,预感诗美之路蜿蜒。
夜的面容清澈起来,抒发是美好的。
水鸟穿梭在草与草之间,落脚在林盘。
而在书山城外,梦鱼潭近邻那边,
月光已悄悄爬满邛州西门的城洞。
有谁,还会视而不见?放弃深切的咏叹?
回避是徒劳的,因为空灵,因为透彻,
镜子窗口相视而笑,如歌如画的沉浸呵。
42
桥上桥下,潭内潭外,自打蜻蜓归来,
萤火开始隐隐再现。我以诗人的名义,
歌颂这自在的魅丽,这天经地义的博爱。
我看见,当水面铺开意犹未尽的月色,
通过莲影倾吻,两岸的意境由浅而深。
飞来了更多致意,梦游的愿望由近至远。
赞美!是的,这是诗歌与生俱来的使命,
无一例外。此刻,为这葫芦湾相逢的唯美,
我怀揣纯粹的抒情,义无反顾,再度出发……
2017年8月1日写于临邛东路义渡苑

 楼主| 四川杨然 发表于 2017-8-22 09: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致谢陈炜先生】
杨然特注:我诗作《蜻蜓莲花——致E葫芦湾梦鱼潭抒情》第22段第一句原为“或因宁缃读书著述,刻就灵芝草堂文集”,经陈炜先生指正,应改为“或因宁缃读书著述,刻就蘦乡草堂文集”。
我诗作《蜻蜓莲花——致E葫芦湾梦鱼潭抒情》第22段第一句原为“或因宁缃读书著述,刻就灵芝草堂文集”。
我的依据是《邛崃县志》(1985年版?)《第二十六篇人物》中的《宁缃》辞条:“宁缃(1846—1921),字云若,晚号遇园老人,祖籍陕西三原,清康熙年间迁居四川邛州。曾任清廷北京咸安宫教习,直隶丰润县知县。后毅然辞职,移居临邛,不问政事,读书著述。民国8年,任邛崃县志书局局长兼总篡,修改《邛崃县志》四卷。生平自刻其所著四部:《周官联事表》、《邛州前贤史传辑略》、《邛州迤南山川坼界考订》、《灵芝草堂文集》。”
陈炜先生指出:《灵芝草堂文集》应为《蘦乡草堂文集》。为此,陈先生提供了他收藏的《蘦乡草堂文集》照片。他说:“《蘦芗草堂诗存》,我打造文庙街时,后人宁守中送复印件一本,一时没有找到。这本书是周鸿勋事件后残稿收编。”
后来,陈炜先生“翻箱倒柜找了出来”,向我发来了《蘦乡草堂文集》封面照片。我觉得陈炜先生的说法有实在的依据,遂将原来那句诗修改为“或因宁缃读书著述,刻就蘦乡草堂文集”。
特此致谢陈炜先生、
杨然2017年8月22日于邛崃东路义渡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18:32 , Processed in 0.439690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