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89|回复: 12
收起左侧

美问及已知的美

[复制链接]
杨园 发表于 2017-7-31 17:29: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杨园 于 2017-8-23 16:50 编辑


那奇怪的相机旋转镜头,
记录着历史!
问问什么奇怪的人持着?
什么 样的手按快门?
什么时候,胶卷不落入暗房?


美给脸孔抹粉底,美出着测试题。
在用小行星编号的教室,
打开幻灯机,我放着音乐,
把正片换成负片,让沉重的墙
拉开时间的屏幕。


问及已知的美,把试卷下发给学生。
金发的玛格利特首选A,希特勒。
德国的大师正在墙上挥着死亡的指挥棍,
演奏雅利安人的光荣曲。
喝黑夜的牛奶,苏拉米斯挖坟墓。
金发的玛格利特注视他的英雄,
不受打扰。


室外,突来的鹰叫打断音乐,
从画面红色的血滩上,鹰叼起跳动的心脏
飞绕太阳。
黑发的疯牛选择了B:库库尔坎,
而献祭的金字塔上所有的人牲流尽泪,
等着白皮肤的狄斯卡特里波卡从海上来,
从海上来,在新发现的新大陆,
玩蛇,玩枪炮。


我望着答卷不作声,
把音乐转换,多瑙河的河水流淌,
贴木尔低头,抚着弓弦,
沉默地选择C:铁木真,
蒙古人的军团要开进多瑙河,
金色发的玛格利特随后选择D:耶稣。
多瑙河上流淌圣歌
盖过幻灯片上举起落下的刀剑,
重重敲响教室的门。


在打开的视线,把负片换成正片,
赢政骑着他的马而来,
马蹄踏着赵,齐,燕,韩,楚,魏六国碎落的尘埃。
讲台下,响起主父偃的掌声,
接连叫好的汉代学生。


课程没有结束,学生给出不同答案。
我不说是,也不说否,笑笑,
把ABCDE全选。面对困惑的目光投来,
我有些想问最后回答的那个:“
如果拿胡萝卜的山姆拿大棒,把我们的身份终结,
可有人不大喊救世主山姆?”
就如纪念碑上黄帝盖过了蚩尤。


课程没有结束,学生们有各自的籍贯,
两个栖居的地址相距遥远,
在同所学校,不同行星编号的教室,
灵魂不能及时通信?
相识或陌生,
老师们爱讲各自的故事,用尽不同的词汇。
我要坚守内心的道德,
把刺目的阳光——正能量
曝光的胶卷还原,放入暗房。
2016—7—30
注:此诗未定稿

美问及已知的美



那奇怪的相机旋转镜头,
上下前后,左左右右,记录着历史!
问问什么样奇怪的人持着?
什么样的手按快门?
什么时候,胶卷不落入暗房?


美给脸孔抹粉底,美出着测试题。
在用小行星编号的教室,
打开幻灯机,我放着音乐,
把黑片换成白片,沉重的墙
徐徐拉开时间的屏幕。


问及已知的美,把试卷下发给学生。
金发的玛格利特首选A,希特勒。
德国的大师正在墙上挥着死亡的指挥棍,
演奏雅利安人的光荣曲。
喝黑夜的牛奶,苏拉米斯挖坟墓。
金发的玛格利特注视他的英雄,
不受打扰。


美给脸孔抹粉底,美出着测试题
室外,突来的鹰叫打断音乐,
从画面红色的血滩上,鹰叼起跳动的心脏
飞绕太阳。
黑发的疯牛选择了B:库库尔坎,
而献祭的金字塔上所有的人牲流尽泪,
等着白皮肤的狄斯卡特里波卡从海上来,
从海上来,在新发现的新大陆,
玩蛇,玩枪炮。


美给脸孔抹粉底,美出着测试题。
我望着答卷不作声,收了风景线,
室内的音乐跳转。多瑙河的河水流淌。
贴木尔低头,抚着弓弦,
沉默地选择C:铁木真,
蒙古人的军团要开进多瑙河,
金色发的玛格利特随后选择D:耶稣。
多瑙河上流淌圣歌
盖过幻灯片上举起落下的刀剑,
重重敲响教室的门。


在打开的视线,把负片换成正片,
赢政骑着他的马而来,
马蹄踏着赵,齐,燕,韩,楚,魏六国碎落的尘埃。
讲台下,响起主父偃的掌声,
接连叫好的汉代学生。


美给脸孔抹粉底,美出着测试题。
课程没有结束,学生给出不同答案。
我不说是,也不说否,笑笑,
把ABCDE全选。面对困惑的目光投来,
我有些想问最后回答的那个:“
如果拿胡萝卜的山姆只拿大棒
击毁我们收集贮存的底片,迷芒的我们遗失,
可有人不大喊山姆,我们的救世主?”
就如纪念碑上黄帝盖过蚩尤。


课程没有结束,学生们有各自的籍贯,
两个栖居的地址相距遥远,
在同所学校,不同行星编号的教室,
灵魂不能及时通信?
相识或陌生,同类或异类,
老师们爱讲各自的故事,用尽不同的词汇。
我要坚守内心的道德,
把刺目的阳光——正能量
曝光的胶卷还原,放入暗房。
2017—7—30

注:此诗未定稿



 楼主| 杨园 发表于 2017-8-10 15:30:16 | 显示全部楼层
美问及已知的美

那奇怪的相机旋转镜头,
记录着历史!
问问什么奇怪的人持着?
什么 样的手按快门?
什么时候,胶卷不落入暗房?

美给脸孔抹粉底,美出着测试题。
在用小行星编号的教室,
打开幻灯机,我放着音乐,
把正片换成负片,让沉重的墙
拉开时间的屏幕。

问及已知的美,把试卷下发给学生。
金发的玛格利特首选A,希特勒。
德国的大师正在墙上挥着死亡的指挥棍,
演奏雅利安人的光荣曲。
喝黑夜的牛奶,苏拉米斯挖坟墓。
金发的玛格利特注视他的英雄,
不受打扰。

美给脸孔抹粉底,美出着测试题
室外,突来的鹰叫打断音乐,
从画面红色的血滩上,鹰叼起跳动的心脏
飞绕太阳。
黑发的疯牛选择了B:库库尔坎,
而献祭的金字塔上所有的人牲流尽泪,
等着白皮肤的狄斯卡特里波卡从海上来,
从海上来,在新发现的新大陆,
玩蛇,玩枪炮。

美给脸孔抹粉底,美出着测试题
我望着答卷不作声,
把音乐转换,多瑙河的河水流淌,
贴木尔低头,抚着弓弦,
沉默地选择C:铁木真,
蒙古人的军团要开进多瑙河,
金色发的玛格利特随后选择D:耶稣。
多瑙河上流淌圣歌
盖过幻灯片上举起落下的刀剑,
重重敲响教室的门。

在打开的视线,把负片换成正片,
赢政骑着他的马而来,
马蹄踏着赵,齐,燕,韩,楚,魏六国碎落的尘埃。
讲台下,响起主父偃的掌声,
接连叫好的汉代学生。

美给脸孔抹粉底,美出着测试题
课程没有结束,学生给出不同答案。
我不说是,也不说否,笑笑,
把ABCDE全选。面对困惑的目光投来,
我有些想问最后回答的那个:“
如果拿胡萝卜的山姆拿大棒,把我们的身份终结,
可有人不大喊救世主山姆?”
就如纪念碑上黄帝盖过了蚩尤。

课程没有结束,学生们有各自的籍贯,
两个栖居的地址相距遥远,
在同所学校,不同行星编号的教室,
灵魂不能及时通信?
相识或陌生,
老师们爱讲各自的故事,用尽不同的词汇。
我要坚守内心的道德,
把刺目的阳光——正能量
曝光的胶卷还原,放入暗房。
2016—7—30
注:此诗未定稿
 楼主| 杨园 发表于 2017-8-22 12:27:5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拿胡萝卜的山姆拿大棒损毁了我们蕴藏的底片
 楼主| 杨园 发表于 2017-8-22 12:30: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迷失的我们不大喊
菊庵匪石之 发表于 2017-8-24 20:4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的 谢谢了 这样的好诗歌
 楼主| 杨园 发表于 2017-8-24 20:54:30 | 显示全部楼层
菊庵匪石之 发表于 2017-8-24 20:46
好的 谢谢了 这样的好诗歌

问题是这首诗的内部节奏与各段的自然连接我还没有完全处理好。所以有些烦闷
菊庵匪石之 发表于 2017-8-24 21: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连接的可以
 楼主| 杨园 发表于 2017-8-24 21:04: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不行,艺术讲不行,有可能还要再沉甸下吧。
菊庵匪石之 发表于 2017-8-24 21: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不把 每一节 弄个一二三四就好
 楼主| 杨园 发表于 2017-8-24 21:18:18 | 显示全部楼层
菊庵匪石之 发表于 2017-8-24 21:12
你不把 每一节 弄个一二三四就好

这么多历史穿插,要统成一个节奏,也确是一挑战,

本不想挑战,可不挑战,就没有创新。与难度,诗艺就没什么进展,

可一挑战,又常觉得知识积累不够,思考不够,讲话的技巧性不够,

讲实话太多,
菊庵匪石之 发表于 2017-8-24 21: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歌有好多写法 实话 这么就不行呢  杜  白 的诗歌 不也这样么
 楼主| 杨园 发表于 2017-8-24 22: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菊庵匪石之 发表于 2017-8-24 21:22
诗歌有好多写法 实话 这么就不行呢  杜  白 的诗歌 不也这样么

实话也要讲得美丽动听,才不会让人反感。

菊庵匪石之 发表于 2017-8-25 20: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园 发表于 2017-8-24 20:54
问题是这首诗的内部节奏与各段的自然连接我还没有完全处理好。所以有些烦闷
...

你也是 这么不去我哪儿 帮我弄点人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3 01:40 , Processed in 0.202159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