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7|回复: 0
收起左侧

诗五首

[复制链接]
杨四五 发表于 2017-7-30 18:0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双头人(杨四五)

双头人在屋子里写诗,写出一首
看了看,删了
再写出一首,看了看,又删了

双头人删掉所有的诗
在路上
小心翼翼地走
走得快一点,一颗头颅差点掉在地上

于是他占用一只手掌
在路上
小心翼翼地走
走得久了,他坐在山巅
云雾萦绕他的肩膀

双头人回到屋子,又写出一首
看了看,删了
双头人究竟要写出什么样的诗
他转过头来
面对面看着,白光闪闪的玻璃

2017年6月 于浙江永康

渔昧(杨四五)

鱼在沉下去后逐渐分离自己的身体
鱼在分离时
也会浅浅地游动

比如水中的鳞甲
水中脱落的骨头

分离时的鱼在游动中排开大量的淡水
分离时的鱼
勇于钻入人的喉咙

还有什么比这样的事情更加凛然
菜刀生锈,蜘蛛爬满细网

他闭上眼睛,安然地
躺在爆裂的长凳上

2017年6月 于浙江永康


一个人老了(杨四五)

他建立的肉体如同他建立的国家
在他走后
开始想象中的崩塌

暴雨是前奏,地震是前奏
没有活过他的人
是更形象的前奏

随之,他倒在整齐的哭声中
面如平常,凝有虎威
他担心的人民与水晶
于低沉的哀乐中同时分开

迁到高处的人,盗走他的书籍和衣裳
留在低处的人,偶尔跪着
想他

暴雨在漫长的等待后终于停了
年轻的他坐在窗前
翻翻书,写写诗
没想过要干什么大事

2017年6月  于浙江永康


假如我们是橘子(杨四五)

库房外,青皮橘子
滚落于地面

我看见了,我不会拣起它
地面有铁钉
有锈迹
有一层细碎的小石子

我从袋子里剥开一只
我的耳旁
吹过一阵阵风

无论是冷风,还是暖风
青皮橘子
细微的豁口
都有不可消除的痛

2017年6月 于浙江永康


烧烤师傅(杨四五)

他一般有两个地方,广州瓷砖店对面
婺州装潢店门口

他独自一人,四十多岁,推一辆长长的车
素的,荤的,炒面,炒粉

每个礼拜
我都会去吃一次

其实别的地方也有,味道也不错
只是他,始终摆在我回家的路上

有几次,我都想说:
对不起!那五十块假的。我不该给你

2017年6月  于浙江永康


空调.男人和狗(杨四五)

天夜了,它似乎已经离开
它没有像中午那样
惨兮兮地叫

它比另外两只不会叫的要厉害得多
封住一半的洞口
它轻而易举地
就钻了进来

它趴在空调的排水处,舒舒服服地睡
没有什么地方
比这里更好了

它的姿势与昨晚店门口的人不同
店门口的人
将头枕在一小片水渍里

店门上面住的人家
早早关掉了灯

2017年7月 于浙江永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17:28 , Processed in 0.209004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