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5|回复: 0
收起左侧

亮出一根让春天站立的骨头

[复制链接]
舒布衣 发表于 2017-7-24 09:24: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雪馨之《梅花烙》
  
  解读雪馨之《梅花烙》,便想起了她于近日写的另外两首关于花的诗歌《梨花雪》和《桃花劫》,我想这三首诗歌应该是这个春天里雪馨写的关于花的姊妹篇吧。因此,我以为想要较为成功地解读其中任何一首,就得将这三首诗歌贯通起来读,只有在充分了解了雪馨在那一个时期创作的心路历程,方可通透地走进作者的内心世界,把他的所思所想悟出个八九不离十来。我相信,只要阅读过雪馨这三首诗歌的人,都不难发现,雪馨是写花而并非仅仅局限于花,简简单单地一通风花雪月地吟哦过后,也就烟消云散地不知所云了。其用意十分明显,“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写梨花,而着眼于“雪”;写桃花,却放眼于“劫”;而写梅花时,也紧紧盯在一个“烙”字上,恣意渲染梅之态、深入刻画梅之骨、传神缔造梅之髓,不知究竟该是梅之幸?雪馨之幸?还是我们这些读诗人之幸?或者兼而有之。总之,雪馨之《梅花烙》入木三分,让人不禁有些爱不释手。
  
  一、恣意渲染梅之态
  

  一枚飞雪,以二月清风开道
  进驻锦官城。摆宴浣花溪
  铺开素白、以及对素白的憧憬
  一池诗歌开始高涨、蔓延
  
  以一枚飞雪鸣锣开道,在二月的锦官城里,还吹拂着习习的料峭寒风,而浣花溪边的那一池春水已绿,在银装素裹的雪的轻盈里,让诗人想起了“梅逊雪花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的千古佳句。而此刻,一池诗歌正开始恣意高涨、蔓延,令诗者、读者的热情和诗心在顷刻之间被点亮。
  
  掀开一帘葱绿。无意苦争春
  无意碧波荡尽——飞天的那声展翅
  春意阑珊,又何妨
  横斜的疏影已频频把盏,滴滴流香
  
  在早春的一角独自绽放,无意苦争春的本意是不争的事实,即使被春风荡尽枝头,也要以飞翔的姿势回归大地,“化作春泥更护花”。即便“春意阑珊,又何妨?”梅花绝计不会贪恋红尘之中的温情与惬意,独自在寒夜里摇落着点点的暗香。
  
  我有我的方向。八百里云锦
  被一脉春愁涤荡,静卧金樽
  读万里江山。燕子衔暖的春讯
  在叠合的诺言里:花开五叶,香如故
  
  去意已决。在春风吹拂下的八百里云锦已铺天盖地而来,而诗者的眼里心底却春愁涤荡,充满着不舍和浓浓地离愁别绪。然而,使命已然,只有静卧纱窗,频频举杯沉醉在万里山河的春意阑珊中,看“行人折柳和轻絮,飞燕衔泥带落花”,对着窗外的梅花喃喃地说道:“花开五叶,香如故”。
  
  二、深入刻画梅之骨
  
  就让留白多些,再多些
  我的战场。或者我的故园
  我有权选择
  
  诗者的拳拳爱梅之心已跃然纸上,对梅的悄然离去留在心底的淡淡离殇,还需要假以时日来缓解和消除。或许,在心灵的某个深处的地方,会永远保留着一片素白和纯真,为梅花,也为自己,固执地坚守着一种不为春风所折腰的品质。
  
  你若画不出寒霜的风骨
  要么折笔,要么退场
  你定要自以为是的妄加一抹媚颜
  一剑封喉的招式
  绝不迟疑
  
  诗人感叹道,意欲写梅画梅的人有很多很多,但你若刻画不出梅花傲立寒霜的风骨,那么,你就还是算了吧!不要自以为是地强加给梅一些媚俗的欢颜。若你真要如此不合时宜地这么做,那就不要怪我会毫不客气地请你出局,将你永久性地拉黑,绝不迟疑。
  
  旋即,将一颗未曾吐芳的心
  迎向远方,迎向寒冬
  等天使的六枚翅膀
  一叶一叶,吻香、暖化
  亮出一根让春天站立的骨头
  
  好的诗歌总是能够引起读诗人和写诗人的共鸣,既像是在写梅花,又像是在说自己,达到了诗、人合一的境界。避开众人,避开是是非非和凡尘昨事的困扰,将一颗不染纤尘、高洁而纯净的心“迎向远方,迎向寒冬,等天使的六枚翅膀,一叶一叶,吻香、暖化,亮出一根让春天站立的骨头”。至此,整首诗歌的核心主题已确立。好一根能够让春天站立的骨头啊。
  
  三、传神缔造梅之髓
  
  这一季,极尽所能的消费
  我的痴情,我的词语,我的意向
  爱,泛滥成灾。所谓的诗,泛滥成灾
  血色,越发浓艳。鲜活着虚拟
  
  在这个并不算平凡的2011年的春季,随着春风一起繁衍的还有地震、海啸、核辐射、三月飞雪、开仓放盐等自然的和人为的灾难,推涌着一波又一波蔷薇的潮,而这些也不足以影响在三月的春风里放歌的心情,极尽所能地为自己所喜好、所钟情的事物遣词造句,毫不隐讳自己的欢喜与厌恶,心地里一片澄澈,即使爱已泛滥成灾,即使流言蜚语已让嫉妒的毒液上涌,而那一切的文字只不过成就着一个虚拟的精神世界。
  
  不管怎样,春天终归要来的
  从江东到蜀地。乌江流成了蜀水
  一段千古断肠缘,被铮铮蹄声顶礼膜拜
  成一枚花蕾。独栖寒枝泻暗香
  
  其实,春天早已经一泻千里地来了。那段霸王别姬的故事被传唱成千古的爱情佳话,一朵血色的飞花穿越历史的时空,从江东到蜀地,从乌江到蜀水,如一枚独栖寒枝的花蕾,在每一个写诗、读诗人的心头,随着如水的月光,泻一地的暗香,如一管若隐若现的箫音,起起伏伏于巴山蜀水的晨晨昏昏、朝朝暮暮。
  
  结束,是新的开始。是该绽放了
  以卓然独立的姿势,以生生不息的命脉
  弹唱出生命守护者的全部内涵
  烙一朵花,代替血色
  
  世上没有不散的筵席,花开总有花落时。诗人发出了这样一句震振聋发聩的感慨:“结束,是新的开始。”那么,该以怎样的一种姿态和精神面貌去迎接来自世间的可抗和不可抗的风暴,可测而不可测的自然灾害呢?诗人弱弱的一句“以卓然独立的姿势,以生生不息的命脉,弹唱出生命守护者的全部内涵。烙一朵花,代替血色。”将整首诗歌所要追求和期望达到的精神境界一语道破。


附:雪馨原诗《梅花烙》
  
  1.

  一枚飞雪,以二月清风开道
  进驻锦官城。摆宴浣花溪
  铺开素白、以及对素白的憧憬
  一池诗歌开始高涨、蔓延
  
  掀开一帘葱绿。无意苦争春
  无意碧波荡尽——飞天的那声展翅
  春意阑珊,又何妨
  横斜的疏影已频频把盏,滴滴流香
  
  我有我的方向。八百里云锦
  被一脉春愁涤荡,静卧金樽
  读万里江山。燕子衔暖的春讯
  在叠合的诺言里:花开五叶,香如故
  
  2.
  
  就让留白多些,再多些
  我的战场。或者我的故园
  我有权选择
  
  你若画不出寒霜的风骨
  要么折笔,要么退场
  你定要自以为是的妄加一抹媚颜
  一剑封喉的招式
  绝不迟疑
  
  旋即,将一颗未曾吐芳的心
  迎向远方,迎向寒冬
  等天使的六枚翅膀
  一叶一叶,吻香、暖化
  亮出一根让春天站立的骨头
  
  3.
  
  这一季,极尽所能的消费
  我的痴情,我的词语,我的意向
  爱,泛滥成灾。所谓的诗,泛滥成灾
  血色,越发浓艳。鲜活着虚拟
  
  不管怎样,春天终归要来的
  从江东到蜀地。乌江流成了蜀水
  一段千古断肠缘,被铮铮蹄声顶礼膜拜
  成一枚花蕾。独栖寒枝泻暗香
  
  结束,是新的开始。是该绽放了
  以卓然独立的姿势,以生生不息的命脉
  弹唱出生命守护者的全部内涵
  烙一朵花,代替血色
  
                            2011.03.1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08:19 , Processed in 0.230263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