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6|回复: 0
收起左侧

平静的季节

[复制链接]
无言 发表于 2017-7-20 13:41: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平静的季节


1
风从海面上来,带着意大利烟粉味。这些被强盗售卖的黄金被我收揽
往下面,有农夫升起的白雾,他正在围着一个小小的炉子飘飘欲仙
我还看到了灯塔,渔船,靠岸的城市以及
在芭蕉叶下那些沉睡的人们
他们的窗户安静,代表着和平。肉体正洁白无瑕地沉入梦境里
往远处,有一座工厂,很巨大。它的巨大就像一瓶蜡烛,而不是炽烈的火焰
在蜡烛里,人们运行,充实而又不放逸
流水线有条有序。白色的工作者,黑色的警服
他们默不作声,只是把手里的物件交接,然后走过去。警官在那里坐着,默默读取手中的文件
一些情人,默默亲吻。他们新鲜的服装,从店里轻轻取出来,他们也讲价,但只是个仪式。不至于吵闹,不至于死
这几天除了几件新闻,什么都没有发生。除了一只耗子跌入锅里的尖叫,还算平静
我能看到那个人闯入农贸市场,他想喊,他想引人注意。结果什么也没有应答,他又回来了
我又看到几个裸体的女士表演踢踏舞,她们可能是演员。但她们惧怕,让她们表演恐怖片她们不敢
一些,媒体机构也只是恰如其分地宣布传播文件。他们的旗子高高在上,与暴风又是不等
很多果园都结出了新鲜的果子,很多老人开始抱着小孩。他们只在院子里或园子里溜达。只在固定的婚姻地点,手推车地点,与房子靠的最近的地方
我看到几对新婚,去爬山,他们说自由还是说的有点猥琐,放不开。不敢伸大肩膀
也许上面有伤
几只军队,在山麓下驻足,仍旧是悠闲不忘瞟一眼,边界或者是隐蔽之处
说起艺术,它好像还没有飞翔。高空的那只鸽子被打死
人们不再敢过多尝试,五颜六色的卡片涂满房间。让孩子们玩吧。房间静静的,午后的夕阳照出几排棕榈
至于那几个恐怖分子,不必吃惊,他们经历了一场风暴,仅仅是风暴
这场风暴由他们的黑色小儿书引导




2
依然要从海滩上萦回。这里靠近城市。舰队正在海面上表演:阳光下的慢
一条鱼,亦在海面恣游,它确定周围没危险,它现在是一只螃蟹
那些,沙滩上的白色正被人轻轻打起伞,就像受伤部位。她穿了一件连衣裙,渐渐伸开的臂也足见白皙
不要大声叫,她喜欢呼唤她的小名。露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笑,妩媚的,隐秘
能看到男士的优雅和女士的妩媚,都表现在着装上。他们的气质,脸孔,被蛋白质和红血清包裹的春天
文静的草露,亦等着你来淋行,像孩子一样,挽起裤腿。包括那些白鸽,它们的翅膀白得像犹被折断
我要穿过马路,在文明行车里还响起爷爷的低吟。像一个梦一样长不大
房间没长大,百货大楼没长大,人民警察,百年政客都没长大
今天他们所说的故事,也只是在耳外鸣响。在一个风箱的轰鸣中,我们发现自己还活着
柚子从树上掉下来,是属于怀孕里的悉悉碎碎。看她唱的歌,唱的很轻,她的爱人必要受保护。她的孩子
必要上学,安排一切。抽一个时间,也要坐在长椅上一家人好好絮叨
那些排字工厂就唤醒了这家人轻盈的梦,这一片街区,这个杭州都在那里生活
美丽的女士从岗位回来晶莹的易于破碎,小伙已经竖立好了他的人生哲理。不要影响他
那些老人,让他们在医院里歇息吧,不要惊动床褥上那根吊管
今天,他开车去公司,一路上的风是那样轻,旁边的树也青。不要让他受伤,他还一个青年,经不起轰炸
那些学堂里讲课的先生,终于停下来松口气,也许他们停了几十年。将近,教师节,才好好的看那一面红旗
听,轰鸣声又起来了,这些轰鸣声经不起破碎,从一根丝线上灌入,那些白工作服的人们,也只是刚放下手中的扳刀
听喇叭声又响了,各种报纸,学生。他们唱的似乎是妈妈教好的歌,妈妈刚穿好的T恤,妈妈刚包扎好的伤口
有些人很乐观,他们负责分发糖果,他们也只是刚刚睁开眼睛,在十几年前他们呼唤另一批人
这瓶汽水,很好,是精装包裹的,是脆弱的灵魂的提炼的
只有他们能喝
她的衣服,经过她的三个昼夜缜密绣刺,现在已是一只花蝴蝶。只有他能穿
那些车辆,按字形排布游动,接待那些深深等待的人们
只有住在这个小区,并乐意将安宁赋予的能上
他总是展露头角,不要怪他,这里很美,我们累了几百年了,就让我们的男人,干吧
这里很美,年轻,受伤的白雾从海面上飘来,又被风吹散




3
空气里的盐,是一些生命从隔壁的橱窗传来。那些香味就是一个美人。那些汗臭是一个男人
还有音乐,这股音乐是极具杀伤力的,它死了好几次,又活了好几次,穿过街道,酒吧,监察院,最后定格在一个舞台上
还有静,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对视,一堆人与另一堆人对视。一个老人与另一个老人下棋,一个婴儿正在睡觉,一个女士揉她的私密部位,一个政客在写诗
夏天了,天很凉。西湖的湖水必将冰冻成蓝色,那些丁字在游泳,蓝色的黑客帝国墨镜,阿佛洛狄忒式的二十一留恋
中午了,人们要睡觉。香味味道化为美素力奶粉味。一股憔悴的油烟,这肯定是奶奶丰硕的围裙正在收拢所有饭菜
爷爷的呼声,让松下童子来与他约会
还有一些静,不安。还有一些蚊子,窗外又吹来沙滩的风
好像很多人都在那里欢唱。他们没有睡觉,青春的躯体在涌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02:37 , Processed in 0.212076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