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3|回复: 0
收起左侧

[原创] 六个

[复制链接]
西左 发表于 2017-6-30 22:4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西左 于 2017-7-1 01:37 编辑

作者:西左


六月

雨,一场接着一场的下
从云深处
摘掉雷霆的面具
落在田野,坟茔,小路……
在昏暗的房间里写作
把人类悲悯的眼睛比做星星
人便像雨夜一样
有了漏洞

         
高处

从刑具里,读出人的躯体
人满怀欲望,紧贴着地面
天空中的星辰
总有认识的吧?
向他们挥舞手臂,高呼:你们好哇
——艾略特,狄金森,杜甫……
那么多年了,他们从‘躯体’里走出来
在我们目光所及之处
对我们满怀温暖与垂怜之光


七月

七月,头顶的蓝天
光滑如冰
贴着蓝天滑翔的鹰
有着成吨寂静
蓝天下,我已步入稻草人的中年
青黄不接的庄稼
像人的一生,爱情与命运
偷食庄稼的麻雀
不是别的,是灵魂


在龙洞山

有山,有洞,没有龙
龙不在九天,龙早已
变成云雾,雷电,雨水,瑞雪……
在龙洞山,鸣叫的,不是鸟,是草
长青的,不是草,是鸟
其实,鸟和草是一样的,有荣有枯
在龙洞山,坟地是大山的喉咙
几千年来,用沉默代替惊叹
河流把大山劈成两半
一半在东,一半在西。人们又用桥
把它们焊接在一起
山腰上弯曲的小路,像猫抓乱的线
山路上走来的,不是人,是朴素的神
他们背着玉米,土豆,赶着牛羊
换回大米,药物,衣服,孩子的学费……
走在这条熟悉的,洒过汗水
血泪,向上的山路上
把自己走成照亮人间的星斗



那片芦花

在头顶铺展,每一瓣白
如一个小小的天堂
曾经,因为停电,我点燃烛火
风中纷飞的芦花,在窗外
像飞蛾扑打着窗棂
执拗,义无反顾
仿佛要一心扑火,赴死
是为了与命运搏斗?
还是为了信仰?道义?爱与慈悲?

芦花落地的声音,很轻
轻如自身,空白,虚无……甚至
人类对生活的叹息
如今,风中纷飞的芦花,像谣言,碎语
白茫茫一片,如爱情,人生,命运,灵魂
芦花,仿佛一张张碎纸,白,但并不空白
也许,是上帝的来信




多余的担心

那个二十九岁的女人
嫁了三次,至今仍旧单身
身旁总跟着两个小孩子
她说:在这条走了一年多的路上
有时怀疑,会迷路,把自己走丢……
我吗,只是为了活下去,不得不北上或南下
心里的苦,上帝也不敢尝一口
说完,便放声大笑,直到笑出眼泪

下了好几天大雨,天刚放晴
我看到那个女人,在那条她不得不拼命打工挣钱
走了一年多的路上,背影,越走越小
我为她担心,生怕
她走的那条路,旁边树叶间隐藏的青虫
落在她身上的倒影,会一口把她吃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07:57 , Processed in 0.137027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