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79|回复: 0
收起左侧

非诗:一个政治诗学文本的导论

[复制链接]
诗人张成德 发表于 2017-6-13 14: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非诗:一个政治诗学文本的导论              

   非诗:一个政治诗学文本的导论
                    ——张成德的《N级乌托邦 夜郎国记》

                                   赵卡



   从《囍史·公羊传》始,张成德创造了他自己的“杂语”长诗传统。尽管我这种说法会遭到动机论式的质疑,但我仍然会在这里坚持我的说法,他的长诗有一种粗莽和令人震惊的革命性力量。例如我现在看到的这部《N级乌托邦 夜郎国记》,劈头就是——

                        多少年后,人们前往自己广场:手执竹竿
                        去戳数蛤蟆脊背或脑壳
                        一场围歼运动
                        就此开始

以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式开头,导出一段隐晦的历史,字数虽少,却融入了诸如悬疑、杀戮、迷信和复仇等诸多哥特要素,如果说这是一部诗,我无法用好或不好来衡量,我们今天判断一首诗的政治正确程度,不可能从开头的几句或仅仅是第一段(节)就真的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
   张成德的诗写在当代似乎是一个极端的个例,无论风格还是内容,他把一切都展示了出来了,尤其是他的史诗返祖行为,论规模与速度无人能与之匹敌。就像他所说的——

                         ……我拎瓶向大海注入啤酒
                         海的水平线不见一寸上涨

长诗和长篇小说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规模,如果没有起码的写作规模被测量,物理性的“长”就不可能成为一种特殊的权力——结构和技术、章节和句式、时间和空间等会生产出一种政治经济学性质的文本。基于这种原理,我会把张成德的《N级乌托邦 夜郎国记》视为一个诗学建筑文本,它的网式而非螺旋组织空间可以不断地令人目眩的展开;张成德在谈论权力时将雄辩转化为诡辩,将某某主义某某思想碎片化于空穴来风,他更善于将经典引文修辞为无厘头,将现实拟真为超级现实,“杂语”的相互依存关系在这部诗里竟然以相互对抗的方式被动员起来,“乌托邦”作为阐释对象之一种,张成德发现了权力的灾难和崩溃。
《N级乌托邦 夜郎国记》展示出来的那些看似荒诞不经的句子,实则都有起源,一种拆解权力中心意识形态的技术在张成德手里游移蜿蜒,他能够赋予“杂语”以渗透性魔力,我们往往看到的那些回环往复的颠倒是非效果恰是张成德的历史装置战术,他多方“挪用”典故,不惮于把自己拉进低俗者的行列。
那种传统的说唱式叙事史诗在今天没法写了,没法写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无“人/神”可写,“人/神”是传统史诗的主题,没有“人/神”结构,史诗文本必然崩溃。张成德一定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他的长诗基本抛弃了叙事模式,转向了对所述命题的拼接和篡改的技术方式,这样,他的诗体“胃口”大得惊人。这种能容纳各种语料的诗体之胃,张成德保持了不崇高而崇低的原则,犹如一项疯话狂说的脱口秀,他掘开了颠三倒四的话语的堤坝又及时堵截,那些丰富且曲奥的语料被他揉捏的匪夷所思——

                         夫妻二人对唱黄梅戏
                         一手方向盘,二手红诗篇
                         带罪出城门:桶装“五角星”
                         道观火烧云,听一个人
                         城楼上发言

影射当下未必是张成德的初衷,但将当下的现实拉进他的语料库并加以篡改利用却是他的一大发明。全诗读下来,一种毫无逻辑的杂乱感如权力的畸变符号雪崩般砸来,阅读的新奇和疲劳也随之而来,你永远不知道他的后半句是什么也不知道他的下一句是什么;漫不经心的闲话,故意制造的俏皮话,对经典引语的歪曲,政治符号,大量鲜艳夺目的淫言秽语,貌似未经排练的题外话和口误,甚至打哈欠和喝倒彩都能令人难以置信的熔于一炉,在口语式的古老节奏中,各种耸人听闻的事件以噪音的形式压倒了说书人式的想像力。
“N级乌托邦”是一种什么样的乌托邦,张成德这种文本象征效果仿佛描述权力的一面镜子,他亵渎,他解构,但他更理智也更整全;他以佯谬制造出来的喜剧真理一如神话的运作,作为这个时代的一具长诗恐龙,《N级乌托邦 夜郎国记》几乎就是现实的超现实中的一个强有力的指涉——正如他的一句诗所称的那样:“你的目光短浅,阴谋伟大/停止于坡下滑轮”。
   这部长诗,张成德将来要面对的诟病是“杂乱”。丰富的语料是这部长诗“杂乱”的根本原因,“没有中心”的特征使得这部长诗的句段如同雪崩的灾难,它具有但我们却看不到福柯式的分子结构“螺旋结构:权力/知识/快感”;这就显得——像大多数当代诗歌一样——有点矫揉造作了,刻意的修辞和过度的涩滞经过断/接句式的机械性演绎伪装,含混描述加各种歇斯底里症,一套有点自动写作意味的超现实主义风格文本诞生了。
但是且慢,“杂乱”的《N级乌托邦 夜郎国记》虽杂乱却遵循了一种规律,如:

                          为什么我眼里充满眼屎
                          是对睡眠爱得深沉


                          古道送瘦马
                          柴门迎肥鸭

对今人和古人意象的肆意篡改犹如“猥亵”的情形必然引起读者的生理性反胃,其二律悖反式提取意象的句段逻辑本就激起人们的道德愤怒,你可以说张成德处心积虑,但我确信他有过于单纯的一面,这就有点像保罗·策兰的诗歌美学了。问题是,保罗·策兰缺乏阿什贝利那种幽默感和造词量,所以,在我看来,张成德介于保罗·策兰和阿什贝利之间,他的自动写作并不深奥但处处设置话语陷阱,如图雕了螺旋纹路的深渊。
张成德的诗在政治、权力和欲望上分摊指涉,他的过于夸张和单调的混搭风格往往使人看上去不像一种愤怒的情绪,长诗的整体感和庄严感被他的无处不在的反讽消解掉了,简言之,《N级乌托邦 夜郎国记》像一个连自身都质疑的诗的副产品。这种外向型的文本张成德试图以他的综合性技巧而非洞察力风格吸引人们的注意力,问题出来了,我不认为这是一种有难度的写作,反倒显示出了这种大行其道的拼接口语化技术取消了文本的历史纵深感。
但如果说张成德以他的公式化句型抹除了文本的差异性,这种看法也是不客观的,就像你谙熟贝克特的语言套路未必能再写出一部《逐客自叙》来。这并非张成德制造了语言形式上的难度,而是他发现了一种语言的冲突,被使用过一次的语言被他再一次(复制、截肢、篡改、裂变、涂抹)使用,他试图掀起叙述的狂潮,如:

                          某日:一辆坦克独闯收费站口
                          某日:公交车别倒了指挥岗边小丑
                          某日:以纸箱套头大街走

在对历史的螺旋结构想象上,张成德有所指又乱所指,他能信口诌出一段轶事,也能施展一套荒诞不经的法术,再加上一点抽象就是推演理念了,但就是无法迷住所有的人。张成德滔滔不绝像极了拉什迪在讲故事,那是继承了拉伯雷的被少数拥戴者所推崇伟大风格,言义相称,权力不仅被蔑视,还被研成多元的粉末。
   张成德的《N级乌托邦 夜郎国记》,容易给人以一种强烈的反对什么的印象,比如说反对融入了欲望的权力等。反对行为本身就是一个发人深省的宏大主题,但也俗套,俗套当然需要俗套的格式,他的运算法则非常安全,如:

                          你们反对嘴或唇
                          为何不反对一个人的诗篇

从《N级乌托邦 夜郎国记》这个奇怪的标题来看,张成德的反对路径是从内心的疑惧开始,和乔伊斯的某个方面相似,反对是他生活中的主要力量,规训和秩序都不能令其就范。国家制度这一“单一神话”框架如被深度意象化的“乌托邦”亦如“夜郎国”,前者是托马斯·莫尔的对理想社会的设想,后者则以狂妄、无畏的“汉孰与我大?”闻名,都是对“乌有之乡”的风格化的绝好阐述,张成德将其纳入一个语境里,从两者的意义缝隙里发现了如叶芝发现的中心崩溃论,他的重写历史的冲动是由不断插入被历史漏掉的个人隐秘生活构建的。就文本效果而言,张成德的《N级乌托邦 夜郎国记》仿佛拉伯雷的《巨人传》之局部,从被曲解的错误中,他宣称的东西恰是确立了进行隐喻和转喻的白日梦场景。


                                                 2017-6-13



[url=]回复[/url]引用
[url=]举报[/url][url=]顶端[/url]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风月大地文学网 » 天下文章

快速回复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url=]进入高级模式[/ur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19:08 , Processed in 0.602095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