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68|回复: 11
收起左侧

寂静之声(15首)

[复制链接]
唐绪东 发表于 2017-5-14 22:1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唐绪东 于 2017-8-18 14:36 编辑

一切并非想象那样

对于一个
伸手不见五指的人
对于一个
屈膝摊开五指的人
你都施以不同小觑

一个高档小区的阳光邻居
在翌日早晨
恶劣的天气里收衣服,隔着阳台
露出模糊的微笑。当然
你的表情因地制宜

适当的时候,比如清晨
空气被晨辉偷偷清洗

适当的时候,比如黄昏
炊烟被落日偷偷汲取



火车飞驰而来

当时黄昏急剧迫近
少年正在接触小镇的素描

好像什么都不必描述了
连铅笔的几B都连着深浅的

命运。和喘息
铺排的线条零碎而不紊

况且况且况且况且……
下一站,抵达滴答的秒针

在一个完整的时辰
没有谁的白描能勾勒这半个老人

飞驰而来,决绝而去。火车
一溜烟载走了轻飘飘的红尘



古老的事

绿皮火车,你就尽管开吧。在滨州线
襄樊线,福厦线,以及京沪线
每条线上都飞舞着鹅毛片羽

读书、抄书,看报、剪报
老旧的行为越来越少,他几近于无
新奇的事物越来越多,他不为所动

春风也越来越不解风情了。如锦灰堆
苔藓依然在图书馆旁的巷子里
藏纳奢侈与孤独,转眼谁都不需为谁相送



寂静之声

起先的护城河并不龌龊
妇女们浣衣,孩童练习扎猛子

后来有人动辄投河,也有人被
推下河。沿岸两侧支起夜市的帐篷

听不见捣衣声,拧小水笼头
她在十几平米里小心过节制生活

一些破损之物漂浮,这条死水
俨然不再激越、复活。而立命之处

水滴清脆,坠入土缸。深夜里溅起
微澜,她又慢慢翻了一下身



坏心情

此地之于彼地没有太大差异
一个人债务滋生。不同的是
繁花胜于野草,雨多于雪
噪声大过了风声

我有厚厚一沓信件深锁箱底
我有轻轻一层灰尘从未打扫
很多年来,我忘了想起
每个日暮与清晨

翻检出来通风、晾晒
想必你也是。行走小城,我没打算
让自己变得有多好
就像在北方始终有个黑白的

你。昨日影像,历久弥新
而尘世的爱恋正如扫帚梅搅动春天
而花籽在南方只能深掩于泥土
并暗中准备,用另一生相遇、相还



现状

当下电视剧速成催生
剪辑衔接得生硬
角色的演技
拙劣而生疏
陌生又熟稔
娴静亦生猛
当下啊——
是意欲逃离的今生
亦是不可说的常态
凡事要有个样子
要像那只,或者那头
深居简出的猫。恣意妄为的熊



一直在山腰

整个夏季的河水经受着
历练。一场由高至低的考验

蒲扇和汗水使他看起来
像一名合格的退休党员

坚持自己的立场和位置
在寡言里习惯修补。偶有一阵

轻风,往下即达山脚
往上可及山巅。不落后也不超前

城市的罅隙里沆瀣外泄
这一记清凉的膏贴

宛若恩典。有幸在自己的时间区
握着的锉刀正跟粗粝的掌纹对接

在手与手触碰的距离之外
分明缝合彼此的兀兀穷年



无所谓

你见过桃花潭
只是地点不同而已
你没见过汪伦
在渡河的舟楫上
他恍惚朝你拱过手
作过揖。尽管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
可如今彼此也都相安无事啦
尽管有时
无是有的一剂猛料



积木

用儿子的积木盖房子
我摆弄长短不一的无数块
搭建想象中的房子
只要他高兴,几十平米内不哭不闹

如今啊,学子在几百公里外省城
合租房子。直到毕业我都不曾去过
他寄居的地方
成为我又一个未竟的远方

这些简单又奇妙之物
将我堆放原地,拆卸复重装
偊行人世。而其中的哪一块
失散后仍能辨认出,它们各自的形状



畅游

在北方广袤的草原
挤奶的母亲们揩着汗水,望着
远处几个奔跑的孩子
在荒芜的戈壁滩上
落日的余晖映射风中的胡杨林
瞬间定格与隔世苍茫……

——这些我都没见过
我的祖国啊地大物博

——可太多的没见过
并不妨碍我时常想着

比如在一个几十平米的
小国。一个君主兼臣民
对着他内心罥挂的山水版图
描摹每个白天和夜晚
像自由的水草摇曳,上升的星辰闪烁
多么美妙!尼尔斯正在飞越群山万壑



美的地方

一名赴缅远征军的上尉
在一个皎洁的月夜里
率队突围殿后。如果没有战争
这夜晚的丛林还挺美的

然而回同伴的话,一语成谶
美的地方也会有危险”
一场伏击与重创
令这个指挥官不太称职

后来,他在痛苦中的回忆中
成为一名合格的老人
他恭敬的,单腿立地
祭拜集体失散的兄弟

祭奠那个美而危险的夜晚
和种在同古的,另一条腿



湖水

曾经映现你脸庞的一颗泪珠
打破又恢复?这平静与激情
分明是心底有沉船,暗中自汹涌
谁从这里离开,都会潜在地看见
一只飞鸟和两个石子。相继迅疾掠过




右手忙碌的时辰
左手接通了电话
干好两件事,右手执笔,持箸
偶尔有握手寒暄
而赋闲的左手,只用来
戴手表,套上手镯、手链、手环、手串
作为朝夕相处的两只手
世间绝配
又各自彰显出沉默与孤独
他们历经了互不相干的白天
直到夜晚,才被强行揉攥在一起
才不被认为不在一起



和你在一起

你是我拿得起放得下
也是我端详又忽视的

——幸福与忧伤,凹凸镜,雨霁和阳光

在尘世,知道一瞬的闪念稍小于尘世
在梦境,通晓乌有的执念略大于梦境



所见

夜晚无眠,不妨一个人散步湖边
看见月亮缓缓向繁星深处上升、上升
而另一个,则被风搅碎了影子,又重合
正试图向下,穿过游鱼的湖底

多么倔强啊,人群与案几的那一刻
以两种姿态完成着一种使命
沿原路返回吧。穿过街衢,窗口依然明亮
平日的孤独,小确丧,此时不着一丝墨迹

星子,灯火,这些不拘一格的画师
将交织穿梭于湛蓝画布上计白当黑


IMG_20170604_011840.JPG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5-17 00:01: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偊行人世。而其中的哪一块 失散后仍能辨认出,它们各自的形状
雅阁 发表于 2017-5-17 12:4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先发是我最喜欢的国内诗人,诗人专栏里他也有一个写积木的,可以看看。问好,老唐
雅阁 发表于 2017-5-17 12:4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先发是我最喜欢的国内诗人,诗人专栏里他也有一个写积木的,可以看看。问好,老唐
 楼主| 唐绪东 发表于 2017-5-18 23:0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5-17 12:48
陈先发是我最喜欢的国内诗人,诗人专栏里他也有一个写积木的,可以看看。问好,老唐 ...

谢谢,一时没有找到,等更多闲暇时再找。问候晚安~
 楼主| 唐绪东 发表于 2017-5-18 23:05: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陈师怎么写都有其高度与分量,难望颈背。
 楼主| 唐绪东 发表于 2017-5-18 23:09:09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5-17 00:01
偊行人世。而其中的哪一块 失散后仍能辨认出,它们各自的形状

问安小蛮~
雅阁 发表于 2017-5-19 22:3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唐绪东 发表于 2017-5-18 23:02
谢谢,一时没有找到,等更多闲暇时再找。问候晚安~

http://www.poemlife.com/showart-76410-955.htm
 楼主| 唐绪东 发表于 2017-5-25 20:0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5-19 22:35
http://www.poemlife.com/showart-76410-955.htm

有劳您了~
 楼主| 唐绪东 发表于 2017-6-6 13: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加后五首
 楼主| 唐绪东 发表于 2017-6-16 21:34:35 | 显示全部楼层
按惯例,自己提~
 楼主| 唐绪东 发表于 2017-8-18 14:3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增:

所见

夜晚无眠,不妨一个人散步湖边
看见月亮缓缓向繁星深处上升、上升
而另一个,则被风搅碎了影子,又重合
正试图向下,穿过游鱼的湖底

多么倔强啊,人群与案几的那一刻
以两种姿态完成着一种使命
沿原路返回吧。穿过街衢,窗口依然明亮
平日的孤独,小确丧,此时不着一丝墨迹

星子,灯火,这些不拘一格的画师
将交织穿梭于湛蓝画布上计白当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1 00:36 , Processed in 0.164734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