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8|回复: 0
收起左侧

小庄:对张杰诗歌的思考和评析

[复制链接]
小庄 发表于 2017-5-9 22: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庄 于 2017-5-9 23:25 编辑

  对张杰诗歌的思考和评析

                 作者:小庄



  诗人张杰的诗作我读过不少,感到其诗涵义深刻,比如张杰《对中原灰杜鹃鸟的描摹》一诗,在诗开头第二节诗人写到了“羽旗”这个词,就让我感触很深,把杜鹃鸟的翅膀形容为,想像为“羽旗”,即“羽毛的旗帜”,并善于用“诗翁”“出尘的蜗牛绿”等比较陌生的词语,这让张杰的诗徒增了神秘感和未知感,包括本诗第6节和第7节对普通人的诠释,前面用自然的白杨林和灰色杜鹃鸟远离喧嚣尘世的静,来衬托出第6节和第7节对普通人的一个隐含的主题的揭示和映照。《对中原灰杜鹃鸟的描摹》第8节“鸟道士”这一意象的突然出现,把人和自然巧妙结合到了一起。
  爱诗的人骨子里爱游历,其次也要有冥想的天赋,如果两者都不具备,诗人只是封闭的。
  而张杰在《对中原灰杜鹃鸟的描摹》诗里呈出的冥想,令人新奇,开辟了新的想象空间,因为张杰在勇敢发明,造词,勇敢地创新词汇,这不是普通诗者可能做到的。
  诗人张杰表面在写自然,实则在写自然和杜鹃鸟的精神高贵,相对人世的污浊。
  读到第10节,我也是很喜欢苍凉和偏僻的荒凉之美,因为我自小是从农村乡野长大的。第11节,对杜鹃鸟的“女眼”意象的出现,让我想到戏曲中的女性形象——旦角,上挑的秀美的眼形和眼神。诗中杜鹃鸟“露出哭过的隔绝”让人顿生怜惜,鸟儿们为什么哭过?作者没有交待,但是可以想象,那是鸟儿们不愿意看到人类对自然环境的破坏,但破坏实际上已经发生了,破坏还在延续。然后在第11节诗人又造了一个大胆的词汇“小鸟仙”来赞颂灰杜鹃鸟这个中原小精灵,非常传神有神采。
  诗末,灰杜鹃鸟的征越和抛却,得到和放弃,像灰杜鹃鸟它对人生的坦然和无欲无求的态度,这些都映照着读者,同时灰杜鹃鸟也是在隐喻诗人自己面对征越和抛却,得到和放弃,能够淡然和从容,我想所有写诗的人,都应有此诗中的这种淡然和从容的超然态度。

  在《静电》第一期第326页张杰所写的《已逝的琴曲》这首诗里,“蒙召”应是指人们在蒙荒中被音乐的美好和圣洁感召。《已逝的琴曲》铺垫到第4节“校园/徐缓的虚幻里”的“虚幻里”一词时,内在情感力量像强大的泥石流,也像意识流一般勾勒出隐约的宾语——音乐的教育要高于校园呆板的说教。
  在音乐方面,在不熟悉领域我们都像张杰第4节诗中所说的是“生活中的盲人”,我们对知识的敬畏,渴慕,在独立的思想中奔涌。
  我们内心有许多话需要倾诉,但都说不出来,此时的琴声代替了内心的千言万语,里面有我们的人生沧桑和生活中的诸多坎坷,琴声的音乐即是我们的心声,虽然是即兴的,没有刻意去记谱的,但这就是更高的自我教育和倾诉,《已逝的琴曲》一诗的最后一节:

  这是一曲普通音乐教师
  即兴之作。她并未
  打算记谱,此曲奏毕,
  即随风飘逝。

  以上这几句诗,像极了我们的人生,有许多东西,音乐,诗歌,亲情,友情,皆如张杰诗中所说属于即兴之作,没有曲谱,稍纵即逝,所以我们要珍惜。细读张杰的诗歌,也是一种引领,把人的思想带领的像坐过山车。

  再看张杰《冬的白雾》一诗,见《静电》诗刊第一期第304页,这首诗写了白雾,写了现实的迷离,也写了人生。《冬的白雾》第13小节:

  我们坐进虚白的椅子,在迷宫里
  彼此隐身,有被重雾麻醉的摇晃。

  写出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和冷漠,像星和星,彼此不过问彼此的闪亮,这种对人相互间的冷漠进行了准确有力的描写和批判。《冬的白雾》最后一节:

  浓雾的不透明,把我们抱进隔离的幻境。
  白雾撞击,覆盖我们时,踩着温柔的脚刹。

  人世间不公平像雾一般笼罩人们的事物,把人们彼此孤立,逐一覆盖淹没无声,虽然那白雾看似温柔“踩着温柔的脚刹”,其实很残酷,这是人与人的距离,隔膜,就像星星彼此间“星和星之间往往相隔数亿光年/而人和人之间何尝不是”,这是我读过的诗句,此刻描述在这里比较恰当。

  再读张杰《游鲁山李子峪》一诗,这首诗是游历风景诗,第1节:

  隐约的重山,长列两侧,
  因荒凉有些恐怖。

  此节写出诗人对深山荒凉的初步印象,第2节写出山间小路的陡峭,第3节写出荒山生物,用蜻蜓点缀荒山的寂寥,“绿色小路,也钟爱曲折的飞行”,而我们的人生,又何尝不是,这样“曲折的飞行”,坎坷密布。当纸牌掉落潭水中,纸牌上的国王也扭变了,扭曲了,读到这里,感到这不是单纯的风景诗。
  下面,《游鲁山李子峪》第6节出现的“山国”意象也极具讽刺意味,可以想象我们身边都是山,我们需要不停地征服超越,我们不能疲惫,还要继续征越。第6节的“瀑布”和第7节的“蒺藜”两个山中事物的出现,也像两位智者的引领与进谏,返璞归真,打破了人世的虚伪。
  《游鲁山李子峪》第8节里“静听溪水,击响岩石的古琴”,溪水敲击岩石的声音像古琴,诗人张杰把荒山中的小溪给生动写出了。
  第9节“巨石宽窄成榻,令人放弃飞翔”道出诗人渴望放弃人世繁杂,回归自然,回归山林的淳朴胸怀,完全以真实面对真实。
  第10节“野猕猴桃,慢酿绿色酸糖”里的“野猕猴桃”并不迎合人世,不酿造甜糖,只酿造酸糖,给我们味觉和深层心理一个冲击,显示了荒山“野猕猴桃”的个性自由,颇具象征意义和启示,弥足珍贵。
  第11-14节里,对“怪雾”“野蕨菜”“野柿树”“野菊”等的细节刻画既幽默,又讽刺般地写出了山体所附属的物象,诗思细腻机智且灵动。
  随后的第15节,诗人因脚踩青苔而滑落进潭水里令人忍俊不禁,也像人生的起起伏伏。第17节里“野橡子模仿野栗,坚硬坠入岩缝/曾在乱石上舞蹈,寻找玄武岩上的平衡”,似乎揶揄带出了生活中某些丑角找不到平衡。
  第18节诗人大胆写到WiFi信号已深深刺穿县城”,当然也进入了深山,打破了自然的潜在宁静,让人反思这种信息时代的变迁和信息革命的递进是不是另一种丢失或破坏。
  第19节,也是《游鲁山李子峪》一诗的倒数第2节,诗人呈现出“深山的阔大墓室,默默发出叹息”,这里显出诗人在心会自然时的一种通灵和超验,也道出山的宁静和安逸般的死亡,这也是诗人对生活和自然的一种叹息。
  第20节,即《游鲁山李子峪》一诗最后一节里,诗人写下:

  晚色沉木,开始覆盖车身,
  梦游的我们,还未驶出梦游的山体。

  夜色已晚,诗人渴望回归,但人的目标,即使走出重山回到城市,城市的众多高楼也像重重山体,那些楼群,楼宇的重重山体,依然使得我们像是在深山梦游,所以《游鲁山李子峪》是一首典型的游历加冥想诗,拓深了我们对自然的思考,也反思揭示了我们在自然里和反自然的城市里的存在之思。


               2017.5.9 平顶山




附:
    张杰诗四首

《对中原灰杜鹃鸟的描摹》

你独自走着,看到枝上灰鹃,
在安静的空间里站着,
它醒着,却似睡去,毫无声响。

直到它蓦然打开自我的羽旗,
风,卷来林中菜园的沉默,
辉煌空楼,落下沧辛的蓝灰。

它的舞蹈,扑闪一个奇觉。
玉兰枝条,微微颤着谦逊。
这时的你,与树林的绿色气息同振。

路边,生菜波纹的叶,羞涩团着,
等待被采摘,被赞美为
出尘的蜗牛绿。

翠叶镶着露珠的小钻,结晶,
被无数鸟叫的声流,电触着
闪光之树,投下粗犷诗翁般的阴影。

你望着身仪威威的它,在暗枝梳羽,
又降落,灰色航模的身影,
它们总如一些普通人——

总爱遗留在适宜的孤单阴影里。
鸟道士,身子在枯草里摆动
寂静之门,它的变形

用拢翅的还乡步,搜啄着乱草
草籽,已备好新草丛的萌发,
风的通透臂膀,晃响林冠。

枯草波浪里,另一只鸟身颠簸,
形如小艇,探测着,浮上水泥小路,
用好奇鸟喙,敲击路上的白灰。

它们哀叹衰老的荒地,
吟哦土路的偏僻之美,
它们滑进棕叶华盖的覆盖。

女眼,传动粉色优柔。灰色小脑瓜,
露出哭过的隔绝。它们轻鸣在
自由光圈里,既近又远的窗外。

你俯视,探测这小鸟仙,这灰色
小超人,它有思绪的微波,漂浮,
它有灰暗银饰式的英姿飞行——

它征越了世界,却又抛却了征越。
它空荡荡,穿过了茫然的我们,
悬在我们头顶,每日做梦的天空。

                  2014.3


  《已逝的琴曲》

  午后,校内的秋阳
  继续灼热上课。
  我走上空荡荡,暗藏
  钢琴的物理实验楼。

  我走在光净瓷砖教廊上,
  脚步,被股股有力,曲折,
  孤绝中似乎在隐秘蒙召
  的钢琴声,紧紧吸附。

  弹者,独坐室内,绵厚、
  清冽琴声,讲着沧桑
  大国和锈迹斑斑的自我。
  琴音撼人,环绕着空楼。

  琴声,让我感到:校园
  徐缓的虚幻里,我
  多像生活的盲人。
  我悄悄移到琴室边

  静立,独享她凄美雄浑
  的曲子弹完。
  这是我听过的
  ——最美的琴曲

  这是一曲普通音乐教师
  即兴之作。她并未
  打算记谱,此曲奏毕,
  即随风飘逝。

           2013.9


《冬的白雾》

在浓重的白雾里醒来……
原来,我们住在冬的小白屋里。

白雾的时间到了,请听白雾讲课……
太阳神不出来,雾就不会下课。

当你神情崭新,俯视这世界
变成白雾管理的安静菜园。

内心的水管,还没有冻住,在颈部滴答,
幻想去开雾的铁门。

倭瓜架已成枯藤,酷然腾现
一片深渊宇宙的网络。

绿葱,慢嚼褐土的清凉。
白菜和萝卜丛,像两拨静立听证的观察员。

白色浓雾展示被白牛奶浸泡的诸物,
现实的卡车声音降临,却没有卡车。

雾城清晨,即已开始轰鸣奔腾,
像野牛群驰过,空中颤动会歌唱的牛蹄。

而牛角上立着,梦寐般的蒙昧和天真。
白雾的枯杨树,散开灵修的黑色神经——

安然承受冬的严格寒冷教育。
冬的琴房,加重弹出浓雾的乐音——

犹如无人演播厅正中,在加重漏水,
会场的脸面,在地板上发黄,需要维修。

白雾的琴法课,我们安静听着,
内心升起,白雾团安详的蘑菇座椅。

我们坐进虚白的椅子,在迷宫里
彼此隐身,有被重雾麻醉的摇晃。

浓雾的不透明,把我们抱进隔离的幻境。
白雾撞击、覆盖我们时,踩着温柔的脚刹。

                      2015.12


《游鲁山李子峪》

隐约的重山,长列两侧,
因荒凉有些恐怖。

闲散深谷之道,慢慢
解释着周围陡峭的意义。

在我们两侧,蜻蜓,被寂寞锻烧
为红色,青石上移动,恋爱的双层红。

黑蝶,飞出旅行的黑色。
绿色小路,也钟爱曲折的飞行。

透明泉底,几束光线打着闪光纸牌,
扭变的国王,在水中漫步。

瀑布,果断挖出山国石潭,
执著唱说着勇敢的跳落。

蒺藜刺破了手的问候,
野灌木尖锐,直率。

你翻阅野山莓太阳,
静听溪水,击响岩石的古琴。

山石分开细溪的急雨。
巨石宽窄成榻,令人放弃飞翔。

野蜂,飞入野林寻着蜜。
野猕猴桃,慢酿绿色酸糖。

野山,团蒸出展开巨大触腕的云。
山谷烹出飞逝的野炊,杯盏幽幽浮动。

怪雾,引导旅友驶出怪雾,
藏于群山,或被威山吞无。

丁烷罐,煮熟一锅山泉时,
野蕨菜,撅着几片小绿脸。

野柿树长成了脏玩具。野菊的头,
无声落地。植物天线,听到了鱼的气泡语。

你被湿苔放倒,送入浅潭,
溪水打湿你,让你变得多汁而羞涩。

古岩板,分片印下你的水痕之身,
犹如渠水,缓缓掰开黑色油桐果。

野橡子模仿野栗,坚硬坠入岩缝,
曾在乱石上舞蹈,寻找玄武岩上的平衡。

WiFi信号已深深刺穿县城——
相机坚持滑入清潭,拍下水中扭曲的透明。

隐林,飘在大山栗壳里,
深山的阔大墓室,默默发出叹息。

晚色沉木,开始覆盖车身,
梦游的我们,还未驶出梦游的山体。

                  2014.9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4 06:58 , Processed in 0.23299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