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7|回复: 0
收起左侧

阴天上,再发几首诗

[复制链接]
李德辉 发表于 2017-5-7 21:44: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车到华亭,天下了一场小雨
                                    
夜幕下,一盏盏红灯是我的敌人。
一盏盏绿灯或许是我的友朋。
车到了华亭,天突然下了一场小雨。
而我的雨伞锁在学校抽屉里
我记得它已经破了一个洞。

“哦,车友,你看起来很憔悴”
“哦,我被上司欺负了”
“哦,我很同情你的遭遇”

窗外,夜雨越下越大。而我忽然想起
家中嗷嗷哺乳的几只花狗。
一个人望着满天乌云,再一次,不禁泪眼沾巾。
                                  2017.3.9






             夜幕下的自然规律
                                    
哦,他在想心事。他的心事很重。
几乎快要让他窒息过去。
电视上,一只猎豹捕杀了一只羚羊
而后自己被另一只猎豹捕杀。
这或许,是自然选择的规律。
“同志,请你靠边,我被你挡住了”
“哦,对不起,我知道了”
此时此刻,他不知道,莆田的夜雨与仙游
的夜雨有什么不同。他只是望着一束会所
假花。然后偶尔想起家中的妻子,与几个
曾经流浪他乡的儿女。
                                2017.3.10








              如果你的错误蔓延
                                    
哦,如果你的错误让它蔓延。
它是否宛如一团火焰,燃烧的越来
越疯狂。哦,夜雨或许是个好东西。
从仙游到莆田是雨,从莆田到仙游
也是雨。屋檐下,哺乳的花狗已经步入正轨。
它终于找对有利的位置。
“同志,你靠什么维持生活”
“我靠这个维持生活”
我听见,窗外的夜雨越下越大。
宛如几朵洁白荷花,它们摇曳
午夜冬天,曾经冰凉如水池塘。
                                 2017.3.10








              如果鸽鸟知道我的心
                                      
哦,如果一只鸽鸟知道我的心。
我或许就会永远无怨无悔。
在白天挽起一个黑夜,在黑夜挽救
一个贪婪白天。
黄昏,宛如几盆常开的山茶花。
它终于有一天,也会纷纷凋谢。
天空它是,一块灰蓝色的巨大绸缎。
为何你,听见姐姐的隐形呼唤。
为何你,看见哥哥曾经慈爱眼神。
宛如一层,故乡浪漫无边的云朵。
它们掠过,我午后固定写诗窗台。
                                  2017.3.11








                   黄昏,遇见一个稻草人
                                       
哦,一个稻草人是否举起
一片自由蓝色的天空。两个稻草人
是否哭泣一片苦涩心灵。
黄昏它彻底落下了帷幕
晚风吹过的白桦树,宛如
一架手风琴在弹奏乐曲。
天空挽起一块灰色的绸缎
希望是一片移动营业厅的云朵
只有孤寂的我牵着一只哺乳花狗
散步  流泪然后终于采下
一束田野金黄灿烂的油菜花。
                                2017.3.11








            女儿一回来,我的忧愁就没有
                                 
哦,车水马龙的街道把我们
挡在半路上。电动车上,女儿的一句话
宛如一颗黄金。它们融化我
无处不在的忧愁。回到家里
一只哺乳花狗用母性光辉温暖你我。
我看到,三月中的野花
再度绽放。夜晚就是一件浪子美丽衣裳。
为何女儿一回来。
我的忧愁就不见了。我问天空的云朵
灯盏。聪明可爱的你
到底要问曾经离谱的谁人。
                               2017.3.11








              午后,一个人去接女儿
                                       
哦,车水马龙的街道把我们
分成两个地方。一个是这边的楚河。
一个是那边的汉界。

“爸,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金石学校门口”
“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你经常买读者地方”

午后的池头,一朵朵桐花都绽放了。
一朵宛如父亲的嘴巴,一朵宛如女儿
水灵灵的眼睛。
眼看黄昏,它彻底落下了帷幕。
                                   2017.3.11






             我随便写,就是一首诗歌
                                         
我搬进云朵  我搬进灯盏
我画下一个月亮,我画下一轮太阳。
它们为何随便写,就是一首诗歌。
夜晚,它静的就像死亡田野上
一台曾经,生锈的稻割机。
花园里,一只哺乳的花狗
已经进入,野马撒欢的梦乡。
一个人,望着满天无眠星辰。
哦,父亲你在天堂是否浪漫依旧。
哦,母亲你在天国是否幸福安康。
                                 2017.3.11









                   夜色下的几句话
                                       
夜寒风起,一张床铺就像一个
洁白的足球。一束黄色玫瑰躺在
上面。
但是你看不见它的颜色,但是我
闻不见它的花香。
“同志,可以加个微信吗”
“哦,我想想”
“对不起,下次吧”
“我尊重你”
我听见,窗外夜雨越下越大。它似乎
要把沉醉夜色完全吞没掉。
然后给我的苦难未来,一个推心置腹交代。
                                  2017.3.12







               夜色下,买了两块枫亭糕
                                    
哦,夜晚宛如一个苦涩的蛋黄。
一个个橱窗宛如一团,明亮孤独的蛋清。
“阿姨,买两块枫亭糕”
“好的”
“你刚才给多少钱”
“十块钱”
“好的,找你五块钱”
街头上,芒果树不再开花了。栀子花也
不再凋谢了。只有几只灰色的雁鸟
飞过姐姐的建材城。那座骄傲
的兰溪大桥,就像一座家乡宝藏。
我想说:夜晚真的十分寂静。
                               2017.3.1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08:18 , Processed in 0.156758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