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5|回复: 8
收起左侧

《布莱希特选集》

[复制链接]
吴季 发表于 2017-4-18 09: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布莱希特选集》
冯至、杜文堂译
人民文学出版社1959年9月出版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题一个中国的茶树根狮子


坏人惧怕你的利爪。
好人喜欢你的优美。
我愿意听人
这样
谈我的诗。


死兵的传说


1

战争打到第四年
毫无和平的希望
一个兵全始全终
取得英雄的死亡。

2

仗还没有打透
国王感到很烦恼
他的兵这时就死了:
他认为死得还太早。

3

炎夏踱过累累的坟
士兵已经长眠
有一天的夜里
来了军医检查团。

4

这个军医检查团
出发走向坟茔
用圣洁的铁铲
挖出这个阵亡的兵。

5

医生仔细检查这个兵
或是他残存的一些东西
医生认为他军役合格
只是怕危险临阵逃避。

6

他们立刻带走这个兵
蓝色的夜多么迷人。
要不是头顶着钢盔
便看得见故乡的星辰。

7

他们把烈性的烧酒
洒在他腐烂的尸身上
两个护士架着他的膀臂
外跟一个半裸体的婆娘。

8

因为这个兵烂得发臭
牧师在前面摇摇摆摆
在兵头上摇着小香炉
让他的臭味臭不出来。

9

的的打打,音乐在前边响
奏起轻快的进行曲。
兵士象他学会的那样
甩开两条僵硬的腿。

10

两个救护员兄弟一般
搂着他前进
不然他就跌入污泥中
这事可不许发生。

11

他们把黑白红三种颜色[1]
画在他尸衣的上边
这尸衣挡在他的身前;
就看不见颜色后的腐烂。

12

一个礼服绅士遥遥领先
衣上的胸襟浆得挺直
他作为一个德国人
意识到自己的天职。

13

音乐的的打打地响
沿着昏暗的公路走下
士兵摇摇晃晃跟着走
暴风里一片惨白的雪花。

14

猫儿狗儿齐声喊
田里的耗子叫吱吱:
它们不愿当法国的——
因为这是大羞耻。

15

他们穿过许多村庄
女人们都出来迎迓
树木弯下腰,满月当头照
一切都在喊乌拉。

16

的的打打,再见啦!
呵,牧师、狗、女人
中间走的是死兵
象个醉醺醺的猢狲。

17

他们穿过许多村庄
没有人能够看见他
这么多人把他围住
的的打打,还喊着乌拉。

18

这么多人围住他跳舞、狂叫
没有一个人看得见他。
要见他只有从天上看
天上只有星星把眼眨。

19

星星不能总在天上
朝霞出现在东方。
这兵却象学会的那样
走向英雄的死亡。


——1918


[1] 黑白红是德国帝国时代国旗的颜色。


刀子麦其的凶行


鲨鱼有尖利的牙
牙露在嘴的外边
麦其有一把刀
这刀你却看不见。

鲨鱼若是吃人溅血,
它的鳍就变得通红!
刀子麦其戴着手套
你看不出他的凶行。

一个晴朗的星期日
海边上横着一个死尸
有个人闪过街角
这就是刀子麦其。

施姆• 麦耶宣告失踪
也常有另些阔人丧命
钱跑到麦其的手里
人们抓不住什么凭征。

燕妮• 陶勒被人找到了
胸前插上了一把刀
码头上走着麦其
对这事他都不知道。

在梭霍起了一场大火
烧死一个老人七个孩子
麦其在人堆里没有盘问
他对这事也一无所知。

还有个未成年的寡妇
她的名字人人都知道
一梦醒来,业已被奸污——
麦其,你的价钱值多少?

大鱼小鱼齐失踪
使法庭感到苦恼:
最后把鲨鱼带上公堂
鲨鱼却什么也不知道。

它想不起来过去的事
你对它也无计可施:
因为,要是没有证据
鲨鱼嘛,就不是鲨鱼。


海盗燕妮
(一个厨女的梦)


1

先生们,今天你们看见我洗酒杯
我给每个人铺床叠被。
你们赏给我一个便士,我连忙道谢
你们看见我的破衣衫和这破客店
你们不知道,在和谁交谈。
但是,一天晚上在港口要有一阵叫喊
人们问:这是一种什么叫喊?
人们将要看见我洗着酒杯微笑
人们说:这丫头在笑什么?
    一只大船八面帆
    载着重炮五十门
    将要停在码头边。

2

人们说:孩子,快擦你的杯子去!
顺手扔给我一个便士。
便士接过来,床铺拾掇好,
(今夜休想有人在这床上睡觉。)
他们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因为,今晚在港口要有一片喧声
人们问:这是一种什么喧声?
人们将要看见我站在窗后边,
人们说:这丫头为什么笑得这样恶?
    一只大船八面帆
    载着重炮五十门
    将要开炮把城轰。

3

先生们,那时你们将要敛去笑容。
因为墙壁都将要倾倒
这座城将要夷为平地
只有一座破客店没有受到骚扰
人们问:里边住着什么特殊的人?
这晚,客店四周将有一片叫嚷
人们问:为什么这破客店安然无恙?
人们将要看见我黎明时步出店门
人们说:是这丫头住在里边?
    一只大船八面帆
    载着重炮五十门
    桅杆上将升起旗旙。

4

正中午,将要有百人登陆
他们走到荫凉的地方
挨门挨户把人们一网打尽
用链子锁起带到我的跟前
他们问:我们该杀什么人?
如果人们问:谁应该死,
这天正午的港口将是一片死寂。
他们将要听我说:统统杀掉!
当人头滚滚落地,我大声叫好!
    一只大船八面帆
    载着重炮五十门
    和我一起消失在天边。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4-21 20: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能战胜的题词


世界大战时,在意大利圣珈珞监狱的一间牢房里

关满了醉汉、小偷和被捕的兵
有个信仰社会主义的兵
在墙上用刻蜡纸的笔尖刻出:
列宁万岁!
高高地在晦暗的牢房里几乎无法辨认,
但字母却大得出奇。
狱卒们看到了,派来一个粉刷匠提着一桶石灰水

用长杆的刷子涂抹那威胁性的题词。
但他只是顺着笔画抹石灰,
牢房里高处于是显出雪白的题词:
列宁万岁!
第二个粉刷匠才用宽大的刷子把全部涂抹
致使题词有几点钟看不见了,但在黎明时,
灰水干了,它又在石灰下显出:
列宁万岁!
狱卒们派遣一个泥水匠带把刀子来对付题词。
他把字母一个个地剜掉,剜了一个钟点。
他剜完了,牢房高处显出没有颜色的、
深深刻进墙里的、那不能战胜的题词:
列宁万岁!
兵士说:现在把墙拆掉吧!


——1927


赞美党


个人有两只眼睛
党有千万只眼睛。
党看得到七个国家
个人只看见一个城市。
个人的时间有限
党的时间无穷。
个人能够被消灭
但是党不能被消灭。
党是群众的先锋队
领导着他们斗争
运用经典作家们
从现实知识里汲取的方法。


——1932


赞美共产主义


它合乎理性,人人能够了解它。它容易了解。
你不是一个剥削者,你能理解它。
它对你有好处,快去找寻它。
蠢人说它愚蠢,龌龊的人说它龌龊。
它反对龌龊也反对愚蠢。
剥削者说它是罪行。
可是我们知道:
它是罪行的结束。
它不是狂暴,
却是狂暴的结束。
它不是混乱
却是秩序。
它是单纯的
做起来却不容易。


——1932


赞美学习


学习最简单的事物!
你们的时代来到了;
学习对你们决不太晚!
学习入门的书,这还不够,但是
学习它!不要怕劳苦!
开始吧!你必须知道一切!
因为你要担任领导。

学习吧,夜店里的男人!
学习吧,监狱里的男人!
学习吧,厨房里的女人!
学习吧,六十岁的老人!
因为你要担任领导。
寻找学校,无家可归的人!
获取知识,挨冷受冻的人!
饥饿的人,抓取书本:这是一个武器。
因为你要担任领导。

不要怕问人,同志!
不要听信别人
要亲自检查!
不是你亲身知道的
你就不知道。
要检查账目,
这笔账要由你来付。
把手指放在每笔款上,
问:这笔款是怎么来的?
因为你要担任领导。


——1932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4-25 09: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工人读书时的疑问


谁建筑了七座城门的特贝城?[1]
书里边写着国王们的名字。
那些岩石,是国王们拉来的吗?
还有破坏过许多次的巴比伦——
谁又重建它这么多回?在金碧辉煌的利玛[2]
建筑工人住在什么样的房子里?
泥水匠们在万里长城建成的那晚
他们都到哪里去?伟大的罗马
到处是凯旋门。谁建立了它们?那些皇帝
战胜了谁?万人歌颂的拜占廷
只有宫殿给它的居民吗?就是传说里的阿特兰提司,[3]
在大海把它吞没的夜里,
沉溺的人们都喊叫他们的奴隶。

年轻的亚山大征服印度。
他一个人吗?
凯撒打败高卢人。
他至少随身也要有个厨子吧?
西班牙的菲利浦王[4],在他的海军
复没的时候哭泣。此外就没人哭吗?
七年战争,腓特烈二世[5]打胜了。
除了他还有谁打胜了?

每一页一个胜利。
谁烹调胜利的欢宴?
每十年一个伟人,
谁付出那些代价?

这么多的记载。
这么多的疑问。


——1936


[1] 特贝是希腊纪元前四世纪的名城。
[2] 利玛是秘鲁的首都。
[3] 阿特兰提司,希腊传说中西方的一洲,沉没在大西洋中。
[4] 西班牙国菲利浦二世(1527—1598)在1588年与英国作战,海军全部复没,
[5] 腓特烈二世(1712—1786)是普鲁士国王,在1756年至1763年发动侵略性的七年战争。


卡尔•李卜克内西墓铭


这里长眠着
卡尔•李卜克内西
反对战争的战士
当他遇难的时候
我们的城市还存在。


罗莎•卢森堡墓铭


这里埋葬着
罗莎•卢森堡
一个波兰的犹太女人
德国工人的前驱战士
在德国压迫者的指使下
她被人杀害。
受压迫的人们
埋葬你们的分裂吧!


高尔基墓铭


这里长眠着
苦难底层的使者
残害人民者的描写者
和反对者
他在流浪的路上念完了大学
这出身卑贱的人
他帮助了消除贵贱不平的制度
这向人民学习的
人民的导师。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5-14 22:52:56 | 显示全部楼层
伟大的十月


呵,工人阶级伟大的十月!
如此长久受屈辱的人们终于
伸直了腰杆!呵,士兵们,
你们终于把枪口对准了正确的方向!
耕地的人们在早春
不是为了自己劳动。炎夏
把他把的脊背压得更弯。收获
还送入了老爷们的仓廪。但是,十月呵,
它看见面包已经在应得者手中!

从此
世界有了希望。
威尔士的矿工和满洲的苦力
那生不如狗的宾夕法尼亚[1]的工人
以及还在羡慕他们的
德国人,我的弟兄:
他们都知道,
有一个十月。

甚至望着向他们袭来的
法西斯的机群,
西班牙的民兵
也不感到什么忧虑。

但是在莫斯科,在全世界工人的
著名的首都,
胜利者无尽头的行列
年年都浩浩荡荡地通过红场。
高举着他们工厂的标志
拖拉机的模型,纱厂的棉束
还有集体农庄成捆的禾穗。
前边是步兵和坦克军团
上边战斗机群遮蔽了天空。
他们举着宽大的布幅
上边是标语
和伟大导师的画象。
布幅是透明的,
使这一切都看得分明。
在细长的竿头迎风招展着
高高的旗帜。在较远的街道上
每当队伍停下来
就活跃起舞蹈和竞赛。多快乐呵,
无数行列快乐地并排前进,
但是对所有的压迫者
是一个威胁。

呵,工人阶级伟大的十月!


——1937


[1] 宾夕法尼亚是美国东部的一个州。


列宁忌辰合唱曲


1

在列宁逝世的时候
听说有个守灵的士兵
对伙伴们说:我不肯相信。
我走到他躺着的地方,
在他的耳边喊叫:“伊里奇,
剥削者来了!”他丝毫不动,
我才知道,他是死了。

2

若是一个好人要走啦
我们用什么留住他?
告诉他:有什么事需要他。
这件事就能留住他。

3

什么事能留住列宁?

4

士兵想:
他若是听到剥削者来了
尽管生病他也会起来。
他也许拄着拐杖来
也许让人把他抬来,
但是,他会起身走来
为的是向剥削者斗争。

5

这个士兵知道,列宁
曾经向剥削者
斗争了一生。

6

当这个士兵参加过了
袭击冬宫的战斗
就想告假回家,
因为地主的土地正在分配。
那时列宁对他说:还要留下!
现在还有剥削者。
剥削存在一天
就必须向它斗争。
你生存一天,
就必须对它斗争。

7

弱者不斗争。
较强者也许斗争点把钟。
更强者战斗许多年。可是
最强者战斗一生。
这样的人是缺少不得的。

8

    赞美革命者

压迫加剧时
许多人志气沮丧
但他的勇气增长。

他组织斗争
为了微薄的工资,
为一碗茶水,
也为了国家的政权。

他向财富问:
你来自何处?
他向观点问:
你们为谁服务?

哪儿长久沉寂
他将在哪儿发言
哪儿压迫横行,人民听天由命
他就指出来名姓。

他坐到哪个桌旁
桌旁就产生不满
认识到吃得很坏
住处也拥挤不堪。

他被赶到哪里,
哪里就掀起反抗,
他在哪里被赶走
骚乱还留在那个地方。

9

当列宁逝世的时候
已经赢得了胜利,可是全国荒凉。
群众已经起来啦,可是
道路还不分明。
列宁逝世时
士兵们坐在石上哭泣
工人们从机器旁跑开
摇晃着拳头。

10

列宁走时,
好象树对叶子说:
我走了。

11

从那时起已经过了十五年。
六分之一的大地
已经挣脱了剥削。

应着“剥削者来了!”的呼喊
群众源源不绝地站起来
准备斗争。

12

列宁已经被安放在
工人阶级伟大的心里。
他是我们的导师。
他曾和我一起战斗。
他被安放在
工人阶级伟大的心里。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5-19 09:2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哥哥是个飞行员


我的哥哥是个飞行员,
一次他得到了票一张。
他装好了他的箱笼,
上了长途,向着南方。

我的哥哥是征服者,
我们的民族缺少地方,
我们要弄到土地,
是我们长久的梦想。

我哥哥征服的地方
位在瓜答拉马群山,[1]
它有一米八寸长,
它的深度是一米半。


[1] 瓜答拉马山在西班牙中部。这首诗说的是德国纳粹党徒藉助弗朗哥与西班牙人民作战所得的后果。


德国战争课本


在大员先生们那里
谈吃饭是卑下的事。
这是因为:
他们已经吃饱了。

下等人不曾吃过
一点好肉
就必须离开人世。

在那些美妙的晚上
他们都疲惫不堪
不能想一下,他们从哪儿来
走向哪儿去。

高山和大海
他们还没有看过
他们的时间已经过完。

如果下等人
不想卑下的事
他们永远站不起来。



粉饰家谈论着未来的大时代
树林还在生长。
田里还有庄稼。
城市还存在。
人还能呼吸。



工人们喊着要面包。
商人们喊着要市场。
失业者挨够了饿。
如今工作者也在挨饿。
从来不干活的手又在蠢动:
它们在拧炮弹。



在夜里
对对的夫妻
上床就寝。少妇们
将要生出孤儿。



墙上用粉笔写着:
他们要战争。
写这句话的人
已经阵亡。[2]



上司们说:
走向光荣。
部下们说:
走向坟墓。



将要来到的战争
不是第一次。在它以前
有过其它的战争。
上次战事结束时
有胜者也有败者。
失败者那里,贱民们在挨饿。
胜利者那里,贱民们也挨饿。



上司们说,军队里
贯彻着国民集体的精神。
这话是真是假,
在厨房里一看便知。
心里应该有
同样的勇敢。
但是盘子里盛的
是两样的菜饭。



将军,你的坦克是一辆强固的车。
它能摧毁一座树林,碾碎成百的人。
但是,它有一个缺点:
它需要一个驾驶员。

将军,你的轰炸机是坚固的。
它飞得比暴风还快,驮得比大象还多。
但是,它有一个缺点:
它需要一个装备员。

将军,人是很有用的。
他会飞,他会杀人。
但是,他有一个缺点:
他会思想。



当进军的时候,许多人不知道
他们的敌人就是进军的首领。
那发号施令的声音
就是他们敌人的声音。
那个谈讲敌人的人
本身就是敌人。



如果战争开始
你们的弟兄们也许要改变
致使他们的面孔认不出来。
但是,你们应该原样不变。

他们将要去打仗,
不象是走向屠杀,反而
象是干一件庄严的事业。
他们将要忘记了一切。
但你们什么也不应该忘记。

人们将要向你们的喉咙里灌烧酒
象灌一切人那样。
但你们应该永远清醒。



元首将要对你们说:
战争延续四个礼拜。
到秋天你们就会回来。
但是秋天来了又去了
来来去去许多回,
而你们将要回不来。
粉饰家将要对你们说:
机器将要替我们完成大业。
只会牺牲很少的人。
但是,你们将要成千累万地死去,
人们从来没有见过死这么多的人。
如果我听说,你们在北角[3],
在印度,在特兰斯瓦[4],我就只知道
要在那儿找到你们的坟墓。


[1] 这一系列的短诗写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前夕,1938年。作者流亡外国,向他的国人提出战争迫在眉睫的警告;因为这些诗都是通过外国的电台向德国播送,电波又常常被骚扰,所以他采取这锋利的短诗形式。
[2] 这里作者警告人们,不要以为法西斯只是“要”战争,他们对进步势力进行的战争是早已开始了,并且已经有人牺牲了。
[3] 北角是欧洲大陆最北的地方,在挪威。
[4] 特兰斯瓦是南非联邦东北的一省。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5-25 02: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蠢牛进行曲


前边战鼓咚咚响
小蠢牛后边缓步行。
战鼓上的鼓皮
由它们自家供应。
  屠夫高声吆喝。眼睛闭得紧紧
  小蠢牛迈着坚定的步伐前进。
  蠢牛的血已在屠场里流
  它们的精神还跟着队伍走。

它们高举起手来
让人瞧它们的手。
但见两手血污
手里还一无所有。
  屠夫高声吆喝。眼睛闭得紧紧
  小蠢牛迈着坚定的步伐前进。
  蠢牛的血已在屠场里流
  它们的精神还跟着队伍走。

它们扛着血红的旗
旗上画着黑十字
它对于穷苦的人
却有一个大钩子。[1]
  屠夫高声吆喝。眼睛闭得紧紧
  小蠢牛迈着坚定的步伐前进。
  蠢牛的血已在屠场里流
  它们的精神还跟着队伍走。


① 这一节里说的是纳粹党的卐字旗,德语的卐字叫作“带钩子的十字”。在德语成语中的“钩子”常含有灾难的意义。


儿童十字军


一九三九年在波兰
有一场血腥的大战
无数的乡村和城镇
在战火里化为灰烬。

姐妹失去了弟兄
妻子失去了军中的丈夫
在火焰和磨墟的中间
孩子再也找不到父母。

波兰已经杳无消息
没有新闻,也没有信件。
可是在东方的国家
一个奇异的故事在流传。

在一个东方的城市
飘着雪花,人们讲述
一支儿童十字军
从波兰踏上征途。

一小队饥饿的孩子
蹒跚地沿着公路前进
从炮火击毁的村庄
带走更多的儿童。

他们要逃开战争
想避开这场噩梦
想一天能够走入
一个和平的国土。

他们有个小领袖
使他们感到宽慰。
小领袖有个大忧愁:
他不知该往哪儿走。

一个十一岁的女孩
拖住个四岁的娃桂
她具有做母亲的本领
只是没有和平的家。

队里走着一个小犹太
衣领上镶着天鹅绒
他吃惯了最白的面包
现在却是很英勇。

队里走着弟兄俩
不愧是律大的战略家
进攻一所空荡荡的农舍
要下大雨才宣告撤退。

还有一个灰衣的瘦孩子
他走在田野里孤孤单单。
他感到一种可怕的罪孽:
他来自纳粹的公使馆。

他们中间有个音乐师
在轰坍的小店弄到一面鼓
可是他不敢敲打
恐怕把他们暴露。

他们逮住一只狗
本来想拿它充饥
孩子们硬不下心肠
反而多添了一张嘴。

半路上也开班学习
一个小先生讲授书法谭。
在破坦克的钢板上
一个学生只写到了“和…”

也开过一次音乐会
在冬天水声澎湃的溪旁
这回可以敲起鼓来
啊,别人听不到鼓响。

也有一段爱情的故事。
女的十二,男的十五。
在一座轰毁了的庄园
她替他梳理头发。

严寒降临大地:
爱情不能特久
若是大雪落下
小树怎能开花?

他们也进行格斗
因为还有另一群儿童
只因打得毫无意义
格斗这才告终。

在围着轰坍的护路房
还在鏖战的时候
人们听说有一方
军粮忽然吃光。

对方听到这件事
派人送来一袋土豆,
因为若是没有吃的
人们就不能战斗。

也有过一次审判
燃起来蜡烛两根
这是一次难堪的审讯。
被判罪的却是法官。

也举行过一次葬礼
埋葬天鹅绒衣领的少年
两个德国孩子两个波兰孩子
把他抬到了坟墓边。

新旧教徒和纳粹的孩子
在一起把他掩埋。
最后一个小共产党
讲述生存者的未来。

有信仰,也有希望,
只是没有肉和面包。
他们偷不留宿他们的人
谁也不要责骂他们。

也不要骂那个穷汉
若是他不留他们吃饭:
招待五十多孩子要用面粉,
却不是用牺牲精神。

若是遇到两个甚至三个
人们乐于帮助他们
若是碰上这么一群
人们就关上自己的门。

在个轰坍的农民家里
他们发现了白面。
十一岁的女孩束起围裙
烤面包烤了七个钟点。

木柴业已劈开
面起子已经合好
面包却发不起来
他们不知该怎么烤。

他们主要是向南走。
在正中午的时辰
红日指出正南的方向
他们笔直地前进。

他们也遇到一个兵
受伤倒卧在枞林丛。
他们看护了整七天
期望他指引路程。

兵说:向着比尔格里!
他想必是发过高烧
在第八天慢慢地死去。
他们也把他埋葬好。

路上也有些指路牌
虽然是被大雪蒙盖
只是它们不能指引方向
却都是东斜西歪。

这大半不是恶意的玩笑
却有着军事上的原因。
他们寻找比尔格里
这地方却踪迹难寻。

大家围绕着他们的领袖
他向着那雪空凝望
最后用小手指着说:
它必定在那个地方。

一次夜里望见了火光
他们不向那里走近。
一次过去三辆坦克车
车里边坐的当然有人。

一次走近一座城
他们绕了一个大弯。
在躲过这座城以前
他们行走只是在夜间。

在从前波兰东南的地方
当风雪交加时
有人最后一次见过
这五十五个孩子。

只要我闭上眼睛
就看见他们在流浪
从一个轰坍了的农庄
到另一个轰坍的农庄。

在他们顶上,白云的上空
我看到另一些新的长队!
艰难地迎着寒风流浪
无家可归,失却了方向。

寻我着和平的地方
没有炮声,没有战火
不象他们来的那个地方
这队伍却变得十分巨大。

朦胧里我仿佛看见
这已经不是原来的队伍:
我看见另一些小面孔
西班牙的、法兰西的、黄种的……!

在波兰,在那年正月
人们捉住了一条狗
它那精瘦的脖颈上
挂着一个小纸牌。

上面写着:救救我们吧!
我们找不到路啦。
我们是五十五个小孩
这条狗会领着你们来。

你们若是不能来
请把它撵开。
千万别杀死他
只有它知道我们的所在。

农民们读到了这个纸牌。
这是一个孩子的手迹,
从那时已经过了一年半。
那条狗也早已饿死。


——1939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6-9 11:39:13 | 显示全部楼层
致东线德国的士兵


1

弟兄们,我若是在你们身旁
是东方雪原上你们里边的一个
是战车丛里千万人中的一个
我也会像你们那样说:这里
必定有条回老家的路。

可是,弟兄们,亲爱的弟兄们
在钢盔下边,在天灵盖下边
我会像你们一样知道:这里
再也没有回老家的路。

在学校里的地图上
到斯摩棱斯克的路程
还长不过元首的小拇指,
但在雪原上这段路却远得多,
很远,太远啦。

雪保持不久,只能到明春。
但是人也支持不久。他支持不到明春。
所以我知道,我必定死去。
穿着强盗的上衣
穿着杀人放火犯的衬衫死去。

作为许多人里的一个、千万人里的一个
作为强盗被驱逐,作为凶犯被打死。

2

弟兄们,我若是在你们身旁
和你们跑过冰封雪冻的原野
我也会像你们一样问:
我为什么来到这里,
这里已经断绝了回老家的路?

我为什么穿上了强盗的上衣?
我为什么穿上了凶犯的衬衫?
这并不是为饥饿所迫
这不是我嗜杀成性。

只因我是一个奴隶
受到主子的吩咐
我才出来杀人放火。
并且现在得被人驱逐
现在得被人打死。

3

因为我侵入了这和平的国家
这个工人和农民的国家
这个有伟大秩序和不停建设的国家
我践踏摧残田苗和农庄
毁坏工厂、堤坝和磨坊
打断了千万所学校的课程
扰乱了辛勤不倦的委员会的会议:

因此现在我必得死去
像一只农民逮住的耗子。

4

清除掉我这块癞疮
以洗净大地的面容!
用我立下万世的警戒,
人们应该怎样处理
强盗和杀人放火犯
以及强盗和杀人放火犯的奴隶。

5

竟使母亲们说,她们失去了儿女。
竟使孩子们说,他们失去了父亲。
竟使荒冢累累,报不出死者的名姓。

6

而我将再也看不见
我所从来的国土
看不见巴燕的森林和南方的群山
看不见海和梅尔克的荒原和松林
看不见法兰克一带河岸的葡萄园。
无论在灰色的黎明,在正午
或是在夜幕下垂的时分。

看不见那些城市和我出生的那座城。
看不见工作台和那小屋
也看不见我用过的椅子。

这一切我永不能再见。
所有和我同行的人
都不能再见这一切。
我不能你也不能再听到
妻子和母亲的声音
或是故乡烟囱上空的风声
或是城市里快乐的或悲哀的喧嚣。

7

我却要中年丧命
不被人爱,不被人思念
我这个开战车的笨蛋。
除了在最后一刻,什么也没学到
除了杀人,没有试过任何才能
除了屠夫,谁也不觉得缺少我。

我将横尸地下
这土地曾被我践踏
一个害群之马罪有应得。
人们将在我的坟旁长舒一口气。

要知埋的是什么东西?
不过是坦克里要腐烂的一百斤肉。
什么在那里消失?
一把冻僵了的枯骨
一堆要被清除的污秽
一股被风吹散的臭气。

8

弟兄们,我若是在你们身旁
在退往斯摩棱斯克的路上
从那里再退到鬼知道的什么地方,

我会同你们一样感到:
我在钢盔下边,在天灵盖下边早就知道
坏的不是好的
二乘二等于四
谁和那个血腥的笨蛋同行
和那个血腥的咆哮者同行
谁就逃不脱死亡的命运。

他不知道,到莫斯科的路途是遥远的
很远、太远啊。
东方各国的冬天是寒冷的
很冷、太冷啊。
这个新兴国家的工人和农民们
将奋起保卫他们的城市和乡村
使我们全部都被消灭:

9

在森林前、在重炮后,
在街道上、在房屋里,
在坦克下、在街沿,
被男人女人和孩子们
在严寒里,黑夜里,饥饿里。

我们全部被消灭
在今夭明天或是下一天!
你,我和将军,
所有到这儿来蹂躏
人们劳动成果的人。

10

因为耕种田地是这样辛苦。
绘制蓝图,砍伐梁木
砌墙架顶,建造房屋
要淌这样多的汗水。
因为当时是这样劳苦,希望是这样宏伟。

11

千年来对人类创造进行侵犯
只被人当作茶余酒后的笑谈。
但是如今五大洲将要万口流传:
践踏新拖拉机手的田地的那只脚
业已腐烂。
破坏新城市建设者工厂的那只手
已被斩断。


——1941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6-14 00:0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士兵的老婆得到了什么?


士兵的老婆得到了什么
从那古老的首都布拉格?
从布拉格她得到了高跟靴。
一番问候,一双高跟靴,
她得到它们从首都布拉格。

士兵的老婆得到了什么
从维斯杜拉河畔的华沙?
从华沙她得到亚麻布的衬衫
这样斑斓,这样新鲜,波兰的衬衫!
她得到它从维斯杜拉河畔的华沙。

士兵的老婆得到了什么
从那俯临海峡的奥斯陆?
从奥斯陆她得到了小小的皮领。
愿你满意这小小的皮领!
她得到它从俯临海峡的奥斯陆。

士兵的老婆得到了什么
从那富裕的鹿特丹?
从鹿特丹她得到一顶帽子。
她戴着合适,这顶荷兰的帽子。
她得到它从鹿特丹。

士兵的老婆得到了什么
从比利时的布鲁塞尔?
从比利时她得到稀奇的花边。
啊,家里有这样稀奇的花边!
她得到它们从布鲁塞尔。

士兵的老婆得到了什么
从灯火辉煌的名城巴黎?
从巴黎她得到丝绸的衣裳。
引起邻妇的嫉妒,这件绸衣裳
她得到它从法国的巴黎。

士兵的老婆得到了什么
从利比亚的特黎波里?
从特黎波里她得到小项链。
挂着护身牌的黄铜小项链,
她得到它们从特黎波里。

士兵的老婆得到了什么
从那辽阔的俄罗斯?
从俄罗斯她得到寡妇的黑面纱,
出殡时用的寡妇的黑面纱,
她得到它从那辽阔的俄罗斯。


——1942


一个德国母亲的歌


我的儿,我赠给了你
皮靴和褐色的上衣:
我若知道今天知道的事
那时我情愿自己吊死。

我的儿,当我看到你
举起手喊着希特勒万岁
却不知道,向他敬礼的人
必定要毁掉他的手臂。

我的儿,那时我听你
谈讲着英雄的一代,
却不知道、想不到也看不到:
你竟是他们行凶的奴才。

我的儿,我那时见你
随着希特勒上前线
却不知道随他出征的人
再也见不到妈妈的面。

我的儿,你曾对我说,
德国将改变得认不出来。
却不知道,德国啊,
会变成灰烬和浴血的石块。

那时见你穿上褐色的上衣
我没有表示什么异议
因为我不知今天知道的事:
那上衣就是儿的尸衣。


——1944


未来之歌


1

当年强大的沙皇统治着辽阔的俄国。
人们看见他们践踏农民和无产者
他们把鸣不平的雄鸡都剁成肉馅来吃
人们看到好人流血,沙皇们漠然无视。
  但是有了一天再也不是这样
  结束了千年的苦痛。
  悲叹消失了:粮仓上高高地
  升起一面美妙的旗帜,旗色鲜红。

2

当年骄横的阔佬盘踞在波兰。
他们开着摩托坦克发动大战
没有得到胜利,波兰反而失去,
可是农民在犁地,拖着木头的犁。
  但是有了一天再也不是这样
  结束了千年的苦痛。
  悲叹消失了:粮仓上高高地
  升起一面美妙的旗帜,旗色鲜红。

3

当年在远方的中国,胖买办们有一支军队。
人们看见饱食者腐朽,饥饿者受苦受罪
四万万人的血被千只老鼠吸干
因为胖买办在大洋彼岸有胖伙伴。
  但是有了一天再也不是这样
  结束了千年的苦痛。
  悲叹消失了:粮仓上高高地
  升起一面美妙的旗帜,旗色鲜红。

4

当我们被老爷们镇服,呵,进军东方
去杀戮自家的弟兄,我们在高加索战场
全军复没;幸免一死的也受尽饥寒
如今新老爷们又要把我们投入新的大战。
  但是有了一天再也不是这样
  结束了千年的苦痛。
  悲叹消失了:粮仓上高高地
  升起一面美妙的旗帜,旗色鲜红。


——约1947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6-15 11:45:28 | 显示全部楼层
儿歌

五月之歌


五月一日
爸爸妈妈走在队伍里
为更好的生活斗争。
不许再有苦役和贫穷:
我们也参加游行。
  树枝青又青
  旗子红又红。
  只有胆小鬼
  他容忍苦痛。

正是在五月
地里的麦秆成行列。
它将带来大丰收。
让我们努力,让我们战斗
让丰收归我们所有。
  田野青又青
  旗子红又红。
  都归我们有
  面包和劳动。


——1950


一个好战的教员

有个教员胡伯尔
他拥护战争,拥护战争。
每逢谈到腓特烈大王
他的眼睛就发光
说到威廉• 皮克从来不这样。

于是来了洗衣妈妈施密特
她反对脏东西,反对脏东西。
她抓起教员胡伯尔
把他塞在木桶里
干脆就把他洗去。


——1950


战后小曲

飞吧,风筝,飞吧!
天空里没有战争。
绳是一根长绳,放你
越过莫斯科到北京。
飞吧,风筝,飞吧!

转吧,陀螺,转吧!
街道又重新完整。
爸爸他把新房盖,
妈妈在旁选石块。
转吧,陀螺,转吧!


——1950



和平之歌
(根据聂鲁达诗意)


和平在我们的地上!
和平在我们的田畴!
让深耕细种的人
田地永远归他所有!

和平在我们的国家!
和平在我们的城市!
让建筑城市的人
在城里乐业安居!

和平在我们的家中!
和平在我们的邻舍!
和平属于和平的邻人
让家家能繁荣快乐!

和平属于红场!
也属于林肯铜象!
和平属于布兰登堡门[1]
和门上的旗,旗帜如焚!

和平属于朝鲜的儿童!
属于奈斯和鲁尔的矿工![2]
和平属于纽约的司机,
也属于新加坡的苦力!

和平属于德国的农民!
也属于大巴那特[3]的农民!
和平属于你们列宁格勒
那些优秀的学者!

和平属于妇女和男人!
和平属于老人和儿童!
和平属于海洋和大地
让它们供我们利用!


[1] 布兰登堡门在柏林市中心,是柏林民主区和西柏林的交界处。
[2] 奈斯,河名,是民主德国和波兰的界河;鲁尔,河名,在德国西部。这两条河旁都有矿区。
[3] 大巴那特,欧洲东南一片肥沃的地区,在匈牙利南部,罗马尼亚东北部,南斯拉夫北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23:02 , Processed in 0.202976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