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89|回复: 6
收起左侧

布莱希特诗辑

[复制链接]
工人诗歌 发表于 2017-3-30 12: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布莱希特诗四首

来源:《世界文学》1998年5月。译者:张黎。


水车之歌




关于这个世界的大人物,
英雄诗歌向我们述说:
他们像日月星辰一般升起,
像日月星辰一般降落。
这话听来令人欣慰,人们必须懂得。
对于我们这些养活他们的人,
只可惜总归是不免冷漠。
升起或者降落:谁承担这沉重负荷?
   当然,水车不停地转动,
   上边的不在上边停泊。
   但是下边的流水,
   却是永远推动水车。



唉,我们有主人,许多许多,
我们有猛虎和猎狗,
我们有秃鸳和猪锣,
我们养活这个也养活那个。
不论他们是好还是坏,
唉,靴子与靴子总是同道,
它践踏我们。我认为,你们明白,
我们不需要别的主人,而且一个不要!
   当然,水车不停地转动,
   上边的不在上边停泊。
   但是下边的流水,
   却是永远推动水车。



他们相互间打得血流头破,
他们相互殴斗,为了分割战利品,
称别人是贪婪的笨伯,
而称自己为大大的好人。
我们见他们不停地相互怨恨
和争斗。唯独一样,
当我们不愿再养活他们,
他们突然间会完全一致。
   因为到那时水车就不再转动,
   快乐的游戏,它要停歇,
   一旦流水以自由的力量
   去推动它自己的事业。


恶的面具


我的墙壁上挂着一个日本木雕,
一个恶魔的面具,涂着金漆。
我怀着同感看着
那额头上鼓胀的青筋,它们表明,
作恶是多么费力。


好莱坞


每天清晨,为了挣面包,
我走上贩卖谎言的市场。
满怀希望
我加入贩卖者的行列。


摇篮曲




在我生下你时,你的哥哥们
哭喊着要喝汤,可是我没有汤。
在我生下你时,我们无钱交煤气费。
于是你从世界上看到很少光亮。

在我怀着你的那几个月当中,
我总是和你父亲谈论你的模样。
但是我们的钱却不能付给医生,
我们得用它买黄油和果酱。

在我怀上你时,我们几乎
断送了一切面包和劳动的希望,
而只有马克思和列宁的书
才写着我们工人的未来是什么样。



当我在身上孕育着你,
我们的处境十分恶劣。
我常说:我怀里这小东西,
降临到一个不好的世界。

我下定决心,要想方设法,
让他无论何时都不要误入歧途。
我怀里这小东西,一定要设法帮助
这世界最终得到改善。
我看到那里的煤山
围着栅栏。我说:不用犯愁!
我怀里这小东西,他会想办法,
让这些煤给他带来温暖。

我看见面包摆在橱窗里,
饥饿的人们却得不到它。
我怀里这小东西,我说,他会设法
用那里的面包养活自己。

他们①掠走了他的父亲,
驱上战场,后来没有返回家中。
我怀里这小东西,我说,他会设法
自己不再遇到这种事情。

当我在身上孕育着你,
我时常悄悄地对自己声言:
我身上孕育的这小东西,
你一定是个势不可挡的男子汉。



我把你生到这人间,
称得上是一场斗争。
怀上你,意味着甘冒风险,
孕育你,这是勇敢的行动。

摩尔特凯和布吕歇尔②,
他们无法打胜仗,我的孩子
在那里几片襁褓和尿布
便是巨大的胜利!

面包和一口牛奶是胜利!
温暖房间:打赢一场战役!
把你养大之前,
我必须战斗,黑夜和白天。

因为给你弄来一块面包,
意味着在罢工中站岗放哨
战胜那些大将军,
向着坦克车发起冲锋。

有朝一日在斗争里
我把你扶养成人,
到那时我争取到一个同志
跟我们去斗争和胜利。



我的儿啊,不论你将来命运怎样,
现在他们已经备好警棍,
因为对于你,我的儿啊,这个世界上
只有垃圾场,而它已经派给别人。

我的儿啊,听清你母亲的劝告:
等待你的生活,比瘟疫还糟糕。
但是我生下你,可不是为了
让你有朝一日安于这世道。

你没有的东西,并非它已丢掉。
他们不给你的东西,你要设法得到。
我啊,你的母亲,生下你又不是为了
让你每天夜里躺在桥洞里睡觉。

也许你并不是用特殊材料制作,
为了你我既无金钱,又无祈祷③,
我信赖你本人,我希望
你不在失业救济所门前徘徊,
   消磨你的时光。

当我夜里无眠地躺在你的身旁
我常常去触摸你的小拳头。
不错,他们正在拿你谋划战争,
我该怎么办,才能让你不相信
   他们那肮脏的谎言。

我的儿啊,你母亲没有欺骗你,
你有什么完全不同寻常的才能,
但是她也并未怀着忧虑把你抚育,
有朝一日你会悬在铁丝网上
   发出讨水喝的叫声。

我的儿啊,你要与你的同志站在一起,
以便他们的势力烟尘一般散尽。
我的儿啊,你和我和我们的同志
必须同舟共济,必须实现
这个世界上不再有两类不同的人群。


①诗中有几处用“他们”,均指与工人阶级为敌的反动政府。
②摩尔特凯(1800—1891),布吕歇尔(1742—1819)均为普鲁士陆军元帅,前者为大兵团作战技术创立者;后者参加过反拿破仑战争,号称“前进元帅”。
③布莱希特认为革命工人阶级是无神论者,主张“自己救自己”。


 楼主| 工人诗歌 发表于 2017-4-3 01:3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布莱希特流亡诗选译


[德]布莱希特 著  /  芮  虎 译


  贝尔托尔特•布莱希特(Bertolt Brechte 1898 - 1956),德国著名诗人、戏剧家。出生于德国南部古城奥格斯堡市。布莱希特代表作有戏剧《三个铜钱歌剧》、《伽利略传》、《四川好人》、《高加索灰阑》等,被德国文学界视为二十世纪德国文学泰斗之一。其戏剧理论与创作对现代戏剧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布莱希特从小受到共产主义思想影响,创作艺术充满和平理念,对人世间的丑恶与不公竭尽讽刺挖苦。因此,1933年,布莱希特上了希特勒纳粹政权的黑名单,他的书籍在柏林遭到焚烧,他自己被通缉,逃亡国外,被纳粹政府取消了德国国籍。他挈妇将雏,先后在瑞士、法国、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的丹麦、瑞典、芬兰等国流亡,于1941年获得美国入境签证,辗转经苏联海参崴逃亡美国。他在美国由于其共产主义思想倾向,被美国政府怀疑是共产党,被限制地方居留,并受到审讯。1949年,辗转回到德国。由于西德地区属于美英法管制,布莱希特不能去。只能来到苏联管制的东德地区。在东柏林,布莱希特度过了他有生之年的最后的七年。
  布莱希特诗歌传承了古希腊叙事诗歌的特点,其语言貌似平淡,插科打诨,然而却底气十足,充满玄机。对社会问题提出了尖锐的批判。


BERTOLT BRECHTE
(德国 1898 - 1956)147

Verjagt mit gutem Grund
理由充足的驱逐


我是一个富人的儿子。
父母给我
竖起衣领,并教我习惯
被人服侍
和使唤别人的艺术。然而
当我长大成人,觉得
我不喜欢本阶级的人,
不乐意使唤,被人服侍,
于是,我离开他们,与
下层人们为伍。

这样,
他们养育了一个背叛者,用
他们的技巧教育他,他
却向敌人泄漏机密。

是的,我泄漏了他们的秘密。
我站在群众中宣布
他们的欺骗,并预言将发生什么,
因为我透露了他们的计划。
他们贿赂的僧侣使用的拉丁文
我逐字翻译为习用语言,以
证明那是骗术。我
取下他们的法律天平,指出
那虚假的重量。于是,他们的告密者
报告他们,说我和被盗者一起,
商量反抗行动。

他们警告我,还夺去
我的劳动所得。当
我的情况没有好转
他们就驱逐我,然而,
我家里只有揭露他们
谋害民众的文章,于是
他们对我发出通缉令,
罪名是我观念低下,即
低下层人民的思想。

我所到之处,有产者避之不及,
然而,无产者读了
通缉令,却给我
提供避难所。喂,我听说
他们有足够理由
驱逐你。


Gedanken ueber die Dauer Des Exils
流亡多久?


1

别在墙上钉钉了,
把外套就搭在椅子上!
为何考虑要多住几日?
你明天就回去。

别给小树浇水了!
为何还要种树?
它还没有长到三寸高,
你就会快乐地离开这里。

当人们走过你身边,用帽子遮住脸!
为何要学习外文语法?
呼唤你回家的消息,
将用你熟悉的语言书写。

当石灰从梁架上剥落
(不要管它!)
暴力在边境安装的
栅栏将要腐朽,
因为邪不压正。

2

看墙上你钉入的钉子:
你相信何时可以回去?
你想知道吗,你心灵最深处的信念?

日复一日
你为了解放
坐在斗室里写作。
你想知道吗,你工作的意义?
看那院角的小栗子树,
你曾吃力地提水浇灌!


Ueber die Bezeichnung Emigranten
关于移民称呼


我常常发现,人们用移民称呼我们是错误。
移民意味着移居国外。而我们
却没有这样,至少,不是自愿
选择到别的国度。而且没有
迁徙到一个国家,尽可能在那里长期定居。
而我们却是逃难。
我们被驱逐,被流放。
并无家可归,避难所是接收我们的
国家。
我们烦躁不安,尽可能
靠近祖国边境,等待归去的日子到来,
观察那边每一个最细微的变化,
急切地询问每一个新来者,
什么也不忘记,也不放弃
并且什么也不原谅,所有发生的事都不原谅。
哦,平静的海峡迷惑不了我们!我们
听见了他们从集中营传到这里的呼喊。
我们自己几乎也成了罪恶的传言,
越过边境逃到这里。我们每一个人
脚着破烂的鞋穿过人群
就是那耻辱的见证,那正在玷污我们国家的耻辱。
然而,我们没有人
会留在这里。决定的话语
还没有说出。


Gemeinsame Erinnerungen
共同的回忆


尼堡夏路培的夜晚
芬兰沼泽地的朝霞
报纸和洋葱汤
纽约。五十七号大街

在大会的巴黎
斯文堡和瓦棱斯巴克
伦敦的迷雾和潮湿
登上安尼约翰森的甲板

波肯库培的帐篷
在马勒比克的晨青色里
哦,工人阶级的旗帜
飘扬在哥本哈根的老城!


Der Dienstzug 1937
公仆列车 1937


1

根据领袖明确指示
为纽伦堡党代会建造的沙龙列车
被朴素地命名为公仆列车。意思是
在里面乘坐的,随车行驶的,是德国
人民的公仆。

2

公仆列车
是车厢建造艺术的杰作。乘客
有自己的套间。透过
宽敞的窗户他们看见德国农民在田里辛劳。
见此情景,他们应该汗颜
就可以去铺瓷砖的房间
进个方便浴。
借助巧妙的灯光系统他们可以
在夜里坐着,站着或者躺着读报
上面有关于政府福利的
重要报道。每一个套间
有电话相连
好像某个舞厅的桌子,男人
可以通过电话询问隔邻桌上女人的价钱。
客人不用从床上起身,就可以
打开广播收听关于别的政府
弊端的重要报道。他们可以
随时在套间里使唤仆人,在独自的
镶嵌大理石的抽水马桶上如厕。
他们在德意志头上
大便。


Fruehling 1938
1938 年春天(选一)


今天,复活星期日清晨
暴风雪突然降临小岛。
绿色的树篱间积满了雪。我的小儿子
把我从诗行间拉到
屋墙边一棵小杏树前,
我的诗歌指出他们在准备战争,
要灭绝大陆,小岛,我的民族,
我的家庭和我自己。默默无言
我们给冻僵的树
披上一件口袋。


Der Kirschdieb
樱桃小偷


一个清晨,公鸡还没有啼叫,
我被口哨惊醒,走到窗前。
曙色弥漫园子,一个着补丁裤的青年人
坐在我的樱桃树上
开心地采摘我的樱桃。
见了我他点头示意,用双手
从树枝上摘下樱桃装入口袋。
当我回到床上,好久还听见
他那令人发笑的小调口哨。


Schlechte Zeit fuer Lyrik
诗歌的坏时代


我当然知道:只有幸运儿
才受人喜爱。人们喜欢
听他的声音。他有美丽的面庞。

院子里那棵畸形的树
展示了土地的贫瘠,而
路人却骂它残废
这话也没有错。

海峡绿色的船有趣的帆
我看不见。这一切我
只看见渔人破旧的渔网。
为何我只谈论
那四十岁的厨娘变得佝偻?
那女人的胸部
依然温暖如初。

韵脚在我的诗里
看起来显得狂妄。
为开花的苹果树欣喜
还是因那泥水匠[1]
的演说而恐惧
它们冲突在我心里
然而只有后者
逼我来到书桌前。


(1939)


[1] 译注:泥水匠在这里是指希特勒。


1940
1940 年组诗选二
之六


小儿子问道,我得学数学吗?
我想说为什么?两个面包比一个多,
你已经很明白。
小儿子问道:我得学法文吗?
我想说为什么,这个王国已经沦陷。
你只要用手摸摸肚皮,呻吟,
人们就会理解你的意思。
小儿子问道:我得学历史吗?
我想说为什么,你只要学会把头伏在地上
也许就会幸免于难。

是的,学习数学,我说
学习法文,学习历史!


1940 年组诗选二
之八


逃离我的同胞
我现在来到芬兰。我昨天
不认识的朋友,给我
准备了洁净的房屋和床榻。从喇叭里
我听见人类渣滓获胜的消息。好奇地
我查看地图。在拉普半岛[1] 上面
北冰洋之后
我看到一道还开着的小门。


[1] 译注:拉普半岛 ,Lappland,即北斯堪第纳维亚半岛。


Hollywood
好莱坞


每个清晨,为了挣面包,
我走到市场,那里可以买卖谎言。
我充满希望
也排入小贩中间。


Auf einen Chinesischen Theewurzelloewen
中国茶树根狮雕


恶人害怕你的利爪
好人喜欢你的优美
我也喜欢听人
如此谈论
我的诗句。


Vom Sprengen des Gartens
浇 园


哦,浇园,让绿色生气勃勃!
浇灌那干涸的树木!多多益善。而且
别忘记那灌木,还有那
不结果的,那疲乏的
吝啬鬼!不要忽略我
花丛间的杂草,它
也渴了。还要浇灌
那新鲜或者焦黄的草坪;还有,
你要让裸露的地面保持清凉。


Zeitunglesen beim Theekochen
煮茶读报


清晨我读报,读到教皇,国王,
银行家和石油大王们的伟大计划。
用另一只眼我观看
盛满水的茶壶
看那水怎样变浊,沸腾,清亮
最后,水涨起来浇灭了火。


Besuch bei den Verbannten Dichtern
访问流放诗人们


他在梦中踏入流放诗人的茅屋,
他们躺在门前
那里住着流放的学者(他听见
从那里发出争论和笑声),奥维德 [1]
来到门前对他说:
“你最好别坐。因为你还没有死。
谁知道你就不能回去?也许你没有变,
别人却已经变了。”然而,眼里带着安慰。
白居易走来,笑着说:“谁要是谈论过弊端,
就应该受到严惩。”
而他的朋友杜甫平静地说:“你知道,
在流放地也不要忘记高傲。”然而,
褴褛的维龙露出人形问他们:
“你居住的房屋有几道门?”旁边站着但丁
拉着他的衣袖喃喃地说:
“朋友,你的诗歌有很多错误,考虑考虑
反对你的都是谁!”伏尔泰在那边叫着:
“给一苏 加三生丁,也照样饿死你!”
海涅叫道:“加点笑话进去,也无济于事。”
莎士比亚骂骂咧咧,“如果雅各来了,
我也不可以再写作。”欧里庇得斯出主意:
“如果要上法庭,你就带上个无赖作辩护人!
因为他最知道法律之网的漏洞。”笑声
还没有停下,从一个黑暗的角落
传来呼叫:“你,他们还能背诵
你的诗句吗?而他们知道这些,
就可以逃脱迫害?”
但丁轻声地说,“那是遗忘,
不仅你们的肉体会销毁,而且你们的作品也如此。”
笑声中断。没人敢看那里。
令新来者面容失色。


[1] 译注:本诗提到的西方诗人简介:
奥维德( Ovid,前43-后17)古罗马诗人,著作有《变形记》《爱经》等。因触犯奥古斯都大帝,被流放黑海,并死于该地。
维龙(F. Villon 1431-1463)法国中世纪人道主义诗人。终生流浪,居无定所。代表作《大小遗言集》。
伏尔泰(Voltaire 1694 - 1778),法国启蒙主义者,哲学家,诗人。21岁时因写诗讽刺封建贵族被逮捕入狱。31岁时被驱逐出国。主要著作有《哲学通信》《老实人》等。
海涅(H. Heine 1797-1856),德国诗人,34 岁时遭到迫害,流亡巴黎。主要代表作《哈尔茨山游记》《德国——个冬天的童话》等。
莎士比亚(W. Shackespeare 1564 - 1616),英国文艺复兴时期诗人,戏剧家。对于世界文学影响经久不衰。
欧里庇得斯(Euripides 前 480 -前 406),古希腊三大悲剧作家之一。对欧洲戏剧影响深远。
但丁(A. Dante,1265 - 1321),中世纪意大利诗人。37岁时因触犯当局,被逐出佛罗伦萨。后创作《神曲》。
译者按,莎士比亚和欧里庇得斯似乎都没有遭到过流放的厄运。或者因为他们是布莱希特戏剧创作的祖师爷,故也排列在这里。


Rueckkehr
归 来


故乡,我怎样才能和她相见?
在密集的轰炸机群后
我回到祖国。
然而,她在哪里?在耸立着
巍峨如山的浓烟之处,
在熊熊火海中
是她。
故乡,然而她怎样迎接我的归来?
轰炸机比我先到。密集的死亡
向你们报告我的归来。火的淫威
来得比孩儿更早。


(1943)


德中题目对照
Verjagt mit gutem Grund   理由充分的驱逐
Gedanken ueber die Dauer Des Exils  流亡多久?
Ueber die Bezeichnung Emiranten   关于移民的称呼
Gemeinsame Erinnerungen  共同的回忆
Der Dienstzug 1937    公仆列车
Fruehling 1938  春天
Der Kirschdieb  樱桃小偷
Schlechte Zeit fuer Lyrik  诗歌的困难日子
1940  1940 年组诗选二   之六
1940  1940 年组诗选二  之八
Hollywood  好莱坞
Die Maske des Boesen 魔鬼的面具
Auf einen Chinesischen Theewurzelloewen  中国茶树根狮雕
Vom Sprengen des Gartens  浇园
Zeitunglesen beim Theekochen 煮茶读报
Besuch bei den Verbannten Dichtern  访问流亡诗人们
Rueckkehr  归来
 楼主| 工人诗歌 发表于 2017-4-6 09: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布莱希特诗歌选译

https://www.douban.com/note/203812473/
西木古 2012-03-06 19:43:08


给蒋介石元帅麾下一名死去士兵的致辞


你四方颠沛的军涯
走到了终点。 如今你横在
四块杉木板中间

托你下士极大的慷慨
你还能穿着
你那薄如无物的军装

下士拿着长锹
中士抱着长枪
四个往日的战友将你抬起

他们一脸不悦
尽管你轻的只剩一把:
皮和骨

当火车驶近城市
中士给他的枪装上子弹
下士则将铁锹递给抬棺人

下士, 他斜坐在土坡上
琢磨着如何贱卖他们的那点口粮
他会搞到肉和烧酒。
中士,他站在土坡上
手里端枪瞄准着

四个人也挖的汗流浃背
那地上的坑正合你的身长
他们夸赞七号车厢的家伙
那家伙被利落的扔进河里
自个儿就漂了去,无需帮忙

你就这么横着,左右枕藉着战友
战友在你身下,战友
很快也将压到你身上 几个星期后
风雨会扒出你们的骨头, 那些
等待自由的家伙只会得到短暂的生命
那些不愿横尸此地的家伙,亲爱的朋友们
到来的将是一群野狗,他们
将带你们远离此地。


注:该诗收录于布莱希特“中国诗”(chinesische Gedichte)系列。所谓“中国诗”,一方面描述的题材均于中国有关,另一方面,这些诗均是布莱希特在1938年到1949年期间被创作的中国诗歌的英德译本的基础之上进行的加工再创作。



诗篇
白的篇章 诗篇第一节



每夜我浴汗而醒伴着咳嗽,汗水缠紧脖子。我的斗室太小。满屋的大天使。

这些我都知道:我爱的太多。我填满了太多的身子,耗尽了太多橙色(注1.)的天空。我当被毁灭。

洁白的身子,最柔软的它们,偷走了我的温暖,它们曾经和我走的如此之近。
如今我冰冷了。被盖上很多的被子,我将窒息。

我怀疑:他们会焚香熏烤我的身体。我的斗室漫溢着圣水。他们说:我贪恋着圣水。并且那水是致命的。

我爱的人们带来石灰粉,捧在手里,这被我吻过的手。那会是笔债而非橙色的天空,身体以及别的什么。我无法偿还。

我最好还是死去。——我半躺着。 我阖上眼。 大天使们鼓起掌来。


注:1.色彩在布莱希特的诗歌里隐藏着独特的意向,譬如橙色一般会被理解成情色和欲望,白色记忆或死亡;
  2.布莱希特以“诗篇”为名的诗集很多。该诗集著于1920年间。


哦,开始的兴趣


哦,开始的兴趣,哦,年轻的早晨!
第一棵草!遗忘就像
这绿的啊!哦那叫人期待的,
十足兴奋的书的封页!请读
慢点吧,转眼
剩下的你只觉得太少!还有那汗津
脸上的第一口痛饮!那干净爽快
的衬衫!哦爱的开始!流离的眼神!
哦工作的开始!为冷却的
机器加满油!
第一次的抚摸和第一声哼唱
那欢跳的马达!
轻烟,填满肺的!还有
你,新的思想!
吴季 发表于 2017-4-17 00:5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吴季 于 2017-4-17 01:18 编辑

布莱希特:诗九首(李以亮译)



  贝尔托•布莱希特,德国戏剧家与诗人。布莱希特荣获1951年国家奖金和1955年列宁和平奖金。


给你清晨和晚上读的诗


我的爱
对我说过
他需要我。

所以
我好好照顾自己
提防着要去的地方
害怕任何一滴雨水
会杀了我。


离别


我们拥抱。
在我手指下,昂贵的布料
在你的手指下,廉价的织物。
一个快速的拥抱,
而你受邀去赴晚宴
法律的奴才追踪着我。
我们谈着天气和我们的
永久友谊。别的
过于苦涩了。


无线电之诗


你,小盒子,紧随我的逃亡
所以你的真空管不能破损
颠沛流离从码头到车站,
所以我的敌人才能不停跟我说话,
靠近我的床头,对着我的痛苦,
夜晚最后一件事,早晨第一件事,
他们的胜利和我的关切,
请答应我呵,不要突然哑默。


读最近的一个希腊诗人


当悲叹沿墙
开始,失败已确定,
特洛伊人焦虑不安于
三层夹板做成的门前,极小极小的
夹板,互相不满、争吵
并又开始紧张和期待。


来自一个读书的工人的疑问


谁建造了底比斯的七重门?
在书上你只能找到许多国王的名字。
国王们扛石头吗?
还有,巴比伦,多次被毁灭
谁一次又一次地重建了它?在
金碧辉煌的利玛城,建筑者住什么房子?
中国的长城完工那天晚上
石匠去了哪里?
伟大的罗马城
遍布凯旋门。谁建造了它们?恺撒们
战胜了谁?拜占庭,饱受赞美
是为它的居民建造的宫殿?甚至在传说中的阿特兰蒂斯
海水吞没它的那夜,
受淹的人仍在叫骂着他们的奴隶。

年轻的亚历山大征服了印度。
他独自完成的?
凯撒打败了高卢人。
他随身一个厨子也没带?

舰队沉没时,西班牙国王菲利浦
哭了。他是唯一哭过的人吗?
弗利德里希二世打胜了七年战争。还有谁
赢得这场战争?

每一页都有一场胜利。
谁烹饪了胜利之宴?
每十年都有一个伟人。
谁付的账单?

太多的记录。
太多的疑问。


发生了什么?


实业家正在享受他的航空服务。
牧师想着八个星期前讲道时关于什一税说过什么。
将军们披上便衣看起来就像银行职员。
政府官员越来越友好。
警察在给戴布帽的男人指路。
房东过来看望供水是否正常。
记者在写“人民”一词人用大写。
歌手唱着不知所云的歌剧。
舰长在船员的厨房里检查食品。
车主在他们的司机旁边落座。
医生起诉保险公司。
学者展示他们的发现和藏起装饰品。
农民给军营提供土豆。
革命已取得了它的第一场胜利:
这就是发生的一切。


我的小儿子问我……


我的小儿子问我:必须学习数学吗?
有什么用,我想说。两片
面包到头来会比一个人所需还多。
我的小儿子问我:一定要学法语吗?
有什么用,我想说。这国家在崩溃。
而如果你只是摸着你的肚子,
呻吟,你会懂来了麻烦。
我的小儿子问我:必须学习历史吗?
有什么用,我想说。学会
头贴到地上,也许你还能够幸存。

是的,学好数学,我告诉他
学好法语,学好历史!


凝视地狱


凝视地狱,我曾听说,
我的兄弟雪莱发现它是一个,
跟伦敦差不多的地方。我,
并不生活在伦敦,而是洛杉矶,
凝视地狱,发现,它
跟洛杉矶更是差不多。

另外,在地狱,
我不怀疑,存在繁茂的花园
花卉大如树木,当然,很快,
萎蔫不振,如果不给它们浇灌非常昂贵的水。水果市场
跃入眼帘的果实,却

既无香气也无味道。无尽的比影子
还轻的汽车,比愚蠢的想法还
迅捷,闪亮的车辆,在
美好的人群中,不知从何处来,到何处去。
为幸福而设计的,房屋,空荡荡的,
即便有人居住。

即使地狱的房子也不全都是丑陋的,
但是害怕被扔到大街上的担心
让住在别墅的人憔悴
不比营房里的居民少。


邪恶的面具


在我的墙上挂着一副日本雕刻,
一副恶魔的面具,饰以金漆。
我同情地注视
它的额头,血脉贲张,似乎暗示着
作为恶魔,它是多么紧张。


来源:http://china20650380.blog.163.co ... 072201303110440561/
 楼主| 工人诗歌 发表于 2017-4-17 01:07:11 | 显示全部楼层
布莱希特•诗二首


来源:http://www.blogbus.com/bunnyzizi-logs/35519534.html
转自:http://www.blogbus.com/bunnyzizi-logs/35519534.html


【反诱骗】


你们不要受骗!
人生似戏不会重演
白昼站在大门里边
你们已觉夜风拂面:
良辰不会逆转

你们别受欺诈!
以为生命渺小不足提
一口囫囵吞下:
如果你们定要留住它
它不会使你们满意!

你们别受诺言蒙哄!
你们没有太多光阴!
把腐败让给被拯救的魂灵!
生命最贵重:
它不能复生

你们别受引诱!
去服劳役,去染肺痨!
还有什么能使你们激动和烦恼?
你们随一切动物死去
毫无后顾之忧


【冒险家的叙事诗】


格劳同•罗贝尔被太阳晒得起了病
又被雨咬得粉碎,乱发蓬松
他忘了他的整个青春,只没忘记青春的梦
摸那屋顶,永远够不着它上面的天空

啊,你们从天堂和地域(狱)中驱赶出来
你们这些杀人犯遭遇了许多不幸
为什么你们不呆在母亲的柔怀?
那里宁谧,可以睡觉和藏身

即使母亲已经忘记了他
他还要在苦艾酒海中寻找
狞笑、咒骂之际,并非没有泪花
那是故土,在家总比流亡要好。

闲逛地狱,穿过w天堂
沉寂中全是狞笑而罪恶的面孔。
他偶然梦见一小块草地,
上接蓝天,余下便是虚空。



上诗第一首的另一版本:


抵抗诱惑

贝尔托•布莱希特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2ef2b20102v9n9.html


你们不要被诱惑!
返回的路已不存在。
时日伫立在我们面前,
你们已能感到夜里的风,
清晨却不会再次降临。

你们不要被欺骗!
生命孱弱。
尽快去享受生命吧!
当你们最终不得不离开生命时,
你们不会餍足于此。

你们不要接受骗人的安慰!
你们没有太多的时间!
让腐烂成为救赎吧,
生命最可贵,
但我们所剩无几。

你们不要被诱惑!
接受奴役而被人榨干一切
还有什么东西会让你们恐惧?
你们会如同动物般死去,
在那之后,一片空虚。
吴季 发表于 2017-4-17 21: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子流亡途中
——撰写《道德经》的传说


布莱希特作(1939)
严宝瑜 译

1

Als er siebzig war und war gebrechlich
Drängte es den Lehrer doch nach Ruh
Denn die Güte war im Lande wieder einmal schwächlich
Und die Bosheit nahm an Kräften wieder einmal zu.
Und er gürtete den Schuh.

先生七十那年已年老体衰,
但他还得另找安宁处栖身。
这时候四海内善又吃不开,
恶再一次在天下得逞。
这样,他就扣上鞋带准备起程。

2

Und er packte ein, was er so brauchte:
Wenig. Doch es wurde dies und das.
So die Pfeife, die er immer abends rauchte
Und das Büchlein, das er immer las.
Weißbrot nach dem Augenmaß.

他收拾好路上要用的东西,
不多,但也还有这样和那样:
一根旱烟管,这他每晚要吸,
一本小书,这他每天要看,
还随便带了些馍馍样的干粮。

3

Freute sich des Tals noch einml und vergaß es
Als er ins Gebirg den Weg einschlug.
Und sein Ochse freute sich des frischen Grases
Kauend, während er den Alten trug.
Denn dem ging es schnell genug.

临别时,眺望了一下平川的景色,
走上山路时,就把它抛在脑后。
他骑的牛一路上享用着道旁的青草,
慢嚼细咽,牛背上驮着老头,
这慢悠悠的速度对他已经足够。

4

Doch am vierten Tag im Felsgesteine
Hat ein Zöllner ihm den Weg verwehrt:
“Kostbarkeiten zu verzollen?”— “Keine.”
Und der Knabe, der den Ochsen führte,
sprach:“Er hat gelehrt.”
Und so war auch das erklärt.

他在崇山峻岭里四天行走。
一个税卒挡住他的去路。
“可有贵重的东西上税?”,
答:“没有。”
牵牛的童子插嘴:“他是个教书的!”
这样便算是说明了理由。

5

Doch der Man in einer heitren Regung
Fragte noch:“Hat er was rausgekriegt?”
Sprach der Knabe:“Daß das weiche Wasser in Bewegung
Mit der Zeit den mächtigen Stein besiegt.”
Du verstehst, das Harte unterliegt.”

正碰着那人高兴把事情追问:
“他可研究出什么道理?”
童子说:“滴水穿石,
柔弱的水也能把巨石制胜,
你懂吗,这就叫柔能克刚,弱能胜强!”

6

Daß er nicht das letzte Tageslicht verlöre
Trieb der Knabe nun den Ochsen an.
Und die drei verschwanden schon um eine schwarze Föhre
Da kam plötzlich Fahrt in unsern Mann
Und er schrie: “He, du! Halt an!”

那童子趁着天色未晚,
鞭打着青牛急急前行,
看着那三个在松林里走远的旅伴,
我们那个汉子忽然来劲,
他大声呼喊:“喂,你们停停!

7

“Was ist das mit diesem Wasser, Alter!”
Hielt der Alte: “Interessiert es dich?”
Sprach der Mann: “Ich bin nur Zollverwalter
Doch wer wen besiegt, das intressiert auch mich.
Wenn du’s weißt, dann sprich!

老头,回来请说说那水的道理!”
老人停下来问:“你对这有兴趣?”
那人说:“我虽是关卡上小卒一名,
对谁战胜谁的问题也十分关心,
你既知道,就请把这道理讲清。

8

Schreib mir’s auf! Diktier es diesem Kinde!
So was nimmt man doch nicht mit sich fort.
Da gibt’s doch Papier bei uns und Tinte
Und ein Nachtmahl gibt es auch : ich wohne dort
Nun, ist das ein Wort?”

给我写下来,你讲,这孩子记!
这种东西可不能随便放行。
我们这里有纸,也有笔墨,
还备有夜餐,我就住在附近。
怎么样, 一言为定?”

9

Über seine Schulter sah der Alte
Auf den Mann: Flickjoppe. Keine Schuh.
Und die Stirne eine einzige Falte.
Ach, kein Sieger trat da auf ihn zu.
Und er murmelte: “Auch du?”

那老头回头向那汉子端详:
这人身穿补丁短衫,光着脚板,
额头上尽是一道道皱纹。
“嗨!看上去他不是个当权派。”
他寻思着想:“你不过和我一样?”

10

Eine höfliche Bitte abzuschlagen
War der Alte, wie es schien, zu alt.
Denn er sagte laut: “Die etwas fragen
Die verdienen Antwort.”
Sprach der Knabe:”Es wird auch schon kalt.”
“Gut. ein kleiner Aufenthalt.”

这老人已上了年纪,
对有礼貌的请求已无力拒绝。
他大声说:“人若提了问题,
总该给一个回答。”
童子也说:“天色已转凉”。
“好,那就在这里耽搁一晌。”

11

Und von seinem Ochsen stieg der Weise
Sieben Tage schrieben sie zu zweit.
Und der Zöllner brachte Essen (und er fluchte nur noch leise
Mit den Schmugglern in der ganzen Zeit).
Und dann war’s soweit.

那圣者从牛背上爬了下来,
他们俩工作用了七天整。
每天那税卒送来饭菜,(为了安静,
连咒骂走私者也只用轻声。)
最后终于写成。

12

Und dem Zöllner händigte der Knabe
Eines Morgens einundachtzig Sprüche ein
Und mit Dank für eine kleine Reisegabe
Bogen sie um jene Föhre ins Gestein.
Sagt jetzt:Kann man höflicher sein?

一天清早童子把写好的交给税兵,
那文字共有九九八十一行。
他们谢过了送他们的微薄礼品,
拐过松林向深山行进,
你们说,哪有比这更礼貌的事情?

13

Aber rühmen wir nicht nur den Weise
Dessen Name auf dem Buche prangt!
Denn man muß dem Weisen seine Weisheit erst entreißen.
Darum sei der Zöllner auch bedankt:
Er hat sie ihm abverlangt.

我们不能只把圣者赞扬,
他的名字虽在书面上闪闪发亮,
但先得有人去把他的智慧挖出,
所以那个税卒也理应受到表彰,
没有他,圣人的智慧无从传扬。
 楼主| 工人诗歌 发表于 2017-4-18 00:5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忆玛丽安


那是蓝色九月的一天,
我在一株李树的细长阴影下
静静搂着她,我的情人是这样
苍白和沉默,仿佛一个不逝的梦。
在我们的头上,在夏天明亮的空中,
有一朵云,我的双眼久久凝视它,
它很白,很高,离我们很远,
当我抬起头,发现它不见了。

自那天以后,很多月亮
悄悄移过天空,落下去。
那些李树大概被砍去当柴烧了,
而如果你问,那场恋爱怎么了?
我必须承认:我真的记不起来,
然而我知道你试图说什么。
她的脸是什么样子我已不清楚,
我只知道:那天我吻了它。

至于那个吻,我早已忘记,
但是那朵在空中漂浮的云
我却依然记得,永不会忘记,
它很白,在很高的空中移动。
那些李树可能还在开花,
那个女人可能生了第七个孩子,
然而那朵云只出现了几分钟,
当我抬头,它已不知去向。


赏心乐事


清晨看向窗外的第一眼
一本失而复得的旧书
兴奋的脸
雪,季节的变化
报纸

辩证法
淋浴,游泳
从前的音乐
舒适的鞋子
领悟
新的音乐
写作,种植
旅行
歌唱
保持友善。


(1954)


伟大的赞歌


赞美夜晚和那拥抱你们的黑暗!

你们来了,结伴成群,
昂首仰望天空,
你们那儿已日落西山。

赞美与你们同生死的青草和动物!
看吧,它们
像你们一样生存,
又决然和你们一道死去。

赞美这靠尸体生长、朝天欢呼的树!
赞美这尸体,
赞美这树,它吞噬尸体!
也赞美苍苍天宇!

衷心赞美苍天的糟糕的记忆!
他甚至不知道:
你们的名字和相貌,
你们还存在,却无人知悉。

赞美腐败,黑暗和冷酷!
仰望苍穹:
这不怪罪你们——
你们满可以无忧无虑地死去。


(来源、译者不明,待查。原帖中有几首已转过,还有两首系灿然所译)

帖子原题:柏林的好人 | 布莱希特诗七首
来源:https://sanwen8.cn/p/286CwD6.html

2016-08-26 10:32 | 濮哥读美文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15:37 , Processed in 0.187235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