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74|回复: 0
收起左侧

[投稿靠近] 《城市与乡村》(组诗节录)

[复制链接]
谭斌康 发表于 2017-3-27 17:3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城市与乡村》(组诗节录)
   谭斌康


《黑夜邀请了我》

黑夜邀请了我,于是我成为了黑夜的同谋
黑的背面站满火树银花的人
他们在黑色的帷幕里
数钱,耍牌,闻酒香,说或荤或素的段子
舞黄昏的太阳,揭风月的盖头
红丝线断了,绿丝线重新接上
谎言的光芒染就功名
守着废话、大话和空话,把刚刚过去的白昼颠覆
用一根指头遮去事实的真相
炙热的承诺只是繁星的碎屑,莲的梦被花言中击灭
远处是灰烬的反光
此刻你面带笑容,却暗渗毒霜
带刀的暗语欲将弱水砍断,弱水无骨却比骨更骨
比铁更铁,比钢更钢
不等到黑夜驱赶,不等到黑夜熄灭
我将抽身离开,却发现已经深陷其中
白被染成了黑,红也染成了黑


《我无法阻拦》

倦意 我无法阻拦
蜡烛在停电后就要点燃
失眠 我无法阻拦
星光下暗中移向明天
国事  我无法阻拦
公民太小了,像英雄更像罪犯
私事 我无法阻拦
高山 平原 城市  乡间
车速 我无法阻拦
一声呼啸  又一声,才觉出是冷风
车祸 我无法阻拦
我尚未赶到出事地点
单调 我无法阻拦
停下,一点 走吧,一条直线或者多种曲线
混乱 我无法阻拦
最完美的曲线都是一个满圆
疾病 我无法阻拦
自然要让生成的还原
传染  我无法阻拦
所有预防都预知了祸患
迫害 我无法阻拦
罪恶 我无法阻拦
许多单位都可以互换
爱情  我无法阻拦
背叛  我无法阻拦
我已在天上,不再知道人间
活着 我无法阻拦
死去  我无法阻拦
我的生命眼看着由勤到懒
那里 我无法阻拦
这里 我无法阻拦
无处不在的叫作空间
现在是下午三点或者四点
我一样无法阻拦
天热了 天又凉了
世界  我无法阻拦
你  我无法阻拦
洗干净的衣服乱乱的
挂在房间里(谁会阻拦?)
我就在安然、温暖
一切都各自说着
却仿佛我一个在发言


《命运或者沉思》

麻雀没有来啄食架上的玉米
今早,阳光牵着它们往别处飞
串好了的辣椒串,红起多半个檐墙
整个院子走着阳光,亮得辣香辣香
院里,地里,一路去,松软的地面上
暂时印上母亲水鞋的齿痕......光阴就这样续着
母亲渐渐老了,老苦在个家
家在村口,村口是地,地头是坟
坟头野花丛流转着的清风,是几乎每个村庄含着的梦
村北不远的渭河,照天也照人,这古代的大河
在时光中更弄弯了自己,展现过无数个自己
在夜里,是黑暗底部的裂缝
将自己整个微明流动
父亲循渭河远逝。我曾想对父亲说
你只是转移了你的空间
你只是带走了你的时间
就像花朵,留下了果实
父亲带走的一切,星散,相聚
送回来一些记忆;再聚,而我在哪里
孩子又在哪里,而妻又在哪里
这爱,就像命运手中的鞭子
仍高举神秘;我,就愣在此地
至不惑而仍单身:瘫痪在一个狠狠的沉思里


《二妹子出嫁》

花喜鹊叫来了红灯笼
二妹子要出嫁了
留在水田边的荷花
随一阵南风微微起伏
淡淡的清香
远远的  就轻轻描弯了她的眉梢
红灯笼  是二妹子始终不肯落泪的眼睛
两只红蜻蜓  轻盈的身影
在梳妆镜面的梨花前 停不稳
二妹子笑靥里的丝绸  正尽量用心的飘
初夏  酒窝里:却早就满溢了槐子花的蜜
阳光烫得晃人人
人找水  人更红
酒一温就热了
红烛焰  二妹子一双美目一挑
到了今晚上  明星们
就都不闪亮了
二妹子出嫁前
先没和土疙瘩拉话话
只叫他把那些个绿树林子
像翅膀飞遍了座座山梁
土疙瘩的小山庄
一下子挂在了互联网上


《三月的镢头》

我一镢头挖下去
是三月
再一镢头提起来 是远山
白云在排演什么
涌出朵朵那群自我
镢头什么也不问
大地怎么醒来的
泥土黄黄的仍沉默
青春不能乱说
来时的路通向哪里
你转身会有人让它继续着
听:清河流着蛙鸣
远远的 绝不会是为感谢我
除了挖掘 我不曾为谁做什么
鸟儿的翅膀在高空划着
杨柳的枝条绿了下来
你走过来 带着花香
最好是准备和我恋爱
要不我和你永远没有离别
再一镢头挖下去
泉水消融了地下的冰雪
塌了周围的黄沙冒起水泡儿
我索性坐上斜坡一个人歇着
刚破土的嫩芽儿张望着
我压坏了几棵? 谁来怪我?
不禁长吸一口气
手捺胸脯  慢慢吐出来
明年三月  我不会还记得我


《秋天已在村庄降临》

原野显得开阔、平整  蝉声渐不可闻
残留的作物更醒目、宁静
秋天已经确切来临
新收的粮食和部分秸杆已转进小村
天空中更易见到鸟儿飞翔的翅膀
树木变得疏朗起来
飒飒声渐弱  似易同意更多的风穿过
积得越来越厚的黄褐落叶
提前织就预防秋凉的衣物
可惜它们本是衰落之物  自己很快也要消逝
蟋蟀的清响在午间会和午夜一样清亮
阳光也像月光一样越照耀越清朗
虽然白云还会变乌云  闪电也还会再临
但秋天的白云才更像白云
淡淡的  像地上的棉花在天上最先成熟
等不了多久  棉花就要在地上尽展丰收的白云
河水这几日静静流淌  离开我们似乎远了
在岸边疏林的衰草之上闪烁如明镜
但比起记忆  却要离我们稍近一些
毕竟,夏天的火焰不只是灰烬  仍闪耀在光阴


《金子歌》

阳光纷飞着  黄鹂滴下金子
沿河望过去  大地翻开金色的麦浪
浩瀚且忍耐
手搭凉  持鎌刀的人
只一晃他的金子  一个微笑
清风就隐藏了所有苍茫
他想起  金榜上有他的孩子
儿子在这里劳动过 金子一样伫立过
他的心就闪闪金光
               
而另一座金光闪闪的大都市
戏文一样 谜一样
有他叫金花的女儿 成了金领了
而她镂金样的痛苦
白金样的荣耀与骄傲
戏文一样  谜一样
给他寄来许多不眠之夜
繁星金亮 月光金凉
对她是一座沉甸甸的金像奖
而在他 是一枚空中飞过的金针菜或一粒煮不熟的金蚕豆
            
院中葡萄架下 他雕刻“沉默是金”的青石板案
就是他的金銮殿 他喜欢端坐前面
可家中没有人认同他的金碧辉煌
就连妻子的小金牙  隔三差五地也数落他
“只知把土坷垃当金子挖
挖不出个大金窑
反倒又放走了小金马驹 早飞走了金凤凰”
他掌心一搕飘出金星的玉烟斗  灿烂一笑
“只知乡土金公司
只早就好了一座金子样的村庄”
渐渐地 沃野千里 渐渐又飘出他胸怀开阔外向的金嗓


《天鹅》

远近的庄稼和村庄在风中走动
一派野花 原野的边缘缤纷起舞
星空下 在一只黄鹂的叫声里
飞翔着另一只黄鹂的歌声
盘旋回顾  等待于秋水暮归的湖
大风下  一只天鹅在等一个少年远足
少年临溪顾影  溪水破碎
点破掌上明镜  返照少年内心的完整
风吹水响 远方一现
风声水声中远方已远
不再可疑 是一个旧日发光的秘密
少年途经天鹅 带走阵阵回忆


《黄昏或幸福》

黄昏中有鸟儿叫着
原野就像一个空旷的园子
夕阳虽然在 西天沉落着金子
晚霞映出了 天幕中藏着星子
我看见了我听见了
这时我不失为一个幸运的人
牺牲白昼  拥有夜晚
为了爱你 忘了自己
我就不是自私的人
让你幸福
我的痛苦也成了幸福
谁又能说我不是个聪明人呢
过去的风雨不会真的过去
沉稳的心跳仍在沉稳继续
就像鸟儿叫着
黄昏也不歇着
我听见了我说出了
我不是一个孤寂的人
我有时会想你
有时 我会微笑起来
在爱中成为爱人
我是一个幸福的人
黄昏鸟儿叫着
空旷的原野正仿佛我开阔的胸怀


《城市之上》

建筑物立起了城市的榜样。
每到一个街口,
太阳却向我昭告:
虽然他在沉落,
金色依然正旺。
每到高楼的缺口,
喧嚷着的广告缤纷如飞天起舞。
太阳都向我昭告:
看那蓝天空空,
他的光线就在其中。
又一次将离开这城市,
我爱,我不得不开怀。
夕阳正向我昭示——
虽然多少光线到了我眼睛,
要抓住现在可还是不可能。
立交桥下,轿车们纷纷掀出来波浪,
城市之上,群鸟在飞翔,
火烧云正展开他们的辉煌。


谭斌康,西安人。文学士,21世纪战略之父。顶级战略家,当代诗歌里程碑,流行歌曲里程碑,旅游宣传语先驱,北京与里约奥运会开幕式真正创意人。诗见《大学生》《诗刊》《中国年度诗典》《中国当代诗歌赏析》等百十种书刊。


姓名:谭斌康
通讯地址:西安市周至县哑柏镇景联村北景寨南街1号谭斌康[710406]
座机:(029)85148531
手机:15309279298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614973073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17:21 , Processed in 0.186957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