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0|回复: 0
收起左侧

[诗歌发贴区] 《牺牲,或者祭献》(四章)

[复制链接]
谭斌康 发表于 2017-3-22 11:50: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谭斌康 于 2017-3-22 11:51 编辑

《牺牲,或者祭献》(四章)
     谭斌康


     1

  落日,一点一点下沉。我坐在黄昏边沿,选择坠落……
  坠落漠北。那是我的语境。
   之前,我的食指,必先击中一个目标,一个具象的活物——
  他的眼神是干净的,骨骼是石制的。在漫长的时间堆积中,他身体的这些零部件,成了破碎品。血液,由红变紫,且,一滴一滴转凉……我要解开他身上的绳索,他的心脏,还未被时代的锈斑覆盖。
  他说过,干净的人,终会赴向同一个刑场。
  我触摸到地平线上,还有他的余热。
  我和他的灵魂,还未断裂。 那么,不同生,便共死。
  我们有着相似的墓志铭。
  这是向天地,祭奠的惟一方式。


     2
  子夜。茫世无边,明月抽象。
  我们抱紧晚钟,不断地倾诉。倾诉我们前世投错了人类,倾诉今生的道路,为什么在穷途时又添末路?
  所以,我们困扰在阴阳镜前,是必然的。
  壬辰年。春天,我是他的绑架者,我用文字,为他布置祭坛。
  祭坛上供奉的,是我为他交出的五谷,和丰登。
   他的炊烟,陷在黑暗太久——
  我怎能不绑架这一具辽阔的神?
  注意了。我并非要在月圆之后让他复活。我的指头,命中他的十字路口。
  天地恍惚。众鸟未归。

   3

  鸡鸣。我们被人世的灯火,逼向黑夜的深渊。
  肋骨上滋生荒草。
  万声鸦鸣,哭断我们的墓碑。
  魂,无栖息之所。
  必须低下去——
  我们继续垂钓,未尽的余生。
  我们在悬崖上攀援,穿越天堂与地狱。
  星辰,为之众叛亲离。
  欲望不古。我们回到老井前,摇起废旧的水车。用月光,一针一针串起时代的裂缝。我们丧失了血和泪啊,祖先,还我们古老的姓氏。
  十指相扣,我们打捞故乡的原风景。
  面对遗失的村庄,我们还能流出一捧清泪……


   4

  他说,天要亮了,天降大任于我。
  夜晚的潮汐,慢慢消隐……
  我该放下孤岛了。放下孤岛的日子,多美好。
  我还能残喘着,找回自己的囚衣。还来得及打开瘦削的酮体,拥抱旷野。
  我躺在黎明的肩头,依然无眠。面对大地这样一张白纸,该如何写下悼亡的诗篇……
  是啊,无法奋笔疾书。我才从夜茧中破出,浑身无术。
  请为我剔除黎明的胎衣。
  完成一种仪式后,我似乎又回到了人间,举着自己的头颅,再一次图腾、阵痛、痉挛、抽泣……
  东方。半边红日,匍匐在大地伤口。





谭斌康,西安人。21世纪战略之父。当代诗歌里程碑,流行歌曲里程碑。旅游宣传语先驱,北京与里约奥运会开幕式创意。诗见《大学生》《诗词通》《中国年度诗典》《中国当代诗歌赏析》等。



姓名:谭斌康
通讯地址:西安市周至县哑柏镇景联村北景寨南街1号谭斌康[710406]
座机:(029)85148531
手机:15309279298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6149730732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22:22 , Processed in 0.142729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