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30|回复: 13
收起左侧

《母亲》

[复制链接]
呆呆 发表于 2017-3-17 21:28: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呆呆 于 2017-3-17 21:48 编辑

《春风破》

想邀请一个人去看花
遇见雨

追上藏在嫩叶里的祖母,又要去爱水纹里的白云
我想。
我们应该南辕北辙,羞于防范
走到哪儿。都假装是一枝花

正在被过路的人们
偷偷赞叹


《桃花》

我忘了桃花有多美。就像流水记不住自己的轮廓和线条
我忘了和我一起看桃花的人

在人世间慢慢走着,那么多桃花

落在肩头
被春风窥破。忘了自己有多美


《油菜花》

生病了就去开满油菜花的田埂上
坐一坐
就像来到春天深处

黄雪簌簌而落,暮色也在慢慢失去重量

蝴蝶。一忽儿是木纹

一忽儿。是月光

唯有少年,在另一侧世界,邪恶地奔跑着


《灯》

将火取回一点,供奉在家中
在山上
看万家伶仃,有人化身空气,有人闪身入内。树影时远时近,在风中微动

活在树枝上的灯
它们向着另一个空间

张开耳朵。丁酉年除夕,小镇上落着雪。石桥那头

撑黑伞的行人
他们不知自己失去重量,成为一朵朵雪的花


《小》
----如梦。令

越往深里去。寂静越聚越多,动人的变化就在某处
星星们

揭开书皮。合欢树下,一对少年在波涛中
轻轻摇动
另一本书里,母亲们躲在蓟草下。她们梦见自己

长出春风般的五官和四肢;云朵上。
三三两两的小镇
可能是丝瓜架,可能是白玉栏杆


《飞花令》
--写给春天

戏台上的蝴蝶,将翅膀涂成靛蓝,大红,墨绿。
灯光下
化成翅膀的雨水,被轻轻捺住:看戏人,手里皆握着桃枝;有时春风过度渲染

桃花们早早随了流水。
我听到春天在喊:子期。子期。仿佛那流水,每一世都会迷路
每一世
都有桃花。扮家家,猜两小,撑一篙竹伞

弯过野溪。掐到个行雨的妖怪
去春山,救一枚弯月。落一次人面


《睡莲》

有时候。莲花需要放到雨水里去烤
烤熟了的花瓣

在炊烟中
奔跑。雨水落到地上,生出双翅;提着木桶。木桶里装着的天空

轻声啜泣。
在莲花旁睡去的老者,像云朵一样白。一个少年
要打听进村小路

老师。今日有遇。有从“一”跃出的万物。跌入一个个深坑
老师。我懂,你藏于幽冥中的莲花,已把人世搬空


《迎春》

死去的人借青苔。造火;因晨曦幻化而来的桥
抱着翅膀

蹲在岸边饮水。房屋在火中翻滚,造势。烧饼铺
踱出外祖父

他穿长衫。瘦削,忧郁。
细雨中,两只燕子在绣荷包

七八个丽人
由猪圈逶迤而来。忽忽。散成轻烟,入五侯


《栀子》

---“卖梳子少女,她被自身的香气劫持。”

课堂上。我们的语文老师,刚刚来到这个城市
他尚未娶妻
三十年后。他死于一次酒醉。但是今年,南风偏着侧脸

它纤弱
从未爱上任何人。黄昏时分,我们跳过书院后墙

小树林里。花枝隔空,一场雪懒洋洋
横过来横过来
这春天果然深明大义。露中抱拳:珍重!珍重!


《春草生》

--离恨。渐远渐生
少年时读一本书。必要读出纸张间的仇怨来

好比是:草间弥生
再好比:月色泯下露水之机锋

去树中寻人,又说不清缘由。唯有东风不负,想想。
白衫少女。
手中执一枝香柏,在细雨里赶路


《离恨》

公子。你杯中有流云
需浅饮,辄止
玲珑的妹妹,依旧爱笑,去河边折柳

她叫阿宝,白秋练;亦唤作月娘
冷月留半颗。闲得狠
忽然。空山生出双翼,是她。放出来纸鹞,慢慢摇


《母亲》

五月里母亲坐在紫楝树下哭泣
我要那女孩穿上花裙,外婆家住在桃花墩

我要那尺蠖放弃吐丝,缩在树皮里
等月亮从山巅走来

十二月母亲坐在稻草里哭。她的孩子要去桃花墩。桃花墩在哪里?
一起回来的人。放下口袋里的南瓜,粟米

和青菜
用溪水洗干净脸和脚趾。母亲,待你取出肃穆的花朵
供他们休憩


《节日》

我要在繁花旁照一张严肃的相
---是为节日。
我要为迟到的雨水,说一声抱歉。它需要一把伞,一件衣,一丁点温度。陌生人,你初来此地
我要为你。清风
里折来蝴蝶雪白的骨


《玉兰辞》

今夜的玉兰,是酒。离殇;药和姿态
今夜的玉兰。折雨入春闺,折风。送远人


《雨落着》

寻一个话题,去亲近雨。细雨斜风,今夜亦心怀利器
房舍在雨中赶路

年青人。可是你要循着另一个黑夜

心花才能怒放?打开窗看看吧,桃花们灵魂多么轻盈。天一亮

白色小鸟就要离开枝头,
被雨亲过的树叶
看起来。没什么两样我担心它们。如何回初衷里去?




雅阁 发表于 2017-3-18 14: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长老出关了。

呆呆,这个名字很卡通,像两个小朋友靠在一起。

诗还是不说了,一说就觉得我这样的就不必写了,相比之,我们组织语言的能力实在是太low了.

除了断句,分行,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句号了,在你想象不到的地方,像一颗炸弹它就落在那里,让你目瞪口呆,怎么可以这样。
 楼主| 呆呆 发表于 2017-3-18 16:45:06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3-18 14:00
长老出关了。

呆呆,这个名字很卡通,像两个小朋友靠在一起。

是啦,呆呆就是两个小朋友手拉手。


哎呀,我就喜欢把句号当炸弹用。
雅阁 发表于 2017-3-19 13:25:2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过一个美人变猪的传奇,不过已经忘记了,这里拿来真是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最入心的还是母亲

母亲,待你取出肃穆的花朵
供他们休憩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3-20 18:4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呆呆的长句如水袖,词又是清淡的,读诗如看水墨。
欧阳关雪 发表于 2017-3-20 23:29:56 | 显示全部楼层
生病了就去开满油菜花的田埂上
坐一坐
就像来到春天深处

黄雪簌簌而落,暮色也在慢慢失去重量
蝴蝶。一忽儿是木纹



母亲,待你取出肃穆的花朵
供他们休憩
夜听风雨 发表于 2017-3-23 18:00:4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一组,赞。
黑郁金香 发表于 2017-4-9 20:27:0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几年前好像读过楼主的文章,有一颗喜欢文学的恒心,继续看
钱松子 发表于 2017-4-10 12:40:5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道别样的风景。喜欢
1339089613 发表于 2017-4-14 16:28: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读诗总是没有耐心,如果记不住就不去了
1339089613 发表于 2017-4-14 16:30:1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只留下一种感觉,缓缓的沉淀,细细的侵入我神经的触手
谢泽雄 发表于 2017-4-14 19: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佩服呆呆。
赵林 发表于 2017-4-15 01: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地地道道的散文诗,成了诗歌的精华(有空时候翻一下十五年之前湖南省刊的《散文诗》,那个时候刊载的文章无论题材、意境、情调及格式都精美绝伦,当然还有不浓烈色彩的插图——你写的与之相比也不输精彩,但我不知道如何赞美你,因为那是别人十多年前的《散文诗》。《散文诗》是否在一直进步,还是退步了,让你赶上或者赶不上,都不好说,我也至少将近十五年没再看这个刊物)。          (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也在想出此话的责任:啥是散文诗——  啥是诗歌——   啥是反复的描摹————仅仅限于自己的欣赏水平)。(只有黑色的郁金香之类的人对你有一颗粘乎乎的”爱“,估计,你会满足)。

——时光冉冉,将近二十年,静下心来看你的文章,让我又触摸了一番中学时候的《散文诗》。




赵林 发表于 2017-4-15 01:53:22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我的不对,不该谈论”题材“之类的东西。     


《春风破》

想邀请一个人去看花
遇见雨




我要为迟到的雨水,说一声抱歉。它需要一把伞,一件衣,一丁点温度。陌生人,你初来此地
我要为你。



——静下心来看,会让人投入的。  静下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2 19:59 , Processed in 0.247808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