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74|回复: 0
收起左侧

参赛作品:邙山律

[复制链接]
丁南强 发表于 2017-3-6 19: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丁南强 于 2017-9-26 22:27 编辑

邙山律
  
  “陟彼北芒兮,噫!”
        ——东汉•梁鸿《五噫歌》

 

乌鸦孵化的傍晚
鹤与非鹤缭绕山腰
杜甫从杜楼村赶来[1]
邀香山白居易、邙岭孟郊等
一起登上邙山翠云峰[2]

蟋蟀弹拨星星草
星空随石桌转盘转动
云与象云飘进壶里
满脸雀斑的死神侍者斟酒
众人把杯中的峰顶一饮而尽


  二

定鼎北路,东风越野车
用钢铁、塑料、铝、橡胶、玻璃
合成的工业肉身,承载紫薇大帝[3]
披发跣足、执掌经纬的雷电真身

新修的310国道,喇叭声传来
王朝青铜的回音,野兔的裙裾飘动
墓冢吟诵法度森严的旋律
惊蛇入草,地平线突破天空的法则


  三

沉睡的帝王长出荆棘
翠竹披着将相的叶子
榆树枝条翻卷
庶民的榆钱

打开十五年花脸杜康
曹操从瓶口策马而出
一朵夹竹桃的金酒樽
斟满江山,清冽的遗址


  四

                  邙山
                陵墓群中
              包括东周王墓
            八座,东汉帝陵八
          座,曹魏帝陵一座,西
        晋帝陵五座,北魏帝陵四座,
      五代后唐帝陵一座。东汉帝陵分
    别是光武帝原陵、安帝恭陵、顺帝宪
  陵、冲帝怀陵、灵帝文陵;曹魏帝陵是文
帝首阳陵;西晋帝陵分别是宣帝高原陵、景帝
峻平陵、文帝崇阳陵、武帝峻阳陵、惠帝太阳
陵;北魏帝陵分别是孝文帝长陵、宣武帝景陵、
孝明帝定陵、孝庄帝静陵;五代后唐帝陵是明
宗徽陵。六代二十四位帝王萃聚邙山黄土之下。


  五

刘秀在黄河的枕头醒来[4]
携手苦楝皇后,从17.83米高的
陵寝缓缓走下,在1458株血柏间漫步
游人击掌的鸟鸣里
巨龙盘绕,开胸见佛
神道边,石人石兽镇守
帝国的苍茫

铁谢羊肉汤馆,晨练后的诸侯
喝得正酣


  六

挂六国相印的苏秦
以舌头瓦解六国合纵的张仪
生啖猪肉的樊哙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班超
此间乐,不思蜀的阿斗
无言独上西楼的南唐后主李煜
吕不韦、贾谊、石崇、薛仁贵
狄仁杰、颜真卿、王铎等
拔掉额头的青草,与杜甫、孟郊
出入市政大厅、街头巷尾
时代购物广场、瀍河东关庙会
龙门东山宾馆、金谷园小旅馆
或去笔会,研讨,座谈
有的走下舷梯,被“双规”


  七

转身,走进与荒诞的合影
梨花阵阵,白若异端
桃子的出身,决定溪壑的颜色
一群魅影押解着我

放学回家的路上
绷紧神经的芦苇,摇曳北斗
血统纯正的光芒
把牛鬼蛇神五花大绑


  八

剪影如同思想。梨树
洒下解放牌卡车
满载修正主义的四吨月光
年幼的我盯住肚脐
发红。如果砍掉反动的树杈
梨园将不复存在,桃代梨刑即为谎言

桃梨哗变中,脱掉绿军装的蛇
爬进“五七干校”的果园


  九

梦见自己在山顶
被老虎吃掉,一点血迹不剩
包括砖瓦厂烧结的童年

惊醒,邙山公社巨大的空旷
被饥饿的羊群啃吃干净
我在一缕口水里下山


  一〇

父亲熹微中打来
洗脸水,搪瓷鲤鱼跃出水盆
引发灵魂深处
里氏7.8级地震

在干旱的床上漂泊,窗外
一天与二十年有相同的恐惧
一个伟大的早晨
在万年青的噩耗中结束


  一一

鸡瘟过后,回到老家
一夜冻雨,村东集体的白杨林
姐姐引领我在高大的天堂
捡回一筐死麻雀

外祖母用瓢舀出的悲悯里
蒸煮,树上零下15℃的灵魂
那是一九五九年,大饥荒中
不再飞翔的亲人,永世的灰影


  一二

人民电影院看完越剧《红楼梦》
一路上,街道打扫落叶的标语
河滩降下残云的旗帜
狗尾草的梦魇在下游颤栗着

我没能回家,枯坐河底
上游的乱石从眼里流出来
歪脖枣树上,意外的寒鸦飞起
雀斑似的村落,透出远方的旨意


  一三

狂风的信徒
把空山灌得酩酊大醉

激愤的绿皮火车
随早熟的悬崖西行

沿铁轨回家的星星草
怀揣流星的灰烬

被烟熏黑的灶王爷
从泥墙走下来


  一四

倘若月亮真的看见
广场就由月光砌成

唯一幸存的月亮
是早年落水而亡的妹妹

指引我
在无人居住的蔚蓝的村寨

剥开残月的豆荚
粒粒都是哑巴的彗星


  一五

山道边走累的树
飘落盲流的叶子

山顶蹉跎的白云
贴上癸酉年的邮票
寄来父亲寥落的问候
一床济世的棉被
一把天堂伞的使命


  一六

老屋中堂祖宗昭穆神位
两边泛黄的楹联,父亲楷书
“攀登科学高峰,誓做祖国栋梁”
尚存雄毅的高峰
虫蛀的栋梁
结着厄运的蛛网

……那些为别人修葺的房屋
贱卖的山水,蜂蜜,鸭群
失败的土鳖,被药死的鱼塘
唯一诚实的庄稼……

父亲,天空放逐的坟头上
祖国保持一棵忘忧草的形状


  一七

煤油灯埋着病危的灯捻
大伯点数卖粮款的粗糙大手
攥着祖上未除杂草的麦地
用卖葱钱给我买的口琴,童年
唯一的礼物,换来欺骗的下滑音
与父亲一起琢磨的《推背图》
压住床头,最后的大同
在一串咳嗽后呈现

落满鸡屎的院子,被奔丧的白月亮
照耀得如同天庭


  一八

风雨无阻去教堂礼拜
把一切交给驾鸡沟的主
岳母传家的玉镯
打成最后的金十字架
一个儿子和五个女儿的祈祷
在碧绿得如同永生的田野
旧天堂正在拆建
主,就是那个早年从烂尾楼
坠下来的英俊建筑工人


  十九

扛过国民党的枪
后随刘邓大军挺进
雨点的弹头、苍天的履带下
逃回家,一个馍
换来小脚媳妇

耍龙灯,舞狮子
跑旱船,踩高跷
腰里别着旱烟袋的黄老头
拾粪忘了回来
——村北被启明星磨亮的坟


  二〇

垂柳的发稍染着
春风鹅黄的善行
翠云峰的云鬓
镀上日出的真意

仕女雕塑
颔首向塔影拜了拜
风筝把漂浮的草地
悬挂在鹰的塔尖


  二一

一群迷途的蚂蚁
时光的食客,从两魏的黑亮里
爬出来,米粒大的动作
惊醒尘封的“邙山之战” [5]

我缓慢站起身
蚁兵的对垒隐入春天的草丛
一片喧嚣的密林背后
又变作黄蜂卷土重来


  二二

鸟鸣在树枝发芽
螃蟹搬运河床
我在自己的瞳孔扎根
向远方生长

目光搭起氤氲的浮桥
隔岸的葎草蔓延过来
我随齐飞的两岸
回到空旷的源头


  二三

向碧草折腰
捡起一块汉白玉石
它曾露宿山顶
有霜枝的抚摸
冷月的吻痕

碧草,授予我们
最终的衣钵


  二四

琉璃屋脊
蛤蜊色的仙鹤
带着下清宫飞[6]

沉思的桦林
兀自翻过我的颅骨
翠云峰以北十里

我和山顶
眨眼间交换了位置


  二五

月光在书桌上
铺开

我乘坐的白纸
撕碎,白鹭
和荷花
飞舞

每晚必读的荷塘
在窗前隐去


  二六

桐花在清晨传来鸠鸣
拨动耳朵里的古琴
脸颊升起阵阵云霭
萦绕心底的深潭

洛水漫过眼帘远去
檐下的蛛丝绷断
嵌在窗棂的亭台水榭
响彻空中花园


  二七

梧桐、芭蕉
有各自叹息的叶子

傻子的钻天杨
用绝望的斧头
制作攀登星空的梯子

松涛中抚琴而坐
洛水从指间流尽


  二八

门轴转动
井栏边的苦楝树
探出菩提枝

钥匙扔进镜子
手铐,脚镣
同时打开


  二九

蟋蟀鸣叫,草地起风了
太白星摇晃着走下来
荷叶上滚动棋子
有人悄悄撤掉天梯

可以确认,谛听侧柏
打坐塔松的德性
右侧的苍翠,合十


  三〇

低眉,檐下旧燕衔来
渐轻的北邙,有漏的雨点
带着蚀骨的韵律

为知音的芭蕉
忍住夹竹桃的妄语
遗落的竹篮,降下满塘春水

  
  三一

新雨后的明月
从山下的果园升起
唯一的苹果放置山顶

苹果越升越高
直至整个夜空
成为一座透明的果园


  三二

桂花,醉了三更的鸡鸣
有人梦中采摘罂粟,住进曼陀罗
有人为醒酒,动用漫山的菊花

我这个荆山栽树的人
每晚与松柏同行,攀谈
歇脚处,荆棘编出花环


  三三

每当她走出来
吕祖庵[7]就要重修
门前的一对石狮
由清朝月光雕成

庵内躬身的哑女
月光是她仅有的扫帚
彗星打碎的法印
在熹微中仍是玉身


  三四

怀抱二胡的人
缓缓从身体拉出琴弓

门前的梧桐听众
把秋风的大锯扯在腋下

蟒蛇在乌木上
为腹中的女神加冕

黑夜分娩出盲婴
灯火孕育星星


  三五

吕祖庵附近,上瑶村
陪同事汪毅——李后主的粉丝
去徐瞎子家算命

回老家,溜冰场
穿梭的红绿
汪毅蓦然认出前世的妻子

明年,无常般锋利的剪子
把结婚照剪掉一半


  三六

把秋风吹落的一片枫叶放在手中
一片枫林也在手中
枫林背后熄灭的篝火也在手中

秋风该有的我都有了
秋风不该有的也不去追逐
当我用一片落叶的辽阔展开自己
很多东西突然落了,回到根部
光秃秃的天空挂在树枝上
像一片从未落下的叶子


  三七

空山酒醒,银杏叶
飘进河水,漫出卵石的寂静
一只反复坠落的蝴蝶
把幽谷填满,无数凋亡的帆
从尽头驶过来

山坡上,年年长满
活着的坟冢


  三八

落叶的两面
忽然是天空又忽然是大地
人间在它的侧面滚动
晕眩

栽一连串的跟头
最终落到眼前的不是落叶
而是秋风赠送的生死书
弯腰拾起
又庄重地放回原处

眼前枯萎的灌木丛
微微摇动,突然有了生命


  三九

山麓的茅草和云彩
爬满时间枯黄的皱褶

坟头上挂霜的蒿草
还在睫毛上泛着绿
它们枯萎得这样慢
正挣脱死亡的视线

一群为杜甫守墓的蚂蚱
在云端里跳舞


  四〇

秋风说出漫山如繁星的
野菊花之后
山尖变得沉默

你终于向我道出
一朵梅花的时候
霜鬓,凋谢了

钩吻的唇——
两片永恒的花瓣


  四一

听犬吠而知廉耻
观竹行而懂礼仪
望云净而明道德

一棵带着疤痕的松树
立身崖边
暮晚的风擦亮松针
镂雕出红梅心
一朵雪花,执意把我
带进她的殿堂


  四二

乌云的枝,栖几点寒鸦
乌云的叶,上苍泼墨

雪花未开,已存雪地
寒鸦未落,早留爪痕

东窗,公鸡
还未啼鸣,便有了雪峰
和黎明


  四三

大雪把翠云峰移栽到庭院
把寺院安置进书房
更多的雪立在门外
想成为雪人

白狐随月光来访
玻璃瞳仁转动
月亮堆的雪人越来越多
我全都领回翠云谷


  四四

梨花醒了
羊群的罪愆,云朵的忏悔
修订山坡的法律
乌鸦在耳边宣判陪葬的白银

我唯一承认的刑罚
命名为“梨花刑”
当乌鸦赶着羊群下山
梨树撕碎雪的遗诏


  四五

脱掉月光的锦袍
把月亮的峨冠从塔尖取下
一朵梨花就是一座刑房
拷问一百多斤的荒诞

栅栏门打开山洞的心扉
翠云峰在一阵鸡鸣后大亮
折断真妄同蕊的虬枝
一个砒霜般晶莹的人出门



  四六

山坡上,恕罪的羊群
与妄想的梨花都散了
失眠的白云,一路追赶
多梦的柳絮、杨花、蒲公英

国花园的白牡丹被挟持
与青龙纹身的人合影之后
出入夜间的酒店、茶馆、KTV
天亮之前回到鲜翠的枝头


  四七

妹妹梦中长出蔚蓝的翅膀
这是真的。她醒来时变成云
和玉,北盟路边,一边飞跑着
一边变成枝头上的白玉兰

深夜,北盟路边宛如停电的凋谢
亮着花瓣的灯盏
——美德雪崩后的遗迹


  四八

曾经逗留的桃园
路过时成为墓地

拆散的桃树
从蜂鸟的翅翼上
沿连霍高速飞回

穿过肉体的墓碑
把邙山墓草数的桃子
递给正在开花的路人


  四九

一只蜜蜂
飞入一朵花的眼神
天堂打开了,一颗心
住进另一个神明的身体

当群蜂飞远,散作原野的薄雾
心饮尽一个日渐衰老的身体的蜜
回到被岁月移走的
蜂巢


  五〇

沿“生在苏杭,死葬北邙”的广告
直至盘龙园“山鸣水啸”的墓碑
把酒杯喝醉的殷浩[8],正与黄河痛饮
一个人去了,无非是比地面低一点
天国在碧玉的山顶浮现
山坡站立不稳,梨花白得如同故人
醉醺醺的落日急于告诉的
葛家岭的桃花应该知道


  五一

皇后的黄昏,让每一棵松柏
贵为王侯,每一根翠竹
出将入相,每一朵桃花
沦落为烟花女子

邙岭,一只摄政的猫头鹰
动起做皇帝的心思


  五二

月光手指一样粗
抓住什么放下什么

我放置的山顶是仁的
卷入衣袖的猛虎是圣的

双肩升起狂风
席卷颈上的虚无


  五三

今夜,北邙嵯峨的坟冢
被月亮堆起一座座新坟
遮住白天从窗户望见的旧坟

以悲悯为翅膀,腹中
飞出的麻雀化为凤凰

  
  五四

早霞还愿的红丝带
舞动上清宫[9]的青铜铃铛
傍晚载道的石狮子
牵着门外打响鼻的青牛

白了头的神仙
悄悄走进古仓街理发店
木偶在镜子深处拜谒之后
挣断提线汇入街道的人流


  五五

路边高出山顶的大杨树
把荒废的梯子架到天顶
林中的三个坟头
悄悄围坐一起

一条大路在黄昏的尽头
离我而去,独自登上翠云峰
然后摸黑返回春都路
把熟睡的巢留在皎洁里


  五六

山野在静寂中皲裂
身后导火索样的山路
引燃易爆的峰峦
——彭的一声

山河的碎片
在一群金色的蜜蜂中
复原


  五七

去年的松树上
留下一道斧痕

在伤口
播撒北邙漏出来的风
来年
长出一身的风暴


  五八

雷雨过后,蚯蚓钻出地面
这些从逝者的黄土
重新组合的生者,在皮肤的禁闭室
自由蠕动,早醒的公鸡
啄着老鹰眼里的渺小

不远处,大风吹倒的稻草人
从泥泞站起,握着
雷电的羽毛,望风而歌


  五九

攥紧杯子,咬碎刚换的假牙
决堤的茶水,在牙床再次溃坝
吊灯巨大的泡沫摇摆,客厅的
漩涡吞噬座钟,壁虎沿地脚线
汹涌,急促的敲门声像是洪水
推销员,纸船在窗外升起,你
喝掉深渊,拒绝在杯中沉沦


  六〇

去年摘的桃子
只剩一枚,在松开的手中
坠落为果园

吕祖庵以东
桃园、梨园之间的篱笆拆除
东风过后,桃梨恢复了原意

大殿里妖孽绕梁
神仙无事可做


  六一

蜘蛛在墙角
为麻醉已久的落日松绑
蟋蟀鸣叫,把草地
从黑暗中一句句打捞出来

我置身于文字塔
把星星一颗颗删掉
最后把月亮擦掉
夜空却越来越明亮


  六二

白蝴蝶戏谑的苇塘
以空想作隐身术

电线上啁啾的麻雀
与变电站值守的乌鸦

绝缘

灯泡厂的机修工
用螺丝把黑暗拧紧


  六三

青蛇催熟果园
造成苹果的空难

没有落叶可乘
与枯萎的蝴蝶迫降

打碎唐三彩赝品
菊花仿古般怒放

白日梦里骤停的天梯
有惊悚错按的按钮


  六四

清晨受戒的蟾蜍
换作傍晚施洗的青蛇
还有蜈蚣,蜥蜴,黄蜂
或爬、或游、或飞

与翠云谷的这些熟人
醉聚,餐桌上
河豚的骨骸在产卵


  六五

黄昏的香炉哺育出蝙蝠
飞进烧沟村废弃的窑洞
蟋蟀的鸣叫制造月光
青蛙三两声地化作泉水

燃起雪茄与窗口对话
掐灭阳台上吊兰的绿意
植物人奔向
水泥路上开花的明天


  六六

瀍河因缅怀而源头干涸
岸边坐着遁世的刺槐
不与松柏争辩,只给予蚂蚁
糖浆的高度和参天的自由

转基因的槐花在唇边凋谢
超市货架上掺假的槐花蜜
舒张粥样硬化的冠状动脉
远古,在手术台上痉挛


  六七

肯定,这不是一个厌恶的世界
但因为苍蝇、蚊子、老鼠、蟑螂
你可能改变对世界的看法
甚至自己的习性

这些悲剧扮演者犹如蒙面的暴徒
把帝王、将相、庶民分别劫进
黄土、灰烬、尘埃之中,你从邙岭的
剧场醒来,怀揣一包梦中的杀虫剂


  六八

猪殃殃,牛筋草,马齿苋,
荠荠菜,白茅草,面条棵,
甜刺芽,败酱草,灰灰菜,
扫帚苗,疙巴草,野艾蒿,
这些散发着羊水气味的野草
都有童年玩伴的神情
部队转业的九见,倒插门的孬子,
去县城的老蠢,下煤窑的新建,
打光棍的来路,成家的老有、小英,
上海打工的小起,在家的大汗,
大安,改心,安心,
我在霜打的怯色中唤出你们的小名
为庶草和流泪的茅草屋檐
混凝土的梦里腾出故乡的位置


 六九

逝去的外祖母焚香,炊烟升起
成群的麻雀,化作啁啾的细雨
乡村小路,迷失在水井深处
瓦楞草从云缝里钻出

熏黑的屋檩下,赚够来生的骡子
坐在同桌的屠夫中间
呲牙说笑,耳朵里煎熬着犬吠
炊烟里回家的人会不会飘散


  七〇

紫藤缠绕枯木
枯木借紫藤生长,年年花开
空空的藤椅,外祖父的身影
一直佝偻到土坯墙外

捧着儿时土抟的大嘴泥人
喝尽盛满沉浮的井水
走出旧时的院落
咽下挂在墙上的草绳


  七一

一头驴子傍晚的叫唤
结束山村、树桩、捆绑、屠夫、最后

那头不肯回头的驴子驮着
永不瞑目的落日
一次又一次翻过山岭

末日、屠刀、绳索、绞架、刑场
被驴子驮进另一种夜晚


  七二

墓穴仿造子宫,一批批
陶俑出生,蚯蚓腹中的黄土
被雷电炼成瓦砾,鼹鼠抬出棺椁
白杨拆除乌托邦的绞架

伸出黑手,以欲望为十字镐的
掘墓人,挖掘与乌鸦合伙的
旷野,阿鼻电弧点燃内心的瓦斯
有人在地狱的矿难中屡死屡生


  七三

当僵尸借丢弃的老鼠衣
还魂,遗失的鬼手抓住指骨
犹如掌握腐朽的王朝
蜡烛燃尽,骷髅眼窝
与盗墓贼眼里都是一样的黑
墓穴与夜空的结构没有什么区别
邙山南麓马坡村李鸭子
没想到自己发明的洛阳铲
成为中国考古钻探工具的象征
这盗墓贼,连猫头鹰埋在山沟的
月亮也不放过


  七四

大雾弥漫,天空没有脸
在整容医院,合法的魔鬼
接受抬头纹、眉间纹、法令纹、
脸颊、鼻背纹、鼻根、颈纹
等部位的除皱、塑形
天堂的能见度降到最低

那些嵯峨的墓冢
上帝的易容术:全自动喷雾器


  七五

陵墓、山岭在雾里漂浮
从枯藤上飞起的乞丐鸣叫
落叶的扩音器中
皇帝被听见

翠云峰用鸟鸣向天空深处
挖掘,半山的庙宇
露出一角


  七六

雾中对偶的鸫鸟
穿透不辨平仄的玻璃
与善恶押韵的秒针
滴答逝者的心跳

窗台上盆栽的仙人掌
推开尘封的窗户
长廊颤栗着爬进屋内
惊醒纸上的吟者


  七七

雾散时,青松还在
雾中人还原为更高的翠柏

我藏身于双足
在露水打湿的鞋子里
越陷越深,直至沉没

翠云峰,两朵云
搁浅


  七八

雪地转身,山寺梅花
在冬眠的蛇眼绽开
鹅毛在银狐的宣纸上飞
亭子里山脊骑在鹤背上远游

解冻的河水一边跑着
一边擦洗滩涂遗落的银簪
千万个月亮从水底爬上岸
涌进群鹤老去的梨园


  七九

被众树留在园外的梨树
随羊肠小道来到山顶
大雪下一生就不是雪了
梨花开过,月亮白发苍苍

在一朵梨花的闺房
入眠,最高的雪地
在鹤的峰顶确立
夜鸦怀着白云的心思飞远


  八〇

杜甫在枝头重塑黄鹂的金身
柳笛吹响紫燕绕飞的铜像
下岗的宫女
在洛水边兜售脂粉

垂柳与河堤
都有不断加固的公理
旗形的风在空中飘扬
纸鸢飞出断线的流云


  八一

路边辛夷织出的细雨
遵守花开的定律
淅沥的眼帘
端坐恻隐的两眼深井

胎记般的泥泞
赶一群白鹅回到梦乡
裹在荷叶上的人醒来
凫在荷塘升起的水泡里


  八二

去年的牛粪,在推土机边长出牛蒡草
天牛带着天线,爬进白杨炭黑的眼睛
尺蠖在一片桑叶上搬迁穹顶

慢下来,如地平线一样隐身
山峦起伏,牛啃吃的草地
裸露的根部,呈现蚂蚁的远方

上帝在细如针尖的风中行走
我从针眼里抓住他的衣袂


  八三

必须承认——
欠这些青草和蚂蚁的债务
禾苗的债务,明月高昂的债务
母亲偷抹眼泪的债务,末日的债务

不要指望——
用身后披霜的泥土一笔勾销
巨大的债务终将把我们还原为
青草,蚂蚁,禾苗,明月,眼泪,末日


  八四

父亲、外祖父先后去世
弟弟劝母亲信佛,她没有
姐姐劝她信主,也没有
只信外祖母说他们都会复活

外祖母去世,母亲信了耶稣
经常给人讲听来的
善有善报的故事,把许多人
从生锈的锁眼带进教堂


  八五

母亲执着地用馒头拯救一个
说不出自己名字和身世的乞丐
上下班途中,我经常遇见这位戴军帽
拄拐杖的老上帝,与他互换身份
一个在路边,一个在教堂
内心造着各自的镍币,对视的瞬间
我抛给他灵魂的假币,他赐予我
怜悯的印钞机,悲悯的银行


  八六

回一趟老家,母亲明显老了
白发低垂的云,额头皱纹的波浪
苦难的骨质增生,磨难的膝关节炎
高血压、胃溃疡、急脾气、梦话
丹参滴丸、硝苯地平、电子血压计
都是我重生的格律,我幸于做她的
儿子,继承她和父亲的基因,拥有
整个人类,以及宇宙的全部谜底


  八七

女儿学习对称,一面小圆镜
映照出蝴蝶、苍蝇自身的对称性
蝴蝶、苍蝇互为对称吗?
插在花瓶的假花与春天对称吗?
女儿指着我的脸肯定地说:
“你也对称!”她与天对称
与真对称,继续做她的对称练习
而我在陀螺的世界旋转,无法翩跹
在繁花之上,就以失衡的垃圾堆为花园


  八八

一棵松树想成为寺庙
我在下清宫檐下认出
那根漆上红漆的松木圆柱

庙后李家的那头黄牛
渐渐和主人有了同样的眼神
步伐

那些灰烬、炊烟
那些风中的稗草有云一样的想法


  八九

清心寡欲的松枝
高出下清宫的围墙,墓地坐忘的柏树
琉璃屋檐上雕刻的青鸟,飞向云朵的扫墓人
淡泊的塔,托身于斜阳中
十六年过去,黄昏中散步的我
只是在零内走了一圈,对零外一无所知

一棵罗汉松,尾随我
回到家中


  九〇

这些细细的以真为枝的松针
这些看惯生死的坟头蒿草
这些通向山外的仁慈小径
这些反刍教堂钟声的老黄牛
这些落魄却保持仙风道骨的鹤亭
这些不再为风所动的安放落日的佛塔
这些梧桐枝一样生长的粗大的寂静
这些与说不出的那些连成一片桐花就开了


  九一

几棵参天古树站在一起
建造庙宇,飞鸟,乘凉的人
同时招来空旷,箭矢,砍树的人

穿过古树的影子所铺的草地
尚有悬崖的决心——
把一只鹰放进蚂蚁心中


  九二

与徐瞎子一起垂钓星空
蛙鸣串起受孕的珍珠
水声击碎银河两岸
眼角的柴薪燃尽

流萤虚构出新星
渔灯潜行
翠云峰撒出天网
把我从小浪底带回家


  九三

不问东窗和西窗
铜钱大的月亮挂在腰间或耳边
都一样美好

一尺多长的银河挂在屋檐下
闪烁的银质秤杆
缀着分毫不差的星星


  九四

我在月下走进的事物越来越少
翠竹怀有深深的戒律
松柏因良知而所见略同

山风不会多言
我问住在岸边的明月
鱼群叮咚


  九五

路边几坨冒着热气的狗屎
是今天所见的最伟大的事物

知黑守白的灰喜鹊
以喳喳的叫声
给林间注入两吨寂静的钟

绿荫,蓝色路牌指示
灵官洞[10]渐宽的正道


  九六

邂逅的一棵老槐树
用尽力气举起一个鸟巢
整个翠云峰,整个正午的钉子
都拼命地举着一个空掉的鸟巢
老鹰在生锈的意志里打盹
仍命令天空翱翔

此时,一束幽兰背着乐器
走出空空的翠云谷
成群的琥珀飞来飞去


  九七

落日走后的空坟
被荒草吞没,最年迈的黄牛
低头吃草,咀嚼出缰绳的味道
塔尖自舌尖涌出,鞭影消失

牧童在闪烁的瓦砾入梦
水银的池塘,睡莲盛开
蜘蛛网散发牛虻的寂静
大殿空悬,泥塑胸中充满琉璃


  九八

一只乌鸦飞过
一棵白杨发出几声啼叫

一群乌鸦飞过
一片白杨发出呱呱的鸣叫

当乌云来临
山坡的白杨林传来深沉的雷鸣

在白杨林寂静、明澈的上空
乌鸦、乌云荡然无存


  九九

一只老鹰是整个早晨的轴心
抓住天空,盘旋,播撒风暴
巨大的雨伞转动,乌云的伞面
在白杨林上空旋转,把山顶遮住
撑伞者紧抓闪电根部的责任不放

仰望是扑向天外的
两只熬鹰,当脚下的群峰褪尽
脱落的鞋子里
我一次次穿过镀金的山野


   一〇〇

得道的云,还是白的
白,有清凉的道德

这个下午,空穴的风吹动——
翠云谷,松涛呈现的彼岸本无

可以散去,在白云深处
做一个远离顶峰的人

白云,我肉身的一种
即使散尽,不曾与乌云为伍


   一〇一

今夜,捧起北斗的长勺
就着星空粘稠幽暗的汤药
吞下天蝎座长效的药丸
治疗我耽于仰望的慢性病

沿定鼎路散步,上苍突然
被拉近、压低,宛如在脚下
同行的父亲、外祖父
比生前更加年轻


  一〇二

竹子拣选的翡翠
在橱窗当作祥瑞出售
贫困的麒麟
在茶馆替人醒酒

除草人的草绳
在石人的梦里晾晒
玉碎的古人
抱来翠云雪峰


  一〇三

清晨,翠云峰
有一位白眉老人
把双手举过头顶拍打

他把天空不停地举起
拍碎

所有的鸟儿都没处飞了
纷扬的鹅毛大雪
把翠云峰扮作一只天鹅


  一〇四

每日米、面、油、盐、酱、醋、茶
每月房贷、物业、医疗、人情、薪水
四季混杂着菜市场贩卖的蛙鸣
工地蟋蟀的悲叹,高压电网的蝉噪
乌鸦白领在墨水瓶里的自语
秃鹰地产商摩天的争鸣

四季高墙、每月电网、每日禁闭中
聋子耳朵里的牢门向黄鹂敞开


  一〇五

一品仙鹤,二品锦鸡,三品孔雀
四品云雁,五品白鹇,六品鹭鸶
七品鸂鶒,八品黄鹂,九品鹌鹑

一、二品狮子,三、四品虎豹
五品熊罴,六、七品彪
八品犀牛,九品海马

卫道的禽兽在动物园
游览,十品以外的
庶草,向止步的水泥台阶蔓延


  一〇六

蜜蜂,花脚蚊虫,苍蝇,
猪虱子,促织,蜢虫,
扑灯蛾,蝼蚁,红蜻蜓,
萤火虫,蝴蝶,麻雀,
啄木鸟,鹞子,饿老鹰,
白兔,穿山甲,鱼,
水老鼠,水蛇,螃蟹,

松林,土地庙,
交换月光的经卷。


 一〇七

月亮临盆
翠云峰塔尖上
萤火虫修造齐云塔
所有的墓冢闪烁
邙山大亮,如瞎子眼中的水晶

不断有人
从最璀璨的墓冢
走出


  一〇八

孔子,南宫敬叔
在牛铃叮当中来到上清宫
白眉老人走下老子塑像迎接
吕洞宾,王灵官,哑女
周天子,刘秀,曹操等聚齐
翠云峰的圆顶渐渐扩散

……邙山随虹霓散尽
最后一缕尘埃光芒四射
杜甫,孟郊等
乘白鹭醉归


注释:
[1]唐朝大诗人杜甫的墓在洛阳市东约23公里的偃师县杜楼村北。墓碑为清乾隆五十五年(1790年)所立,上刻有“唐工部拾遗少陵杜文贞公之墓”。1956年重修该墓时在四周砌上青砖,呈八角形。
[2]翠云峰,邙山主峰,峰上树木郁郁葱葱,苍翠若云,故称“翠云峰”。自老子肇始,邙山翠云峰已成为圣迹仙踪,东汉帛和、张道陵曾在此修道。
[3]地位仅次于最高尊神“三清”和玉皇大帝。
[4]汉光武帝陵,是东汉开国皇帝刘秀(公元前6年—公元57年)的陵墓,位于河南省孟津县白鹤镇铁榭村。古谓原陵,当地亦称“汉陵”,俗称“刘秀坟”。始建于公元50年,由神道、陵园和祠院组成。
[5]邙山之战,是南北朝时期西魏柱国大将军宇文泰对东魏发动的战役。543年2月,东魏的北豫州刺史高仲密据虎牢叛变,宇文泰率军接应。543年3月,两军在邙山决战,西魏军大败。
[6]下清宫,又名青牛观,是老子拴牛处,悟道处。老子拴了青牛,步上翠云峰炼丹,他的青牛在此等他。唐代建观。观内布设了炼丹洞,架起了炼丹炉,立了一块八卦阴阳壁,还有一堆黄土,道是“孔子问礼台”。
[7]吕祖庵,又名吕祖庙,在洛阳市北约2.5公里的邙山上。相传八仙之一吕洞宾曾“憩鹤于邙山之颠”,后人在此处修庙塑像,即今之吕祖庵。
[8]殷浩,洛阳诗人(1956~2007年),代表作有《夜森林之歌》等。葬于邙山盘龙陵园,碑前镌刻诗句“山鸣水啸,我们曾经活过”。 
[9]上清宫,道教名观,位于北邙山翠云峰上。相传为太上老君炼丹之处,始建于唐代,初称老君庙。
[10]灵官洞,位于洛阳城北关的驾鸡沟畔,建于唐,应是当时道教宫殿群的山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02:36 , Processed in 0.184536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