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364|回复: 40
收起左侧

2——3月15首

[复制链接]
雅阁 发表于 2017-2-25 10:1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雅阁 于 2017-4-2 23:43 编辑

同学会

想起那些尴尬难堪的往事
我还是感到羞赧,脸颊发烧
但似乎已经没有人
还记得这些,包括那些
我引以为傲的,都没有
在我们记忆的宝藏里
还有多少
属于眼前人?而这个重逢
却如同淘宝者发现了宝藏——
我们还能抓住多少?
我们欢笑,碰杯,祝福
接着往里面扔下更多的宝石
但我们越是狂欢
那宝石落下的时间越长
最后,它像一颗石头落下深井
清脆地响了一声之后
是悠长的回音



醉酒的人


醉酒的人有辉煌的历史
你要相信他
不要说他醉了
也不必扶他
让他像小船一样起伏
摇晃,他很快就会——
或许已经——知道
眼前的这些都靠不住
都在摇摇欲坠
祝福他吧
像倒在雪地里被冻死这样的事
是小概率事件
如果第二天早晨他
在草丛
或者水沟边醒来
他就度过了一个最为美妙的夜晚




客人


那么多的往事遗忘。何时
会记住何刻?因一根带电的线
突然连接

妈妈有好记忆
她说黄瓜是黄的,狗
不吃粮食,她说针眼真的是
针扎的眼

在她老年就要散场的筵席上
每天都有客人光临






自画像

我说如果阳光从教室的窗户
斜照进来
他的身体就有可能被切成
一明一暗
两部分。阳光温暖
阳光像刀口
让人睁不开眼睛
十六岁,他开始写诗
十六岁他坐上了绿皮火车
春天的气息一车厢一车厢的
向外倾倒
诗歌多么让人忧伤




雨落下

他在门口跺着脚上的泥
把雨衣挂在屋檐下
他坐下来
夜,像一个尾随者
挤了进来,越来越深的夜色
淹没了他。和他一样
我坐在窗前
烟火一闪一闪
许多年以后
也许一阵清晰的跺脚声
就能将我从这沉寂中
解救出来,并完整地
交给这个即将走失的男孩




我的喧嚣多么沉重


那么多的声音
躁动,那么多的旗帜挥舞
在游行的人群里
被裹挟着
向前,而我渴望的太平盛世
正在城楼上
用一个独裁者的目光
睥睨







春天里



我们的屋顶(彩条瓦)天蓝色。
短短几年,阳光和雨水
在那上面留下了
或白或黄的提示,
像一张脸
复杂而难以言说的表情。
我的孩子从那下面走出来。
用不了多久,
他们就会长大,学会仰望。
春天从来没有变样。
该红的红,该绿的绿。
一枝嫩芽
在春天还未到来之前
就早早地
生发在
故事里的人们许下的愿望上。







孤独的人


孤独的人跟鸟说话
用心里的虫子喂鸟,用鸟的嗓音
养虫。落日像一朵黄花
渐渐枯萎
它滑下房顶,关上了他的笼子






面具


富康路上的招工摊前
人头攒动。二十年前
慈溪街头的小职介所的黑板上
写满的密码组合
现在正等着
被另外一群我破译
我曾以一个黑人的身份
进入一部美国电影
站在一群黑人中间
等待雇主。他们黑黑的
看不清表情的脸
像被人套上了面具
黑黑的眼珠越是转动

越是让人觉得
他们的前路渺茫







待客之道


似乎是为了一幅壁画
或者一个瓷器花瓶有一个更好的
摆放位置,他第三次
装修了他的房子
而其他物品,包括茶杯的溢水
也都像博物馆里固定的展品
轻易挪动不得
在胖舅妈家情形完全不同
她总有做不完的事
桌子和沙发像极需重整的河山
他们十分热情
我依然觉得这不是很好的待客之道
我不是一个好客人
在这个地方我做客四十年了
当初的主人用一声啼哭
打开一所房子的门
他说请吧他说

你尽兴






香水配方

像我的祖母
       在临终前用语言之火
       把一块记忆中的面包
       反复加热,似乎这样
       就能闻到它的香味,诗人们
诗中舔食着

他们的童年
爱情
和心灵的故乡
他们追随这种味道有时候就像
一种让他们烦恼的体味
追随着他们
一次一次地
他们喷着香水,在夜晚

努力调制着香水的配方





钥匙

他说
可能是老了
最近总是忘了
钥匙
像一个不会深陷绝境的人
把他的钱
从不放在一个口袋里,我在门边
放了一把
有时候也能把自己
惊喜得
像有人从背后掏出
一捧玫瑰花。我还在
相信爱情
世界还在宽容与我
没有让我忘了
回家的路



嗅觉



理了头发你
越来越像你的老子——
秃额头,高颧骨,蒜头一样的鼻子
来自于
同一个女人:
她四十岁时死了男人,
一对颧骨是她终生的心病。与她相似的是
一只大鼻头曾经是你青春期的
一块心理阴影。好在现在
你已能接受这种遗传,
从另一个人的脸上
认识自己 ,他们赞叹
瞧那额头——
瞧那颧骨——
瞧那鼻子——
一样一样的 。一样一样的太阳
升起来,一只大镜头在移动,
它在等你把那人从全家福里
挤出去——
瞧那背影——




秩序


更多的夜晚,
只是躺在床上,什么也不想
只是听着外面的声音。
如果外面刚好下着小雨季节
又是在初秋
或者春末,室内的温度
和室外的声音相得益彰,
那细密的雨点几乎就洒落在
我的身上,我就要融化了,
时间也停止。
但总会有一些特别的声音
响起像播放轻音乐的唱片机上的划针
突然失控,发出尖锐的划弧声,
一种秩序被迫返回。越来越瘦的生活老人
重新坐到你的门外,如同澡堂里
一个躺在相邻浴缸里的人,你对他的身体
既熟悉又陌生,想瞄一眼
又觉得多余。





葬礼



我们一行人走在回来的路上
一些人远远地
落在后面,身影模糊
几天前
也是一行人
走在富康路上
富康路好长好长,走不到头
我们在513路公交站等你
后来我们靠在外海大桥的栏杆上
等你。江上的风浪还不够大
配不上我们的酒意
你步履摇晃
不好意思让我们再等下去
这一次
干脆把我们都甩在后面































夜听风雨 发表于 2017-2-25 12:04: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一组,学习。
 楼主| 雅阁 发表于 2017-2-26 23:5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雅阁 于 2017-3-1 12:35 编辑

香水配方

像我的祖母
       在临终前用语言之火
       把一块记忆中的面包
       反复加热,似乎这样
       就能闻到它的香味,诗人们
诗中舔食着

他们的童年
爱情
和心灵的故乡
他们追随这种味道有时候就像
一种让他们烦恼的体味
追随着他们
一次一次地
他们喷着香水,在夜晚
努力调制着香水的配方




钥匙链 发表于 2017-2-27 22:29:1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 钥匙了 哈哈哈
打火机 发表于 2017-2-28 08:27:11 | 显示全部楼层
结构清爽,有韵律
 楼主| 雅阁 发表于 2017-2-28 09:37:14 | 显示全部楼层
钥匙链 发表于 2017-2-27 22:29
看到 钥匙了 哈哈哈

其实不必因为我回复了你,你就一定得回来回访。可能是出于礼貌,或者是怕人误解自己傲慢,考虑到了别人的想法。不过我还是觉得有话说才是重要的。
 楼主| 雅阁 发表于 2017-2-28 09:38:16 | 显示全部楼层
打火机 发表于 2017-2-28 08:27
结构清爽,有韵律

我知道还难入你的法眼啊。谢
钥匙链 发表于 2017-2-28 10:4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2-28 09:37
其实不必因为我回复了你,你就一定得回来回访。可能是出于礼貌,或者是怕人误解自己傲慢,考虑到了别人的 ...

钥匙链 发表于 2017-2-28 10:4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2-28 09:37
其实不必因为我回复了你,你就一定得回来回访。可能是出于礼貌,或者是怕人误解自己傲慢,考虑到了别人的 ...

哪里有那么多可说的
夜听风雨 发表于 2017-2-28 11:21: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2-28 09:38
我知道还难入你的法眼啊。谢

他就是根棍子。直啊。
 楼主| 雅阁 发表于 2017-3-1 12: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雅阁 于 2017-3-1 13:23 编辑

待客之道


似乎是为了一幅壁画
或者一个瓷器花瓶有一个更好的
摆放位置,他第三次
装修了他的房子
而其他物品,包括茶杯的溢水
也都像博物馆里固定的展品
轻易挪动不得
在胖舅妈家情形完全不同
她总有做不完的事
桌子和沙发像极需重整的河山
他们都十分热情
我依然觉得这不是很好的待客之道
我不是一个好客人
在这个地方我做客四十年了
当初的主人用一声啼哭
打开一所房子的门
他说请吧他说
你尽兴

 楼主| 雅阁 发表于 2017-3-3 22: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面具


富康路上的招工摊前
人头攒动。二十年前
慈溪街头的小职介所的黑板上
写满的密码组合
现在正等着
被另外一群我破译
我曾以一个黑人的身份
进入一部美国电影
站在一群黑人中间
等待雇主。他们黑黑的
看不清表情的脸
像被人套上了面具
黑黑的眼珠越是转动
越是让人觉得
他们的前路渺茫
夜听风雨 发表于 2017-3-3 23:04: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面具好,学习。
 楼主| 雅阁 发表于 2017-3-4 22: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孤独的人

孤独的人跟鸟说话
用心里的虫子喂鸟,用鸟的嗓音
养虫。落日像一朵黄花
渐渐枯萎
它滑下房顶,关上了他的笼子
河西苦雨 发表于 2017-3-5 12:48:45 | 显示全部楼层
l冷峭、深沉、隽永!有韵味、有哲思、有情趣。好诗!尤其是前面那几首,比如《孤独的人》、《面具》、《待客之道、《香水配方》、
最近几年这一类诗非常流行,而且都是“高手”玩的手艺,其实很多不过是故弄玄虚。故意装逼的把戏。” ——貌似客观、实则主观;貌似清新,实则冷傲;貌似高尚,实则浅薄;貌似热情,实则无聊!
这一类写好并不容易。因为它的题材多是寻常实物,它的理趣也似乎寻常人能够体味,但并不是那么容易捕捉的,而且要非常讲究推敲和取舍。雅阁的这一组就做得非常到家,也非常成功!
最后三首就较一般了。但已经很难得了。
河西苦雨 发表于 2017-3-5 13: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还有别的一些看客,以为我只会直白甚至嚎叫,其实我也会玩上面这一种手艺的,十几年前我就写过一首《铁的叙述》,自以为很有点鬼斧神工、神来之笔的功夫,不久才知道也是“偷师学艺”来的。2006年,作为世界华语诗人俱乐部成员内部投稿寄给《诗歌月刊》,结果只取了最前面的一节,一首自以为非常玄妙的好诗,活活让编辑变成了平庸之作!
后来我又玩过十几首,觉得没有意思了,总有点、隔靴搔痒、隔岸观火、自欺欺人的感觉,就不玩这一种了,并开始了《末日之舞》式的嚎叫!
河西苦雨 发表于 2017-3-5 13:0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你是名人、学院派、圈内人,怎么写都有人喝彩,如果你是边缘人、底层人、圈外人,怎么玩,玩得再好,也不行!
河西苦雨 发表于 2017-3-5 13: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我的确曾经非常自卑,尤其不相信外面的世界,可是后面发现自己的预感其实也是不错的,只是太早地封闭了自己,结果等于封杀了自己!自恋变成了自戕!唉,这世上还有谁比我更悲哀呢?有谁比我更痛苦呢?最痛苦的莫过于,梦醒了,无路可走……
 楼主| 雅阁 发表于 2017-3-5 23:5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河西苦雨 发表于 2017-3-5 13:03
如果你是名人、学院派、圈内人,怎么写都有人喝彩,如果你是边缘人、底层人、圈外人,怎么玩,玩得再好,也 ...

我想你已经看到一切,但依旧还是很苦闷,可能还是过于在乎自己的存在感,还是把自己的存在感建立在别人的认同之上,我觉得还是要调整自己的心理状态为好。
河西苦雨 发表于 2017-3-6 09:35:35 | 显示全部楼层
存在感?不可否认。但每个人都应该有寻求基本存在感的权利吧?至于别人的认同,也不可不重视。以前我就是太不重视这一方面了,才会至于今日。说到底,我不太承认是我的心态有问题,而是社会生态有问题——褟茸尊显铅刀为銛,黄钟毁弃瓦釜雷鸣!咸鱼视为珍馐,垃圾奉为至宝,吾何语哉?吾何语哉!道不同不相为谋,草野之人,粗俗不堪,何必讨人嫌气?
这个年代有以下完全不一样的成名之路——一种是韩寒、郭敬明一路的,一种是沈浩波、管党生一路的,一种是余秀华一路的,一种是海子、戈麦、胡宽一路的,
最后一种最难,不仅要有真学问,还得承受别样的生命之重和生命之轻!
中国只有郊寒岛瘦,而没有梵高生存的土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5-23 17:00 , Processed in 0.224929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