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73|回复: 0
收起左侧

《麻雀》诗刊2016年总第17期目录

[复制链接]
大独木桥 发表于 2017-2-24 17:29: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Contents

001        卷首语        
003        侯        珏        骆越纪( 长诗节选)
019        刘        频        摸鱼记
035        袁        刘        入云南记( 组诗)
043        举        子        医生的排除法
051        大        朵        路过命河
065        蓝敏妮        木耳在海里盛开
077        谢        丽        说惜, 说物
087        小小夏        咖啡店的儿子
095        冷        风        有一种黑叫做白
101        虹浅浅        生活被咬了一口
111        蓝向前        我带着一条鱼去看海
119        申海光        梦上窗( 节选1 ~20)
131        莫        静        云在指尖
141        卢鑫婕        春醒记
151        田        湘        无忧宫
165        东        禾        丰满爬行
175        周统宽        病房里的一张椅子
189        泓        辰        致辛波丝卡
207        陆        索        佛不问桃红
217        韦斯元        心灵之门
235        水青衣        有一朵白云遍寻不见
243        后        记      

IMG_20170224_155909.jpg

IMG_20170224_155931.jpg

IMG_20170224_1559481.jpg

刊 首 语

麻雀的左边是事情,麻雀的右边是事情。
和传统社会不同,诗人所面临的现状是,高速时代急遽 地切换着世界的面孔,巨量的事情以真实和虚拟的
形态 每时每刻包裹着我们,堵住我们的去路,也封死我们的 退路。世界的事情化、生活的事情化、心灵的
事情化, 成为一个时代新的表征。
现代速度与商业至上的物质主义媾和的结果是,我们的 生活被抽空了,只剩下日常生活。这种表皮性的日
常生 活充满利润的味道,以利益润泽灵魂成为现实中的常 态。换言之,诗人和众生一样只能活在当下,—
—不! 只能活在当下某个审美缺失的剖面。
与其说麻雀的翅膀还给了天空,毋宁说麻雀的翅膀被生 活收缴。
今天,诗人何为是一个问题,诗人为何更是一个问题。
进入本世纪初,我们曾经激动、憧憬,新世纪的气息自 眼瞳弥散出来。但很快我们感到自己活在一个十分
陈旧 的年代。这种蹊跷的感觉,其中一个原因是由于层出不 穷的新生活从互联网涌来,当世界分裂成数不
清的创客 后,新生活出现的周期律以秒为单位,这让我们反而麻 木、迟钝,让诗人在畸形的日新月异里弱
化了敏感性和 想像力。我们看到惯常的景象是,诗歌坐在现实的城头 唱一出空城计。
我们渴望一种古老的下雨方式:在暴雨来临之前,一千 里雷声把我们像钉子一样拔起,一万里闪电把我们
从房间拽到乌云下面,当这一切仪式完成是,狂风豪雨把我们的灵肉尽数收去。但是,时代消解了这种神性
的仪式感,天空也没有能力再创造出新的闪电。
很多人,被功利主义、犬儒主义一次次转卖,在一次次转卖过程中,他们俨然成了卖主。从来没有哪一个文
学时代如此急需良心和美。在现实给出糟糕的选项里,也许,诗人至少可以做到在诗歌的身上打出一条排污
管,为时代,为个人,为美的存身。
那么麻雀呢,在翅膀退去之后,应该在翅膀的遗址长出一双手,与生活平行并且高于生活的手。救赎,从低
吟挽歌的一双手开始。

(执笔:刘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02:59 , Processed in 0.184815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