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077|回复: 37
收起左侧

永恒如何记住短暂(诗十首)

[复制链接]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7-2-19 14:3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湖北青蛙 于 2017-2-19 15:09 编辑


永恒如何记住短暂(诗十首)




画春光


今天天阴,诸事顺利
望春小娘子周身花朵,带着那么多
雌蕊。
辛夷就在她旁边,一眼便知
传播后代,较之略略逊色
春风分出身子,一半在本地与那些
妇女纠缠,一半远游去了
万物如此暧昧,谁把明暗关系交待清楚了
谁更主动些……
春花灼灼,从树枝上掉下来,徒然
增加伤春的人们的负担
青山妩媚多情,仿佛
我就要去看你。



理解


在长沙,在汩罗,在加德满都
信众正下晚课
才看见那么多条人腿。

在成都,在鄱阳湖,在里约热内卢
最后一缕光线,从眸子里
收走。

我是说,满含热泪的宁静
长已矣。
唵,么抳,钵讷铭,吽
雨水混合尘土。

我是说,时间如何养活自己
永恒何以记得短暂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心如苍穹,如牢笼。



冬日黄昏忆旧


曾有一次,在凝薰桥上站立
望向千灯镇不要钱的风景
我们永难忘记,感受到爱以古老的名义
还存在于它的中心
方泾桥头的木瓜树还叫木瓜
春风仍摇树枝,放学回家的小学生,依旧是桃李。
拜访顾亭林故居的人们
嗅到书香门第中的烟火味,发现明朝的摇晃
是名词,清朝的田野是动词
在人群中招手的姑娘,带着改朝
换代的爱情微笑
远去而明亮的灯火,为我们安置了春天
新来的夜晚。



平原上的冬天


极其寒冷的天气,每一阵风
都塞进了缝隙。
极其冷静的阳光,照在积雪上。
拆迁房顶的热水器,窗前的瓷猪一动不动地
收集热量。
我想起小时不想走路,父亲背我去码头。
想起关了灯,仍能听见语音。
爱使我们看见平常看不见的东西,不爱
也是一样。
极其荒凉的丘陵,朝终结它的平原奔去。
极其天蓝,白云无声毁灭。
极其喜悦,拥有一副动人的双肩。



天空彩云灭


窗外,百二十来棵女贞
果实沉重,昨夜被灌饱了雨水
就像未婚先孕。

一家族的麻雀,及伯劳
白头鹎、黄喉鹀、灰鸲、姬鹟,柳莺
和守着河流的一名翠翠
它们像阿拉伯人和拜占廷人
带来互不相涉的,混乱早晨。

当我重新走过那些恶鸡婆,空气潮湿,沉闷
就像,老天快要下崽子了。
垂直的鸟声从高处砸来
指责我
是一迁徙寂寞的苟且之徒。

在江北,在常绿乔木里,留下来的鸟儿
并不多,大多数名字
已经飞走。



原野


阳光突然涌来,又分开
原野上的一头铁牛燃烧起来,冒着轻烟。

这是什么年代,喇叭播放歌曲
青蛙歌唱祖国。

城里青年被打发去辨识菽麦,农民伯伯
在啃石头。

春风吹得到处都是,几位钻井工人被簇拥着
佩戴上红色花朵。

越来越多的机器红着眼睛出现在夜晚
越来越多土包子被铲平。

那连接遥远的地平线,最终没有把我们
缚在一起,而是分别,分别,再见,再见。

最终我们在原野栽种了无数高楼
就像我们,带着原野来到伟大的都市。



纪念我遥远的诗歌同道


看到阳光冲出云层,火车正经过往日
的皇都。
那么多白云乌云,各安其命。天底下
水田里,分布着几个弱小的百姓。

似曾相识的树与树林,连绵千里
好像这里那里,可以放置一段光阴,好像在那儿
可以呼喊她的姓名。
河水,浮萍涓涓东流,每一天都有变幻
大风和倒影。
如此广大的国土,狂飙的生命,热血
变得平静。

美,是永恒的,但极其短暂
小睡片刻,我发现我正从遗忘中缓慢归来
身上再无令人骄傲的光辉。



仿孟襄阳,重写春晓诗


江汉平原雨下之前,天
会突然变明亮,显得
有些来历。
变心的燕子继续向北游荡。
一辆弯弯曲曲的驴车,一名过去时代的书生
到达他睡觉的地方。
他身上的丝绸放着静电,墨盒
哐啷,哐啷唱着歌
好像还交着少量的春天的朋友。
好像好日子还有很多啊,好像
坏日子还没有到头。
在梦中,还有寂静的
离难忧戚。
风雨又旧又纤巧,似有千百只鼠类在屋瓦上
奔跑,交换舞友。
梦境高低不平,好像未曾抵达襄河人家
也记不起在路上耽搁了多久
窗内,骤然飘进鸟鸣,在夜里仿佛
朝廷和桃花都已得到重建
和更新。
书生站在巨大的红日之光中
他没有刮过胡须。他从未有过
官冕。
他住在遥远的山峦里,有时看燕子
进入别人的屋檐——
春逝又古老又新鲜,朋友啊
寂寞
呼朋引类,突然大面积到来。



繁缕


在里下河地区,在田边
在地里,可见繁缕。
一年四季,它都在生长,寒冷时节
它不带花越冬。
翌年开春,将有雨水滋润
它跟阿拉伯婆婆纳一起开花,并不服常理
不管四五月预定的花期。
我曾指给她看,叫它滋草、鹅儿肠、狗蚤菜
乌云草、和尚菜的别名。
也许她已经忘记其性味甘,淡,平。
已经忘记,偶然的欢爱
较轻的霜冻。
突然的债务将我压得要死,又加以失去信任
孤单无用地承受。
一切都和以前不一样了,一切
寂寥都可食用。
繁缕在国内其他省分,在日本
朝鲜、俄罗斯,整个欧洲
也有分布。



明月书


如果你们,步入老年,大概我已经死去很久
明月还会无情地来到窗前,不会掉到地上
摔成碎片。
你们观察小区路面,抬头望天空除了它,一无所有。
我哪里还会以宇宙的荒凉感造访你们,造访
也没有脚步声。
走过布满石头,樟树阴影的晚间小径
让人生出人世间那种告老还乡般的
陌生灵魂。
明月下,一时间,诞生满地酒鬼!久候的阳光少年抽身而去
头也不回
明月却反复来到窗前--这个感情骗子没有燃烧的时刻
你们仍会好奇地望着它,想点儿什么,直到天地的立法者到来
将它收走。
夜晚交替白昼。李白交替杜甫。
我完成我的命运。中年后,我看明月越来越像只猛虎
不可骄纵,不可入怀,摸着它的头
哭泣或倾诉。
睡不着,可以整夜看它在湖中游泳。
当你们年老,它应已穿过千秋万代的人群
增加了一点点人性。



雅阁 发表于 2017-2-19 14:43:5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手的结尾带着由来已久的写作惯性。

回头再看下面的。
 楼主|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7-2-19 15: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雅阁 发表于 2017-2-19 14:43
第一手的结尾带着由来已久的写作惯性。

回头再看下面的。

多是去年写的诗。我换了一组诗,也多是去年写的,但愿还能读得下去。
雷索 发表于 2017-2-19 22: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我看不出来哪里是惯性,不过我觉得雅阁的这个词非常好啊。基本所有已经进入成熟期诗人都要面对惯性,可能青蛙的会更容易观察到一些,因为作品中的形式感一向都比较突出的。
雅阁 发表于 2017-2-19 23: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7-2-19 15:11
多是去年写的诗。我换了一组诗,也多是去年写的,但愿还能读得下去。

不敢,我是无知者无畏呀。书读得少,可以肯定的是,我一辈子也写不出你这样的诗,之所以还在写,是想能不能讨点巧,梁山好汉有御林军教头也有江湖三脚猫不是。
雅阁 发表于 2017-2-19 23: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雷索 发表于 2017-2-19 22:14
虽然我看不出来哪里是惯性,不过我觉得雅阁的这个词非常好啊。基本所有已经进入成熟期诗人都要面对惯性,可 ...

青蛙闻名已久,但他的作品读过的主要还是他的四行一拍。我看到的那首诗的结尾还是四行一拍的影子,故有此语。
 楼主|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7-2-20 20: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湖北青蛙 于 2017-2-20 20:21 编辑
雅阁 发表于 2017-2-19 23:09
青蛙闻名已久,但他的作品读过的主要还是他的四行一拍。我看到的那首诗的结尾还是四行一拍的影子,故有此 ...
雅阁兄说的这首诗,是这首《空中花枝》:



空中花枝


一大把年纪了,跑去看桃花
桃花此时正年轻
还是我五十岁时看过的样子
其枝老迈
其叶新鲜。我好久没买火车票了
好久没从王孙游
看见桃花,也算是旧情难忘
也算是老友重逢
仰望长空,扶花枝
风景正在成熟,白云刚刚装修过别人的屋顶。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2-20 21:0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的惯性是思维的固定模式
但我看蛙兄这几首却少了以往的理性,而多了从容淡然
其实是眼前一新
很是喜欢!

特意晚上有好时间来细细读呢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2-20 21: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也许另个角度看,惯性是蛙兄特有的气息,词语建筑的特殊风格呢
 楼主|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7-2-21 12: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2-20 21:05
也许另个角度看,惯性是蛙兄特有的气息,词语建筑的特殊风格呢

有些语调自己是难以改掉的,它像自己的嗓音。

但也许有其他的地方可以突破。我之久未写四行一拍 ,乃在于突破,不重复自己。
余小蛮 发表于 2017-2-22 09:4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7-2-21 12:12
有些语调自己是难以改掉的,它像自己的嗓音。

但也许有其他的地方可以突破。我之久未写四行一拍 ,乃在 ...

蛙兄这种精益求精的态度很值得学习
夜听风雨 发表于 2017-2-22 21:28: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一组,学习。
沙沁 发表于 2017-2-23 22:3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青蛙的节奏,短促有力,声线清晰,长诗多了装饰音?
群蛙齐鸣,自足也悦目,听久了又感腻味,想来是否因为语调过于滑顺而缺少顿音?
 楼主|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7-2-24 10:4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沁 发表于 2017-2-23 22:38
青蛙的节奏,短促有力,声线清晰,长诗多了装饰音?
群蛙齐鸣,自足也悦目,听久了又感腻味,想来是否因为 ...

谢谢来读。
关于语调问题,是不大容易改变的,相当于个人嗓音。读多了腻味的事,是普遍存在的,尤其在我们这个时代。

窗户 发表于 2017-2-25 16: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青蛙兄的诗空间感十足
沙沁 发表于 2017-2-26 00:2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7-2-24 10:40
谢谢来读。
关于语调问题,是不大容易改变的,相当于个人嗓音。读多了腻味的事,是普遍存在的,尤其在我 ...

从个人嗓音的角度,四行一拍,效果更好。为什么不在原地深入开掘?用稍长的诗来突破写作惯性,反而丢掉了更有个人特质的东西。你不缺视野和眼界,也有超过古人的"行万里",这时候做"坎井之蛙"可以一家独大。想做井外之蛙,你反而什么都不是。个人观感,仅供参考。
 楼主|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7-2-26 16:5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沙沁 发表于 2017-2-26 00:27
从个人嗓音的角度,四行一拍,效果更好。为什么不在原地深入开掘?用稍长的诗来突破写作惯性,反而丢掉了 ...

谢兄直言。

但我想说,兄是否是认真地阅读后得出结论,除四行一拍外其他的诗作很糟糕,“想做井外之蛙,你反而什么都不是”?

这个结论极为粗暴。我自认为,除四行一拍外,我的其他诗作也极具个人特色,可以说有相当一批诗作还相当优秀。


沙沁 发表于 2017-2-26 22:43:35 | 显示全部楼层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7-2-26 16:51
谢兄直言。

但我想说,兄是否是认真地阅读后得出结论,除四行一拍外其他的诗作很糟糕,“想做井外之蛙, ...

"什么都不是”是在一定级数而言。提到湖北青蛙,相信诗坛上第一反应是那个写"四行一拍"的家伙。至于你自感优秀的多行诗,实在是印象不深,可能是写这类分行诗的人太多,而大多将诗写成散句,重语义而轻语象,你也未能免俗。这类诗本可写得更高级,就像你在四行一拍中显示的才能一一重语象而轻语义,但不是你现在的写法。当然,我对你的判断也许过于武断的话,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你在多行诗中的方向是对的,我无话可说。
花海木船 发表于 2017-2-28 16: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青蛙歌唱,音节里载满娱乐的光辉。
唐绪东 发表于 2017-2-28 20: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重复和突破自己委实太难~
青蛙老师的文字光泽迷人,有嚼头,喜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9-21 15:04 , Processed in 0.209660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