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671|回复: 0
收起左侧

徐玉诺:《将来之花园》第一辑:海鸥

[复制链接]
张杰 发表于 2017-2-10 19:41: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杰 于 2017-2-10 20:18 编辑

徐玉诺:《将来之花园》



第一辑:海鸥(51首)


作者没有真人生,那有真文学。
    ——徐玉诺

真正的诗人,预先吹出:朦胧的火星中的明朗的知识。
    ——徐玉诺



1922版《将来之花园》卷头语

  Plestcheiev之诗有言:
  “手空空的,握不到黎明的安乐!
  夜接着夜,眼所能见到的却都是黑的夜。
  我的少年的年华呀,逝了逝了,不留辙迹的,
  似冬天空里的流星一般的逝了。”
  唉!只在玉诺的诗中,才找得出与Plestcheiev这诗同样的悲感呀!
  俄国急进派的批评家Dobrolioubov说,“近代俄国著名的诗人,没有一个人不唱颂他自己的挽歌的。”只有真情的人才能唱这挽歌。
  虽然在将来的花园里,玉诺曾闪耀著美丽的将来之梦,他也想细细心心的把他心中更美丽,更新鲜,更适合于我们的花纹组在上边;预备著小孩子们的花园。但是挽歌般的歌声,却较这朦胧梦境之希望来得响亮多了。
  玉诺总之是中国新诗人里第一个高唱“他自己的挽歌”的人。

  (西谛)




《小诗》(1-3)  




街上人儿闹攘攘,
室里灯光悽怆怆,
虽说都是母亲的儿子,
隔隔不相知——
各人做着各人所想。




一个人沉沦在伤心的湖里,
他所有一切的愿望——
都没结果的放射了。



失意的影子静沉沉的躺在地上;
生命是宇宙间的顺风船,
——不能作一刻的逗留;
总是向着不可知的地方。

  二月十七日 上海


《小诗》

谁来给我说句话?——不须怎好,只要是平安心肠。
谁来给我一个笑?——不必含着什么爱,
只要是内心如此,不含着什么阴险思想。

  二月十七日


《船》

旅客上在船上,是把生命全交给机器了:
在无边无际的波浪上摇摆着,
他们对于他们前途的观察,计划,努力,及希望全归无效。
呵,宇宙间没趣味,再莫过于人生了!

  二月二十九


《其次》

未开船呢,等着开船;已开船就要盼望立刻到岸。
有时不愿想着,做些旁的样来掩盖这种情绪,
不自禁的打了个呵欠;
盼望的情绪,再没这个热烈了。

  二月二十日


《给母亲的信》

当我迷迷苦苦的思念她的时候,就心不自主的写了一封信给她。
——料她一字不识——
待我用平常的眼光,一行一行看了这不甚清晰的字迹时,我的眼泪,就像火豆一般,经过两颊,滴在灰色的信纸上了。



《命运》

前面是黑暗的;无论怎么聪明的人,连他眼前一分钟也不敢断定没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出来。立在黑暗中的是命运——他挥着死的病的大斧,截断了一切人的生活和希望。

  一九二二年,一月,六日



《记忆》(1-2)



人类生活着,同小羊跑进草场一样,可以不经意的把各色各样的草吃在肚里,等到晚上卧在牢圈里,再

一一反嚼出来,觉出那些甜,苦,酸辛……
人类也同小羊一样愚笨;总不能在现在里尝出甘,或苦的记忆!——或者这些甘,苦更不一定?
……
为什么我在寂寞中反刍……
为什么我肚中这么多苦草呢?




人类又同画家一样;可以不经意的画些松树,浅草,小狐,耗子,在他周围的墙面上。
后来这些小松树,小草叶,小狐子,小耗子都中了魔术;都刺针一般,妖怪一般的怒目相待他的主人。
这就是人类自己的魔鬼。

  三,六。


《“旅客的苍前山”》  轻歌二首



细风吹,白云踏过林梢走;林梢常依风摆动,白云一去不回头。




细风吹,白云踏过林梢走;白云远远随风去,空留林梢思悠悠。


  三,十六。


《不可捉摸的遗像》

在这苍前山住着,我的眼泪像小泉一般刻刻不停的透过密密的树林,曲曲折折的流下山去。
我和我的一切隔离着,这些异乡的美景简直与我生不出关系来;
那鲁山城外高低不平的地,小学校里不很诚实的夫役,墙角旁一棵半死不活的小柳树,……在在都使我

疯狂一般的思念着。
呵,我实在……醉了……

  三,二一。



《小诗》

湿漉漉的伟大的榕树罩着的曲曲折折的马路,
我一步一步的走下,
随随便便的听着清脆的鸟声,嗅着不可名的异味……
这连一点思想也不费,到一个地方也好,什么地方都不能到也好,
这就是行路的本身了。

  一九二二,三,二十七日,苍前山。


《一步曲》

我曲曲折折的顺着这道山谷走下去。
我一步一步的走着,送到耳边的是两岸密林里边,小鸟的清脆的歌曲;迎面
细风吹着——这是从太平洋吹过来的细风,满含着极温柔的温润,和野香。
轩松松的浅草,在我足下亲吻,
我的脚一下,她也轻轻的躺下一点;但是总……
柔情而十分忠实的承受着我的脚底。
我想些什么?
是这样的:
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有了!
小鸟总是那样的唱着,
细风总是那样的吹着,
我总是一步一步的走着。

   三,二八。


《小诗》

人生最好不过做梦,
一个连一个的
摺盖了生命的斑点。

             三,三十日


《无题》

一个小鸟不期然的落在窗外榕树小枝上,
细流……离流……婉啭而清脆的唱了一板;
少微侧一侧耳,似呼要听些什么,以后
细流……
离忧……
正要一板一板的向下唱,
小孩子赤着脚跑来了;两个空挑子,在他肩上不止的摆动,他唱着
妮妞……妮妞……
我无心的走出门去,
一步……两步
我们的一切都在一个调里。

    三,三一。


《与愚笨的劳动者》

愚笨的劳动者啊!
当你承诺了一项出款或种一(1)工作时,
在你们那种牺牲的反感的情绪,和满布着血网的眼睛上,可以看出你们十二分的勇气;
但是你们的勇气是牺牲的。——
你们痛快淋漓的放射着牺牲的情绪。
愚笨的劳动者啊!
上帝应该加福您!……感谢你们对于敌人的厚意!

                    四,四日

注释:
(1)“种一”应为“一种”。



  《紫罗兰与蜜蜂》

  紫罗兰看见一个蜜蜂懒飏飏的在温暖的太阳下飞着,她喜悦得发抖;
  她十分的卖弄风情,她的色也十分鲜艳,她的气也非常芬芳。
  “呵,亲爱的蜜蜂!来!来!我正在盼望你的亲吻!”他疯狂般的喊着。
  蜜蜂飞着,没精打采的说:
  “我正要工作;因为到晚我必须得两满腿蜜。”
  紫罗兰微微笑了,她的容貌更鲜艳,她的芬芳更浓厚。
  “我晓得你们同青年男子们一样,你们的心常常是干枯的,你们的思想常是苦恼而且是生铁一般冷枯的;是必须要柔情来温润的。……
  来来,我最亲爱,活泼的美蜂!
  走近来!什么都不要紧,你试一试走近我!
  来来,什么再没这要紧;
  我们试一试亲个吻!”
  她说着眼泪一滴滴的从花瓣上滴下来。
  蜜蜂肩上重重载着责任和命令,他一点也不动情;他想了他的工作,很冷涩的说道:
  “天不早了,我要工作去;再见吧!”
  紫罗兰急急的恳求道:
  “且慢!慢!我一定有蜜给你;速来速来!把你的嘴伸在我嘴里!”
  “不!……我要找野菜花去,我要找巧麦去……”
  蜜蜂喃喃的说着,并且远远的飞去了。
  紫罗兰慢慢的低下头来,沉沉寻思……
  但是还是不怠的放着她的香,浓着她的美。


    四月五日


《春天》

落在田间小树上的小鸟唱道:
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
放大红的花牡丹,
黄色甘美的小樱桃。
伏在田边的小草,扬起小小的面孔来,唱道:
喝不尽甘露,
好温柔的春风;
美丽呀,我的衣裳飘扬在空中。
骑在水牛背上的小孩子拍着他的两腿,很浪漫的唱道:
沐浴呀,我们要沐浴了。
呢呢,呢呢……
我的小牛是很好的;
他会自己喝水,
他会自己吃草。
——唱着,把牛赶进浅湖里。
失望的哲学家走过,
逗留着无目的的寻求;
搂一搂乱发,
慈祥的,端详着小孩子,小鸟,小草……
彷佛这……告他说虚幻的平安。
倦怠的诗人走过,
拈一拈他的眼泪,微笑荡漾在枯绉的额上;
彷佛这点缀了他梦景的美丽。

   一九二二,四,五日


《人类的智慧》

宇宙本是自由的;人类出来了,在自然的面目上划界了许多圈儿。并且人人必须满足这些圈子。宇宙从此涌现苦恼的泉。
上帝的爱本是普遍而且广博的;人类在里边打起许多界墙——分了亲疏厚薄——渐渐有了敌人。
人类明智的愚笨啊!为什么要自找苦恼呢?

   四,五


《妖镜》

在奇怪的山洞里的尽头,可以摸着一面妖镜;这面镜没有人类以前就在那里了。
凭着这面镜可以看见无限的黑暗的处所,那里满满都是情人和她的情人,母亲和伊的儿子,野心家思想家和他们所得到所想到的最后的影子。
从来没有勇士,或热烈的情人敢向那里瞧;因为一瞧到那里,就要发见他最后的虚幻;并且不愿意做人了。


   四,五。


《海鸥》

世界上自己能够减轻担负的,再没过海鸥了。
她很能把两翼合起来,头也缩进在一翅下,同一块木板似的漂浮在波浪上;
可以一点也不经知觉——连自己的重量也没有。
每逢太阳出来的时候,总乘着风飞了飞:
但是随处落下,仍是他的故乡——没有一点特殊的记忆,一样是起伏不定的浪。
在这不能记忆的海上,她吃,且飞,且鸣,且卧……从生一直到死……
愚笨的,没有尝过记忆的味道的海鸥呵!
你是宇宙间最自由不过的了。

   一九二二,四,六


《思念》

呜咽就是思念之声吧;为什么我思念你时就听见呜咽呢?
思念的味道是酸的吧;为什么我思念你时心里就有一种酸味呢?
思念的路道是黑暗而且朦胧的吧;为什么我思念你时,就昏昏入睡呢?
我在这黑黝而陈旧的记忆上,做着没目的的旅行。

   四,七。


  《真实》

  喂,你们聪明人!
  怎么证明人是梦中呢?
  在现在的太阳下的一切建筑,一切牲口,一切树,小鸟,朋友及市声可以证明我刚才是梦中么?但是,在那边何尝没有太阳,及一切室屋,小狗,花,小鸟这些东西呢;并且很痛快得到所希望的一切事情,见了所想见的人。
  顶好是这个——现在邮政局送这封信给我,是从北京来的;这个可以证明刚才是在梦中。
  但是在那边何尝不得着北京的信呢?并且同情人走入野地里,吃香蕉——极浓香而少酸的香蕉——这味道现在还不住的现在我的知觉里;
  你可以证明这不是真实吗?

     四,七日



  《花园里边的岗警》

  在花园里的一部分,篱笆的转角处,
  一些牡丹正在骄傲她们的鲜艳,
  细风拂拂吹来,十分温柔而且浓香;
  早晨的太阳照得极光灿而且幽静。
  一个穿着强硬制服的岗警,两手把棒拐在背后,没精打采的站着——同骡子一般,这肢腿站困了,把全身重点移到那条腿上;一次一次的更换。
  一般小鸟们,冈当,底漓,的唱着,
  一般青年男女,都轻轻的一步一步,尽情酣蜜的走了过去;那些诗人,画家更凝着风光出神;时间在此时现得速率……时间更是宝贵的了。
  但是由这位疲乏的岗警看起来,彷佛这时钟故意捣鬼;那一分钟比平常一年还要长!
  天知道,这位可怜的岗警在浓香浓美的花园里能够想些什么!——
  在他那疲倦而且冷枯的心里,一刻不离是怎样支配这一月的饷——要求得好了,可以拿回来四千五百文;先给房主说些好话,这个月的房租等下月;必须负债息二千多文……还有……小孩要饿……呵……饭是要紧的!饭是要紧的!……他眉峰绉着——这彷佛是天空的绉纹,人类苦味全在那里了!
  他凝视着地,好久没有换腿;他的腿已经麻木得木石一般了。
  花园里小鸟总是唱,花总在笑着,诗人,青年,总在那里,或者坐在浅草上,尽情的享受着自然之美;
  时针故意的捣鬼,替代者也再不来了。


     一九二二,四,八,苍前山。


《小诗》(1-3)

一、

听呵,人类!
你们是你们祖先的笼中鸟;
你的天天哭笑在你们祖先留给你们的幻想里?

二、

你们没有一个能够,并且肯在百忙的虚幻工作中,把你们小脸露出笼外,瞧一瞧这无限大的自由世界;
因为你们的祖先告你们说:
在这里!
人生永远在这里!……
这里以外,更没有什么关于人类的东西了。

三、

孝顺祖先是应该的—— 一生在这虚幻的笼中,何尝不好呵,——为虚而哭,为幻而笑,……或者你们的心,力,一切都被祖先型定;
你们将永远不能,并且不肯,露出你们头来。
虚幻将永远收容了你们的一切了。


《人与鬼》

人生是鬼的前程,
鬼是人生的前程;
人的习惯说:
“死”是可怕的,可悲的;
“鬼”是黑暗的,阴森的,极难堪的——
一种戏角。
那知道鬼们不是这样说:
“生”是可怕的,可悲的;
人是黑暗的阴森的,极难堪的——
一种戏角。
…………………
由死鬼到人生,
由人生到死鬼;
中间只隔着一层薄膜——
——这是死鬼和人生的祖先传给他们的儿子的,使鬼和人的孩子们都受他们的生,怕他们的死。从此人和鬼的前程上都立着了一个最大而且最可怕的悲哀。

   四,八。


《人的世界》

天一日问地说:
人天天做些什么;那样忙迫?
地答道:
他们要上死地方去;他们忙着死。
天:
他们都走在一条路上吗?不是吧,
他们都做一样事吗?
地:
诚然是复杂;但是都是带着死的命令去的。他们都忠心于死;他们的一切行为都为着死,他们
所有的一切也都归结在死里。
天:
………………
地:
好比情人为他的情人,要怕,要悲哀;母亲为她的儿子,要怕,要悲哀……
子女为他们的父母,要怕,要悲哀……
人民为他们的土地,权利,野心家为他们的所得所想;著作家为他们的名誉,
都要怕,要悲哀……
他们怕着最后的死;
他们悲哀着最后的死。
在这中间,就发生一切他们所忙迫的事情;——有许多是从怕中做出来的,有许多是从悲哀中做出来的;但是他们后来……
他们后来统通走入死里边了。

    四月八日


  《失败的赌棍底门》

  每次结算赌账他总要瞎闹,他不承认他的输项,他老是气愤愤的嘲道:
  “你们为什么不把那一回加入呢?……那一回,苍前山一所茶楼的上边,街上正在迎神。……不是我一个人赢了!王三五十元,张柱二百元,我赢了一共七百五十元……你们怎能忘记呢,……(1)
  这些赌棍们——就是王三张柱等——向来没有和他表过同情;他们总是忙碌着,轻蔑嘲骂他一顿:
  “贼东西,不做梦吧!”
  他就不得不便卖了他的一切,妻子,小孩子……赏还他的伴侣所定为他的输项。
  但是他总是疑惑!为什么我赢了总不算还呢?……为什么……
  他记得他们在一块儿,白天或是黑夜,聚赌;有时赢了许多,也有时输些——他实在分不出那是梦境,那是事实……
  他十分难受:为什么我赢了总是梦呢!
  有一天清朗的早晨,他开始他的工作;要证明他那一回的赢项却是事实。
  他十分精细的端详着他所有的一切;最要紧的是未入赌场以前的举动。——这些举动能把赢项连在事实上。
  于是……但是他住的一间破草房,只剩四面破坏不堪的墙壁。他们立在那里,死面一般立在那里;实在不能把住记忆,作为寻求的起发点。
  最后他摸一摸那扇破门,试一试开闭;他十分新奇的把门闭上。他十分高兴:这门是能够改变现象——一定是事实了。最要的是顺着这扇门想进赌场里边去,找出那一回是却是赢的。
  于是他猪捞窝一般的扒弄他的记忆……那一回是先开了这门去出。……入赌场……不是……这是……
  好久好久,他的精神内澈,他直像死鬼一般的坐在地上冥想。
  好久好久,他想到一场赌的最后,忽然
  这扇奇怪而破的门嘎的一声开了,一个很体面的中年赌棍,把一袋白亮亮的钱元倒在地上,搜了搜自己的头发,并且说道:
  “这是你那场——在鲁山芝麻店后边那一回的赢项;约定的日期你不去取;今天我特地给你送来。”
  他十分惊奇
  呵!……
  喜悦露在焦枯的面孔上,他急急的高声喊叫:
  张柱!王三! ……
  这可怜的失败的赌棍——这回却不是梦!——要和他同伴们算账了。

                                             一九二二,四,八。


  注释:
  (1)此处遗漏后引号。



《杂诗三首》



看那一滴滴的眼泪吧!
那是在黑暗的路上
一次回转一次回转的足迹——
——人类生活之历史!




朋友们呵!
你怎知道我现在的处境呢;
这是火红的铁桥,
记忆在后边笞着,
现状在左右逼着,
我再三踟蹰
再三回转
我竟索性的踏上了。



假设我没有记忆,
现在我已是自由的了。
人类用记忆把自己缠在笨重的木桩上。

   一九二二,四,九。


  《不一定是真实》

  有些时我觉得我是一架青灰的骨骼,肋骨一根一根的像象牙一般的排列着连在脊柱上,头骨也连在脊柱的上端,只有白线一般的呼吸管连着一片黑铁般的肺;躺在低橙上。
  当母亲燃着了干草,泡一条温水中(1),盖在我的脸面骨上而叫道:
  “我的孩子呀!”的时候,我那黑洞一般的鼻腔,微微的呼出些痛楚的气息。
  另外什么也没有了。
  但是我仍然很沉默的躺;我骄傲般的自信:
  “不一定是真实!”


  注释:
  (1)“中”疑为“巾”。


  《梦》

  不晓得我正在忙些什么,大概是在讲台上;总有些小耗子在我身上,头发里,窜来窜去的不住的跳跃着。
  当我听见母亲叫我小乳名的声浪时,我就走出了这层梦景;我已竟在一条繁市的街上了。
  但是这条街没有一点可以引起我的记忆的东西。
  我挤挤抗抗的走着,只觉得我的舌只有些小小涩滞而冰冰的东西,我吐了;呵,那是我大而方的一只门牙!我拾在我的手里,多么痛心的牙呀!
这事情再恶不过了;不知怎么,那牙就一个一个的都从我口中跳出;我满口没有一个了。
  我心痛而且恐慌的,捧着我的心,跑进了一个医院;这个医院,也同旁的一样,前边有一个广场,后边才是医室。但是十分冷静。只有一个肥大的夫役在一边慢慢扫除地上的落叶。我忙的问:“医生!”“医生!”他彷佛没听见似的,又似乎听不懂我的话,或本是全没觉得似的。我叫得急了,后来他才冷冷静静的默示了我一个房门。
  这时我抱了一刻极热烈的愿望;盼望即刻就有医生答覆我这个凶残的魔症。
  我推开了房门,见一个西洋医生,穿着宽大而且白亮的平常为人没病时所穿的外衫,躺在床上。我以为他是睡觉了,我正要叫出:
  “先生可怜我!”
  但我忽见那医生是死人;在他那蜡白的面貌上,和似闭未闭的灰色眼睛上,已有许多死的痕迹;死水已经从他口中流出来了。
  呀!我的命运!——我立时昏倒在地。
  但是我发觉,这并不是医院我却躺在一张书报杂堆的床上。
  在这里有许多证据,可以证明我是一个教员;并且是一个作者。——有许多是书报馆的来信,正要商量我的诗和小说的出版的事情。
  呵,我的朋友,我的母亲,我的儿子,……我开始为我的梦哭了。
  我呜呜咽咽的哭……
  我不哭了,我细细的端详着这景况,我解得十分鬼怪。
  秋后的枯枝,被风吹着,影子在墙上来来去去,呼呼的浮动。我孤零零的默想着。
  这也许是个梦景吧!
  我盼望一刻能够走出这个梦景。


《小诗》

当我把生活结算一下,发觉了死的门径时;
死的门就嘎的一声开了。
不期然的,就有个小鬼立在门后,默默的向我示意;
我立时也觉得死之美了。


《快放的花苞》

啊,你们老人!——快快展开你们的眉宇;你们果然因为死神立你们的前面而发抖了!
喂,我是时代的游客;我从上帝把生命的种子放在世界上那一刹那一直走到现在。
我曾踏过在有势力的人,富人的骨灰——极恶劣的东西上;只有你们这样老劳动家,老母亲的花正开着。永远的放着芳香。
贺你们的喜,喂,你们老人!
你们不是把许多事情放在你们的肩上而工作过吗?
你们不是把种子下在田中,并且看他开花结果过吗?
你们不是彼此互相恋爱过吗?就是这个原故:
芬芳都含满你们的身上了。


《燃烧的眼泪》

不晓得我多少年没有回到故乡了;
一天我偶然找到我的故乡,呀!
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一个人,或是他种生物还活在世上;在那荒凉的旷野里,只剩些垒垒的坟墓,和碎瓦片了。
呵,我的亲人!这些就是你们吗?
在这些东西上,可以证明你们曾生活过;
为什么……为什么只是如此了……
我四方怅惘着哭,我的眼就用小河一般流到地上。
我哭到沉醉没知觉的时候,忽然大地从我脚下裂开;我随时也坠落在里边。
一位白发的母亲正在张着两臂迎接我。
可怜的孩子,你也来了!她说着,我彷佛沉在温泉里。
那些眼泪即时在秋后草根一般的枯骨上燃烧起来了。渐渐烧起墓上枯草。


《小诗》(1-3)



假如人类知道世界同一只小船一样,
一直不停的向不可知的地漂去;
他立时就发觉他们行走是没意思的——
——同不生活一样——同不走一样。



我们的面前是一条黑暗的长路;
因为我们不能立定或是向后转,
我们一步一步走下去了。  




小鸟叫着清脆的声音,
昆虫响着凄楚而弱小的响声,
牡牛叫着粗暴的声音,
人类说着狡猾的语调,
宇宙间生物
总是这般没意思——
——可怜;
谁配得烦厌谁呢。


《小诗》(1-2)



在这寂寞,无聊的夜间,
我的思想像豆一般,一沉,一沉,入了
黑暗深洞;
全是墓地——阴森的世界……
这只燃烧着淡白光亮的蜡烛可以叫着生物吗?
我好久好久听不到一点步声
小响……  




丝……丝……
丝…………
我脑海中的生命燃烧声
——时间一断一断的毁灭了。



《诗》

这枝笔时时刻刻在微笑着;
虽在写着黑浊的死墓中的句子。


《名誉》

让你的可怜的苍白的青年们拿去吧;
我要到人类的末路去。


《心》

苦酸的心中
总是这样直率愚笨;
纵的,横的,各色的话,都许人们说的!


《徐玉诺先生之地板》

徐玉诺先生之地板才算奇怪的,……没法说;
不知道是他的脚小呀;也不知道是地板的木纤维的空间;
他走动起来,总是跳黑阱一般,一下一下都埋没在地板里。


《小诗》(1-3)



好宝贵的镜呀!
里边坐一个相怜的同伴。



只有一面小窗孔,可以瞧见光明;
我心心念念的想把他闭上。
可怜的心理呵!
他怕发觉了他自己的存在!



在这个小小镶着黑色玻璃的窗孔中,可以看见一条长桥,
这条桥是用小孩子们一方一方的幻想砌成的;从小孩们的心上,
一直通到不可知的处所。



《鬼火》(一至六)


小诗 一

惟尝到人生的苦味的人,
对于人生乃真没趣。
没有尝到的人
总很有兴的前进:
他总觉他以为有味的东西在他前面。


小诗 二

自杀还算得有意义的;
没意思的人生,
他觉得自杀也是没趣味。


落日之影 三

真有些人能够领略这个太阳的意思!
他红鲜鲜架在
晚间接天空的西方的苍茫的海上,
一会没有了!……
什么事情也再没这个有兴趣;
没有了,什么也没有了!


小诗 四

太阳落了下去,
山,树,石,河,一切伟大的建筑都埋在黑影里;
人类很有趣的点了他们的小灯:
喜悦他们所见到的;
希望找着他们所要的。


枯草 五

人生如同悬崖上边的一枝枯草;
被风吹折,
颠颠连连的堕落下来了。


鬼火 六

繁星一般的鬼火,
淡绿而且晶莹,
悠悠的荡漾在墓的世界;
这就是人类最后之光吗?



《杂诗》(1-3)



生在悬崖上的青藤,她的生活是倒悬的;
她的世界是竖面的。
但是她们快乐而且有兴……
轻唱着她们的秘密。



一根火柴燃着了:
马上又熄灭了。
但是他的光芒,
照澈了世界。




深黑而且酸苦的心,
没有什么可想;
但又不能不想。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现实与幻想》

现实是人类的牢笼,
幻想是人类的两翼。
………………
一只小鸟——失望的小东西——
他的两翼破碎而且潮湿;
他挣扎着飞起,
但他终归落下。
………………
啊,可怜的脱不出牢笼的人类呀!

  一九二二,四,十四。


《小诗》

当我走入了生活的黑洞
足足的吃饱了又苦又酸的味道的时候;
我急吞吞的咽了咽,
我就又向前进了。
历史在后边用锥刺我的脊梁筋;
我不爱苦酸,我却希望更苦更酸的味道。

  一九二二,四,十四。


《没意义的人生》

一个渴望人生意义的人,他带着火一般的眼睛,
赤着足跑遍了世界;
他的呻吟是苦处,
他的歌唱是无聊。
﹡﹡﹡﹡﹡﹡﹡﹡﹡﹡﹡﹡﹡﹡
他的眼睛晕花了,他的足骨磨透了,世界也找遍了,人生还是没意义;
他气绝了呻吟;无聊的歌声也唱不出来了。
﹡﹡﹡﹡﹡﹡﹡﹡﹡﹡﹡﹡﹡﹡
人类的研究者说;人生的意义在掘破生物化石的半云中。他也爬上了峭壁了。
老年的哲学家说:人生的意义在十字路上。
他也曾看着人忙忙迫迫的过去了。
小孩们嘲着:人生的意义在湖底的污泥中。他也深深的沉在污泥里。
人生充满着没意义,他也气馁而且疲倦了。

  一九二二,四,一四。


《小诗》

一只失了舵的小船在黑暗,暗潮涌腾的海上漂着。


《鬼》

什么东西不变成鬼呢?——
但是人的鬼比
臭蒜的鬼,狗的鬼,狼的鬼更可怕;
因为我们料定
他会演出人类的丑来。
他能戴着礼帽……同人一样,
并且做着人的事情。


《夜声》

在黑暗而且寂寞的夜间,
什么也不能看见;
只听得……杀杀杀……时代吃着生命的声响。

  一九二二,四,十四夜。


《小诗》

在夜间的窗孔中,你能看见
那一个地球正要向着一滩极不光明的酱醋液体里沉了下去。


《小诗》

当太阳又要出来的时候,
鹊儿,乌鸦都要哭叫;
这就是为人类同情的悲哀。
我们不爱再见太阳了!

  一九二二,四,十四夜。


《可怕的字》

当读完“人生之最后”一首诗,
叹了口气,说:“真没趣味”的时候,
那末尾一个字立时变成了一条
残废不堪的癞狗;
他目不转睛的瞪着我——
他的眼睛十分狡猾,并且带着十分恶意。
我耐性降下又上来,我闭了闭眼睛;说
“和你这没有趣味的东西没有什么理论。”
他更是骄傲而且狡猾的说:
“我今天却要和你理论!”他说着,怒目眈眈大有欲捕之势。
我的红血管立时膨涨了起来,
我用掌打他,意以为他闭了眼睛,或是摆过头去就算了事。
事情却更失败了!——他那黑红的脑汁竟溅我一头,一身……
我全失了知觉,恍恍忽忽的听得母亲凄楚的声音,说:“好难洗下的恶作剧呀!……”


《故乡》(1-4)

淅淅漓漓的雨滴,穿破呜咽的哀音,滴滴滴到故乡的相片上;
思念的道路从此湿了,滑了,并且那一片一片的遗像上都发出一种凄楚的悲酸的味道来。
故乡也永远不可思念了。
我的,不可思念的故乡呵!



满眼是白马奔腾的大海,
一瞬千变的天云,苍苍的摺盖了故乡的图画;截断了故乡的情丝。
太阳一抖一抖的落下去了!
异乡的孩子,性急而且无聊;
太阳坠着他的心了。



那里是鲁山的山谷?……
两匹母牛,三头牛犊,依傍着,
沉静静的在一个小平原上吃草;
小犊也不叫,什么声音也没有;
我同小弟弟不言不语摆弄着小石……
呵,我们且摆弄摆弄小石!
——我,小孩子的乡土,在,在那里了!




那里是鲁山的田园?……
被小河缠绕成一方一方的,
遍地是秘密深浓的高粱,
父亲不歇的耘田,我刚从小河中爬了上来,我正要割草了。



海风一阵阵的冲开了窗门,
异乡的小孩子失掉了一切;
故乡的影片,一片一片的都飞散在不可知的海上
渐渐的被海水湿了。

   一九二二,四,一五。


本诗注释:
(1)徐玉诺有同题诗二首,均收入《将来之花园》一书。另一首写于1922年5月5日,收入第二辑《将来之花园》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13:40 , Processed in 0.234277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