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75|回复: 2
收起左侧

天铎奖参赛:沧桑渭河东流去

[复制链接]
王居明 发表于 2017-1-25 23:4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王居明 于 2017-9-6 23:21 编辑

                沧桑渭河东流去

                             王居明

1.
再一次的凝视你
就又看到我们赤着的小脚踩着你的裙带戏水
就这样成长在烂漫的夏天
游鱼便是你体内的快感
我们好奇地裸体涌入你的体内
探个究竟-----抓住游鱼
欢乐的笑语和嬉戏
就灌成了季节的唱片
在每个季节里回放着岁月
哦     母亲河    渭河
如今我却不知从何起笔

神农氏听着你纯情的歌谣
尝百草解民疾
在你柔软轻盈舞动的飘带下
教民耕种
你的芳名最早被记录在《山海经》里
只因为你为了那个男人      夸父
你为他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夸父还是死去
太阳没有回头地笑着远去
太阳呀    光明的太阳
你并没有成全他们
你只是将一大片的沉寂和苦难
留给他们
留给人们一段考究的爱情

2.
母亲河     渭河
你只是位柔弱的女子
你的出生远比《山海经》久远
你在关关雎鸠的鸣唱声中红了脸颊
清纯地在岁月里把自己的青春流淌
不     不       不
流淌自己初开的情窦
百草为你装扮
百花为你鸣唱
百花让你的青春溢香
村妇每天和你拉着家常要做你的伴娘

晨曦中
你羞涩地把惺忪的媚眼闪闪
就像迷住你的白马王子
------光明的太阳
让他留在你的身旁
欣赏百草的化妆
聆听百鸟的鸣唱
嗅着百花调和的芳香
欣赏村妇们的慢歌轻舞
用你柔软的裙带
系住他的肩膀
把温柔尽情地畅享

太阳的白马
没有因为你的芳容停止了蹄声
那初开的情窦
化成了滔滔的涛浪
你要用自己的力量
撞开太阳的心房
你要和他迎面相拥
那骑着白马的太阳
原来是个和尚
你撞碎了自己的芳心
流出了沽沽的泪花
汇成了咸咸的大洋

哦      光明     你心中的太阳
你用自己的灵魂和躯体
向他献媚
他却伤你伤到骨髓里
黑夜  在你的理想和愿望中膘肥体壮
肥催着你对光明的渴望
哦   你的青春
就成了涓涓的泪水
穿岁月流淌

3.
夸父
泥土里长出的憨厚的后生
他疯狂地在追赶光明的太阳
他要把他拦住
不是为了要当和尚
他要让光明的太阳留下光明
让黑夜不再有

黑夜让人们找不到猎食的方向
黑夜让人们失去爆发的力量
黑夜让女人的分娩更加凄惨
黑夜让人们只能用篝火壮胆
黑夜让人们沦为被食的猎物
黑夜成了人们死亡的魔障
留住光明      留住光明
鲜血里的呐喊
每一个活着的梦想
夸父就扛起了大家的梦想
从东向西追赶太阳

夸父    我不想把你唱成英雄
你是一个投机的人
为什么不能自造永恒的光明
偏偏要西行借用
那搬来的光明
早已对私欲俯首称臣
肆无忌惮地绑架着愚弱的民众
泰山,还是泰山
你的生死,没有让泰山增减
鸿毛,还是一地鸿毛
真的给你一座泰山
你会把庐山掀翻
走过的路,鬼都不会否认
那是不可抹杀的心血历程

4.
伤到骨髓里的渭河
还在哭泣流泪
夸父那粗壮的大脚
把你的泪水踩碎
惊开的泪眼
清晰着夸父身体的雄健
那裸露的肌肉成块状堆积
那雄性的乳房在呼吸中如同风箱
荷尔蒙燃烧的熊熊烈火
把雄性的嘴唇烧裂
干裂   鲜血湿润着干裂
干裂   就用干裂的方式写着干裂
干裂   用干裂把天和地撕裂
光明在干裂的阵痛中降临
哦     光明呀光明
原来就是看清自己和自己的身影

哭泣,放不下就不能重新开始的情结
眼泪,唯一懂心的诗句,流淌,流淌
女人只有让男人抓住自己的两个优点
让男人的唯一长处弥补女人的唯一缺点
女人想开了就嫁了男人
男人想通了就娶了女人
想不开的女人成了修女
想不通的男人用纸手淫
爱情,没有宗教般的圣洁
只不过是两情相悦的鬼混

渭河望着久盼的情人
千年等一回的相遇
用自己的香唇滋润夸父干裂的唇
眼泪    真情的眼泪
流淌的是滚烫的幸福
她把自己流入到夸父脱水的躯体
夸父含着泪
望着西行的太阳
悲壮地把渭河饮干
他饮下了爱情
唯一能让心疯狂的跳动
夸父,一个平凡的男人

5.
太阳   光明的太阳
一个出了家的修行人
他成全了渭河和夸父凄美的爱情
笑着前行   没有回望他们
夸父抱着渭河干瘪的躯体
那肩上沉重的族人的梦想
抛不开的柔情的香唇
夸父这位粗壮的男人
向着苍天狂吼
如虎似狼
如闪电似山崩
黑夜在他的吼声中撕裂又合拢
没有一枚铁钉能把太阳钉死在天空
死一个女人,一个自己心爱的女人
最多,只是留下悲伤地文字和几滴眼泪
夸父呀,最让你无奈和痛心的是自己的死
“死亡,是一门艺术”
你比谁都能懂得入木三分
死一个人,十个人,三千万
死的都是别人
大腿上别刀,真的离心很远

“一将功成万骨枯”
这是多么的凶残膜拜呀
赵家楼,缺的不是狗,是真的人
太阳,还是远远地在那个西方
十万里的路,只是光明的影子留下一路
让四季的风和影子游戏
长不出光明的根
只有永恒的死亡步步紧逼
借来的东西,迟早都要连本带利地被收回
夸父呀,死亡是唯一的出路
是你的,更是族人的
夸父倒在了渭河干瘪的躯体旁

夸父化作了桃林
和大地形消体容
他不是一个虚伪私心的男人
他曾担起族人的期盼
西行借用光明
既然不能阻止死亡,何必要留一具躯体
不敢面对地狱里族人的亡魂
因为还爱着,死后才勇敢地溶入泥土
化成桃林,守护着渭河的躯体

明月夜    短松岗
渭河看着自己干瘪的躯体
看着死去的夸父化作的桃林
默默地守护着自己
泪又开始了流淌
爱是瞬间的闪电
女人,男人的一道布景
男人,女人唯一的一点支撑
这个迂腐的男人
为什么不把自己塑成伟大的男人
留下完整的尸体引后来的文字排队猜想
却要溶于泥土
守着死去的女人也要为他化妆
泪水托起夸父化作的花瓣
在桃林里流淌
太阳让他们有些害羞
月夜藏不住他们的蜜语
花鸟就把爱情撒向了山川大地

姜尚那个老头借用了你们的爱情
躲在桃林里直钩垂钓
钓到了周文王这条上钩的大鱼
他没有为爱情润色
他用权力和谋略成就了自己
他对手心里的花瓣说
走自己的路
由他们去吧
历史会记住我姜尚
后人会把我歌唱
让贫弱的民心有了所向
手中的木棍在后人的讲述中
常常把神鬼打伤
也没有镇住群雄登场

6.
战争,私欲绑架公器的游戏诡术
往往用终结他人的性命改变活着的心志
“匹夫不可夺人志”
还是让私塾的学生念着子曰动听
都在对王位做着渔翁
都在对王位想来个瓮中捉鳖
活埋四十万大军
没有撼动上帝满足个个称王的野心
死个人已不算什么
权力总是挥霍如土的生命
白起是个军人
就是看着你的泪水成长
你的柔情,他更像一个被秦始皇操控的屠夫
没有把野蛮屠杀
却把文明的链条斩断

权力,一把割断文明智慧的屠刀
成王败寇
这百解都活的诅咒
让男人清醒地成魔的诅咒
顺昌逆亡的魔刀是用嗜血的心做成
让每一个男人高举男人的雄风
横扫六合
只是重复杀人的游戏
他杀,被杀,自杀
君权,杀的神器和游戏
鲜血流淌着欲亡必先其狂的血腥
气宇的新旧,只不过是视觉的幻景
山河从来都在那里
一个人的眼睛
刺瞎所有人的心灵
燃烧的竹简和被埋掉的儒士们
灰烬骨枯
烂了文明的筋骨
烧了阿房宫
就烧掉了贫弱的民蓄
烧出了狭小的心胸长着的愚昧
烧出了终究破亡的厄运

7.
铜雀台的表白
也许就是为了爱情
那血腥的烟火
就是为了向二娇证实
至诚至真的爱情
你不相信这些
他们用爱情掩盖阴谋和恶毒
葫芦峪
你把司马懿那烧焦的眉毛和胡子
捏成灰
撒在风里

五丈原的行帐
你远远地躲僻他们
诸葛亮博得荣华富贵
换得蜀地的红烛泪空垂
江山呀
你爱不爱都在那里
美人呀
你爱与不爱都在憔悴
追到的是婚姻
经营着的才是爱情
权力,让猫更加吃腥

渭河   你总是用清纯托起夸父化作的花瓣
醉心地在桃林里漫游
你不为烈火烧黑的葫芦峪惊心
也不为五丈原行帐里的私杀诧异
男人读懂的是权谋
女人读懂的是爱情

8.
渭河  你在桃林里葬着落花
因为爱情
你忘不了夸父
一个真情至归的男人
马嵬坡勒死了你的姐妹
那皇家的情仇恨呀
家道的亡败用女人总结
“一个妲己就够了”
其实男人天生就是一淫虫
你无心去懂
男人却紧拧着你的思绪
你一直再猜男人和他的世界
为的就是爱
无意中捡起的诗句
“铁马秋风大散关”
也似乎隐约听到的吟咏
“铁马冰河入梦来”
夸父   死的突然
男人的世界你茫然一片

你托着桃花瓣
就是拖着你和夸父纯真的爱情
空气里早已是荷尔蒙点燃的硝烟
爱情的芳香已难嗅到原来的味道
吹不散的铁马和大散关
深藏着吹不散的爱情
男人  无奈的男人
你也渐渐地读懂
你饶桃林漫游
是为了爱情
你滔滔东流而去
不是放不下爱情
是在说硝烟和沧桑的爱情同样美丽
你这弱小的女子
除了爱情这点温存
世界从来都是一片冰冷
除了爱情这点可诚
世界从来都是他人虚拟的编程

9.
《兴陇大会》你绝不会认为
这是一处秦腔的戏名
朱元璋毁掉了你爱情的朝圣之地
——夸父化作的桃林
在陇称王的军队
在兴平筑起无法攻克的防御
朱元璋的铁骑在兴平停止了鸣啼
在太白山顶的施术人
蔽住了天空的太阳
只有四周的黑烟盖住了关中
铁蹄的鸣啼
成了一次屠城之役
毁了桃林
渭河   你的眼泪伤心的流起
这是怎样的明君寄望
鲜血染了鸡和飞鸟身上的每一片羽毛
尸横遍野   鸡犬绝音
伴着你一路走来的乡邻
因为生命的终结    爱情
化整为零
渭河    只有你为这所有的死难者
放声哭泣

山西洪洞县大槐树下的眼泪
和你的眼泪溶在了一起
他们恢复了你的桃林
让犬吠鸡鸣的声音重新响起
他们和你成了兄妹
你的爱情就又多了这些人
他们为你织出合身的锦衣
他们为你画上眉
他们为你添上香
他们为你常补妆

战争    男人和女人   爱情
权谋    命运    灵魂
都被光阴置入血脉之中
你柔弱的躯体
只想借爱情这件花衣
安放灵魂
《兴陇大会》的杀戮
一夜之间颠覆了世界观
生存   爱情    发展
重新排列和组合
都没有找出最佳的顺序配对
纠结的你性情大变
你只有用愤怒的咆哮
找到短暂的平静
也只有用平静后的哭泣
谴责自己鲁莽的损伤

女人    作为女人
你也不止一次地在问自己
为什么只想拥有爱情
却总是薄命
男人呀
难道就不是红颜祸水的主谋和真凶
清军入关的责任
为什么拉上女人

10.
男人   权力
你越来越看不清男人
世界被权力玩弄
你也只不过是个女人
你怀疑爱情
也不止一次的再问自己
如果夸父在今天与自己相撞
香唇还会去滋润夸父干裂的嘴唇
没有答案或确定
只有春汛的愤怒
用自己的愤怒漫过夸父化作的桃林
只有用秋汛的咆哮
洗劫夸父化作的桃林
在愤怒咆哮的发泄后
你更多的是清泪守着桃林
不相信爱情
还有什么可信
世界,比生命孤独清冷

爱情  只有爱情才更接近体温
守着桃林   你流的不是泪
是幸福
你的哭泣
不是对男人的审视放弃
男人    你没有看到一个男人
只看到男人用占有完成射精
老佛爷吃了你一碗搅团
回北京就担起了八国联军放枪的责任
国,只不过是她的家产
败,败了老佛爷的家业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没有一个男人站起来
把八国联军的枪折断
男人   又再一次地让你审视
权力   造就了一个个的伪男人
愤怒和咆哮
没有引来真正的男人
你流淌的永远是哭泣
——一个民族的悲哀
谎言为荣的悲哀
男人只为获取射精的悲哀

11.
爱情早已变的复杂
没有人愿意道出真相
只有爱情才是你容身的温床
迷雾的事实
总是错误的判令
那怕你的诞生早于人类
民族的耻辱柱上被钉死的
总是被后朝强大的版图淡化
从来不会被遗忘

九一八
那东北的流亡学生唱着流亡的歌
把你唤醒
少帅不是个军人,他吸食着大烟
满街道,都是歌唱和演讲的学生
爱,是用来做的
不是用来歌唱和叫喊
怕死的人往往把口号喊得老高
其实自己是化了妆的渔翁
死盯着得利的最好时机
民族的耻辱柱上钉死的
在太阳东升的黎明就被纸张盖住
寿终正寝的日子
岁月的司职会不在乎文字的黑白
把纸撕碎
慰扶死难同胞的亡灵

西安事变的军人
路过你的桃林
老蒋的热被窝,没有发现女人
名誉扫地的老蒋
杀了草莽将军杨虎城
留下好穿军装的张学良
从未对日军耍这杆银头蜡枪
三十万同胞的生命被日本军人游戏般地结束
是鬼,都会问个为什么
神剧呀,你可有神的反醒
让亡灵安息

扶眉战役的枪声
就在你的桃林响起
穿着两种颜色的男人们
在权力的魔杖下游戏
国军睡在你的裙带旁的祠堂门前
共军睡在在桃林里面圣宁寺大殿
千米左右的距离
只有月亮明亮地清楚两军的睡地
南撤的军令
无视渭河不定的心情
载着国军的大木船
在预谋的洪水中咯吱地响着
预谋的洪水淹没了没有拔出的桥桩
求生的本能让船工跳水逃生
船碎人亡
渭河呀渭河  你用流淌的泪
隐晦绑架的遭遇
你用哭泣默默地忏悔
爱,只为纯洁无私的爱
怎么放的下那一个个生命
被权力游戏的同胞兄弟
生命被游戏的消费

12.
你的沉默大于你的愤怒
那批斗会的桌子压住了你的裙带
你麻木地让风来雨去
祠堂的庙门砸碎了
百年的神庙塑像拉到了
爱情被活活地埋葬了
一个馒头十个人吃
跑在前面的才有份
父与子斗了
夫与妻斗了
女知青和村书记也能睡了
那一夜发生了什么
早晨人们只看到你的岸边
一双崭新的凉鞋
一身的确良衣裤
一块红头巾和粗糙的文胸
这是嫁妆   一个女子的嫁妆
人们追查那位女子远到了咸阳西安
也没有拿回一根头发

一个将要离世的半仙说
那是渭河扔下的人的皮囊
她走了    因为这里没有爱情
人类,一个谎言开花的世界
私欲绑架公器的世界
虚荣彰示功绩的世界
世界是什么
世界就是胸怀
与其有姓氏更替的杀戮
不如让文明的河水清澈见底水流充沛
权利被私心的砺石磨成了屠刀
外来的和尚也念不出几句真经
杀,已被文字艺术
拒绝不是出路
反抗未必就是求生
死亡变得艰难
贫弱的我们
用彼此的凶残找到自己的安全
只有那迷信的老者
伴渭河一起走老的人们
无语地在河边烧着纸钱
僵硬地走在凄惨的桃林里
慰着亡魂,盼着新生

风吹着   雨下着
桃林的花在萌芽着
人们望着渭河
就望着爱情
渭河,你一直就是个女人
高圆圆是你的写真
把吴三桂的爱深藏在历史的尘埃
只有努尔哈赤的子孙笑拥江山坐收梦
落定的尘埃,你不是女真
皇粮国税,是你的胎记
再红的洋纱,遮住了别人的眼目
胎记,连着你的血脉
欺骗滋养你的绝望
只有自己的画皮迎风沐雨

13.
一个叫做春风的女子
听说是你的姐妹
或许就是你回来的化名
纤细的香手
轻抚人们好久没有清洗的发梢
荷尔蒙在薇产中进行
你摸着人们焦黄的面孔
摸着人们发黑的脖子
伸进了黝黑闪光的梆梆棉袄的衣襟
温柔地沿着胸肌下摸
人们机械地扭动身腰
挣开了身上的衣襟
扭动由机械变得自然
由自然带了节奏和美感
在音乐的配合和猫步的行进中
成了一位女郎
——脱衣舞女郎
扔掉了梆梆棉袄
扔掉了军绿的时装
扔掉了涤卡
扔掉了夏装
一身比基尼
在音乐和灯光下
一个华丽转身

桃林里有男男女女在漫步
——耕种爱情
有年老的皱纹在嗅桃花的芳香
——回忆相伴到老的爱情

男人用权谋  霸业   版图立传
女人用爱情抗击被改写的宿命
夸父呀   你这位光明的追赶者
那渭河的香唇一吻
你就拥有了爱情
拥有了自己的光明
忘了自己肩上的梦
你死,我不会唱挽歌
哪怕你把梦盖在身上
北极星,从来都是我行我素地照亮自行的方向
我们生长在土地上
贫弱的族人们习惯了日落而息
日出而作
自殉的人呀
选一个时日和自己的家人告别
光明不会对每一个人的送别缺席
只有我们解读的盲区
你去,民族不留
你留,民族不拒
每一个人,都是民族的一粒尘埃

桃花飘着芳香
渭河涓涓流淌
春燕莺莺语语
那边娱乐靠球
这边炊烟飘渺
在这叫出来的春里
阳光雾霾混淆

          2015.3.14.初稿
          2015.10.19.二稿
          2017.1.25.三稿。


 楼主| 王居明 发表于 2017-7-1 13:47: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朋友!夏安!
 楼主| 王居明 发表于 2017-9-6 23: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各位老师朋友们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21:26 , Processed in 0.241538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