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67|回复: 0
收起左侧

2016年自选诗

[复制链接]
泉声 发表于 2017-1-6 10:41: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风箱

让我们拉动
如拉着拉杆箱远行

回到许多年前
的乡村。或者去往
无中生有

别让风琴类
以及整个管乐家族干扰
也别听,从厨房传来抽油烟机的
嗡嗡声

以我的经历
再没见过如此大胆
艺术的操控对手

它好像诗人
在真实与虚无中找到了
深隐的平衡
2016.11.14


在岭上
一一1月2日与森子、永伟同游

我一次次重复
只走那一段路。在心底
也是为一首诗找个出口
你们的笑,说话声
还有你,顺着犁沟找到并剥给我看的那粒花生
它独有的气场,仿佛
在一幅版画间流动
而外面的故事
等走出栎树林以后
我坐在白草间的象形石上
看暮色照片似的村庄
尽管前移了许多年,但我仍然能够找到
一些记忆中的事情
如昨夜梦里
有人捎给我的礼物
2016.1.10


腊月十三去柳河遇雪

从明月家出来
雪,下的更大了
一只黑狗跟到村外,不再上坡
十多个人,顺着地边
踩着枯草与雪,去往他家老坟
“雪,落在雪上。”
一个中年妇女,点着了一堆玉米杆
草木灰伴着雪,飘过我们头顶
路过时,火势正猛
山,几乎看不清面目
雾色的树林间,一条小路
如一匹散开的白布
走过荒地,斜进麦田
在他父亲的坟前,他们姊妹
上香、烧纸
别的人或蹲或站
“三年了!”有人感叹
“才七十出头,走的太早。”
“是呀,该享清福了
你,却走了。”
除了附和的人,大多沉默不语
没有痛哭,也没有太多悲伤
只见他们姐妹,眼睛红着
也许昨天已来此哭过
我仰脸看到,雪花和纸灰一同飘落
落在柏树上,麦田里
相邻的荒地
落在祭奠仪式的凝重上
而栎树林外
仿佛那里的雪,飞的更急
也显得更密和更白
这时,明月点燃的礼花
腾起了几股彩色的烟雾
2016.1.23

  
老地方

我没有更好的去处
步行时到过很多次的老地方需要
穿过铁路的涵洞
以至于我的诗也总是千疮百孔

站在我的脚印或别的脚印上面
一个个空着的窗口
从面前闪过,我好像是在镜子前
穿着隐身的衣服

抛开无聊的追问
管他曾经南来北往的人,如今都在哪里
回想起昨夜梦中
呼唤我名字的人,是不是替身

隔着篱笆,他们在安静地说话
酝酿着什么?矮房前的梯子
可能与我一样
有着不能融入的自由

修剪过的梨树
相貌接近,树干上涂满了生石灰
两个月以后
更像是一片积雨云

我拐上独木桥
一如往常,不在同一条路上返回
走出对我来说,这个巴掌大的
清晨
2016.2.26


环湖路上
一一给森子

那个雨夹雪的下午
好像鱼浮。让我一直沉浸着
垂钓的过程

梦游似的西山
如果是条鱼,我决定放弃
以便腾出空闲

看一看看不见的姑嫂石
假如它是风筝
我会始终拽紧传说中的线

你没说病态,泡桐的冠
但确实比正常养眼
我见过枣树、暮柳
不用提河蚌
和林黛玉。已经足够

瞧,杨林深处
采沙船,停泊在湖面的驱逐舰

后来的搬走岭
截止目前,那铁丝网
一直保护伤害

我们偶尔离开
她的视线,包括雨夹雪
但不包括

从栎树林外的飞雪中
披着机制鱼皮迎面走来的人
错过以后
滴洒的
一连串省略号
2016.3.1


茶,或采石场

我的思绪如
新沏的毛尖

去早年的采石场,如果不是那些白草
我会误以为,到了另一星球

此刻,我右手的笔
正写着左手的烟雾。鸣叫着的笼中鸟继续
在依稀的斑鸠声中

起伏的白草间
一块雄性的石头犹如
一团火

引燃,我废弃的一首诗
原先的水面,我目睹着它溢出土坝
一点点生成云朵

在相似的颜色中,不让水生动物的骨骸
与植物的灰烬
混淆

我将用心地揣摩会儿一只公鸡
为何在白天打鸣
2016.3.6


风中写生

一笔又一笔
勾勒、铺底、着色
层次渐渐清晰
比照现实,你听从自己的取舍

远山左移,大约五公分
飞来飞去的喜鹊,难以捕捉
只有点出白杨树上的窝

意外洒落的墨点
造就了一处沟壑,这也成为
唯一精彩的败笔

两条虚线延伸,左右空白
能否全部种上油菜?因为我看到
你调好的黄绿色
还有剩余

加一棵柿树吧
好像另一棵,在斜坡那儿
也感觉孤单

你的画里,不见一丝风
但我知道,你已经把不少的未知
深掩其中
2016.3.30



盐罐

光亮,从一个旧盐罐上
一点点退去。我怀疑那些黑暗
来自他的内部

仿佛一位沉默的老人
在品味过去。他的专注犹如此时
散开声响的电钻

他高不盈尺
略重于泥土的颜色
类似凡高剪插向日葵的画瓶

他旧了,但不是旧的原因
父亲不怎么用他。十多年了
我也把他忘记

此时,他在窗台一角
干干净净地闲着
而一些事物却在里面慢慢生长

对我来说,他已高出凡高
一对双系多像,无意倾听的耳朵
黑暗中,他好像回到了
他的黎明
2016.4.12-29


四月初七下午在上洼村东看戏

王莽被千刀万剐的时候
我扭头看见剃头的正在给一个熟人修面
一双黢黑的手,左右配合
很快使他的脸在接近黄昏的光线里
白白净净

深灰色的大幕草草闭合
一个女声在电喇叭中预告
夜戏演出的剧目、时间
人群开始拥挤、争让,缓缓流动
如同头顶散开的云朵

王莽接过杀他那人的一支帝豪
边吸边乜斜着打他身边经过的
一个穿着时尚的少妇
杀他的人说,饿了,吃碗凉皮去
尾随着少妇进入一顶方形的大红帐篷

一只喜鹊从舞台前飞过
飞向华严寺前院的一棵塔松
寺外的东西路上,三三两两的人
在他踩灭烟头之前,走进了
外表安详的上洼村
2016.5.14


听梦

在客厅,妻子拄着拖把
说:“昨晚我梦见咱娘。”
我在看村上春树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随意哦了一声
“我进入了一种虚空中,或者,
我应该将其描述为……”
“她说她没有死
只是用另一种方式,不让我们看到
过一段时间还会回来。”
她喝了口水
“我还说,等有空儿
好好给您说说,这些年家里的事”
我瞅着妻子,不再说话
转向母亲的照片
又看了眼墙上的钟表
2016.5.25


黄尘

他引个女的进来
我们装睡
睡的很沉。他坐在床头等
那床一会儿很大
一会儿正常尺寸
我伸个懒腰
与你说梦见他带个女的
被月白色的粗布包裹
只露一只左眼
他非常气愤,拽着她就走
我们陪着不是的追
他从土沟里的路去往山坡顶
头也不回
絮絮叨叨数落着我们
“装的跟真的一样
谁与媳妇关系好能不珍惜。”
大概这意思
我们愧疚的翻看他近期的诗
第二首开始乱码
他在无路的坡顶上,踢踏着矮个植物
转述与另一位诗人的对话
说我说的有道理
大概是张扬与低调的关系
(我不懂解剖学
一颗真正沉下的心在哪个位置
但我阅惯了的世人
大多像一个浮子
……
教你沉潜的人,有可能干着坏事)
这是我上午写的
怎么会被他们谈论
我们一直在房间,又不像房间的地方
听他在坡顶,踢踏着
去了又返回
“给我找个带邮编的信封。”
为了弥补理愧
我们赶紧翻箱倒柜
自然慌乱,不知脚下碰到了什么东西
腾起一片黄尘
2016.6.24


湖底

“但每样东西都是在那
神奇的淤泥里......
一一毕肖普《河人》

像在地图上行走
像回到了许多年前
一段傍路的小河
再也晃不动东坡的阴影
我顺着大概的河心
逆水而行

污泥、沙、连山石
好像在这里,我学会了
潜入水中睁开眼睛
一个空了的沙窝
哦,裂缝间的鱼骨
游进岸边的青草

一群山羊,挤过
深陷雪地的煤车,犹如一场雨
青蛙、水蛇、螃蟹
好多的洞穴
我踢着的蚌壳,打开以后
再也没有闭合

一次又一次
我与他们,站在
仿佛是从北坡流淌下来的石板上
拍干自己的身体
直到,一阵阵风过
栎树林里的明亮越来越多
2016.9.23


我不准备把它献给国家

火车又一次钻进山洞
他们的耳语开始了。能够想象的到
他是对着他几乎失聪的左耳
小声说着,后来互换了位置
石榴树的叶子不时落下,他担心落入盘中
边附和边瞅着
压合板圆桌上的两荤两素
还忘不了瞟一眼院墙上一个丰腴女人的简笔画
一块文革时期的标语牌
他明白了,那个瘫痪在床的老人
无儿无女,他是唯一的近亲
那老人有一秘方,针对一种尚未攻破的绝症
疗效神奇,一付即愈
他看到苍蝇落到煎猪血上
像烧焦的葱花。他说
已经答应他养老送终,方子现在他手上
他哦了一声,用筷子撵走苍蝇
夹起一粒醋泡花生,嚼着
火车驶出山洞,短暂的明亮之后又一次进入黑暗
我俩合作,仅你所在地区
他开始盘算,大约一袋烟功夫脱口而出
“一年可赚一个亿!”
他没有惊讶,从一开始他已经感觉这是一次幻想之旅
随时可以在一个实际的站点停下
但他没有,他不会使人难堪
喜欢庄子的他想起了“宋人有善为不龟手之药者。”
空空荡荡的车厢,吸顶灯继续亮着
过了一会儿,他郑重的说
“我不准备把它献给国家。”
他笑了笑。从南阳到鲁山这大概是第七个隧道了
多天以后,他接到他的电话
"那只是一个普通的药方……”
听他的口气,让他这个惯用词语的人
竟一时也找不到准确的表达
2016.10.16


雪桥
一一给永伟

我们在飞雪中谈论
欲雪。似乎更合适我的口味
尤其是在村子里的黄昏
不仅没有寒意,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温馨

几声微弱的狗吠
让我想起你见过的草泉
像不像后来我们围拢的火堆
就在附近。你说

板桥上的雪
仿佛递来,阻止的眼神
对岸,她和她的羊群
在麦田上飘移
2016.11.25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10:28 , Processed in 0.215626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