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96|回复: 0
收起左侧

为杭州打马虎眼

[复制链接]
刘频 发表于 2016-12-13 22: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刘频 于 2016-12-13 22:51 编辑

在上海申报馆旧址


在上海申报馆旧址,一楼
是改造成的现代茶餐厅
我落座在一个偏角位置,像电影里
的地下党,等待着一个接头的上线
我在穿越世纪画面的等待里
捋一捋被外滩的风吹乱的头发
我甚至想像着一声破空的枪响
猝然染红明早的沪上报头

但上世纪四十年代戴礼帽的那人
他不会来了。我也没看见义愤的记者
在老式的版面里进进出出
我只是一个外省旅游者,随意逛到这里
我只是饿了,装成一个有身份的人
保持着对美食的耐心和矜持。在东张西望里
我甚至异想天开偶遇一场上海滩式的爱情

我看见一个个嬉笑的食客
像一条条金鱼,穿透茶餐厅的玻璃门
邻座的一对时尚小阿拉,你侬我侬
时而夹杂一两句低声的争吵
我想,如果他俩是当年伪装成情侣的特务
那也好,让我在饥饿中保持着一种警惕
但他们不是
他们在谈论着房子,股市,旅游,婚期

当服务生俯下身来递过菜单时
我点了一份西式套餐,再加一份《申报》
他抱歉地说,《申报》,确实没有


地铁里的《新约全书》


在雍和宫站,一本《新约全书》
挤进了地铁
在上班途中,被一个北京女人翻开
车厢里的神谕,一路安静地经过
北新桥,张自忠路,东四
“在旷野有人喊,预备主的道,修直他的路”
当她读到这一句时,灯市口站到了
来不及读完的《新约全书》
塞进她的休闲包里,和一本公司报表一起
匆匆挤出了地铁


为杭州打马虎眼


春天固然是好
有十二只算盘
在柳枝上面

我叫夕阳借一步说话
要一只燕子
慢一点,再慢一点才变坏


暖 冬


南方没有大雪,也没有小雪
我像故乡的一块荒田
显得如此空洞,多余
在连年的暖冬里
我身体里的害虫越来越多
多得像亲人一样
它们在暗地里嘲笑
我对一场大雪虚情假意的渴望
我只是跟随俗世爬动的一条老虫
那些琐屑的世事和风霜
只是一张老脸上的寂寥
我和这群害虫一样
靠一次次装死,一次次安然越冬


重读刘绍棠


运河
从不让我洗干净手
也不让我羞愧


我不得不爱故乡
是因为
它从不计较
我一次次给它带来坏名声


马拉松大赛之后


马拉松大赛结束后,他们在
终点附近临时的洗澡间
哗啦哗啦洗澡
莲蓬喷头,像园丁的洒水壶
把他们发动机一样的身体
恢复成一组慢镜头
穿好衣服的时候
一个白种人
一个黄种人
一个黑种人
互相交换了手机号码
那个黑人运动员反复强调
他是卖象牙的
要买象牙,找他


小黄昏


每次黄昏散步时
我经常遇见那个遛狗的男人
他总是用本地脏话
大声骂那只贵宾犬
今晚散步时
我看见那只狗的脖子下面
新挂了一个小十字架
在暗夜的低处
有节凑地晃动着
闪着银质的光泽
那只德国血统的狗
在一声声的喝骂声中
拱着头一直往前冲
那只小十字架
像一个孩子作业里的+号
把我和那个遛狗的男人
一起加进了这个小黄昏


哀 伤


我渴望,在暴雨来临之前
一千里雷声,把我像钉子一样拔起
一万里闪电,把我从房间拽到乌云下面
但天空再也没有能力
制造出新的闪电


打马回头


不去长安了
也不去盖大雁塔那个老邮戳
我有岭南以南
有被我撕掉的两亩木薯地
有十二万朵木棉一路点灯
头撞南墙终于回头的小南蛮
我要还给长兄三个耳光
金星飞溅的耳光啊
我要把赌来的功名还给一口井
在岭南以南,在那片山阴
我要继续伤害家乡,更深的伤害
让家乡心悦诚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9 09:57 , Processed in 0.191601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