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83|回复: 1
收起左侧

十一月的几个练习

[复制链接]
还叫悟空 发表于 2016-11-27 19: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还叫悟空 于 2016-11-27 19:56 编辑

●拾花的女人  
.  
棉田里有那么多纱巾,白纱巾,红纱巾,绿纱巾,紫纱巾  
它们几乎概括了,棉花一生中,所能呈现出来的各种颜色  
.  
●又一次在此起彼伏的鸡叫声中醒来  
.  
教堂里  
唱诗班的孩子  
光着脚  
站成一队  
伸着长长的脖子  
我为它们长成鸡的模样,感到惋惜  
.  
●母亲的儿子  
.  
母亲比父亲年长一岁,已经满头白发,父亲仍然是一头乌发  
去年冬天的一个早晨父亲开着电动车  
载着母亲去公园  
碰到母亲的老同事  
人家问:这谁呀,你家大孩子么  
母亲回答:我家老头子  
.  
春节时母亲讲起这一节,笑得前仰后合,好像占了多大便宜  
.  
●在济宁的暮色中  
.  
坐一站公交车去快餐店给儿子买饭,步行两站路回家  
过三个红绿灯  
在第二个路口走得急了些  
被交警呵斥,连忙后退  
迎面走来的女人冲我笑,不知是同情  
还是嘲讽,在小超市买一瓶酒  
53度的,出门时  
跟一个男人撞在一起  
差点摔倒,一句妈拉个X的  
没有骂出口,直走三百米  
左拐七十米,右拐一百五十米  
左拐六十米,到家了  
楼梯间黑乎乎的  
“嗨”了几下,声控灯也没亮  
手扶着栏杆  
一阶一阶,往上爬  
在四楼打开门  
儿子房间灯亮着,单人床上,扭曲的被子像他的人形  
.  
●开往呼和浩特的火车  
.  
晚上六点半了,儿子应该已经下车,十几个小时前我坐在侯车室里  
不时看看手表  
看看儿子  
一列火车就要驶来  
把他接走  
.  
它有一溜长长的眼睛,而十六岁的儿子,将会坐在车窗前充当瞳仁  
.  
●沉默者  
.  
我经常这样想,要是家具、电器、厨具能说话  
会不会吵架,会不会谈恋爱  
.  
今天早晨,一只碗啪地一声  
掉地上摔碎了  
.  
环顾四周,没谁理会,只有我默默地捡起了它  
.  
●晚来天欲雪  
.  
中年男人竖着衣领,缩着头  
搓着双手  
在阿珍毛线店门口  
站了很久  
我知道这是一个特务  
.  
年轻女人抽着烟  
在欧克咖啡馆橱窗  
后面坐着  
不时向外张望  
我知道这也是个特务  
.  
但我不知道  
向谁告密,告密有没有赏钱  
.  
●漩涡镇杀人案  
.  
好几天了,铁瓦殿里没有钟声,也没有灶烟  
却有那么多乌鸦  
飞来飞去,聒噪不已  
.  
吴老头子唠唠叨叨  
哪个娃儿上去看看  
道长是不是病了  
.  
吴老婆子呵斥道  
山上那么大雪  
娃儿才不要去  
.  
开春后吴家小儿子上去  
被骇到了  
一男一女悬在房梁上,胸膛敞开,内脏全无  
.  
●幼发拉底河  
.  
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晚上,真主的骑兵悄悄涉水而过  
当马匹抖落银色的水珠,他的信众增加了十倍、百倍  

纳兰寻欢 发表于 2016-12-16 13:2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金箍棒的质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10:28 , Processed in 0.214311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