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88|回复: 17
收起左侧

佛瑞德·沃斯《我们手心里的地球和星星》(译诗)

[复制链接]
吴季 发表于 2016-10-17 09:4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手心里的地球和星星


“天堂里的又一天”
一个技工对我说,当他把考勤卡丢进
打卡钟,太阳升到了
圣加布里埃尔山脉之上
我们笑了
这是我们拥有的一份相当好的工作
要想想在当地其他这么多工厂里有多艰苦
在这个工会落魄工人挨揍的时代
可是天堂呢?
我们走向各自的机台,准备再干10个小时
在白铁皮的围墙里
而在海上,美仑美奂的蔚蓝波涛翻卷到乌云密布的夏威夷海滩上
亿万富翁们举起马丁尼酒杯
乘着游艇前去坎昆
而我忍不住想
为什么不是天堂
为什么不是一份工作
就像当年我4岁的时候
在父亲的汽车修理厂里那样
他用刨子快乐地刨着他用夹钳夹住的一块木头
一堆芬芳的刨花在我脚边越堆越高
父亲朝我笑了笑,我们把
地球和星星握在了手掌心
为什么不是这样一份工作
像我所写的一首诗那么快乐
一份工作,像扳手的每一次转动
锤子的每一次鸣响,都使我的心为了从我背上
滑落的每一滴汗水而放声歌唱,因为世界
已经苏醒,不再膜拜金钱
和权力和名声
因为总统和国王和教授和教皇和
佛陀和神秘主义者和修表工和天体物理学家
和女服务员和殡仪员知道,没有什么比一个男人像我现在这样切削着钢铁的强大的
控制力和意志力
更为重要
没有什么比豪尔赫把钻头打入钢板更为
重要,这样他就可以寄钱给生活在洪都拉斯
一座圣山脚下的他的母亲和妹妹
没有什么比桌上的面包和一个钢铁切削工的伸手
去抓月亮的孙子和把考勤卡丢进
打卡钟并走上各自
机台的男人更加高贵
好比太阳
没有他们
就不会升起。


原标题:The Earth and Stars in the Palm of Our Hand
作者:佛瑞德•沃斯(Fred Voss)
来源:美国工人诗歌杂志《BLUE COLLAR REVIEW》2016年夏季号
译者:吴季


[1] 圣加布里埃尔山脉(San Gabriel mountains ):美国太平洋海岸山脉的一部分,在加利福尼亚州南部。被列为美国国家纪念园。大部分处在安吉利斯(Angeles)国有森林境内。南部山麓延入洛杉矶和圣伯纳底诺(San Bernardino)两县的住宅和农业区。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6-19 00: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佛瑞德·沃斯《我们并没有戴着锁链》(译诗)

我们并没有戴着锁链


靠着干机器活儿我们挣的钱几乎
不够维持生计
但我们不是奴隶。
老板们对待我们就像我们别无选择
只能听命于他们一样
但我们不是奴隶。
每个早晨我们拖着疲惫的步伐去上班。
每周60或70个小时
干着我们讨厌的工作
尽管他们用苦役、羞辱和绝望来杀死我们
但我们并没有戴着锁链。
我们不是奴隶。
我们无处可去除了去那些
对我们并不更好也不会给更多钱的
别的机器车间
每天我们都在想会不会被解雇
好让那些开凯迪拉克的人的钱包更有钱
在想要是我们病了
或者老婆或者孩子病了
却没有保险
结果会怎么样
但没人有一张纸能证明我们归他们所有
我们不是奴隶。
未来没有什么在等着我们
除了年龄越大,痛苦和恐惧越多
越来越走投无路
而老板们耗尽我们
再丢掉我们
但我们不是奴隶。


原标题:We Do Not Wear One Chain
作者:佛瑞德•沃斯(Fred Voss)
来源:http://www.pennilesspress.co.uk/poetry/fred_voss.htm
译者:吴季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6-20 22:5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钢铁的圣餐礼


12岁那年,每个礼拜日
我穿上白衬衫
上教堂去,用我的舌头
感受那被当作基督的肉与血的白饼和红葡萄酒
如今
63岁了
我感受着手中把指纹弄黑的脏兮兮的
钢块表皮
在我把钢块放进老虎钳,在铣床上切削的时候
12岁时我被告知,在基督里
人人皆兄弟
如今
我越过滚动着的、粘着机油而滑溜溜的、带着2吨重的落锤的立式龙门轧机
(我听说那落锤压碎过一个人的脑壳)望向整个工厂的车间,我看见
来自危地马拉的圣山的鲁本
在制管机上把钢材弄弯
同样的钢屑,掉在我们的皮肤上
同样的汗珠,闪烁在我们背上
和脖子上
就像时钟嘀答作响
在我们的手指和胳膊和肩膀之中
同样的筋肉绷紧,在我们举起
钢材的时候
穿着撕扯得破破烂烂的T恤衫(它永远看不到一座教堂
的内部
看不到我们内心深处的
我们的教堂
看不到我们笑容之中的
我们的圣餐礼)
当我们磨光擦亮我们切削和弄弯的钢材时
我们不用穿上白衬衣,跪在祭坛前
去感受圣灵
我们不需要把饼和酒
假装成肉和血
我们的血管中淌着血
从我们割破的手指
和肌肉喷出的血
起伏在我们脊背上的血
我们心中的
兄弟之情
真实,如闪亮的钢铁。


原标题:Steel Communion
作者:佛瑞德•沃斯(Fred Voss)
来源:文化周刊(Cultural Weekly)2016年10月20日
链接:http://www.culturalweekly.com/fred-voss-three-poems/
译者:吴季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6-22 10:5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心中的国度


在5号机台边上,胡安
一不留神
说了声:“谢谢你,我的朋友!”
带着孩子般天真无忌的欢欣
在我不请自来地抓住沉重的老虎钳一端,帮他
抬到
他的机台上的时候。
说完他才想起
四周围一瞄,看看是否有别的技工看到
或听到他
接着把跟他们同样的冷漠面具
戴回自己脸上。
自从离开萨尔瓦多来到美国
已有5年了。
有时面具在他脸上
好难戴住。
“弗利特伍德•马克!”
他这样叫我
(因为我留着长发和胡子,却
谢了顶,就像弗利特伍德•马克摇滚乐队的那家伙)
并且微笑
并且告诉我
他多么喜欢每晚下班后坐在柔软舒适的椅子上听
没有国界的
摇滚乐。
我们的手搭在扳手上
我从
2号机台上方仔细瞅他,并且焕发出
一脸愉快的笑
只是为了向他表示
在谈到扳手
和老虎钳和机台
和在一个人
内心依旧阳光灿烂的欢欣的时候
永远不会有
任何国界。


原标题:A Country in Our Hearts
作者:佛瑞德•沃斯(Fred Voss)
来源:《Rattle》第22期,2004年冬季号
译者:吴季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6-24 10:08: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吴季 于 2017-6-24 12:41 编辑

企业


工头的眼神教一个技工明白
他随时想解雇谁就解雇谁。满大街
都是找不到工作的工人,所有的
警察都乐于带他们去蹲郡监狱。所有的技工
争着把机器手柄转得比别人更快
来制造零部件,这样他们不致落得
去蹲大街。所有
这些噩梦
和恐惧让人永远歇不下
不能放轻松。所有这些故事
就是疯狂的老板们如何毁掉大家的生活:
心脏病发作
和争斗
和谋杀和自杀
在机器车间,所有的血汗
都用于制造发动机,来让我们人类的竞争
变本加厉。


原标题:Enterprise
作者:佛瑞德•沃斯(Fred Voss)
来源:http://www.pennilesspress.co.uk/poetry/fred_voss.htm
译者:吴季


〔注〕本诗有很多句子都是all(所有的,全部的)打头,并且往往不是完整的句子。译本中稍作改动,也略掉一些all。比如把“街上找不到工作的所有的工人”译为“满大街都是找不到工作的工人”。“所有的心脏病发作”略去了“所有的”。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6-26 08:57: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堂


70年代,我正年轻
我开车去那些工厂找工作,它们的气味各不相同。
砾石路上有些白铁皮的
小厂子,成排的地狱天使模样的摩托车停在
厂门前
还有郡监狱的气味和有毒化学品的气味,我慢慢开着
车子经过两三趟,胃里恶心难受,不知该不该进去,即使我知道
我有可能会被雇用。
在烈日下没有尽头的柏油路上
有一些大工厂
屋顶上神气地竖着公司的标志
鼓风炉和10吨重的机器嘶吼着,我知道
那是人间地狱
还有一些牙科诊所似的单人机修店
为了付给我的可怜巴巴的工资,它们会
尽其所能地从我身上榨出许许多多钥匙或管子或钻头套子
或开了槽的钢轴或六角螺母
还有
那些拥有无数大楼的巨型的飞机制造公司
将会用高薪吞下我,而后再把我吐掉
在我干得够久之后炒掉我,让我只能靠存款过活
而我已经适应不了其它工作
永远离不开了。

再也不会有这么多的毒物
让我来挑了。


原标题:Paradise
作者:佛瑞德•沃斯(Fred Voss)
来源:http://www.pennilesspress.co.uk/poetry/fred_voss.htm
译者:吴季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6-28 09: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挂在十字架上的2011个年头


基督挂在十字架上
死后一分钟
他已听到了所有关于
我们把石头推开发现他的尸体已不见了的故事
因为他已升上天国,坐在父的右边
他呻吟着
挂在十字架上的2011个年头是何等漫长的年代
要是我们让他死就好了
要是我们知道
天堂是一株长在山坡上的橙色罂粟就好了
在工厂里
男人手握30磅重的榔头敲打钢条的
铿锵声啊,要是我们知道
他这基督是唯一的
钉在木头上的骨和血和心和梦
就好了
当群星俯视
海豚表演
基督再度呻吟
2011个年头了,我们还在想要什么人
——除了我们自己——
来拯救我们
当又一块极地的冰层融解并滑落
到海中
2011年了,我们还没有学会怎样去爱
彼此
去爱河流和美洲狮和鹿的睫毛和物理学家的手指头和向着星星
张开枝条的
树木
如果我们不让他死去
那攥紧在千百万个手心里的
千百万个十字架上的他的形象
又有什么用呢?
现在他几乎已经习惯了肉体的疼痛
肿胀的舌头
血从他的肋骨流下来
从他手掌上的
钉子
这无穷尽的折磨——等待啊等待,等待啊等待
只是为了
叫我们苏醒。


原标题:2011 Years Hanging on the Cross
作者:佛瑞德•沃斯(Fred Voss)
来源:文艺期刊《Serving House》2013年春季号
译者:吴季


〔说明〕此诗把工人的命运前途跟耶稣基督相比拟,把工人服苦役比作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疼痛流血。“要是我们让他死就好了”——折磨是为了苏醒(受难是为了解放、“复活”)。《蓝领评论》的很多诗里,都提到环境危机(温室效应导致冰川融化的危险等等),似乎在以此强调变革的紧迫感。“当又一块极地的冰层融解并滑落到海中”也是如此。

[1] 据福音书记载,耶稣的遗体被安放在从坚硬的磐石开凿出来的新坟里,洞口以巨大的石块堵上。耶稣死后的第三天,信徒们来坟前悼念,见洞口的巨石已被移开,墓穴里只余下裹尸布和头巾。马利亚正在惊惶哭泣,耶稣向她显现,请她转告众门徒:我将进入父亲的天国。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7-2 20: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文明的基石


要是因为有人
每周工作60个小时
好多年了
还买不起最便宜的车,就不许另一个人在环球旅行的
游轮的栏杆边上喷吐着
200美元一支的雪茄烟
那我们伟大的国家要怎么继续存在下去?
如果人们没有死在小弄里
在他们多年来绝望地推着走遍全城的
购物车下,
那么一个女人买了个
1000美元的钱包
且洋洋得意,岂不是很没意思?
如果高官们不能傲慢地
嘲笑那些
被他们踩着爬上高位的人
那么我们的文明想必
维持不下去。
认为要另找出路,这种想法是有害的。
我们要有10万美元的皮大衣
也要有在街角挨饿的人
要有那些
不管多么肯干卖力都养不起家的人
也要有吃了一半就被富人
丢进垃圾桶的龙虾。
认为现状不合理,这可是亵渎神灵。
人人皆知,圣经中耶稣的话
只不过是些抒情诗。
共产主义完蛋了,那就行了。
我们有监狱
来对付那些异议分子。
谁要是说,一个每周在冲床上苦干70个小时的男人
因为买不起医疗保险
眼睁睁看着他的妻子死去
所以CEO真不该随心所欲花个
2000美元让妓女给他口交
这简直是对我们生活的
十足的恫吓。


原标题:The Bedrock of Our Civilization
作者:佛瑞德•沃斯(Fred Voss)
来源:http://www.pennilesspress.co.uk/poetry/fred_voss.htm
译者:吴季


[1] 绝望地推着走遍全城的购物车:很多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会推着一辆从超市偷来的购物车,装着铺盖、衣服和用品到处走。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7-5 10: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月租350美元的房间


收留
无处可去的我们的房间。可以从
窗户望向一个住满我们不认识的上百万人的城市的
房间。有着
召唤我们去死在上面的床铺的房间
当我们坐在电视机前
喝酒,每周
五天开车去工厂上班
(那压根不是我们的工厂
不是我们的)。四壁空空的
房间,因为我们内心没有东西可以摆放在
上面。那
因为低工资
和蹉跎的岁月
和死去的梦想而
把我们压垮的房间。把
我们杀死
然后再出租给
别人的房间。


〔注〕全诗除了末尾的句号之外,没有标点符号。译诗中的标点是译者添加的。


原标题:350$ A Month(直译:每月350美元)
作者:佛瑞德•沃斯(Fred Voss)
来源:http://www.pennilesspress.co.uk/poetry/fred_voss.htm
译者:吴季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7-7 10: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永无休止的战斗


在水泥地板上呆了九个半小时以后
机器操作工们
可能正站着摇摇身子
眨巴眨巴眼睛,甩一甩头
试图在机台前尽快地
恢复知觉
一整天
他们的手已完成了上千次动作
疲倦
深入每一根骨头
深入他们体内,
把车间前后的大铁门都敞开
这样他们好透口气
一阵微风把他们背上的汗水
吹冷
他们在水泥地上来来回回拖着脚,以免身体变僵,
然后回到
机器旁,这样一而再再而三,抓住钢材,就像拳击手
进入重量级拳王赛的
第15个回合
这些拳击手
把体内尚存的每一丝一毫的勇气和力量都发挥了出来
因为他们想坚持
到终场。


原标题:A Fight that Never Ends
作者:佛瑞德•沃斯(Fred Voss)
来源:http://www.pennilesspress.co.uk/poetry/fred_voss.htm
译者:吴季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7-8 11:4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的兄弟


他们有母亲,像我们一样
也有父亲
梦想成为拯救世界的英雄,以及参加
棒球协会的比赛。他们
对着镜子刮过胡须,知道玫瑰的美
在葬礼上哭过并且
把他们抚养的、心怦怦跳的孩子们
举过胸口并且挺身
奋起并且把半吨重的工厂零部件搬上在他们头顶晃荡的
10吨级吊车的链子末端。他们
珍爱一个女人的温暖。她爱他们,背靠着
他们
度过漫漫长夜的恐惧。
他们感觉到上帝住在他们心中
告诉他们:他们是被爱着的。
那为什么
他们要坐在市中心小小的房间里,握着最后的薪水支票
望向坚硬的坚硬的柏油路的胡同
他们就快要住到那里去了吗?


原标题:Our Brothers
作者:佛瑞德•沃斯(Fred Voss)
来源:http://www.pennilesspress.co.uk/poetry/fred_voss.htm
译者:吴季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7-8 11:4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底层


总是那些大办公桌
工头或机器车间的老板坐在后面
在很小的办公室里。他们告诉我不招工
而且到处都没有招工。
他们从没见过这么糟的形势,
总是那些办公桌把我和他们隔开,和工作和薪水隔开
让人伤心,还有那些门
在工厂主和工头们离开办公室回到他们
尽是机器和切削着金属的操作工的
车间时从身后关上的门,
之前已砰地关上了
100次或200次的门,它们把我
赶到人行道上,尽快地
把我打发回家。

办公桌和门远比我的生活
来得重要。


原标题:On the bottom
作者:佛瑞德•沃斯(Fred Voss)
来源:http://www.pennilesspress.co.uk/poetry/fred_voss.htm
译者:吴季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7-8 11:41: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可能只是运气不同


有时
他们被关押起来缩在囚室的角落里
再不能说话了而有时
他们经营了好多年的公司有时
他们衣衫褴褛自言自语地走在街道上而有时

他们开保时捷
穿1000美元的西装有时
他们整个余生哭着瑟缩在床上而有时
他们接管国家并在电台向千百万人
发表讲话有时
他们吓得再也不敢开腔或者看
另一个人了而有时
他们手握千千万万员工的
性命有时
他们拿刀划过自己手腕的静脉而有时

他们下令解雇或杀死
成千上万人有时
他们认为自己是拿破仑而有时
他们真成了拿破仑


原标题:Sometimes Maybe The Only Difference is Luck
作者:佛瑞德•沃斯(Fred Voss)
来源:http://www.pennilesspress.co.uk/poetry/fred_voss.htm
译者:吴季


[1] 囚室:padded rooms,原意是“墙四周设置软垫的病室”,这里指防止被关押者自杀的囚室。
[2] 他们认为自己是拿破仑而有时他们真成了拿破仑:意思就是,他们把自己当作拿破仑式的英雄,但有时(结果真的)落到拿破仑那样以战败、流放之类收场。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7-8 11:4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飞越机器车间


有时,会有一个操作工
周一早上没上班
周二早上没上班
周三早上还是没来上班
莫非是伊格纳西奥终于在维加斯赢到了轮盘赌大奖
丢下他这份正式工作
穿上2000美元的西装,挽着他那戴钻戒的粉红
美女漫步在
霓虹闪耀的大街上?
莫非是卡尔
终于在周六晚的喜剧俱乐部里被人物色到他有讲笑话的才能
并签下了他梦寐以求的电视节目合同
他会不会正靠在一艘驶向瓜达拉哈拉的游船的栏杆上
一边取笑着我们?
莫非是博比又一次出现“闪回”
迷幻剂放了他3天假
听着他的Doors乐队和Jefferson Airplane乐队的唱片
自以为又在参加摇滚音乐节?
莫非是迪米特里
终于骂了句“他妈的这一切!”,穿着他那
缀着流苏的鹿皮黑夹克骑上他新款的金翼摩托车开始了
长达一个月的美国公路之旅
不在乎他的这份工作会不会丢
他什么时候回来呢?
莫非是罗杰
穿着睡衣试图在凌晨3点左右的十字路口指挥交通
最后被逮捕
送去了诺瓦克州立精神病院治疗
(我们老说他就需要这样)?
然后星期四
早上,伊格纳西奥或卡尔或博比或迪米特里或罗杰
慢吞吞地回来上班了
我们发现他只不过是生了病
当他拿起一把扳手局促不安地四下望望
他跟我们其他人压根就没两样
我们所有的兴奋就此消停
并没有过什么中奖或美梦或摩托车旅行或“闪回”或精神崩溃
解救过他们,不用再
充当维护这世界继续运转的机器上
一颗微不足道的
螺丝钉。


原标题:One Flew Over the Machine Shop(直译:一个人飞越机器车间)
作者:佛瑞德•沃斯(Fred Voss)
来源:http://www.pennilesspress.co.uk/poetry/fred_voss.htm
译者:吴季


[1] 瓜达拉哈拉(Guadalajara):墨西哥西部的一座城市。
[2] 闪回(flashback):又称“迷幻剂顽固性感知混乱”(HPPD),即在停药一段时间后,原先曾经历的幻觉可能在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况下突然再现。
[3] the Doors(大门乐队):60年代出名、以洛杉矶为中心的摇滚乐队,1967年发行的第一张专辑名为《The Doors》,成为迷幻摇滚的经典之作。歌曲以“杀父恋母的心理情结与自我拯救的激情”表达对社会道德观念的叛逆,在当时青年中得到很大的共鸣。
[4] Jefferson Airplane(杰弗逊飞机):1965年成立的乐队,第二年发行首张专辑《杰弗逊飞机起飞》(Jefferson airplane takes off),带有“民谣摇滚”特色。七十年代改名为“Jefferson Starship”(杰弗逊飞船)。
[5] 金翼摩托车(Gold Wing motorcycle):这是日本的本田公司出品的摩托车。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8-16 15:53:29 | 显示全部楼层
升到105度高温


伊格纳西奥和我站在蓝色的
5英尺(长)×2平方英尺(侧面)的空调下方。
这些空调用铁链子吊在机器车间的
天花板上,
已经有4年没有开起来过了。
我们在这儿工作过的
那些夏天,热得我们踉踉跄跄
头昏眼花。
“我听说它们10年或15年前是经常开的,”
伊格纳西奥说
接着摇了摇头,那天早上我们抬头看着它们
当时气温已经90度了。
我们俩每小时挣12美元,4年来都没加过一毛钱工资。
当我们申领一枚一块钱的钻头
(这样就不用花上一个小时用手工打磨旧钻头)的时候
经理盯着我们,就像我们想打劫他似的。
现在所有的机器车间都一样。
“妈的,要是像20年前那样
我们现在每小时就能挣到20美元了!
他们对待我们就像狗屎,像债奴,啥都不给我们,
待我们就像狗屎……”
他朝熏黑的水泥地板吐了口痰。
我点点头
我们都低头看了会儿地板。
然后抬头看了看空调
然后回到各自的机台
等着在老虎钳停止运转的时候更换部件。

他53岁
我51岁
极力想站得
像25年前一样高,那年头
一个机器操作工几乎被当作外科医生
或建筑师看待
我们极力想站得就像仍然拥有
全部尊严的人一样高。


原标题:Heading Towards 105 Degrees
作者:佛瑞德•沃斯(Fred Voss)
来源:http://www.pennilesspress.co.uk/poetry/fred_voss.htm
译者:吴季


[1] 升到105度:指华氏温度,约等于摄氏40.5度。诗中“气温已经90度”亦然,约为摄氏32度多。
[2] 债奴(peon):通过服劳役来偿债的工人。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8-16 15:54:50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能闻到的一种哲学


我坐在加工部经理的办公室里

他炮制的所有理由,关于不必要去买
1.12美元的钻头
(我干活要用的),此时
我第一次注意到挂在
他头上方墙上的那块牌匾:
要能当几天鸽子……也能当几天雕像”。
我第一次理解了他的寸步不让的自私一毛不拔的吝啬:
这绝对是严格地从
狗屎的角度来
草菅人命。


[1] 要能当几天鸽子……也能当几天雕像:一个名叫琳达•艾勒比(Linda Ellerbee)的记者的话,意思是要接受现实,能屈能伸。



原标题:A Philosophy You Can Smell
作者:佛瑞德•沃斯(Fred Voss)
来源:http://www.pennilesspress.co.uk/poetry/fred_voss.htm
译者:吴季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8-16 16: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牙齿和毒牙和机器手柄


罗伯托在机器上有时每小时能切出15个摩托车边车的
卡箍,而我切出17个
其他时候,他能切出16个
而我切出15个
我们就这样竞争,一周又一周,一年复一年
用铝材和钢材切削着门闩和轮椅的轮毂和挂锁钥匙
就像该隐
操起了棍棒杀死弟弟亚伯
一年前下岗的某流浪汉要设法在胡同的垃圾箱后边过夜
当我们在机台上彼此较着劲,争取被裁剩的
那一个岗位
就像赛场上的马儿争先恐后冲向终点线
斗鸡们啄掉对方的眼睛
角斗士们死战到底
最后,工休的汽笛声响起,我们坐在钢凳上吃起了三明治
来自洛杉矶中南部贫民区的罗伯托极力不跟任何人结伙
来自长滩市的我极力写出让我们都流芳百世的诗
我们都
在3岁时等待过圣诞老人
我们的
脚趾都在5岁那年第一次碰触到太平洋的海浪,都亲吻过
一个女孩的嘴唇并由此开启了
一个新世界,都曾经跪在临终的父亲的病床前握住
他的手并且哭泣
是什么让我们相争互斗,看谁会被扫地出门
沦落到贫民街区去
老死在那里?
当汽笛鸣响,工休时间结束
我们匆忙从凳子上起身
攥住那让人极度紧张的压榨机的手柄
扑向猎物的猛虎之血
在心脏里反复冲击
我们的脚
稳稳扎进水泥地板中,为了
活下来而战
就像大海
深处的鲨鱼把牙齿狠狠咬进
猎物的肉里
就像响尾蛇蜷起身子露出毒牙准备
发起攻击
罗伯托和我瞥了一眼彼此的汗湿的脸,祈盼着
一个让我们真正做人的
新世界。


原标题:Tooth and Fang and Machine Handle
作者:佛瑞德•沃斯(Fred Voss)
来源:晨星网(Morning Star)艺术版《精研》(Well Versed)2013年6月27日
译者:吴季


[1] 贫民区(barrio):美国城镇中讲西班牙语的居民聚居的贫民区。

 楼主| 吴季 发表于 2017-9-16 22:24: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我永不停止写作


我写诗所用的这些字词
拣拾起工厂水泥地板上
千千万万人手中那支离破碎的生活
以及水泥地板上我自己的支离破碎的生活
把它们提升至某种光亮之前
并把它们转换。
它们给了我
一条路走,
我曾经能走的
唯一的路以及我将来能走的
唯一的路,这条路
我为之而生,为之流血,呕吐,哭泣
呻吟和发疯,并且没有它我便
情愿赴死,
一条路
永不让我失望,如此珍贵,远胜于
名声或金钱
或永生。


原标题:Why I Will Never Stop Writing


吃惊


生活
曾经是飞跃高楼
而有惊无险
把所有的坏蛋杀个精光
是在6岁时宇宙围着他们转啊转
如今
在孤独的空荡荡的公寓里望着窗外
手里拿着这一天的第13杯啤酒满心疑惑
自己怎么掉进了现在的困境
从钢铁厂的塑钢窗望出去
在工头们无情的目光下捱过20年之后
蓦然一惊
仿佛无法置信,自己唯一的这种生活
也许已终结于此,
生活
似乎是对这一切何以发生一无所知
除了
有些事
错得太过离谱。


原标题:Shrunken


绝望


被裁员,
住在一个带防护门的小拖车里的机器操作工
被剥夺了
工具箱里的工具
和身份证上的照片
和工作服,
被剥夺了
收入,
被剥夺了
45岁或51岁或55岁的用途
被剥夺
并且像小男孩一样被请出大门去,
有家要养的
有抵押贷款
以及某种程度上
一辈子过得有尊严的
小男孩
如今必须向别的
公司乞求成为成年人
的权利。


原标题:Broken


有碍观瞻


车间地板
因为机油变得黑黝黝,满是坑坑洼洼
叉车颠簸着驶过;车间地板
嵌着在同样机器上操作了20年的
操作工们的脚印;车间地板
让工人的
脚趾,膝盖,腿和
髋骨疼痛了许许多多年,在车间坚硬的水泥
地板上,浸着被切断的手和手指的血;车间地板
男人们在这儿衰老
竭尽全力组装着零部件,这样巴士
或轮椅得以转动,飞机得以飞翔,手提风钻得以嘭嘭重击;车间
地板
被吐了痰,被踢,被掉下的重物砸烂
被撬棍凿出破洞,布满了金属碎片,沾着
铁锈和油脂;车间地板
从未现身在公司的商品目录或照片上;车间地板
我们在此度过一生。


原标题:Unsightly
作者:佛瑞德•沃斯(Fred Voss)
来源:http://www.pennilesspress.co.uk/poetry/fred_voss.htm
译者:吴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02:57 , Processed in 0.209426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