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84|回复: 0
收起左侧

罗伯特·洛威尔:诗七首

[复制链接]
小庄 发表于 2016-9-17 19:1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庄 于 2016-9-17 19:16 编辑

罗伯特·洛威尔

  美国诗人。曾在哈佛大学求学。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因拒服兵役遭监禁。60年代后在哈佛大学任教。晚年常住英国。诗集《威尔利老爷的城堡》获普利策文学奖。从诗集《人生研究》开始,写作“自白诗”,主要探索过去与现在、个人与社会的关系,也接触到60年代的重大社会政治事件。还写有诗集《给联邦死难烈士》等。
  罗伯特·洛威尔(Robert Lowell, 1917-1977),也翻译为罗伯特·洛厄尔[1] 。美国诗人,素以高超复杂的抒情诗、丰富的语言运用及社会批评而著称。洛威尔出身于波士顿的名门世家,远祖和近亲中包括一位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洛威尔(A. Lawrence Lowell)、天文学家帕西瓦尔·洛威尔(Percival Lowell)、19世纪诗人詹姆斯·罗塞尔·洛威尔(James Russell Lowell)以及意象派女诗人艾梅·洛威尔(Amy Lowell)。洛威尔1935年入哈佛大学,由于受形式主义诗学的影响,于1937转入位于俄亥俄州的肯庸学院,求学于新批评派的大师约翰·克罗·兰塞姆(John Crowe Ransom)门下,开始致力于“形式工整而内容艰深”的诗歌创作。1940年,洛威尔以优异的成绩大学毕业并与信仰天主教的小说家琼·斯特福德(Jean Stafford)结婚;同时洛威尔也经历了个人宗教信仰上的疑惑,因憎恶清教主义过分喜欢聚集财富的价值观,曾短暂放弃了他的清教主义信仰而昄依罗马天主教。然而洛威尔与清教主义并没有完全断绝关系,相反,在他的诗歌中,清教主义传统一直占有重要地位。
  洛威尔大学毕业后曾在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著名的文艺理论家和批评家克林斯·布鲁克斯(Cleanth Brooks)以及罗伯特·潘·沃伦的指导下读过一年的研究生。1943年因拒绝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去陆军服役曾被监禁五个月。1944年,洛威尔发表了他的第一部诗集《不一样的国度》(Land of Unlikeness),描写了一个处于危机中的世界以及对寻求精神解脱的期待。1946年发表诗集《威利爵爷的城堡》(Lord Weary’s Castle),受到好评并获得普利策诗歌奖。1951年刊印长篇叙事诗集《卡瓦纳家族的磨坊》(Mills of the Kavanaughs),讲述的是一个希腊传奇但场景却设在美国的新英格兰地区。此后,他在波土顿大学讲授诗歌,学生中包括后来成为诗人的塞尔维亚·普拉斯(Sylvia Plath)和安娜·塞克斯顿(Anne Sexton)。在此期间,洛威尔经常受到精神分裂症的困扰而不得不到神经医疗康复中心住一段时间。1957年前往美国西海岸朗诵诗歌,听到垮掉派诗人艾伦·金斯伯格朗诵的《嚎叫》而有所触动,转向沃尔特·惠特曼威廉·卡洛斯·威廉斯式的自由诗体。1959年出版并于1960年获得美国国家图书奖的《生活研究》(Life Studies)揭示了洛威尔内心的痛苦与折磨,标志着洛威尔诗风的巨大转变。该诗集使他成为五十年代自白诗派中有影响的代表人物。他在一组自由无韵的诗篇中对自己的生活经历和心理变化作了坦率和朴实的表述。在著名的《回忆西大街与勒普克》(Memories of West Street and Lepke)一诗中,他从平静的50年代回顾狂热的青春岁月和狱中生活;在“臭鼬的时光”一诗中,他以繁复的形象体现了异化的痛苦和绝望中的自救解脱。这些自传性的诗篇充满了人生经验的真实情节,语言平易,亲切感人,其影响所及,使所谓“自白诗”成为一时的风尚。
  洛威尔于1963至1977年在哈佛大学任教期间卷入了六十年代的反战和民运活动。1965年他拒绝了林登·约翰逊总统的白宫宴会的邀请以抗议美国的对外政策,1967年参加了反对越南战争向五角大楼进军的行列。这期间他出版的诗集《献给联邦死难者》(For the Union Dead, 1964)、《大洋附近》(Near the Ocean, 1967)以及《笔记1967-68》( Notebook 1967-68 , 1969)等都有较浓郁的政治色彩。1973年出版的诗集《海豚》(The Dolphin)使他再度获得普利策诗歌奖(1974)。根据霍桑以及麦尔维尔的故事改编的戏剧三部曲《陈旧的辉煌》(The Old Glory, 1965)则对美国文化作了历史考察。
  洛威尔的诗在表达当代世界风云变幻方面,无论是客观描写还是表达主观感受都有较强的表现力。他的诗以独特的方式全面表达了生活在当代美国社会的痛苦经历,无论是描写公共事务还是个人情感都带有一种张力,充满冲突的意象与不和谐音,认为这个荒凉的世界需要宗教上的神秘主义来帮助人们解脱。其神秘性既体现在对信仰的忠诚上又同时体现在适度的怀疑上。洛威尔的后期诗歌较为舒缓,常以对话体及口语形式出现。洛威尔著名的自白诗“臭鼬的时光”描写了一个无眠之夜,陪伴诗人洛威尔的只有他自己的恐惧以及出没在街道上的臭鼬。该诗从较深层次的个人私密角度揭示了他内心的痛苦与折磨。1977年,洛威尔因心脏病死在纽约的一辆出租车上。

罗伯特·洛威尔影集(16张)


参考资料
  • 1.夏征农.《辞海:1999年缩印本(音序) 2》 :上海辞书出版社 ,2002-1-1 :第1389页


罗伯特·洛威尔(1917-1977),美国诗人;第一本书《威利爵爷的城堡》

获47年的普利策奖,其后的《生活研究》(1959)获全美图书奖,另著有

《大洋附近》(1967),《笔记本》(1969),《历史》(1973)及《海

豚》(1973)等。为自白派之开创者。




  罗伯特·洛威尔:诗七首

     赵毅衡译


《华盛顿的七月》

这个轮子僵硬的辐条
触及了大地的痛处。

在波多马克河上,游艇如天鹅
一般雪白,冲起硫磺味的波。

水獭疾行,潜游,梳理头发,
浣熊在水溪中洗它们的肉食。

一圈圈,绿色的雕像骑驰,就好像
放牧的绿原上南美的解放者们——

耙子、矛尖在某个荒蛮的
赤道之国,他们将继承地球。

选民,被选者……来此地时银角子一样光鲜,
死时都散了架子,全身疲软。

我们说不出他们的名字,他们的生辰忌日——
一圈压一圈,就像树的年轮——

但我们希望这河还有一个河岸,
山脉延伸,远方有赏心悦目的境地。

远方的山岭扑着蓝粉,像女郎的眼睑,
似乎轻轻一推我们就能飞过去——

也只有我们已无法控制的身体
最轻微的反感,把我们拖回来。

《读拙作》

一如众人,我骄傲,恰如其分,乃至过分,
首先划根火柴使自己的血液沸腾;
我记住一些哗众取宠的本领,
但从未写出值得回顾的作品。
哪怕假定我已跟假花一刀两断,
并赢得走向巴纳斯山一个小坡的护照……
没一个蜂巢不是由蜜蜂
一圈加一圈,一室加一室建成
蜡和蜜堆砌,像壮观的陵墓——
这圆穹证明他的创造者至今生存;
那昆虫的尸体保存在蜜中,
祈愿易朽的业绩天长日久
足以让爱吃甜食的熊来亵渎——
这本打开的书……我打开的棺材。

《三月里归来》

棕黄的蓓蕾,碧绿的蓓蕾,
昨天躲藏,近今日奋勇争先。
哈佛的三十年代乔治式的房子
在四十年中失去了傲慢的架势;
建筑学尊严地忍受地位跌落
正在费力地鼓起精神。
我们的希望在跃起的万物里。

今夜,在融化的波士顿中心,
一株烟囱渐渐变细,把一架
白烟梯子伸向蓝黑色的天空。

《葬礼》

六七个燕子拖着空气,
他们飞翔的游戏没有中断,
好像被一个声音叫走——
我头边的苍蝇少了。

一个再三旋绕的黄蜂撞上我,
抢掠,供应,好像要叮螫——
拍我,嗅我,陷入了
大自然食人的和谐之中。

那小姑娘把一块有尖齿的
砂石放在一只乌鸦的坟上
粉笔写上花体字,像情人节画片:
“给查理,他死在昨天晚上。”

你的父亲上个月死去,
他被埋葬了……躺得不深,
就像一片羽毛般活着,
飘在心灵的顶端。

《出售》

可怜而羞怯的玩物,
由过多的仇恨组成
我父亲在比佛利农场的小屋
只住了一年——
他死的那个月就拍卖。
空荡,宽敞,亲切,
那些城里式样的家俱
那神情就像翘首盼望
殡仪馆老板后面
跟来搬家的人。
母亲早作好准备,但害怕
孤零零活到八十
她在窗口呆呆地看着
好像是坐在火车里
已经过头了一站。

《阿尔弗雷德·柯宁·克拉克(1916-1961)》

每天,在独处时,
你读纽约时报,
但在报上枯燥的
讣告栏里,一张名单
开列着你的妻子们,毫无新意
除了你送给第六位夫人的
那价值九万五千
美元的订婚戒指。
可怜的富家公子
你成年得不合其时。
在你那放大了的
叫人几乎认不出的照片后面
我感到你的痛苦。
你曾经活着。你如今死去。
你带着领结,穿着
藏青色的大衣,吮吸着
白珠肉桂大补剂
使你呼吸甜蜜。
我们应当赞美某个人,
或赞美某个东西,
为你永奏凯歌的无自信,
为你拒绝花力气,
为你苍白而敏感的
凹陷的前额里
搏跳着的智力。
你从不工作
你是这种形式的第三位。
我欠你一些东西——
我也堕入五里雾中。
你真是厌倦透顶,
随时会冰冷冷地大笑。
我喜欢你,阿尔弗雷德,
在圣马可学校的四方院子里
我们老大不情愿的灵魂
在我们打破传统的
非法象棋赛中的合作
但赢的总是你——
纹丝不动,
像阳光下的蜥蜴。

《福光的孩子》

父辈们从蛮荒之地夺取面包,
用红种人的骨头做院子围篱,
他们从荷兰低地登上海船,
夜里在日内瓦朝香者无处归宿。
他们在此地种下福光的蛇籽。
旋转的探照灯在搜索,想震撼
建在岩石上的狂暴的玻璃房间,
在空无一物的祭坛旁,蜡烛流淌,
该隐的无家可归的鲜血在燃烧,
烧着了没埋没的种子,那里才有福光。

*“福光的孩子”是《圣经》中常用语。据《路加福音》十六节:福光的孩子有别于尘世的孩子,他们受上帝恩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00:05 , Processed in 0.146154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