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52|回复: 2
收起左侧

苍茫引●无所诗●再生录●早晨的悲伤(9首)

[复制链接]
李敢 发表于 2016-9-11 18:39: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敢 于 2016-9-13 10:51 编辑

.




塔蒂姆


横着的,是一根树枝  
树枝上挂着的,是一只猴子  
人们在崖边喊:
塔蒂姆!塔蒂姆!  

塔蒂姆是一只猴子吗?   
塔蒂姆没有应声  
挂着猴子的树枝,很弯  
很快就被折断了

      2016年8月3日。



腐木


我的胸腔,有压抑不住的忧伤
像河底淤泥
淤泥埋着细沙子

生活太潮湿了。把被子放在太阳底下晾晒啊
但是关灯吧。等傍晚时分
我听天上的滚雷声。听风声。听雨声

泥鳅在淤泥中潜行。
小时候,一根细草坚韧穿连着一尾尾死泥鳅
蝉鸣声声,枷锁着一家院门,和又一家院门

水泥路修筑在乡坝头
一条黑狗走
一条黄狗走

一截木头掉光了叶子,拖一把树根躺倒在垄沟底
树皮脱落。他在去年
躺倒在垄沟底,他在今年躺倒在垄沟底

      2016年8月8日。



Hello!树先生


你是向内的,向下的,流着
在光影中,你听过哑巴的大声叫喊
你听过铁,在石头中哭
但是有美女吗?合金美女是硬质的

或者是特种钢美女。充气娃娃也好
我们需要给世界准备两个美女
一个老一点,一个嫩一点
他们说,宝宝很受伤,宝宝很委屈

      2016年8月24日。



走肉


谁活着,谁将带着我去死?
谁曾经向我指认世间万物,并予以正名?
在荫凉处,你不能说哭就哭。
阳光照耀万里山河。我知道,在照亮的每一根青草茎上
都有一颗昏睡的魂灵。

不管怎么着,我们都是在活。
男人在戏剧中向女人宣示:懒惰的人没有尊严。
我见过勤奋的人,辛勤劳作的人,
他们活着,没有尊严。
“一个人的尊严,需要自己去争取。”

我们活着。我们争取,
我们一无所获……
现实坚硬,一个人碰得头破血流,两个人碰得头破血流,三个人碰得头破血流
……我们仍旧需要,撞击。
头破了,碎骨在;血流尽了肉身在。

      2016年8月31日。



早晨的悲伤


我有一个早晨的悲伤。悲伤在早晨像晨光一样明亮
我的电话铃音在悲伤中一声声喊叫
一个悲伤的灰影人在帮我接听电话
他不知道,怎么接听一个悲伤的电话,电话就断了

晨光中,灰影人是无解的。他是永恒的
很多时候,我不过是在回顾一张老苍黑脸上的温和。我是严肃的
是不会哭的。闭着眼,我是肃穆的
睁开眼,我是认真的。在悲伤中,他给我端出一大碗面条

一大碗番茄煎蛋面:番茄在碗中永远悲伤着,有些微的酸和甜
一枚鸡蛋永远是被摊薄的。油当然是柔和的
盐一直是庄重的。最后进碗的手擀面条是被分行的
在悲伤中,我开始抽一支烟。他的叶子烟呛出了我眼中的泪水

我望到了夏日窗外,早晨金灿灿的太阳光亮。这个时候
我渴望听到一群麻雀在草屋顶鸣叫
或者是一个孩子,在楼下的水泥地皮大声哭闹
如果一个人被收存在细瘦的悲哀中,他是不会去死的。我准备一直悲伤下去

一个小孩儿的悲哀从来都不是巨大的。我曾赤脚去了很多地方
沟边。田坎。老河湾。麻柳树上。旧时光在归家路上
我举着纸风车,准备去一个我没有去过的地方。但是他一直阻挡着我的离开
在早晨半明半昧的梦境中,人们在街口举办一场丧葬仪式

白花惨淡,死者是看不见的。死者是听话的
我知道死者的眼睛无处不在
他望着我们生。他担忧着我们活。他不担心下落在夏末秋初的一场场雷暴雨
将他的一截腿骨冲荡在天光外。他知道,他是死的

      2016年8月31日。



仿写宋石头的无所诗


我在屋内,读宋石头
的《无所诗》。大雨在屋子外哗啦哗啦地落着
我的车在雨中。

哦幸福的车。可怜的车
车身上不再有尘灰。车窗,前档玻璃敞亮
清爽。

宋石头说:一首无所诗,是一个死人写的
活着的人,写诗死去的人,一直在写着一首无所诗
我没有读过。

雨一直下着。老婆在摘菜时
淋湿了衣裤鞋袜。她说自己种的白菜很白,很青嫩
豇豆已经长老了。

茄子很紫。老婆在吃饭时反对
一只老虎咬死一只女人。老婆说老虎:一杆枪握在手中
打死老虎。

      2016年7月29日。



无所诗


一本书,不必从开篇一字读到最后一字。
一首诗倘若过长,用不着去读。
我不是在提倡写短诗。你如果只写一行,但请遵从
无数个你中
某一个你,内心的需要。

一本书放在茶几上。或者把一本书忘在书柜的最上一格,
像处子样一直新着。
但它的每一个字都烂了,放着吧。
一本书,有时是可以听的。如果你实在喜欢一本书,也不必去读,
放在耳边,听它的声音。

风的声音,需要用心感知。
河的声音?
在晚夏,蝉鸣声声太聒噪了在其盛大时,你听不到什么声音……
树的声音呢?请把你的手掌紧贴在银杏树干,
或者,你在树下坐着。

昨夜。在仰天窝广场。在两条河流的中间。在分隔堤上,
你的眼眶蓄满泪水。
手抱萨克斯管的白须老者吹奏《雨花石》,又吹奏一首《我爱你,塞北的雪》。
又又吹奏了什么,你已经听不到了。
天已很晚,你用不着守在分隔堤上,听他的声音。

很好。白须老者还活着
很好。他们抢走了萨克斯管没有用处,退还给白须老者
很好。白须老者的身上没有伤痛
华灯初上,游人如织,白须老者抱着萨克斯管曲张身体在夜幕下吹奏,很好。
你活在都江堰市,很好。

      2016年8月1日



再生录


这人间有太多废纸。总是人,从我身处之地
着急忙慌般,走向天地交合的深处
我离开了。你们不要散啊
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但我将忘记你们曾经生成的样子

人间荒阔如旧,困囿着一把把人间铁器,生着斑斓红锈
机械轰鸣着。你们已经是一棵棵大树,在人间挺立
我带着纸和笔,
一棵棵记录着,
你们轰然倾倒的样子。

      2016年9月4日。



苍茫引


生活很宽。很大。我们被滞留在生活中,
我们被活着。生活它是芬芳的吗?
生活的味道是人的味道么?
我们长成什么样子,我们的生活就是什么样子?

杨改兰去世了,她的四个儿女去世了。
李克英,他死去了。
打造石凳子的人,在早年间就去世了。
石凳子是凉的,很好,坐坐就热乎了。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
稻花香里话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在甘肃。在康乐县。在景古镇乡阿姑山村老爷弯社,
土坯房立着,两头老牛活着。
一头小牛慢慢的,在学着磨牙,反刍人间。
他们说,李某英的摩托车停在阿姑山村的树林边上,两三天了。

      2016年9月10日。




.

宗小白 发表于 2016-9-12 15: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读敢敢的诗,我听到,我的胸腔里也有类似的悲鸣~
雅阁 发表于 2016-9-12 16:33:55 | 显示全部楼层
他们说,李某英的摩托车停在阿姑山村的树林边上,两三天了。
--------------这一句真是很打动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7 08:17 , Processed in 0.132003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