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565|回复: 4
收起左侧

杀无赦/肥人间/薤露行/晚炊/落鸟(12首)

[复制链接]
李敢 发表于 2016-8-27 16:0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杀无赦

他们走得很慢。终于是走近了。我站在他们中间,
穿一条肥大的花裤衩,光膀子,趿拉一双懒汉鞋。
那天,我还抽着一支前门牌香烟。在一棵树下,
河风吹荡我的胸膛。日子很凉快。那些过去的旧年景,
茅草齐腰深。
压弯了茎干。
一个人拍我的肩膀。一个人捶打着我的胸膛。
一个人张嘴大笑。其他人迎着河风撕开衣衫,
一个人解开牛仔裤掏出黑小便……
那个人尿水焦黄,撒向黑泥汤汤的长河,
那个人把残尿抛撒在我的腿股……
我冷着脸。我一直忍着。那些年,我还没有学会喝酒,
一天吃一顿饭。一个人光屁股在河里洗澡。一些日子,
我在河边磨一把刀子。
刀子杀进河坎的黑土。
刀子回家插在木门板。
我坐在门槛上,西斜的阳光照亮了城中的房子,
我一直光着膀子。月光照进屋子,
我很冷。那些年月,我拎着一把刀子站立在南桥。
我穿着一条败破的牛仔裤,白衬衣,厚底黑皮靴,
拎一把刀子经过幸福路,
穿过太平街。我把刀子垂挂在裤扣,走在观景路。

他们说:二杆子,好多年不见了,兄弟伙们聚聚。
那天,撒尿人扯落我的花裤衩,细细擦拭一双轻便的绿皮鞋。
那天,我带着一身尿骚味走在他们的中间。
那天,两个人一直架着我的肩膀。
那天,我们在蒲阳河畔喝酒。
那天,他们吃毛豆吃卤肥肠吃炒得红亮亮的小龙虾。
那天,他们喝冰镇啤酒。
那天,我一直吹一瓶高粱白酒。

现在。就是现在。白酒玻璃瓶白酒玻璃瓶白酒玻璃瓶
我砸碎你的脑袋瓜我砸碎你的脑袋瓜砸碎你的脑袋瓜

      2015年8月6日。


◎肥人间

秋凉了,我是不是应当哭一场?
哭什么?哭我光着膀子,
哭夜风清凉,透过破损的门窗削薄我的身体?

我没有瞌睡。
我需要哭诉自己的清醒?

早晨下过一场大雨,现在又在下雨。
天空把一场场秋雨下在城外的水稻田里。
雨水和阳光,催促水稻黄熟,
又是一年的好收成。
在阔荡的乡村,已经不再有人饿着去死。

红衫少年走在秋日田埂上,他向往洁白的米饭和一碗红烧肉的油亮,
一个老女人去村里的麻将馆打麻将。
风吹稻浪,一个汉子挺着大肚子滚圆站在院门口望。

      2015年8月14日。


◎灰布



我穿一身灰布,走回家
我没有见着狗
廊檐下挂着钢丝鸟笼

狗已经变成两只灰羽鸟儿了,活在笼中
鸟儿,你去死吧
在天空张开灰色的翅膀



狗一天只吃一顿饭
狗惊叫唤
在月光很大的夜晚,我听得见麻雀在林中啼鸣

磨骨头,养直肠子……
独活。独活。
狗绝食很多天了,一根根肋条可清炖,可红烧

狗不晓得飞翔。很多时候
狗潜卧在银杏树下
躺倒在床的人,已经很多天不吃饭了,他要死了



狗蹲在院门口,对着田野怪声叫唤
对着月亮怪声叫唤
我听着狗叫唤。像一只老乌鸦

狗就是狗。狗不是一只老乌鸦。狗已经饿死了
埋在一棵银杏树下
……很多人在乌鸦的叫唤中,死掉了

      2015年8月19日。


◎偈颂

我困了
我倦了
秋又凉了
风又起了

风摇撼着树,树叶没有黄落
树叶在枝桠上绿着

鸟,飞回来吧,请栖息在树枝上
鸟,你在早晨
唱着一支明媚的歌

鸟,在你的鸣啼中,我不说什么话
我保持着沉默

我不微笑
没有愤怒
我不离开
没有赞颂

      2015年8月26日。


◎唢呐

我在你们中间。但其实我已经离开
我听见你们在说人生无常
说我的坏脾气。戕害的是自己
你们说:他其实是一个好人,心藏火焰

我不为自己辩解。沉默着
抓不住一具逃窜的身体,再在你们中间投下灰淡的影子
我拿自己没有办法
在月夜,张开清冷的怀抱

你们已经很胖了。白斩鸡,回锅肉,大肚子滚圆鬓毛衰
——再给我夹菜,我会忍不住哭出声
叶落。救命稻草。和茅厕内的石头
风一直在吹拂,天光把我们的老家屋照亮

我笔直地站着,水流至身边,后继续流着
一把灰做的刀砍向天空
砍断后退路。吹唢呐的人走进院门
他骨骼坚硬,一张黑皮散布着人间烟火的呛熏味

      2015年8月29日。

备注:一把灰做的刀,引用自于贵锋的诗。


◎晚炊

天是灰的,我一直在屋子
雨下在了晌午
听到灰麻雀在叫唤

草木灰白着。拌和种籽撒落在田地。仿佛听到一个人在哭泣
不会有风吹进我的屋子
我有温暖的脸颊,脸颊上生着钢针般的胡茬子

一个城由一个城的房子组成
一棵树长在乡村
一只看家狗正在死去,在篱栅口趴伏

天晚了,一个老女人在篱边喊吃饭
向着田野,在喊我吃饭
我看到一个人。他站在田埂,光着一双脚板

我走回去

      2015年9月20日。


◎栾树别名

左手烫伤,右手疼痛
手腕隐在袖中。日渐衰迈着,汗毛在卷曲

一个人张嘴走路。一个人看到了,跟随在身后
前面后面,张嘴走路

栾树结籽,像一串串铜钱。现在是新社会
铜钱没有用处。卖铜吧

有房子的人家,都想在自家的庭院栽一棵摇钱树

      2015年9月28日。


◎秋决

手腕黑着,还在疼痛。我现在俯首,在一条河流上喝水
一只老山雀,找到了一棵树的枝杈。从田地飞回到山林

秋风吹凉山野。一群青壮汉子,光着古铜色背梁在田间劳作
她们是一群红脸太婆,在广场舞动彩绸。俩老头敲打着锣鼓

斜阳的余晖拉伸了碑石的投影
他们。她们。回家吃自己的饭

      2015年10月7日。


◎一个人在田野嘶声叫唤

许多日子,他的肚子是空的
初冬的田地,萝卜青白着,灰灰菜有些微的苦涩
鸟卵在枝杈上
风吹横河坎,树枝桠在夕光中晃荡

那个站在田埂上叫唤吃饭的人
她不是你的老娘
打猪草的女子背着烂背篼,蹲在河边上,她不是你的姊姊

早晨,一群汉子走在河坎上
晌午,一群汉子走在河坎上
现在是傍晚,一群汉子黑着脸,走在河坎上

沙土微凉。汉子和婆娘在夜晚赤脚,走在横河岸坎上
拖着一些老不死的人
汉子的一只大手拽着他们的儿子

      2015年10月14日。


◎薤露行

寒露天后,晨光在清澈下去。
秋水深流,淹没至大腿根处。
土路荒芜着巴茅草,来回三两趟,老倌子的身体暖和。

翻过两片天,日日秋阳灿烂,树枝桠支撑着天空蔚蓝。
冬日渐近,雨水渐少。
叶子黄落后,银杏树赤身站立。

老倌子爱着一些不要他喜欢的人。
老倌子需要爱。
老倌子一直深深挂念着,不给他晚饭吃的人。

寒夜。灶足下,煤油灯光暖暖。仨兄弟的旧书包,姊姊缝补着。
姊姊扶着碑石哭。
茨竹林,杈杈房,灰麻雀唧唧咋咋鸣叫。

请暖和下去。
请仰首向天。
请秋日暖阳慰抚苍苍笑脸。

铲除杂草。撒施冬肥。
修辑归置旧农具。
明年清明,一棵棵银杏树应时展开青嫩的芽苞。

请打开胸腔,凉秋风在,飘坠枝条上的黄金叶子。
请怜惜在紫薇树枝桠上爬行的褐色细虫。
在氧化乐果,在敌敌畏,在水胺硫磷的水雾中,“它们一直活着。”

屋漏偏招连夜雨。
雪上加霜。
日子一页页翻下去,香楠挺拔,桂子葱茏……

塑钢窗灰蒙蒙,反射着落日光芒。
瓷盆米汤白,浸泡着两双臭袜子。
天晚睡觉,老倌子需要刮除脸上的胡茬子。

      2015年10月18日。


◎荒寒行

一双旧鞋子,鞋带系着晾衣钩,挂在铁制的窗架。
过了五天五夜,鞋子上的井水已经干透。
关院门。收椅子,
风吹一片屋瓦,碎裂在硬地。

天在黑下去,他听见窗外蛐蛐在低鸣。
现在是冬天,穿一件单衣感觉到了冷。
远处一只狗在吠叫。那是一只体量很小的成年狗。
他喜欢威猛乖觉的大狗:

白花狗灰麻狗。黄狗黑狗。在旧社会喂养的土狗。
旧物种在被淘汰。旧人被淘汰,
新人活成旧人后,在木椅子上瞌睡频频。
一根细铁链,栓住一只看家狗。猪在猪圈睡着了。

树活在田地。桂树叶子墨绿,紫薇树的叶子早早掉光了。
草深,荒芜着院庭。他又听到灰麻雀归林……

      2015年11月9日。


◎落鸟

一只鸟儿,从一棵树的枝桠上掉落下来
在落叶成阵的林子里
——我没有看到落下来的鸟儿
一棵树,不会在瞬间落光它的叶子

它一片片地落着
如果风大一点,树就多落几片叶子
最后一片树叶挂在树巅
一直没有落下来。一只鸟儿立在树枝桠上

像一片黄叶,从一棵树的一根枝桠上掉落下来
落叶渥厚,林地荒寒
承接住一只鸟儿毛茸茸的身子
走出柴门,她看到树上再无一片叶子

垂立在乱草横披的树林里
他没有找到落下来的鸟儿

      2015年12月17日。
雅阁 发表于 2016-8-27 20:33:5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空间的立体感和时间的纵深感。很喜欢的调调,来读学习。
树春 发表于 2016-8-27 21:4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问好。
呆呆 发表于 2016-8-29 11:2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敢爷的词语,冷飕飕的。
肮脏背影 发表于 2016-9-5 08:38: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首好带劲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03:59 , Processed in 0.186907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