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28|回复: 0
收起左侧

替我醒来——北京青年诗会济南站

[复制链接]
陈家坪 发表于 2016-8-26 14:5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替我醒来——北京青年诗会济南站
意义
“替我醒来”为主题的北京青年诗会济南站,将于2016年8月27日在山东省美术馆启幕。
今次,北京青年诗会济南站的启动,一方面北京青年诗会需要济南,需要一种可能的距离和生长;一方面在于山东的青年诗人需要一种强力来启发和刺激,北京青年诗会在济南的活动将打开这样一个窗口,让更多热爱诗歌的年轻人获得更广阔的视野,更内在的经验。

理念
替我醒来
今天,诗歌已经成为一种潜流,但仍具有强大的内驱力,无论从文化还是社会的角度,它仍是一种具体的不言自明的力量,这种力量正沿着更多的事物醒来,尤其是那些细碎的多棱的当代事物。诗歌通过他们发出的声响已经远远大于它自己的轰鸣。因此,它已经在他者的身上不断持续地活着,鲜明地活着,醒目地活着,它永不失去它的在场性。它说:替我醒来。
另一方面,它在白话文不断精进的一百年间,通过各种方式的吸纳与深入,也形成了自身的一种玄秘、幽深的语言机制,这种机制所对应的难度已经让我们意识到,它有足够能力在语言内部来处理我们所面临的一切思想与问题,它所建构的强悍的语言内在反斥力已经暗含了我们时代的危机。“替我醒来”正是这种机制下对诗人处境进行呼应的一种话语,它既是对语言的致敬,也是保持诗人尊严的一种方式。
还有,诗歌从没有放弃它的直面性,事实上是因为它需要直面的事物越来越复杂多变,越来越充满荒诞和奇异的可能,它永不可能再回到“纯诗”的层面,它只能面对并作出回答。诗歌一直在回答你的问题,只是回答的方式不同。也就是说回答充分证明了它的直面性,它既见证着这个时代,也见证着这个时代的良心。因此,“替我醒来”本质上也是一种见证。
总之,任何事物都会被拆解成自身及其对立面,或自身的多个不同变体,它们之间相互的作用一直维持着那种不可思议的平衡。诗歌正是这样一种事物。更重要的是,它打开的那个世界大于我们的现实世界,它介入的存在与我们在具体生活中的存在是同步的,因此,请“替我醒来”。
/孙磊
1·“替我醒来”——北京青年诗会济南站活动细节
一、活动发起人:
陈家坪、孙磊、李浩、赵军
二、邀请诗人:
阿西、陈家坪、陈迟恩、江汀、昆鸟、李浩、潘博、苏丰雷、王东东、王家铭、张光昕、张杭、
长征、刘溪、牛耕、孙磊、盛兴、铁心、轩辕轼轲、宇向、严冬、赵林云、周琦
三、主办单位:
济南市文联、山东省美术馆、北京青年诗会
四、协办单位:
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易园、方圆美术馆、山东美协实验艺术委员会、山东美协综合材料绘画艺委会
五、活动安排
上午场
主题:1、《刺点》作品研讨
      2、界面与生态——从一种呼应的角度谈诗歌写作的生长性
时间:8月27日上午9:00——12:00
主持:李浩、张光昕
地点:山东省美术馆(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11777号)
下午场
主题:诗歌朗读会
时间:8月27日下午3:00——5:00
主持:孙磊、李浩
地点:山东省美术馆(山东省济南市经十路11777号)
北京青年诗会简介
关于一个理想的诗会,曾点说过这样的话:"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我们正处于马克思所谓的"认识世界"与"改造世界"之间的停顿和换档处,这是两幕重头戏之间短暂的清场和摆置,是两个音部之间的间奏曲。这里出现了一个"中间地带",一个"间",它意味着不断拉长的道路和等待,意味着随时到来的拯救和超越。这里的场域,正好容纳我们意义上的:北京青年诗会。
北京青年诗会是近几年在北京发起的以青年诗人为主体的松散型诗歌活动,自成立之初起就以北京为辐射核心,举办了多次活动,其中主要有:2014年第一届青年诗会诗歌主题活动:桥与门,2014年北京青年诗会——访谈分享会,2015年第二届青年诗会——同时代人,钟声的语言——2016年新诗读诗会等,在国内外当代诗歌领域获得很大的影响。
北京青年诗会济南站朗读会·诗选
残篇
阿西
太阳照在新农村巨大的垃圾堆上
短信垃圾挂在电讯公司的两端
垃圾正从东莞向北延伸
垃圾顺着京沪高铁往返两地
小学生穿垃圾制作的服饰
举手升旗。干农活的人把塑料垃圾深埋
你带着垃圾去另一个城市探望病中的父母
你还要带着几句文字的垃圾
吃下垃圾,吃下被放入毒剂的垃圾
购买垃圾,购买反复包装的垃圾
河南的垃圾是黄色的,浙江的垃圾是黑色的
陕西的垃圾是白色的,云南的垃圾是粉红色的
造纸厂隐匿了垃圾,焦煤厂汽化了垃圾……
水泥厂、钢厂、五金厂,冷却的垃圾……
蓝天挂满了垃圾。我和你
正在成为一种并不可爱的垃圾
  虎
陈迟恩
从今以后,远离老虎
和老虎的话语,远离
岔道口绝望的拥抱。
一场拥抱里,人和老虎
同样关在笼中被欣赏
只有人永远锁在里面;
老虎踱着步子,某个夜晚
被同伴劫走,无声无息
留下人缩在笼子的角落。
大水来了,泥流来了;火也来了
淹没;唾灭
留下人的无助和兽的疯狂
人天真地想着老虎不会再出现
而老虎的脚印围在四周磨牙声声
小狗和三弟
陈家坪
我的腿曾狠狠地踢过一只小狗,
当它休克时我心里充满了内疚。
我想起小狗在追着我疯狂吼叫,
我的恐惧感一下子得到了释放。
我的手曾狠狠地打过三弟的后背,
三弟被击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我们在一起是玩追人的游戏,
最后暴力显露出了它的原型。
我的腿和我的手告诫我,
我曾经是一个野蛮的人。
我把这野蛮写进了诗中,
希望能得到诗神的规训。
我的腿变成了一只小狗,
手也从三弟的后背缩回。
当我被生活狠狠地踢打,
小狗和三弟却给我安慰。
转喻
为孙磊画集而作
江汀
旧时日在街头静坐。
但一阵喧嚣从那儿涌来。
早晨,我咀嚼粗糙的面包。
电线杆收集那些根须。
画布上的褶皱多么孤僻。
怎样的境遇造就了此地和此时。
一条通往山顶的路在清扫自我的碎砾。
说:“这里曾发生过雪崩,而我们只好静静等待它的复归。”
冬天与骨头
昆鸟
冬天,城市以双盘的姿势坐下
大地用一根骨头奠基
怀着长出肉来的愿望,这骨头
越来越老,越来越纯洁
冬天,一切都露着他们的骨头
于是,世上不再有羞耻了
穿过彼此单薄的影子,人们走路
过着更小声的日子
冬天的骨头里全是漂泊
和母亲们浆洗遗物时的歌声
而我的兄弟们
已在单身汉的镜子里完成了穿戴
为了拄着一根荒芜的骨头痛哭
在全不相识的骨头之间
吹着公正的北风
靠近大路
一辆没有牌照的煤车,失火了
  马
李浩
青天指示着核雾口中的太阳群。濮公山:浮光耀眼。苏东坡,自乌台诗案,向东南,仰望淮水,躬身收集,白沙上的石贝。
他以农夫的锄、犁,开动荒野,以诗心,牧养湖州小民。在豌豆架下,飞舞的蝴蝶中,与濮公,手执珉玉,倒竖虎口和山峰,以示胸襟。
呵!木叶晃动的真武庙顶,升起的那道金光,如同一片闪动的云马。我为心神,立起一把梯子。啊!云马:非马。
自岩石内,逃生的牛、羊,和母猪,站在息壤上,时时刻刻都在倾听:枯槁发荣,
和山石体内,颤栗的心脏。
爆炸的雷管声,日夜分食大象之骨的破碎机,吞掉了山羊、鸽子,和叔颍的后裔,以及他们的身躯和土地。
谯楼上:肥胖的豹子,被斗士参孙战败的狮子,以及藏匿在农舍内的蜈蚣和赤舌,在这个以贡米,驰名海外的诸侯国里,在大街小巷,熙熙攘攘,跂行无常。
诗名,将我囚禁于汽车上观赏石灰雪。电话里,父母官正在互相邀约:喝完茅台,再开五粮液。正月的庙会,马路叫卖、交易人海,结婚的结婚,生孩的生孩。
未来之诗
潘博
诗人缓缓醒来时,清晰
记起睡眠中的一首诗,诗人
从未读过,然而备感熟悉
诗人苦思不得其解,那首诗
从未在现实中存在过,诗人
备感熟悉,那是一首未来之诗
诗人记起他在醒过之前,
在梦里反复朗诵那首
富于激情的诗,节奏明快
未来之诗是理想之诗
从未在现实中存在过,也将
在未来中缺席,成为诗的秘密
深夜的回信
苏丰雷
你写过许多第一封信
一个深夜,一封回信
靠岸了,穿过困顿中的
等候、遗忘,姗姗而来
不是那些形式的信函
而是内含一枚可填埋深洞的
汇款单,谁知道你的隐疾呢
从邈遥前来安抚你
他,是一位诗人,是诗人信靠的
诗人;他,也曾蹲坐在马路牙子上
与你一起陪伴你跌落的家人
他点亮你心中黯然已久的灯
吞咽过许多折磨人的道路
灵魂抵达了敏锐的高地或深谷
与天使的谈话
王东东
当我躺在床上看书
借着窗外满溢的天光,
它从半空中弯下腰来看视我
已经不是头一次。我的天使
我的幸福好奇地打量着我,
当我一片混沌,对幸福迟钝。
它的眼睫毛因触碰到我的书页
而弯折,出示一种明确的温柔。
它是守护我的永恒的幸福,
暂时隐藏在茂密的树叶里,
那火舌一样蔓延的天堂的时光,
即使心有不满,我也置身其中。
那里的幸福像松油滴落
却让我上升。鸟儿飞落的幸福。
人们见过流星,却从未
真正见过星星升起。
它自成一个国度。当它
带着我飞越灾难深重的祖国
来到每一个窗口下,
它划出的女性圆弧如此优美。
它对我说了什么话,什么
秘密。遗憾我当时听得真切,
事后却不记得,
只好用全部语言追索。
友人将至
王家铭

友人将至
而未至。我在黄昏的房间里
细数那渐渐稀白的针秒。
窗外有风物,人群各自繁忙。
夏日很小,天色正缩进楼道。
我回味晚餐的温度,
它像女士清凉的裙子,
应该有多种珍爱的方式。
或许只是变暗了,这一整天,
这漫长阴影里——
罔顾一切的忧虑。
回忆中消逝的时间,摆成了
身体的异域。心的另一个豁口,
始终胆颤着,陈述未及的经验。
友人将至,我看着越来越少的光,
从枝桠平移进枝桠,从一则事实
没入遐想的虚无当中。
五月昏沉,没有什么值得反驳,
一帧映像,它即刻为旧,
抓取了我生命的偶尔。
  瓜
张光昕
蔬菜中的小野兽,勤劳的绿党
飒飒切片,废钟表里拆下的齿轮
错过的暴雪,一支未经识别的民族
二手车天堂,在歧视里饮水,栽树
颗粒隐忍,紧张时满身的鸡皮疙瘩
每日早餐,你都夹起透明的苦瓜
念起鹧鸪天,沪杭道中,北伐的车轮
碾过沦陷的食道,日不落的延安灰尘
萧红与萧军,一对水鸟在盐碱地永别
合上书,咽下那滋味,停在车公庄站
每一口,都是一次毕业,荒凉的前半生
索绪尔,普通话中的方言,胸腔如空谷
时间饥饿,衔住你抽回的手臂,拼出
烫伤的假名,白纸被悔恨熏黄,咀嚼
深山的含片,麻椒,我递来新鲜的苦瓜
你走了,我忘了,只有苦的形状留下来
古风年老色衰,体内的骈文连绵不绝
进步即撤退,星月俯身撬动睡眠上升
带刺的小圆片,郊县电影,当代的斯文
每呷一口酒,算盘里就掉下一颗念珠
苍老的油翻炒少年的火星,你泼些清水
三生的美味,苦瓜扑向洁白的瓷盘
整个下午,小区贴满新的楼市传单
随风翻页,创业史,团泊洼,历史与苦瓜
透支的艺术,一停顿一世纪,弹奏哦回家
天秤月
张杭
走出地铁站,耳边仍在嗡响
雾像一台收音机。我径直回家
共度的两天,以外出看一场电影结束
这次我们没有讨论电影。告别时反复亲吻
听见争吵才发现,我不得不与一对情侣擦身
“我是急;有时候……”女人选择退让的措辞
却不松开道理,“你比我更急……”
男人按耐着辩论的燃料
我快速走到街口,那里的长椅上
另一对情侣仿佛大声说笑
情侣们留在雾中
球状路灯像含着的糖块
那条我们一晚两次走过的食街
货摊的铁皮棚背面,女生在哭泣
在那儿,我们也都哭过
人们轮流做着曾做过的事
电影里,交战过的邻居在一间屋中
成为朋友,连宗教也不需要再提起
到家时,我已忘了他们是争论什么这样大笑
路灯不会消融的光晕,包裹并非未来的甜味
地下停车场
林之云
他总是担心,有一些案件
在那里发生,事先埋伏在什么地方
他总是希望,有一次爱情
在那里上演,停顿或者没有错过
他总是感觉,有一些幽灵
跟随着他,停在电梯口,又跟上另一些人
谁的目光,向上向下穿过楼板
看到截然不同的景象,交替出现
满楼的繁华,仿佛一个假象
建立在一片虚空之上,日复一日
一口口铁质的棺材,自己把自己搬来
又把自己搬走,像一个个不会醒来的梦
深夜,他从那里放慢速度逃离
带走最后的回声,满满当当的寂静全部返回
凌晨的肯尼斯布克街
刘溪
宾馆窗户
正对着肯尼斯布克街
风水不太好
凌晨四时,商店黄灯还亮着
清灰的街道一片寂静
走过来两个男人
一个矮个黑须
一个高个瘦脸
走几步,就停下对望
拐过街口,看见他们背后
两手交叉搂着腰
波粒二象性
牛耕
时间先于存在呢,
还是时间就是存在?!
在希望和失望的界面上,
密码是它自己的锁扣和解钥。
来自进化论的蛋鸡博弈,能否
先验于两个少女和一个秋天?
很多级欲望的台阶
穿过超现实的花束或甬道,
扑向一个无限小的奇点,
并因此抵消了现实的无助或茫然。
存在的逻辑相当于
一个非物质的曲面,靠着
它的次生根,养活了
无数生灵,共同化约于
一个非凡而又稀松的概率。
上帝掷不掷骰子呢?!
总之,都是一个问题。
准确时,我是你的左右手交替;
不准确时,我是你的左手牵右手!
闪电
盛兴
如果你想象了一道闪电
那么,它就是你的了
我曾经想象过一个女人
多年以后,我才得到她
如果你愿意
我会让一道闪电永远在你的屋顶上空
七月之夜
孙磊
侧身绕过王府池子(1),七月
就成为池底的灰,水草升起来
游泳的人,满身
腐烂的气味。
再过去,我可以在台阶上发怵,
背后张家大院(2)的杯酒声,
使我感到,所有的现实都是
次要的。
试着,沦入某些生活,
身上的脓疮像山师东路(3)的街摊,
需要多久的孤立,才能对视
这样的夜晚。
七月,我几乎愿意隐身为一个哑巴,
在明湖北路(4),支一堆火,
烤我的轰鸣!
烤我的轰鸣!
1)(2)济南地名。
3)(4)济南街名。
  光
铁心
一池水
还是一块
经过裁切之手的海水
立在墙面
形成一件单纯的摄影作品
无风暴
无失联遗物
被一位盗火者
踩在脚下
我们看着眩晕
他却在一遍遍
提取火焰
平静如镜片
对焦。仓皇鼠相
他坚定地站立于水面
点燃空气与尘埃
我们被吸入
倒行逆施的电梯
浑然不觉
在蚊子公园
拉亮灯
藏 家
轩辕轼轲
我干的最得意的
一件事是
藏起了一个大海
直到海洋局的人
在门外疯狂地敲门
我还吹着口哨
吹着海风
在壁橱旁
用剪刀剪掉
多余的浪花
一切与时间无关(节选)
严纪照
1
元宵节里未被燃放的烟花
在被丢进水里之后
那所有的灿烂只停留在想象中
你坐在现实的池边
抱紧了自己
等待把时间的盒子打开的那个瞬间
其实盒子里有什么内容
你根本看不见
因为你的眼睛早已失明
2
那棵曾见证了风雨和彩虹
见证了我们爱情的大树
被砍到了,被劈成木柴
在黄昏降临之前
烧制了一个你,又烧制了一个我
在博物馆的橱窗里
我们隔窗相望
满腹激动却都保持了沉默
这一次,我们没有眼泪
葬圣彼得
宇向
遗骨在他们身上
他们在挖
往深里挖
往宽里挖
似乎不是埋第一任教宗
而是,在埋
一堆又一堆泥土
流着泪他们本该
站在空旷下
而遗骨在身上
他们便得以挖
不停地
往深里挖
往宽里挖
他们要熄灭的大海
远远地向他们涌来
邻居
长征
(翩翩不富,以其邻不戒以孚。(引:《易经·泰卦》)
我吐出了腹中蕴藏的谷物
我去飞翔
棋盘一样的田地上
位移着北斗的星子
你是我的好邻居
饭来衣往
酒转觞流
道德的衣裳需要扭扣
我飞翔
并不去啄食星子
我落下
邻居在晚霞中笑看我翩翩飞落
一匹幼小的马
周琦
十月,他所好奇的十月
都那么威猛高大,像兽
光膀子的大男人令他好奇
我是父亲,我必须叼一支烟
必须,站稳。
我是父亲,我在拒绝递来的甜品与牛奶
像在拒绝陌生与毒品
马路上卡车在轰响
他在说:卡卡卡……
十月的每一天,这匹马
必须奔向我的车
雨刷、雾灯、远近光
音乐播放器、手刹、变速杆……
一一试探
行走,在每时每刻
而我是父亲,比他更懂得天黑
我握住学步带比握住一杆枪更紧
452daec.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13:01 , Processed in 0.184785 second(s), 2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