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69|回复: 2
收起左侧

杨树,柳树(诗十首)

[复制链接]
湖北青蛙 发表于 2016-7-26 21: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湖北青蛙 于 2016-7-26 21:17 编辑

杨树,柳树(诗十首)

湖北青蛙



[去华县挣一块面包]


走在平湖梁子一条小径。凡是遇到的石头
都在脚下,凡是不需经过的沟壑
就不经过。
望见各处大小山峰,都在雨中,随我走动
要去华县,挣一块面包。

天色慢慢黑尽,只有几块石头可以辨认
雨在雨中,商量着各种下法。
我反复思忖着,要去华县
挣一块面包。

直到我醒来,那意识还残留在身上,无法
无天的孤独,要我去办居住证
就像要入美国籍。

老天下着梦中的雨。



[不是为了永恒的缘故]


凌晨三点或四点,悚然醒来
仿佛是为了早起,赶去送别。月亮忘情地漂在西天
还有一个时辰,才方便出门。
我们都是有情的人,这种时候我们都在自己的黑暗中
漫步。你也许懂得,这双重生活不是
为了永恒的缘故。



[北风呼啸]


一年年过去,忘情的梅花
仍在空气中开放。至今还没有像样的雪
除了偶尔会下一场大雾,夜行几千公里,都在凉薄中。
北风呼啸,去年燕子正在返回树枝,河流重新
回到河流中,熟悉的人走在路上
变得陌生。那无意义的焦渴与无眠
让你感受到阳光缓慢的莅临,和无言的离去。
但是啊,哪怕前方杳无一物,故乡
终究会从远方回来--



[忘记]


一大片树林来到蓝天下面
记住,是一大片。是杨树,柳树。
是一个背影,被记住。

后来发生多少事啊,短暂的欢乐内心的灾难
一大片蓝天来窗前,男的看不到女的
女的看不到男的。在路上看到
分开的杨树,柳树。

就像记起一个镜头,就像无穷无尽的忘记,过了长江
蓝天没有再变动。



[就像,就好像]


就像时间往回走,可以见到更多的蓝天
就好像蓝天下,又见到少年时代的恋人
她绚丽的裙裾正在进入一片小树林
就像站在桥上,望家乡的远云
发现自己内心正有一名小男孩,带着父亲母亲的贫穷
进入正午时分。
就像时间终于告诉我们是谁
谁还记得我们的欢笑,眼泪,从遗忘中返回的一个身影
被留下来:白杨树枝飒飒作响,就像要
回答我为什么在故乡无法
谋生。



[天空彩云灭]


窗外,百二十来棵女贞
果实沉重,昨夜被灌饱了雨水
就像未婚先孕。

一家族的麻雀,及伯劳
白头鹎、黄喉鹀、灰鸲、姬鹟,柳莺
和守着河流的一名翠翠
它们像阿拉伯人和拜占廷人
带来互不相涉的,混乱早晨。

当我重新走过那些恶鸡婆,空气潮湿,沉闷
就像,老天快要下崽子了。
垂直的鸟声从高处砸来
指责我
是一迁徙寂寞的苟且之徒。

在江北,在常绿乔木里,留下来的鸟儿
并不多,大多数名字
已经飞走。



[楚山秦山皆白云]


立桥上,发现自己一贫如洗
浑身衣裤被鼓荡干净,行走街市
像展示旧物。
除大妈下面条揭开锅盖且一动不动以外
街上空无一人。下午被凝固在那
骡子垂着长且无用的性器。
空中飞停两只巨眼苍蝇
像被大头针固定。
放大它的眼睛看,里面的日光如若湖水
灌满长街。男人的脸孔如磨盘,凸凹不平,似
绝对不可能再谈恋爱。
回过头来,远山青黛,未被旧事占领
一枝梅花香且洵美。
下面攀摘它的女子,着蓝色衣裙
大抵刚刚笑过,站立巨幅画作前
显得脆弱。



[凌晨记梦]


夜半从梦里醒来时,我正准备出发去曾岭
我好像心境枯涩,又好像心无挂障方步入云端。
柳条箱中,装着一只绿铜青蛙,一只
黑铁凤凰。时间不像感觉中的那样紧迫,它们
都在埋首打瞌睡。头顶上,猛然
乌云变幻。人民走上大街,无数车辆四散奔逃而拥塞。
我身边
突然站满说潜江话的乡亲,说这里将重新变成
云梦泽,变成海洋。
于是乎,柳条箱变垂柳条,蛙鸣四野,彩凤来翔
像古代那样。
但我还是现在的这番样子,回不去啊
时光不倒流。
我隐隐觉得有人在曾岭,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等我
好像已经过去好几个世纪,等我的人
还不知道我回程的消息。
真让人急得团团乱转,音讯不通只好亲自启程。
……时光不倒流,竟无一人
等我。



[寂寞岁阴穷,苍茫云貌同]


有时候突然无法下笔,是遇到问题
会问责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
年轻时常寻求外界帮助,期盼激赏
哪怕像两个流氓相遇,获得永生
难忘的友谊。
后来知道越来越多的不可能,词句蒙污
心迹受辱,喜爱产生不可逾越的距离
谈论裂开鸿沟,真相制造死敌。
在宽恕中,结束
情义。
我仍旧默读他人诗句,有时会浑身冰凉
有时心脏骤停。那文字的力量里
既有毁灭的正义,也有豁然一亮找到死去
同道的温情。
怅然醒转,望天空没有白云修饰
天空沉默面对我,我
们。



[兰色望已同,萍际转如一]


多水的平原,横贯沃野的公路
潮湿、烂漫
被人们看过的新花,重新被收走。

转眼只剩下三五棵杨树哗哗响,仿佛它们
有丰富的感情。脚下是泥土不是
城里的石头。

转眼已是春尽头。我四条腿的朋友在田野上
在水中说话,说我没有死
活下来了。

我承认,我有想过,说过,写过的错误
每一个音,每一个字里
都有症结和误会。幸存者敞开怀抱:三条腿的哑剧
含泪的玩笑。

熬过艰难、杰出的时辰,即将迎来被袭击的,被撕裂的
被照耀的暮春。
旅游团和公园管理处,永远不会来我这儿
看布满繁星两条腿的风景。

经过缓慢,经年的演变,世上将不再补充
我这样的男人。
但还会有众多的夜晚,月亮无情地上升。

风行域内 发表于 2016-8-4 14: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性,诗意,诗语独到,,学习,问好青蛙老师,,
菊庵匪石之 发表于 2017-8-28 20: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诗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21:26 , Processed in 0.223613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