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56|回复: 0
收起左侧

半年小结,暂存90首

[复制链接]
还叫悟空 发表于 2016-7-1 09:48: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6年上半年诗选(90
.
1月的(8
.
●儿子的萝卜花  
.  
做菜时,丢进垃圾桶的萝卜头,被儿子捡了起来,养在搪瓷碗里  
没几日它就发了芽,又几日它就开了花,小小的,跟桂花差不多  
.  
●晚来天欲雪  
.  
水烧开了,不想理会,不大会,汽儿就从厨房,弥漫到了客厅  
又从客厅,弥漫到了卧室,可是在窗子上,它们又还原成了水  
.  
●痘痘  
.  
四十多了,还长痘痘,像十几岁时一样  
一挠就破了,一挠就破了,一挠就破了  
.  
●老照片里的苹果  
.  
几个孩子,按个头高矮,一溜排开,每人手里捧着一个苹果  
最小的是我,站在队伍最后面的也是我  
穿着开裆裤,露着小鸡鸡  
.  
我还记得那个中年男人钻进黑布里,冲我们爆出的一团白光  
.  
●笼中鸟  
.  
买回来好几天了,那两只珍珠鸟还没有叫一声  
也许叫过,但我没听到  
我就看见它们  
在笼子里跳上跳下  
儿子问  
会不会是哑巴呀  
我说再等等  
一天中午下班回来  
刚推开门  
儿子兴奋地告诉我  
它们叫了  
噢?怎么叫的  
阳台上落下几只麻雀,麻雀叫,它们就跟着叫了  
.  
●阳光里的儿子  
.  
午饭后,儿子退回他自己的屋里,做作业  
我斜靠在床上  
一边看书  
一边抽烟  
过了一个多小时  
忽然听到儿子喊  
爸爸——  
我趿上鞋  
下床  
推开门  
阳光明晃晃的  
照在他脸上  
啥事儿?  
他冲我笑笑  
没事,就想喊你一声。回吧,给我带上门  
.  
●乔小慧拔掉的紫荆  
.  
那年春天,墙角有棵小苗  
拱了出来  
整整一个夏天  
也没看出是什么东西  
第二年早春  
细细的枝条上  
忽然绽开了几朵花  
淡紫色的  
小里小气的  
紫荆?  
真的是紫荆?  
还没来得及确认  
花就谢了  
整整一个夏天  
只有为数  
不多的叶子  
翻来覆去,打着哑谜  
.  
●送祖母回家  
.  
取罢骨灰  
该回家了  
怎么来的  
还怎么回  
父亲带头  
我们几个  
又钻进了  
那辆灵车  
.  
二月的(3
.
●起来吧!儿子
.
午饭买回家,儿子还在睡
十五岁的少年
蜷曲着
英俊的少年
蜷曲着
在他喜欢的
那张行军床上
鼻翼
轻轻扇动
胸脯
一起一伏
昨晚抠破的痤疮
已经结痂
像个红色的甲虫
趴在脸上
头发有点乱
有点长
盖住了耳朵
他有两个多月,没理发了
.
●立春之际
.
今天上午,这段河面上一共有两只白鹳飞过
一只贴着水面飞,另一只飞得很高
好像不知道身下有条河
.
波光中,阳光里,它们先后消失得干干净净
.
●齐白石的葫芦*
.
九十八岁那年,齐白石已经老糊涂了
一天晌午
他摊开一张宣纸
用淡墨画了一个葫芦
端详一阵儿
又用浓墨补了几片叶子
不过怎么看都像葫芦
接下来
他用枯墨画藤
几根弯曲的线条
看起来也像葫芦
最后题款
还把名字写错了
.
这之后,他把笔一丢,打起了瞌睡
.
*取材于王鲁湘的文章《齐白石的最后一张画》
.
三月的(2
.
●隔墙房间儿子在唱歌
.
——越过山丘
虽然已白了头
.
隔壁房间里
儿子在唱歌
.
——越过山丘
才发现无人等候
.
隔壁房间里
儿子在唱歌
.
十五岁的少年
嗓子沙哑
.
唱得很动情
好像已预见了
.
他的暮年
隔着两道门
.
每一句歌词
听来都很清晰
.
●青春鞋店
.
当过半年和尚,在藏区流浪过一年,打过几年工
其间谈过几次恋爱
离家十年后
三十出头的冯青春
回到秦岭深处的漩涡镇
准备开一家鞋店
一连几天
在网上晒他的店面
装门头了
整鞋柜了
刷墙了
安吊灯了
.
他还说,他长得不好看,要请一个漂亮的女店员
.                     
四月的(6
.
●春天的别离  
.  
北京南发往福州的G123次高铁,还有半小时才检票  
我和乔小慧坐在侯车室的椅子上  
正午的阳光  
照得我们暖洋洋的  
忽然,她扳住我的脑袋  
我给你采耳吧  
她先用小手指甲  
抠了半天  
真扫兴!你的耳朵可真干净  
随后扯下一根头发  
对折,捻着送了进去  
快速转动  
怎么样?舒服么?  
舒服!  
.  
她猛地一捅,我让你舒服!我这就要走了,你还舒服?  
.  
●一个胖子在饮酒
.  
一圈啤酒沫趴在杯沿上,像抵在一起说话的小小人头  
他站着向对面的某个人敬酒  
下巴微微仰着  
背微微驼着  
但那人并没出现在照片中  
事后有女人评论说  
你在独自饮酒  
他解释了几句  
很快就接受了这一说法,虽然他知道,这并不是事实  
.
●我一直用碗当烟灰缸  
.  
从早晨到现在  
烟蒂攒了  
一碗  
挤挤挨挨的  
一点动静  
也没有  
它们要是蛆  
就好了  
一定十分热闹  
.
●马戏团的小丑
.  
他的自行车只有一个轮,而且直径,远远超过他的身高  
可是他高高在上  
在四月末的黄昏中  
横冲直撞  
.  
那么多人纷纷躲闪,眼睁睁看着他,骑到白月亮上去了  
.  
●故居的老鼠
.  
听到动静,它“嗖”地一下钻进洞里去了
过了一会儿才探出头来  
两只小眼睛  
转呀转的  
.  
幽暗的门缝里,惟一明亮的,闪烁的东西  
.  
●少年隐者  
.  
在半山腰他停下了。爸爸,你回吧!你怎么办?我就到这儿。  
你怎么活命?  
不用担心。你看树上,有那么多叶子。  
.  
他隐在树皮中,坐在树荫里,默默无语。  
成群的蚂蚁摇晃着触须  
都来听他。  
.  
它们滚滚而来,驮着它们的母亲,  而她却抛下一个又一个  
透明的卵。  
.
五月的(17
.
●暗藏的法律
.  
丝瓜架上,垂下来好多丝瓜。有长的,有短的,有粗的,有细的  
一开始,只有短的、细的,摇晃  
乔小慧回来的时侯  
风——  
越刮越大  
长的,短的,粗的,细的,就都摇晃起来了,有的还撞在了一起  
.
●鸟笼  
.  
乔小慧在微信上发了张图过来  
猛一看  
以为是挂在树梢上的风筝  
放大了  
原来是个鸟笼  
笼子里还有只鸟  
怎么挂那么高?  
我爸说  
站得高才能望得远  
哈哈  
你爸真牛  
那当然  
我爸还说了  
挂得高,鸟儿才有回家的感觉  
.  
●绿头发的洋娃娃  
.  
雨停了,楼下的空地上  
有一汪  
一汪的积水  
一个塑料娃娃  
泡在水中  
它的圆脸  
干净极了  
乔小慧说  
没人要的娃娃  
应该拣回来  
在它头顶上  
开个洞  
填满土  
种上爬山虎  
用不了几天  
它就会有一头绿头发了  
.  
●阳台上的园丁  
.  
乔小慧撅着屁股,在阳台上剪来剪去  
几盆月季已经被她  
修整得亭亭玉立
她手中的那把剪子
每个月也在我头顶上
折腾一阵儿  
现在她开始剪  
仙人掌的刺儿  
你是闲的吧  
剪它做什么?  
扎手,必须剪  
儿子快会跑了  
万一扎到了呢  
下午四时的阳光里  
她剪得很仔细,咔擦,咔擦,咔擦  
.  
————————————————————————————
●下午两点  
.  
她拖着行李箱,又出现在黑猫酒吧旁边的街道上  
驮着背  
但胸脯挺得直直的  
像往常一样  
元次郎准时打开酒吧的门  
嗨,玛丽!  
一张涂满白粉的脸  
转过来  
冲他笑了笑  
又转过去  
阳光下  
她的影子像个侏儒  
.  
三十多年了  
她一直没等到,那个答应再来嫖她的美利坚大兵  
.  
取材于日本纪录片《横滨玛丽》  
.  
●好像在一艘渡轮上
.  
傍晚的湄公河,金光闪闪,她戴着顶宽边草帽  
扶在桥栏杆上  
指挥我拍照  
只拍栏杆,不要拍桥  
记住了哈!  
而后她抬起头来  
河面上  
船来船往  
水鸟忽高忽低地飞  
她沉下脸  
作出沉思的样子  
.  
过了好一会儿,才冲我喊道,到底拍好了没有  
.  
●陈英雄的粉丝  
.  
她要去尝一尝青木瓜的味道,坐一坐人力三轮,穿一穿纯白的奥戴  
她还说要临时,取个越南名——阮氏河清  
戴着斗笠,打着赤脚  
在胡志明的小街上  
走一走  
.  
最好遭遇一场暴雨,抱着头窜到一家餐馆的屋檐下,浑身都湿透了
.
————————————————————————————
●奶奶的麦地  
.  
坟头已经平了,只有一块青色的石碑标志着她埋的地儿  
麦子抽穗了  
石碑也不容易看见  
摆好供品  
叔叔领着我们跪下的时候  
几只白色的菜蛾  
飘飘悠悠  
飞了过来  
儿子用手扑打  
叔叔说,不要打,不要打,这是你老奶奶给咱们说话哩  
.  
●好像他年纪越大,越是具备了火眼金睛
.  
晚饭时起风了,风越刮越大,刮得窗户咯吱咯吱地响  
父亲放下碗筷,不无忧心地说  
妖风,妖风——  
.
●给儿子打扫房间  
.  
今年儿子好像从没叠过被子  
我也懒得给他叠  
床头柜上  
堆满了去痘的药  
清火的药  
枕头边上  
是一面小镜子  
明晃晃的  
十几分钟前  
他被一个电话叫走了  
估计是女同学  
我不动他的东西  
他也不让我动  
我只是扫地  
苗营社区的阳光  
从窗外涌进  
好多细小的灰尘,飞了起来  
.
————————————————————
●阿秋喇嘛
.  
早晨,一只麻雀落下来,啁啁地叫个不停  
阿秋喇嘛挣扎着站起来  
把一小块糌粑放在窗台上  
它围着它跳了几圈  
才开始琢食  
一边琢食,一边瞅阿秋喇嘛两眼  
他一直盘腿坐着  
眼皮不抬一下  
整整一个白天  
那只麻雀就在窗台上呆着  
或走,或跳,或食  
间或也抖一下翅膀  
天擦黑时才“扑楞楞”飞走  
那时阿秋喇嘛早就走了  
一周之后  
他的身子不断萎缩,萎缩,直至麻雀大小  
.  
●一座小庙  
.  
一块突出的岩石下面  
有人搭起了  
一座小庙  
小小的门  
小小的窗  
小小的案几  
小小的菩萨  
没有塑料娃娃大  
每天上午  
都有个和尚  
坐在遮阳伞下  
有时瞌睡  
有时往庙里  
瞅两眼  
就像一个  
守在婴儿车旁的奶爸  
.  
●放生的泥鳅  
.  
原本买来是放生的,但人家不让,说会吃小鱼  
又舍不得倒掉,只好提回了家  
每天,它们在水桶里  
游动,翻滚  
不时弄出声响  
溅起水花  
我走过去看  
它们马上安静下来  
昨天夜里  
忽然听到啪得一声  
我猜一定有条泥鳅跳了出来  
那时应该十二点多了  
我没有动  
只是想像着它  
如何拖着一身月光在厨房的地板上,扭来摆去  
————————————————————
●逆光  
.  
冬日下午,插满玻璃碴子  
的墙头上  
一只猫  
正往隔壁小区  
变电室  
房顶上跳  
不知为什么  
我预感  
它会失败  
果不其然  
它连同它的影子  
一瞬间  
摔了下去
.
这之后没多久,天就黑了
.
●悟空在雨中
.
下大雨了
满天
都是
白骨精
一个
一根
实在
忙不过来
.
●天气预报说,今天山东省普降中到大雨
.
她坐大巴走了,雨追着大巴的屁股
一个劲儿猛敲
如此甚好
不劳我动手
雨打在车顶上
打在车身上
打在车窗上
这一路
她肯定不得消停
几个小时后
她下车时
雨还会打在她脸上
打在她胸脯上
啪、啪、啪
啪、啪、啪
她抱着头
奔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让人同情
.
●雨中即景
.
细雨中,一条狗,蹲在小区大门口
小路上人来人往,车来车往
无一例外,都淋着雨
.
但它们不会像,那条狗一样
时不时,抖一抖身子,甩一甩耳朵
.
六月的(60
.
●古池塘
.
池塘的石壁,长满了青苔,许多蝌蚪,趴上面吃奶  
.
●小土豆
.
菜篮里的那个土豆,发芽了。因为太小,我一直没有杀它  
.
●夏至日的傍晚
.
乔小慧在捣蒜,我在烧水下面,即将被凉拌的黄瓜,还在屋后的藤蔓上挂着呢  
.
●驶离省城的大巴
.
在车站也能听到布谷鸟的叫声,但没有一只布谷鸟,敢于把窝做在大巴车顶上  
.
●跳伞爱好者
.
她拼命减肥,只是为了在空中,多逗留点时间。还有,就是落地时,姿态相对优美  
..
●开往西安的火车  
.
它有一长溜长方形的眼睛,再等一会儿  ,我就可以坐在奔驰的车窗前 ,充当瞳仁
..
●完美主义者
.
桌子上已经有九个烟盒,抽完这盒烟,凑个整数,我就把它们全扔了  
.
●杀手玛丽安
.
啪,她拍死了一只蚊子。她蘸了蘸它的血,涂红了一个指甲  
.
●剧终
.
太阳收起了它的光线,蓝色星球上的小木偶们,都安静下来了  
.
●一只小狗在笼子里跑来跑去  
.
因为小狗很小很小很小,所以才能跑来跑去  
因为小伙伴都被买走了,所以才能跑来跑去
.
●天气预报说,今天下午有雷阵雨
.
风刮过了,雷响过了,电闪过了,预报中的雨,也没落下来  
真扫兴!枉我早就做好了,拉着她的手,在雨中奔跑的准备  
.
●我从来就养不活一盆花
.
我从不养花,同一栋楼里的人家,有那么多养花的  
还都摆在阳台上,花开了花谢了,我了然于心  
有结果子的,我也知道——  
.
●展厅里的印度小孩
.
印度小孩头还没洗完,就被人拍下来,挂在上海静安区奉贤路227号的展厅里  
戴眼镜的中年男人,把他的光头凑上去,看那孩子的眼  
但那孩子,根本不理他  
.
●乔小慧如是说
.
出门半个月,没想到阳台上的花,都还活着呢。  
第一时间取来水,给它们浇了个遍,浇了个透。  
就连仙人掌,我也给浇了——  
.
●桂花香
.
雨打在桂树上,雨抱着桂花
下坠
下坠
.
在触地的一瞬,香气出来了
.
●我们这儿的牛
.
小时候吃不到奶时会哭,长大了发情时会哭
犁地被打时会哭,看见同类被杀时会哭
夏天,被蚊子叮得受不了会哭
老得走不动了,更会哭
.
●虫虫飞
.
波光闪闪的河面上,一只蜻蜓在飞,忽高,忽低,忽快,忽慢
有一阵儿还悬着不动
好像无聊得很
我想告诉它
过些日子就好了,肯定会有,另外一只蜻蜓,抱着它,一起飞
.
●新疆的落日
.  
开往乌鲁木齐的火车用力跑着,车窗外掠过大片大片的戈壁  
那枚巨大的跳蛋一动不动  
火车嗷嗷叫起来  
它还是一动不动  
只是慢慢地变幻着颜色:金黄,通红,赭红,这有什么用呢  
.
●池中鱼
.
池中漂着一朵桐花
几十条小鱼
都来咬它
几十条小鱼
把水面搞得
乱乱的
它们到底
没能把它拖入水底
.
●经济问题研究
.
建设路上又一家服装店
歇业了
玻璃橱窗里
有几个
缺胳膊少腿的
男女模特留守
急驶而过的车灯
有时照亮
它们的头
有时照亮
它们,没有性器的阴部
.
●报名参军
.
昨晚八时许,突降大雨,电闪雷鸣,阵势骇人
儿子从卧室窜出来
是要打仗了么?
十六岁的少年
摩拳擦掌
一脸兴奋
.
真要开打,我明天就参军,爸爸,你也报名吧
.
●食耳癖
.
每次跟他一起喝酒
他总要点一盘猪耳朵
在小店是这样
在大饭店还这样
这一次同学聚会
又是这样
小时侯没吃过么?
没吃够
有一次我偷吃
上供用的猪耳朵
被我爹
狠狠打了一顿
从那以后
我就跟猪耳朵
较上劲了
你这是跟你爹较劲
就算是吧
你只说对了一半
我还喜欢
大耳朵的女人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哈哈
.
●掉腚而去的白马
.
我把头像,换成了一匹白马
这匹马
是我几年前
在青海拍的
当时
我们停下车
撒出去好多花生
那么多马
都跑过来吃
惟有它
不理不睬
背对我们
在草丛中
甩着尾巴
我以为它是
它们当中的异类
没想到
当它一声嘶鸣
其它的马
都掉转身子,追随它跑开了
.
●诗人出差了
.
诗人在12年前拍摄的黑白电影里嫖妓
在驶往博斯腾的大卡车
驾驶室里
一边喝啤酒
一边唱歌
我和冯青春
靠在小酒吧门口
一边说话
一边吃西瓜
雨噼里啪啦
打在遮阳棚上
一辆出租车
载着一张女人的脸
疾驰而去
她甩下好多明亮的雨滴,红色的雨滴
.
●雨夜,与阿坚等诸兄在杨凌饮酒
.
三张长条桌,拼在一起,桌那头的,招呼桌这头的
兄弟咱俩喝一个
昏暗的灯光里
这情景有点像
站在山上的人
往山下喊
桌这头的
回应桌那头的
大哥我敬你一杯
密集的雨声中
这情景有点像,站在大堤上的人,在喊一艘打鱼船
.
●一个啤酒主义者的独白
.
六十七度的啤酒,真他妈来劲儿
我还是头一回喝
你也尝尝
女人接过杯子
抿了一小口
立马
呛出了眼泪
你怎么又哭了?
知不知道
你这样子最烦人
女人忙不迭
擦干眼睛
她爱他
总是在第一时间,接受他的教训
.
●告别冯青春和小杜之后
.
在一超市门口我停住了,像其他几个人一样
站着抽烟
背后吹来阵阵凉风
真舒服
一个女人从跟前走过
好像没穿乳罩
一个女人从跟前走过
小腹微微凸起
一个女人从跟前走过
好像乳房有点下垂
抽完一支烟
我跟在一个穿短裙的女人后面
向白花花的
站前广场走去
今天下午西安真他妈热,裤子都粘到了腿上
.
●在太白路步行街
.
许久没出来逛了,迎面走来的男男女女好像变化不小
男的清矍
女的清秀
特别是那些女人
个高了
腿长了
就连白皙的脚背上,潜伏的血管,也分布得有条有理
.
●乔小慧的午觉
.
她在客厅沙发上睡了会儿
又到床上睡
在床上睡了会
又到阳台的摇椅上睡
小狗斑比
也跟着她挪了三次地方
我顶讨厌她
把那狗叫作斑比
本来是一头
梅花鹿的名字
她凭什么就用到了狗身上
.
●赞美诗
.
楼下菜市场的蓝色彩钢瓦屋顶,湿漉漉的
几只麻雀蹦来蹦去
间或振动翅膀
飞一小圈
又落下来
好像舍不得离开
这一片可以落脚的蓝天
.
屋顶下三三两两的男女,已经开始上货了
.
●傍晚的漩涡镇
.
云下面是山,山脚下是河
河里面是云
只可惜
河中
没有女人洗澡
,
以前有
现在大部分都上过
高中大学
没有了
,
书读多了
就这点不好
,
太对了,都是半桶水文化
.
●海滨理发店
.
红白两色的灯箱,不停翻转,各种汽车的喇叭声,也在翻转
走出去老远
灯箱
已经变成小小的风车
被两个孩子
举着
在上下飞舞的海鸥中闪现
.
除了擦肩而过的厦门女人,没谁注意到我刚理了一个新发型
.
●喜丧
.
李建国的爹,过完八十四岁生日,没几天
就翘了辫子
在我的家乡
这是喜丧
圣人之寿
很难得
请来县上的剧团
唱了三天大戏
每天晚上
前半场
是山东梆子
后半场是
艳舞
李建国的娘
也去看
嘴里还直唠叨
要是你爹
要是你爹活着就好了,不知道乐成啥样呢
.
●有蝉自西方来
.
下午三时许,一只蝉从西南方向,飞了过来
在院子上空绕了个圈
然后直直地
栽了下去
“嘭”的一声之后
就不见了
过了小一会儿
一只鸡“咯咯”叫着跑来,噢!它发现了它
.  
●在乌鲁木齐中路
.
马路斜对过是伊朗领事馆
往前走百十米
就是美国领事馆
各自的院墙里
白玉兰和梧桐
都开着挺好看的花儿
我边走边拍
镜头里忽然出现
一个晾衣架
上面挂着几个乳罩
白的,黑的,红的
乔小慧猛不丁
喊了一声
快来个特写
你看!那红的像不像我的
.
●在城隍庙步行街
.
经过一个橱窗,他就扭头看看
橱窗里的那个男人
还好啦
背没有驼
腰没有弯
就是肚子有点大
用力收一下
也算匀称
那年夏天的某个傍晚
他就是这样子
陪着他
看着他
穿过步行街
尽头就是,乔小慧订好的餐馆
.
●不合逻辑的想像
.
你能加速衰老么?陪我,去看一场露天电影
地道战
车轮滚滚
列宁在一九一八
或闪闪红星
散场时
人们四散而去
而你丢了一只鞋子
我陪着你
折回空空的的打谷场
找来找去
最终也有找着
怎么办
我背你回去得了
你还真不客气
但走着走着
我感觉
你越来越轻
等我把你放下来时,你已变成了一个小姑娘
.
●在阿咪餐吧
.
一杯酒没喝完,那只羊已到了山顶 ,山下有的是草,可它偏偏爬了上来。
餐吧里有太多蚊子
阿咪一直在扑杀它们
用上了蝇拍、手掌,或者咒语
风掀起门帘
大街上空荡荡的
有点醉了
没喝完的酒,我得拿走
没喝完的酒,我晚上接着喝。我说阿咪,别忙了,过来陪我喝一杯吧?
.
●从后面看,她还像个姑娘
.
走着,走着,她就走到我前面去了
隔不多远
回转头
你倒是快点呀
.
三四回之后
她有点烦了
叉着腰
你可真是个老头
.
我没搭理她
我很喜欢
她走在前面的样子
那白生生的小腿,摆来摆去的屁股
.
●想起一辆在雨中急驰的大巴
.
玻璃窗前,雨点一排排落下,像所谓的伟大的先行者
每个人都剃了光头
每个人都抱定了赴死的决心
湿漉漉的窗台上
一只蜗牛在慢慢爬
慢慢爬,慢慢爬
几十年过去了
才把彼此没有关系的水泥裂缝
串连了起来
.
而这一过程,几乎让我心灰意冷,几乎让我把它砸碎
.
●阿贵和他的牛
.
它趴在泥地上,反刍,白沫顺着嘴巴淌下来
成群的蚊子围着它
它背上的毛已经掉光了
皮也皱巴巴的
它抽动尾巴
一些蚊子躲开
旋即又围过来
它晃动耳朵
另一些蚊子躲开
旋即又围过来
蚊子太多了
它忍不住哭起来
眼泪啪嗒啪嗒直掉
又哭
就知道哭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
老东西
又不让你下田了
又不打你了
哭什么哭
再哭
明天就把你宰了
它好像听懂了
哭得更厉害了
阿贵嘟嘟囔囔地骂着
驼着背,手抖抖索索地,给它点着了一把艾草
.
●天气预报说,今天山东省普降中到大雨
.
她坐大巴走了,雨追着大巴的屁股
一个劲儿猛敲
如此甚好
不劳我动手
雨打在车顶上
打在车身上
打在车窗上
这一路
她肯定不得消停
几个小时后
她下车时
雨还会打在她脸上
打在她胸脯上
啪、啪、啪
啪、啪、啪
她抱着头
奔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让人同情
.
●堂吉柯德
.
几百公里山路,我想走着去
你说
别傻了
有车开车
没车打的
.
要是这样
你就不会
看到我
风尘仆仆的样子
.
你就不会
在第一时间
紧紧
抱住我
并用你的脸,摩擦我的胡茬
.
●曾德旷在忠县*
.
要起灵了,吹鼓手开始吹吹打打,吹喇叭的那个家伙,最为卖力
一伙人白衣白帽,在伴奏声中,哭着,嚎着
向村外的麦地走去
.
坑是提前就挖好的
放过一通鞭之后,开始落棺,埋土
吹喇叭的那个家伙,凑过来帮忙,挥锨,铲土,干得十分起劲儿
.
关你什么事儿?这事儿不用你帮忙,你一边呆着去吧
闲着也是闲着,入土为安,入土为安
我不是想让他早点安生么!
.
以上所述是诗人曾德旷的事儿
1997年失望离京后
他对死亡发生了兴趣,在四川忠县乡下的殡葬乐队混了整整七年
.
*取材于诗人曾德旷的故事
.  
●太熟悉的手掌
.  
洗澡时,我搓了搓它  
一点反应也没有  
这不怪它  
那个一天几次  
捏住它  
撒尿的手掌  
它已经熟悉得  
不能再熟悉  
相处久了  
没啥欲望,我能理解  
.  
●为什么要把一个布娃娃放在阳台上  
.  
对面一户人家的  
后阳台上  
有个布娃娃  
脸扁扁的  
贴着玻璃  
好像在张望什么  
每天我都会  
看到它  
但它肯定  
看不见我  
这让我很不舒服  
.  
●又一次在鸡叫声中醒来  
.  
我决定数一数一分钟之内,可以听到多少只鸡叫  
它们单独叫,好数  
同时叫,不好数  
还不时有麻雀  
叽叽喳喳地干扰  
在过去的一分钟里  
至少有十只鸡在叫  
搬到苗营社区大半年了  
每天都能听到  
这些大鸟的叫声  
开始有点烦  
慢慢就感觉亲切  
但我从没有  
见过它们,这事儿有点奇怪,也许是机缘未到吧  
.  
●下午四时,阳光在窗户上跳来跳去
.  
楼下传来,一男一女吵架的声音  
还有服装店小喇叭的广播  
他们情绪太激动了  
听不清在讲什么  
小喇叭倒是不紧不慢  
字正腔圆  
清仓啦  
清仓处理啦  
原价128元的  
现价50  
现价50元,数量有限  
数量有限,快来抢购,快来抢购  
.  
●我的打火机们  
.  
电脑桌上有好多打火机  
两个红的  
两个黑的  
一个白的  
一个蓝的  
还有一个体型庞大的  
抽烟的时候  
我想用哪个  
就用哪个  
那感觉就像  
一个妻妾成群的老地主  
.  
●金鱼金鱼
.  
买回来后,我从没喂过食儿  
时间过去  
一个多月了  
它们——  
还活泼得很  
并不时  
掀起浪花  
把水弄到桌面上  
我问儿子  
他摇摇头  
他也从没喂过食儿  
这就怪了  
它们凭什么  
这么有活力  
后来我发现  
七条金鱼,如今只剩下六条  
.  
●石猴的演化  
.  
少凿几下,它便有一张人脸,但是那天他喝太多了  
于是它就成了猴  
这么多年  
它就蹲在院子里的杜鹃丛中  
愁眉苦脸  
今夏雨水充足  
它浑身上下长满了青苔  
耳朵被盖住了  
鼻子越来越挺  
下巴越来越丰满  
傍晚的细雨中,杜鹃越开越艳,它也越来越有人样  
.  
●房客,或与布罗茨基同题
.  
客厅的一角堆着十几个啤酒瓶,主卧室床上  
扔着几件女人的旧衣服  
墙上贴一张招贴画  
金发男人搂着牛仔女郎  
站在马厩前  
副卧室地板上有两只拖鞋  
一个水杯  
一个避孕套的外包装  
根据以上事实  
可以推定  
上一期房客至少是两个人  
而且有男有女  
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太好说  
安娜搬过来之前  
赫尔门多已经把前述的一切  
清理得干干净净  
还找人把墙刷成了荧白色  
但在其后的日子里  
他总感觉  
那陌生的男人或女人  
还赖着没走  
总是在不经意间  
以各种方式参与他们的生活  
比如今天早上  
安娜就突然冒出来一句  
下班后  
快点回来搞我  
这样淫荡的话,她以前可是从没有说出过口  
.  
●夏日时光
.  
十二点她发来信息,早上好!再无下文  
不知道这信息  
是从什么地方发出的  
(宾馆的床上  
餐桌前  
某条马路上广告牌的阴影里)  
如果在床上  
她应该刚刚伸了个懒腰  
又扭了一下脖子  
如果在餐桌前  
她应该刚喝完一口汤  
用餐巾擦了一下嘴角  
如果在马路上  
她应该是打着一把遮阳伞  
在等什么人  
在夏天  
在横滨街头  
总能碰到这样的女孩子  
在刺眼的阳光里  
在墨镜后面,向你投来毫无意义的一瞥  
.  
●建设路上的雨
.  
四路公交在雨幕中穿行  
昏暗的车厢里  
闷得要命  
没有谁打开车窗  
他们怕雨  
打湿了衣服  
他们不怕汗  
浸透了衣服  
在一站牌处  
嘎得一声
车门打开了
一股凉气  
裹着两个女人
窜了上来
她们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  
●赫尔门多的女人  
.  
哭了半宿之后,她说我去洗个澡  
哗哗的水声  
整栋楼里没睡觉的  
应该都能听到  
不知他们  
能不能猜得出  
这是一个女人  
在洗澡  
她的前男友  
昨天下午  
出车祸死了  
她说他人很好  
她曾经很爱他  
还差点  
给他生了孩子  
一枝烟的功夫  
她从浴室出来了  
赫尔门多  
立马按住了她,狠狠地进入了她  
.  
●遇见豪猪  
.  
昨晚在太平山锻炼时,碰见了一只豪猪  
我吓一跳  
它倒是不紧不慢  
拖着又黑又亮的刺儿  
横着穿过小路  
嘴里还哼哼唧唧的  
这一定是个又瞎又聋的家伙  
不知道躲避  
或许是个高傲的家伙  
不屑于躲避  
也可能是个  
有特异功能的家伙  
它已经探知了我是个好人,不会伤害它  
.  
●立此存照  
.  
下午,在白云照相馆照了张证件照  
没想到那么难看  
左鬓角还有  
一缕白发  
好几天没照镜子了  
也不知它们  
什么时候长出来的  
我请求女店员  
给修一修  
她有点不耐烦  
我说这有啥难的  
增加曝光度  
增强亮度  
她点了两下鼠标  
效果立显  
至少脸色好看了  
白发模糊了  
但眼神没有改变  
阴郁、冷酷  
好像对什么东西,怀有深深的敌意  
.  
●大风过后
.  
建设路小教堂大门口的法桐,被风吹折了  
几个工人正站在梯子上  
清理树枝  
电锯发出刺耳的叫声  
公交车不得不  
暂时停下来等待  
她探出头去  
拍了几张照片  
梯子上的那几个工人  
全都光着膀子  
脖子上搭着毛巾  
他们都有一身  
汗津津的好肌肉  
树顶上的天空瓦蓝瓦蓝的,飘着几缕白云  
.  
●莎莉的小狗
.  
每天早晨出门前,她都会把四只毛绒玩具狗,摆放在客厅地板上  
或把它们排成一队  
或把它们围成一个圈  
更多的时候  
是把最小的那只放在中间  
其它几只凑在它身边  
组成一个扇形  
它最小,它们理应照看它  
晚上回来后  
她总是一边换衣服,一边扭头问它们话,小伙子们,今天乖不乖  
.  
●昨晚,你折腾了大半宿  
.  
等你醒来  
院子里的雪  
应该已经被人玩遍了  
他们堆雪人  
打雪仗  
最要命的  
他们还挥舞着扫帚  
等你醒来  
我们玩什么呢?  
你看  
你当然看不见  
你还没醒  
孩子们连树上的雪  
也不放过  
他们正合力摇晃一棵女贞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15:56 , Processed in 0.199305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