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73|回复: 0
收起左侧

《对峙》等十首

[复制链接]
穗穗 发表于 2016-6-8 11: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峙

这个题目
和天空中肆意翻滚无比愤慨的乌云一起
朝向我,压迫我热衷虚构和想象的神经

仿佛我似画中茅草、风中篱笆,低人一等
除了顺从、腐烂和破败,再无第二条出路

两个睿智的人站着说话,可忽略性别或时空
可先发制人,也可后发制人。心甘情感就好

万事万物中有一种吸引,时而势均力敌,时而阴阳互济
如两山对峙的一处山口,你可命名为凤鸣,也可称之谓虎啸

这个题目掷地有声,偶尔不怀好意
和我身体里偶然短路的灯盏一起,明明灭灭的解说。解说
黑暗的另一半是光明,而光明的另一半啊——是刀锋之吾爱


面孔

孤芳自赏
有何不可

不过是一张人世面孔
你看,他看,大家看

其实最该看的
还是自己
自己满意了
人间万事就妥帖了

沙马兄,我从不关心面具
更不管它细菌战的繁殖力
我只看你似是而非的面孔
游离于“材与不材”之间

你是会呼吸的瓷
会思想的器皿
而我只想拥有
烧制它的那一瞬

——美妙的
脱胎换骨的自赏


还乡

事实上
我是一个丧失故乡的人
出生在安徽,长江边的一座古县城
祖籍江苏,是出产三把刀的烟花地

小时候,对故乡的记忆
是奶奶脆萝卜干的笑声,以及带着烟草味的
淮扬口音。奶奶86年冬至那天安静地睡去的
从此父亲的故乡再无一人

父亲的父亲,我的爷爷可能是地下党
也可能是去了台湾或遥远他国的侨胞
七十年代,有人来认亲。父亲拒绝了
父亲说:我没有父亲,我只有一个母亲
(一个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的母亲……)

事实上
不管我生活在何地,从事何种职业
我总会想起早逝的父亲,想起他的故乡
并且想念我们共同生活了20年的向阳厂

我想还乡的地方,国营九三零八厂又名向阳机械厂
已经消逝在一打又一打、堆积如山的军工厂档案里
一同消逝的还有我亲爱的奶奶、父亲和四岁的三哥(三代人)
以及我江边长埂上——奔跑如风,羊角辫甩哒、油菜花蜂拥
黄灿灿、明晃晃的童年

我用清汤寡水的笔墨,记叙了一次真实的还乡
省略了前半生的夸张,却添加了后半生的悲凉
亲爱的父亲,现在,现在的我也只有一个母亲了……


念想

开始,我还想着你
后来,渐渐地忘了

渐渐地忘了你,也渐渐地忘了我
忘了我曾经那么、那么的爱。着火地
爱你。大约用了一年六个月零十三天
(时间果真是最好的良药与灭火器)

啊!多余的零
多余的十三天
多余的——我爱  我爱你
和我曾经住过的十三栋十三楼很相配
和那个神经兮兮的称呼十三点也很相似

啊!雁南飞,雁南飞
雁叫声声,雁叫声声。谁?谁心欲碎?

不是我,不是我。我已忘了我
不是你,不是你。你亦不盼归

啊!独角戏
独角戏的念想啊,念想
是一部始终不能言语的漫长默片
无论微笑或哭泣,都是多余的往事
或回忆剪辑。你看、你看、你看吧
(请好好看戏……)


错误

有些错误
怎么躲,都注定逃不过
譬如遇见你

这个你,可以是“你”
也可以是他,甚至可以重新格式化一次

只有错误亘古不变,金风玉露
一相逢的“错”
俗不可耐的鹊桥路。“误”了青春
也忘了青春

而我的错误,是在天使的位置上
重现了地狱

是的,我们已经错过了春天
现在,我们可以继续地错过
错过一个走神的秋天和一个失神的冬天

我要飘过你,挖出心头肉
重新长出一双又一双凤凰的新羽翼
在2016年仲夏的枝头火红、火红地盛开
一簇簇、一丛丛,一片片


面对这些

有一些人
一定是中空的
五脏六腑
总会缺失某处

他们有毒,比农药、砒霜、氰化物等更毒更致命
他们有害,超过世间任何害虫和创造的生化武器
他们热爱虚假,熟悉法律,将所有的食品、物品和药品
全部扫荡,囊入一本万利的生意经。吃死、病死、穿死
花样繁多、不胜枚举的新名词,一把把陌生而铮亮的刀
杀人于无形,或慢刀子割肉。断子又绝孙

面对这些,我弃权修辞、诗意和宽恕
因为世间所有的黑心棉,也填补不了他们
缺失的脏器、中空的心,以及缺席的灵魂

一个唯利是图肮脏的世界
的确是不及物动词构成的。我恨,深深地恨
所以我存在

我存在,我发言
以世间所有受害者、败诉者、被蒙蔽者的身体和灵魂
控诉他们……(控诉他们制造的人间地狱)

众恶如兽
老吾老、幼吾幼,我是千万人
佛啊,佛!面对这些阳光下的滔天罪恶
你若不在人间慈航,那就不如直下地狱吧


乌有乡
——谜歌

销毁我
也无法
抵达

那么请
臆想我
创造我
撰写
未知的
未来的
全部
生活

像一首
安置
遗忘的


像一幅
定格
热恋的


一切
皆有灵魂
所有过去
一直


我的过去
不会
过去
我的死亡
也不会
死亡


检索我
就能
抵达我
抵达
底层的

生活

我是谁
如是
我闻
如是
我必闻

请继续
误解我
抛弃我
熟视
无睹

慵懒
青葱
含情




这窗口

这窗口
其实还是人类的窗口
你们欢喜三五成群
排资论辈,那就继续吧
我独热爱这散漫的自由

自由的涂鸦,自由的窗口
异教徒多好,冠以一首诗的身体
抒情或叙事,赴死或新生

我努力理解那些成灰的誓言或谎言
为此,我替那些殉道者重活一次
并重死一回。这窗口
每一次开合,都布满历史的
血腥气

走失一些,也吞噬一些
回家的路,或敞开的人


孤独书

我看见过
你的孤独,黑黑的、高高的
戴着一副隔离光明的蛤蟆镜

明月照远方,梦回大唐国
每一种孤独都充斥虫鸣、鸟语、马蹄
林中道,落叶或果实坠地的声响
以及拖鞋和木地板间踢踏的密语
每一次孤独的抒写都奢靡,返照
一瓢饮的心境与旷野之风

你不用说话,就在照片里安静地微笑
和草木一起白日梦,梦见冰封的体内
六月飞雪。白 白 的,下得热烈而欢畅

你把我照亮,每一省,每一程……
我替你悲伤
旷野之人,青草及膝,碎石安魂

无名的小野花,你将拥有更为辽远的故国


救赎

好一点,坏一点
左一点,右一点
每一点都要落在人间

(哲学有哲学的稻草
佛学有佛学的拂尘)

有时候,我真想变成一只寒号鸟
飞起来、躲起来,无厘头地拔羽毛

(其实,每一首诗都是一根流年绳索
一种缠绕方式。可救命,亦可夺命)

我在诗中向阳站立,朝生暮死
每一词句都是控词,也都是刑责
都是光影留痕的——奖赏或救赎



2016年6月6-8日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15:43 , Processed in 0.349784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