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44|回复: 0
收起左侧

五月诗存

[复制链接]
还叫悟空 发表于 2016-5-25 15:39: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还叫悟空 于 2016-5-28 12:41 编辑

暗藏的法律
.  
丝瓜架上,垂下来好多丝瓜。有长的,有短的,有粗的,有细的  
一开始,只有短的、细的,摇晃  
乔小慧回来的时侯  
风——  
越刮越大  
长的,短的,粗的,细的,就都摇晃起来了,有的还撞在了一起  
.
鸟笼  
.  
乔小慧在微信上发了张图过来  
猛一看  
以为是挂在树梢上的风筝  
放大了  
原来是个鸟笼  
笼子里还有只鸟  
怎么挂那么高?  
我爸说  
站得高才能望得远  
哈哈  
你爸真牛  
那当然  
我爸还说了  
挂得高,鸟儿才有回家的感觉  
.  
绿头发的洋娃娃  
.  
雨停了,楼下的空地上  
有一汪  
一汪的积水  
一个塑料娃娃  
泡在水中  
它的圆脸  
干净极了  
乔小慧说  
没人要的娃娃  
应该拣回来  
在它头顶上  
开个洞  
填满土  
种上爬山虎  
用不了几天  
它就会有一头绿头发了  
.  
●阳台上的园丁  
.  
乔小慧撅着屁股,在阳台上剪来剪去  
几盆月季已经被她  
修整得亭亭玉立
她手中的那把剪子
每个月也在我头顶上
折腾一阵儿  
现在她开始剪  
仙人掌的刺儿  
你是闲的吧  
剪它做什么?  
扎手,必须剪  
儿子快会跑了  
万一扎到了呢  
下午四时的阳光里  
她剪得很仔细,咔擦,咔擦,咔擦  
.  
●摩天轮下  
.  
从摩天轮上下来,乔小慧说,快给我张纸巾  
我翻了翻背包  
没找着  
出门前我不是让你带了么  
忘了  
那怎么办  
我要擤鼻涕  
她眼睛一转  
你用手给我揩吧  
好恶心  
亏你想得出  
有啥恶心的  
小时候  
你还尿尿和泥呢  
小时候  
你妈妈没给你揩过么  
当着这么多人  
多难为情  
那怕啥?你把我当成你的小孩子嘛,快点!  
.  
————————————————————————————
下午两点  
.  
她拖着行李箱,又出现在黑猫酒吧旁边的街道上  
驮着背  
但胸脯挺得直直的  
像往常一样  
元次郎准时打开酒吧的门  
嗨,玛丽!  
一张涂满白粉的脸  
转过来  
冲他笑了笑  
又转过去  
阳光下  
她的影子像个侏儒  
.  
三十多年了  
她一直没等到,那个答应再来嫖她的美利坚大兵  
.  
取材于日本纪录片《横滨玛丽》  
.  
好像在一艘渡轮上
.  
傍晚的湄公河,金光闪闪,她戴着顶宽边草帽  
扶在桥栏杆上  
指挥我拍照  
只拍栏杆,不要拍桥  
记住了哈!  
而后她抬起头来  
河面上  
船来船往  
水鸟忽高忽低地飞  
她沉下脸  
作出沉思的样子  
.  
过了好一会儿,才冲我喊道,到底拍好了没有  
.  
陈英雄的粉丝  
.  
她要去尝一尝青木瓜的味道,坐一坐人力三轮,穿一穿纯白的奥戴  
她还说要临时,取个越南名——阮氏河清  
戴着斗笠,打着赤脚  
在胡志明的小街上  
走一走  
.  
最好遭遇一场暴雨,抱着头窜到一家餐馆的屋檐下,浑身都湿透了
.
————————————————————————————
奶奶的麦地  
.  
坟头已经平了,只有一块青色的石碑标志着她埋的地儿  
麦子抽穗了  
石碑也不容易看见  
摆好供品  
叔叔领着我们跪下的时候  
几只白色的菜蛾  
飘飘悠悠  
飞了过来  
儿子用手扑打  
叔叔说,不要打,不要打,这是你老奶奶给咱们说话哩  
.  
好像他年纪越大,越是具备了火眼金睛
.  
晚饭时起风了,风越刮越大,刮得窗户咯吱咯吱地响  
父亲放下碗筷,不无忧心地说  
妖风,妖风——  
.
给儿子打扫房间  
.  
今年儿子好像从没叠过被子  
我也懒得给他叠  
床头柜上  
堆满了去痘的药  
清火的药  
枕头边上  
是一面小镜子  
明晃晃的  
十几分钟前  
他被一个电话叫走了  
估计是女同学  
我不动他的东西  
他也不让我动  
我只是扫地  
苗营社区的阳光  
从窗外涌进  
好多细小的灰尘,飞了起来  
.
————————————————————
阿秋喇嘛
.  
早晨,一只麻雀落下来,啁啁地叫个不停  
阿秋喇嘛挣扎着站起来  
把一小块糌粑放在窗台上  
它围着它跳了几圈  
才开始琢食  
一边琢食,一边瞅阿秋喇嘛两眼  
他一直盘腿坐着  
眼皮不抬一下  
整整一个白天  
那只麻雀就在窗台上呆着  
或走,或跳,或食  
间或也抖一下翅膀  
天擦黑时才“扑楞楞”飞走  
那时阿秋喇嘛早就走了  
一周之后  
他的身子不断萎缩,萎缩,直至麻雀大小  
.  
一座小庙  
.  
一块突出的岩石下面  
有人搭起了  
一座小庙  
小小的门  
小小的窗  
小小的案几  
小小的菩萨  
没有塑料娃娃大  
每天上午  
都有个和尚  
坐在遮阳伞下  
有时瞌睡  
有时往庙里  
瞅两眼  
就像一个  
守在婴儿车旁的奶爸  
.  
放生的泥鳅  
.  
原本买来是放生的,但人家不让,说会吃小鱼  
又舍不得倒掉,只好提回了家  
每天,它们在水桶里  
游动,翻滚  
不时弄出声响  
溅起水花  
我走过去看  
它们马上安静下来  
昨天夜里  
忽然听到啪得一声  
我猜一定有条泥鳅跳了出来  
那时应该十二点多了  
我没有动  
只是想像着它  
如何拖着一身月光在厨房的地板上,扭来摆去  
————————————————————
逆光  
.  
冬日下午,插满玻璃碴子  
的墙头上  
一只猫  
正往隔壁小区  
变电室  
房顶上跳  
不知为什么  
我预感  
它会失败  
果不其然  
它连同它的影子  
一瞬间  
摔了下去
.
这之后没多久,天就黑了
.
悟空在雨中
.
下大雨了
满天
都是
白骨精

一个

一根

实在
忙不过来
.
天气预报说,今天山东省普降中到大雨
.
她坐大巴走了,雨追着大巴的屁股
一个劲儿猛敲
如此甚好
不劳我动手
雨打在车顶上
打在车身上
打在车窗上
这一路
她肯定不得消停
几个小时后
她下车时
雨还会打在她脸上
打在她胸脯上
啪、啪、啪
啪、啪、啪
她抱着头
奔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让人同情
.
雨中即景
.
细雨中,一条狗,蹲在小区大门口
小路上人来人往,车来车往
无一例外,都淋着雨
.
但它们不会像,那条狗一样
时不时,抖一抖身子,甩一甩耳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0 19:00 , Processed in 0.155312 second(s), 3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