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08|回复: 0
收起左侧

一份诗学:《再见,诗歌史》引言

[复制链接]
一苇渡海 发表于 2016-5-15 17:0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一苇渡海 于 2016-5-15 17:07 编辑




引言




汉诗的整个诗歌史一般性地分为古代诗史和白话新诗史两个大的阶段。就时长而言,这两个阶段如此悬殊:前者更替演进数千年,而后者不足百年。人们完全有理由不支持这种避繁就简的二分法。如果我们也揣摩一下古人对诗歌史的态度,大概对这种二分法也有异议。古代诗形式演进也有几个重大变化阶段,譬如从古风到赋,从四言五言到七言,从整齐的律绝到长短句等等,都包含不同时期诗人写作的创新意识、对语言的态度。对古诗史不做更谨慎更细致的时段划分,是否包含“轻传统”的意味——即先秦到明清之间即便重大的诗歌变革也是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从古汉语到现代汉语,除了部分生僻词少用或弃用,大部分词在实际运用中词义都表现出承续性,古今语句结构上的变化通常不影响表意的同一性。这决定着我们能读懂古诗并试图了解我们的古人。但显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古代汉语将越来越陌生化为“过去母语”。新文化运动作为一场语言革命,主要表现为白话口语革古汉语的命,也就是革统制过长的语言规范的命,革古代文人语言嗜好的命——这个嗜好往往表现为语言权力雅致化、对语言典故公案的恭从垂范。新文化运动中诞生的新诗,破格律,破诗的形式规整,将诗歌语言导向平民化表达,其实质是对漫长古诗史不断精进的语言权力雅致化的终止。这当然是古诗史中任何一个变革时期都看不到的景观。能否这么断言:先秦人看唐诗仍会认为是诗,唐人看宋人长短句也不会有多少不适,但以先秦以降各个时代古诗的审美来看白话新诗,斥之为“非诗”的可能性很大。从古诗雅致化角度看,白话倚重的诗歌形式就不是“诗”的形式,尤其是句法和诗句排列形态。果真如此的话,对整个诗歌史的二分发也不是不可为的。


二分法还有一个隐在话语。古代诗作为现代汉诗写作的巨大传统而存在,这一点无可争议。但一种情形是,除了诗歌史研究须追溯源流,之于当代汉诗写作,古代诗歌史几乎是被悬置的,对古代诗史不予辨析,不会给汉语新诗写作造成多少困惑。白话新诗史虽然历时短,但对于当代诗歌写作者,除了学生时代积累点古代诗阅读记忆,几近专注于新诗的探奇揽胜。新诗资源的丰富毋庸置疑,足以找到写作范本,并能充分提供助推个人才能创变的动能。如此,白话新诗史对诗人写作的影响,绝对性地超出古代诗史的影响。这倒真应了“过去只关乎怀旧”,而诗人需要前行。这种倾“新”意识或潜意识里面,有一些复杂因素,后文还会窥探。


“史”是一种流传的荣耀,是专属于人类的时间意义上的荣耀。诗人们不会不意识到这一点。在当代,不乏在诗歌史中写作的诗人,或为诗歌史写作的诗人。这类诗人的全部努力,就是要在诗歌史中占据一席之地。这是第一类。第二类,是完全没有诗歌史意识的诗歌写作者。这类诗人大概凭借的是即时的悟性和唱小曲般的兴致,通常不去究问“为什么写作”,诗就是宣泄情绪的小小方便之门。这倒跟“国风”中的某些无名作者很近于一类。第三类呢,是知“史”而不为“史”的写作者。对于这类诗人,诗歌史不是被忘却,而是被理性忽略。这类诗人往往被误解为“与诗歌史较劲”,个人才能极易被语言权力清洗。我在做以上类的划分时,想到的不是确切与否,而是另一个问题:诗歌史就是历代诗人及其写作的历史吗?好像是,又很难说全是。诗歌史难道不包括诗人证伪的历史吗?诗歌史关注自弃式的写作时间吗?但不管怎样,我将不揣浅陋,在承认诗歌史演绎之精彩的前提下,“竹杖盲鞋轻胜马”(苏轼),将浩瀚诗歌史略略打量一番;作为当代的一个汉语诗人,我将为自己的写作穷途自慰式追问——告别诗歌史,或者更精确地说告别汉语新诗史的可能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22 16:41 , Processed in 0.210948 second(s), 2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