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82|回复: 15
收起左侧

树隐计:2016年1-4月诗汇

[复制链接]
李敢 发表于 2016-5-8 12:5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敢 于 2016-5-24 12:56 编辑

.




◎离开,让一切重归于陌生


我死之日,万物葱茏,阳光打在每一片花叶上
死,像一件青黑色的斗篷覆盖在消瘦的身体上。我是温暖的

我是轻的。胃肠中无有一粒粮食,筋脉内不再延宕着果子的甜和涩
一张皮裹卫着一架坚硬的骨骼

院墙下的劈柴。林中落叶。打火机。在鼎镬中,我把自己捣烂煮熟
埋在一棵树下。我和一棵树一同长大

      2016年1月9日。



◎裸树和哑鸟


望向窗外,看到远处树枝上一只鸟雀
它是灰色的。没有鸣啼

林中有衰草和落叶。冷风轻轻,没有一根树枝在摇曳
天很亮,一棵棵树干挺直。灰鸟雀振翅飞向天际

      2016年1月10日。



◎游街


杨柳河,城中一泓清流。前几年新造了一架老水车,在慢慢转动
杨柳树高高长长,细叶初黄
都江堰市的人民和一些游客,在幸福路上步量幸福
我想,我也应当幸福着……

古街,桐树,卖麦芽糖的女人背着旧时代的新背篼
雾霾青山,隐在仿古的旧城墙后
南桥疏阔,怀抱萨克斯管的白须男子杳如黄鹤。江水啊又冷又绿
河风凛冽,吹得人苍白寂寞……

      2016年1月13日。



◎横河边上


一棵树栽在横河边上。一棵树被砍伐。一棵树被人挖走了。
一棵树现在不在横河边上。

一个人在横河边上。一个人在横河边上望。
一个人在横河边上等着一个人。一个人从横河边上走回家。

我们在横河边上。
我们常常在横河边上。

横河流经我们的村庄。横河边上生着苦楝树桤木树枫杨树,
横河边上野生着喜树和刺楸树。

我们走在横河边上。横河边上野生着一丛丛芦苇。秋凉了,
一丛丛芦苇被野小子点亮。

横河边上的树上有野斑鸠。和麻雀。有叫不出名的灰羽鸟,
一只绿光鸟栖息在一根芦苇上。

小时候,我见到一只白鹭在水稻田上飞翔。

      2016年1月18日



◎秘密


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不是人道听途说。
它不是谣言。
也非久远的传说。

我相信,这个秘密你一定有兴趣探究。
它不是一个人的隐秘生活。
陌生人的私隐,我们早已失去了持续窥视的欲望。
扛着别人的秘密生活,常令人有些不堪重负。

你若愿意,我愿和你一同分享,细解秘密的成因。
它不是一个人的秘密。
它其实是许多人的秘密。
一个家国的秘密,我们没有兴趣听闻。

我想说的秘密,其实不是秘密。
许多人没有秘密。你和我一样没有秘密。
你和我一样是简单的人。
哭生。哭死。生活于你我而言无非是吃喝拉撒睡。

我们不会带着秘密去死。
你死。我死。没有秘密。

      2016年1月19日。



◎蛰居辞


白玉兰在墓畔
尚未开放
老倌子窝在床上,憋着一泡热尿

春天,已开始了高声喊叫
阳光喧喧,载着一只只灰麻雀在田野飞翔

野女子游荡在山野荒径上
野女子在树下屙尿
野女子攀着一棵大树,站在树杈上
冷一张脸,和野斑鸠骂架

野女子在风中唱着一只山野小调
野女子向青天撕开了白胸膛

      2016年2月29日。



◎旧衣辞,兼寄陌上花


你不能把悲伤劈成一截截
塞进炉灶烧成灰
阳光,匹练一般插进寂静的院庭
你剪不下一片阳光压进胸腔

鸟有一声没一声地啼叫
脆嫩明亮
像春日的一朵白玉兰,收藏于记忆的海洋
随浪花,在岁月之海浮荡

一件男式旧皮衣挂在窗外。很多天过去了
它仍旧是一件败旧的旧式黑皮衣
像旧日一样颓荡,衣领袖口,落满了旧日子的尘灰
金链条尚在,金属纽扣尚在,尚未破损下去

它在等候什么
它在守卫什么

      2016年3月19日。



◎复活术,兼寄霜白



河北有多远,有一只鸟远
从市中心赶回家,有25分钟的车程,这是在保定
去过那儿的人说:保定,近似于京都的气候
他怀念那儿的咸鸭蛋,油条,和一碗香气扑鼻的小米粥
他不晓得火烧。

我生在保定。我是一个蒙着黑面的老成人,在清晨,顶着一根根白发
到市中心摘下蒙面巾。我在院中
堆满劈柴,它们是一棵棵死梅树,死楠树,死银杏树
如果没有意外,人将在今日撬挖走7棵国槐
人将等着我回家。人将向我说一些花木经。人将付我一沓新版人民币

甘肃很近,一泡尿就尿到了。我想去甘肃省
吃土豆。吃羊肋巴在定西,一只无人驱赶的羊等在一条大街上
等着被人剥皮,等成一锅汤
但我哪儿也去不了,属于我的清晨和黄昏,相距25分钟的车程
我相信土地再生,生出青草,生出梅树,生出一棵棵香楠树和银杏树

我把柴灰撒回田地。我把劈柴烧成灰。我在院中架上了劈柴
——我钻木取火,烧荒烧落叶
我从身体取出火石火镰。或者火柴。或者打火机

      2016年3月21日。

注:一只无人驱赶的羊,取自江一苇的诗题。



◎白眼钉,兼寄雅克




死,就是取一根长钉子钉在木门板
我们咬着牙
死,就是背过身去生活

不够?请择一根钉子钉在骨骼
钉子吸血
钉子慢慢长大



辽阔夜空,垂挂着八千九百七十二只白眼
我只取一只,摁灭
余八千九百七十一只白眼,随夜风灰暗

我们是活过来的人
站在自家门口
一条公路,从眉心处穿越,连接两个深深的眼眶



我们依附在一根钉子上
我们活在钉子上
我们活在旧社会的黑暗中。我们等着明天的钉子。我们活

       2016年4月11日。



◎家事


今天晚上吃什么?红小豆炖猪肉,
我不说。米饭馊了——喂狗,
狗不会嫌弃。这不是什么事,我不必说。

今天做了什么活路?你没有问及,
我不用说。
我听着你的声音。

电话很快就挂断了,这让我感到吃惊。
你几乎从不这样,
你总是在电话中问东问西,

说南说北……就这样吧,
明天的话明天再说。我们需要休息。

      2016年4月13日。



◎旧幸福


亲。亲爱的。有没有一个人让我
在街上轻轻叫一声
昨天晚上下雨,今天下午阳光出来了
我当去街上走走

旧街。旧人。旧鞋
旧棉布衬衫有旧日阳光的味道
衣领披挂昨夜的雨水
哦雨水,我当在街上随便吃一点

牛肉面,或者豆汤饭
填塞饿扁的肚子

      2016年4月17日。



◎树隐计


悲伤,是遍田地的青草
悲伤是除草剂
早晨听到鸟儿在银杏树枝上鸣啼
我叫不出它们的名字

在傍晚又听到了虫鸣
像两只嫩蝉,在浅灰色的光线里歌吟
我坐在一棵银杏树的枝杈上
数落一只鬼
数落两只鬼
数落三只鬼

三只鬼捂着耳朵,长声哀泣
知了。知了。知了
市声隐晦,和骨骼碎裂的声响从三只鬼的长舌上滴落
一只鬼倒挂着一棵银杏树
两只鬼倒挂着两棵玉兰树
三只鬼倒挂着三棵桂子树

我准备和一棵银杏树一道绿下去
风、雨、阳光,及青草都是我的亲人

      2016年4月23日。





.
赵原 发表于 2016-5-8 16:3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李敢兄,越写越任性啊!
窗户 发表于 2016-5-10 18:02: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嗯很任性执着
多语 发表于 2016-5-10 19:05: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窗户 发表于 2016-5-10 18:02
嗯很任性执着

窗户兄,我是不上来了
窗户 发表于 2016-5-10 19:07: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
狼墩 发表于 2016-5-11 22:5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望向窗外,看到远处树枝上一只鸟雀
它是灰色的。没有鸣啼
头像被屏蔽
孟祥忠 发表于 2016-5-12 08:16:3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不太自然,留下了制造诗歌的一些明显的痕迹。
黍不语 发表于 2016-5-14 15: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重新读敢敢
刘秋瑾 发表于 2016-5-21 23:26:31 | 显示全部楼层
李老师,很久以前我在论坛上看过你的一首诗,关于一首吃冷肉的诗,我老是时而不时地想起那种感觉,可是找不到了,可以麻烦再发一次吗?谢谢
 楼主| 李敢 发表于 2016-5-24 20:2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刘秋瑾 发表于 2016-5-21 23:26
李老师,很久以前我在论坛上看过你的一首诗,关于一首吃冷肉的诗,我老是时而不时地想起那种感觉,可是找不 ...

.




◎柜中肉




你哭吧今日,天空下着瓢泼大雨
回家后,你踡足在竹椅上,压抑住胸腔令人作呕的倦怠
但记住吧,两个日子:
1967年农历8月11日,和1974年的冬月初三日

我不记得当初你曾否哭叫,但我能感觉到
你身子骨中的森森寒气,和凄惶
许多年过去了,那些时日的太阳一直埋在阴凄凄的云层
风在田原上吹刮,乌鸦呱呱叫嚷



柜中过年的冷肉。白色孝帕子缠裹在脑袋上
父,我记着
你有一件黑的灯芯绒衣裳,我没有穿过——已找不着了
我买过一件黑的灯芯绒衣裳,在四十年后

和你一般年纪了,我仍穿不出你身上的味道
走在外边,偏耳子草鞋没有声息
我一个人守着麦秸屋,偷吃柜中的冷肉
父,我把身体吃坏了,你不打我也不咒怨我



一生的冷肉,需要多少年的身体才能捂热和,我受不了了
但我不哭。

趴在你的肩背上,望着一只只麻雀,在阴黑的田原扑腾着
什么人跟在我们身后?

一声声哭叫……他那么小,四肢着地爬不过张家的青石桥
但是父啊,你的脸为什么一直青黑着……

父,我记不住娘亲的样子,但我记下了刻在碑石上的日子
父,你为什么一直睁着黑如晨星的眼睛?





熊曼 发表于 2016-5-26 09: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已阅
木员外 发表于 2016-5-26 12: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死之日,万物葱茏……
足够了,真的是足够了。不需要什么原因,也找不到任何原因,开篇第一句,就是这一句给我以心灵深处,莫可明示的触动,仔细读过之后,这种感觉更甚。
张远伦 发表于 2016-5-26 16: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敢兄,,,消瘦的身体?谁信呀,,,诗真好,诗性诡谲,有力,有意外,有去轻意味化
白沙 发表于 2016-5-26 16:26:27 | 显示全部楼层
点赞,必须的。诗歌里有硬核。
张小美 发表于 2016-5-26 16:5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来读诗
黍不语 发表于 2016-6-3 10:40:0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寄我就不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湘ICP备10205203号 )

GMT+8, 2017-10-18 22:57 , Processed in 0.434176 second(s), 23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